小說

聖泉 147 籌碼

椅子 | 2022-05-18 00:00:14 | 巴幣 1000 | 人氣 2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47 籌碼

「都這樣了,你們還奢望洛基會再醫治人?」娜歐蜜看著尚恩與歐文,「回家吧,這裡本來就不屬於你們。」

「報!敵軍剛才來襲,已被國軍鎮壓住。」喬伊跑來通報。

尚恩皺眉,「多久前的事?怎麼現在才講?」

「是艾葛莎大人的意思,」既是艾葛莎的意思,喬伊答的有恃無恐:「她知道你與黃金勇者有約定,這些趁機來偷襲的不過是些小角色,背著黃金勇者來的,她去解決一下就回來,不用通報。我剛才也看見了,真的都像小打小鬧,敵軍來招惹一下就跑,看起來,也不像認真進攻‧‧‧大人,他們該不會是起內鬨了?布魯不聽黃金勇者的話了?」

尚恩問娜歐蜜:「妳將剛才的事告訴黃金勇者了?」

娜歐蜜笑:「哪可能?我還來不及見他,你要我去跟他說嗎?」

尚恩不再理她,領著歐文與喬伊離開。

萊納斯:「他們會就此放棄嗎?」

娜歐蜜:「不想也得,黃金神槍下還由得他們選?黃金勇者是這裡最強的,恰好又有這樣的把柄,等黃金勇者擊退所有人,便該換我們和他談條件了。」

萊納斯明白她的意思,「我會醫治好他的人,同樣的,要他帶著他的軍隊滾出北境。」

***

尚恩與眾將討論了剛才敵軍短暫的突襲,喬伊猜得不錯,敵軍軍心不穩,似是有分歧,看來是黃金勇者私自訂下的停戰五日之約不能服眾,至少不能服布魯。布魯要打,黃金勇者要停,這樣的分歧,才會導致剛才的突襲毫無章法,的確只是小打小鬧。但也提醒了尚恩,黃金勇者攔不下敵軍,這倒奇了,沒有黃金勇者辦不到的事,沒有哪個不怕死的不怕黃金神槍,就算有,黃金勇者擁有操控記憶的能力,他都能讓北境的狼群聽命於他,還有誰不能操控?這只說明了,黃金勇者出了什麼事,不是他的主人生命危在旦夕,使他無暇顧及別的,就是他聽見了風聲,知道洛基這條路斷了,他不願在顧停戰協議。

尚恩一個人想著,瞥眼就見艾葛莎站在門邊探出頭看他。

一見艾葛莎,尚恩眼底笑意湧現,臉上仍不動聲色,「過來,讓我看看妳。」

他在軍中統領慣了,就算不特別用命令語氣,說話間仍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會讓人下意識照著他的話去做,這點對馭下很有用。

可惜,對眼前人無用。

艾葛莎不是他的部下,她反而覺得這是他在含蓄表達對她的寵愛,這是伯爵內斂的撒嬌,威嚴不足,可愛有餘。

艾葛莎磨蹭到尚恩眼前,拉著他的手低聲問:「看什麼?」

尚恩拉著她從頭到腳檢視一遍,沒有嚴重傷勢,身上的血跡也多是別人的,這才放心,「去洗洗吧,一身髒。」

艾葛莎:「臭嗎?」

他埋首於艾葛莎頸部,她的味道總是使尚恩依戀。艾葛莎身上總有陽光與草野的味道,即使現在參雜著些血腥味和北境的風雪味,他仍是能聞到她身上特有的颯爽氣息,她是艷陽下席捲大地的勁風,那麼自由,那麼激昂,直擊尚恩的心,將他的陰鬱一掃而空,在他的心河上掀起驚濤駭浪。

尚恩在她頸邊大力嗅了嗅,輕蹭她臉頰,點了點頭。

艾葛莎:「聞出什麼了嗎?」

尚恩:「汗味。」

艾葛莎:「不好聞嗎?」

尚恩:「好聞。」

艾葛莎滿意的笑了。

尚恩揉了揉她髮心:「快去休息吧,不累嗎?」

艾葛莎得意,「有什麼累的,一群手下敗將。我剛才唱幾句就解決得差不多了。」

尚恩摟著她:「妳唱歌了?」

艾葛莎點頭,「剛才我看敵軍人不多就獨自衝至陣前,沒別人跟著,這招好施展。」

「萬一有埋伏呢?」尚恩皺眉,「以後別這樣了。喬說妳要他別通報,不想我知道,是怕我搶妳功勞?」

艾葛莎笑:「我有什麼好怕的,伯爵自己說了,從此以後,於公於私,大事小事,全聽我的。有你這話,我還需要建功立業?升官進爵?」啄一下他嘴角,「我已能號令雄兵。」

尚恩:「我聽誰的很明白,喬卻不明白。我是要他在妳身旁助妳,不是聽妳的話瞞著我,回頭得跟他說清楚了。」

艾葛莎:「區區小打小鬧也要驚動伯爵?況且亞力士與安德莉亞都在呢‧‧‧順帶一提,艾薇兒與艾倫也跑來了。」

尚恩一愣,「他們怎麼跑來了?」

艾葛莎笑笑:「小鬼頭們不甘心看家,連夜策馬趕來湊熱鬧了。」隨即正色,「我要喬伊別通報你,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你煩心,黃金勇者的事你打算怎麼辦?他們起內鬨了,尚恩。黃金勇者管不住他們,敵軍隨時會來進犯,但此次既沒有黎明騎士團,便是我們的機會。你專心想黃金勇者,其他的交給我來應付。」

***

歐文一個人坐在教堂裡,外面戰事如何似乎都與他無關,自從得知聖泉不存在,席妮無法復活,他總覺得心空蕩蕩的,既然一直追求的東西是一場空,那眾人又是為了什麼在角逐?為了什麼爭得你死我活?這之中的犧牲值得嗎?他們得到的足以彌補失去的嗎?

他好像想了好多,卻又好像什麼都沒想出來。此刻他只想一個人靜靜,而北境的教堂正是首選之地。這裡莊嚴肅穆,將一切打殺杜絕在外,傳說懺悔日會出現聖母,坐在這裡聽世人懺悔告解。但此刻,那曾坐著聖母的殿堂簾幕半掩,堂上空無一人,北境正被一群外地人無情踐踏。

歐文起身環視教堂,這裡曾請羅汗彩繪,牆上一幕幕驚豔絕倫的畫作讓人嘆為觀止,歐文在忘塵谷曾見過羅汗的畫,雖沒初見畫作時那樣震懾,仍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熟悉的手筆,帶他回到忘塵谷,甚至是‧‧‧熟悉的畫作?

歐文愣在原地,眼前牆上的畫,不正是忘塵谷玄武殼上的畫嗎?一樣的色調,一樣的筆法,一樣出自羅汗之手,就連畫上的字母縮寫也一樣。歐文像在忘塵谷那樣對著畫唸出解碼線索,畫上的字母「a」也如在忘塵谷那樣,先排列出叛徒的字traitor,之後又重新排列,成了艾瑞托的名字Arittor。

既然這畫在北境教堂的牆上就有,自己與席妮何必跑至忘塵谷,冒著生命危險,只為了一窺玄武的殼,更不用說席妮還因此喪命。

歐文上前撫著牆上畫作,輕聲呢喃:「席妮,我們被耍得團團轉呢‧‧‧」

這消息是崔斯坦放出來的,歐文正想著,忽然聽見動靜,閃身藏在聖殿的簾幕後,他剛藏好,就有人進來了,正是崔斯坦,乍見崔斯坦歐文差點衝出去找他理論,問他是否早就知道這裡壁畫的事,但他沒有出去,因為崔斯坦不是一個人,他身後跟著迦爾。

「說吧,」迦爾顯得很急躁,「我沒有太多時間。」

崔斯坦環視教堂,似在確認有沒有人,迦爾打斷他,「最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就是我。進入正題吧,你說能替我解決問題,這話什麼意思?」

崔斯坦:「你知道我一直都願意幫助你,當然,不是因為你,是因為娜塔莉。若我現在不插手,就會變成她來,天曉得她這次又會為了你做出什麼事,她的精靈之力已所剩無幾。」

迦爾沒有耐心,「講重點。」

崔斯坦:「你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艾琳娜吧,哈,容我更正,你一直以來的問題都只有艾琳娜,但她現在狀況不好,你心急如焚,求助無門,將腦筋動到洛基身上,只可惜,那傢伙現在偏偏不見蹤影。」

迦爾:「你知道他在哪裡?」

崔斯坦:「不,但據我所知,他不會再醫治人。」

迦爾心一涼,「什麼意思?」

崔斯坦:「我剛才碰巧聽見北境女帝和他人談話‧‧‧她說洛基身旁的那個海盜死了,洛基現在狀況很差,無所不用其極要讓那海盜復活,卻仍舊沒有辦法。這是當然的嘛!如何能讓死人復活?就算是巫師也做不到。洛基將希望寄託在聖泉上,但如你所知,聖泉不存在。那小子腦筋動得挺快,要是再遲一步,哼,或許就會奪走我現在和你談話的籌碼。」

迦爾本來聽前半段,心已盪到谷底,最後一句卻知道事情有轉機,不敢說話,等著崔斯坦說下去。

崔斯坦:「你沒去過石陣迷宮所以不知道,那地方由羅汗鎮守,他在那一面面石牆上畫滿圖,他既是巫師,那些畫自然不會是尋常畫,全都有魔法。而其中一幅畫,便是羅汗照著黑之森的泉水畫成的。」

迦爾:「黑之森的泉水?」

崔斯坦:「還記得吧?你曾去過黑之森,那裡有種泉水能治百病,源源不絕,已在黑之森流成了一座湖,但用多了,會吸取太多精靈之力,黑之森的魔咒會分不清楚你是人類還是精靈,最後要是踏出黑之森就會死,亞力士‧拉瓦就是因為被我浸在泉水太多次,現在才會是半人類半精靈‧‧‧不說這個了,總之,那能治百病的泉水,羅汗將他畫在牆上,洛基一廂情願認為那是聖泉,正要去取,卻被我搶先一步拿走了。」

說到這裡,迦爾隱隱能猜到崔斯坦接下來要說的。

崔斯坦:「那泉水雖能治百病,終歸不是聖泉,不能讓人起死回生,那東西對洛基沒用,但對你就不一樣了,艾琳娜是重病,卻不是死了,能靠這泉水醫治。」

迦爾:「你說用多了,會‧‧‧」

「對,用多了,」崔斯坦打斷他,「你知道我讓亞力士用了多少泉水嗎?我是將他整個人往水裡泡,我當時將亞力士當成打發時間的工具,沒少折騰他‧‧‧但艾琳娜不一樣,她只是染上人類的疾病,區區人類的疾病不用多少泉水就能醫治,發生在亞力士身上的,不會在她身上發生。」

最後一句話讓迦爾信心大增,忙問:「那東西,你是怎麼得到的?」

崔斯坦:「我去和羅汗拿的,你或許不知道,羅汗在北境的時間曾和艾琳娜有過短暫的交情,不愧是艾琳娜,精靈、鷹族、巫師,她能跟任何人打交道,能讓任何人對她敞開心扉,公主、聖母,隨便人們怎麼稱呼,依我看,她最適合的頭銜是外交大使,掌管人類與非人類的外交。雖只是短暫的相處,但我知道,羅汗也很喜歡艾琳娜這個人類,從那時在這裡李奧將她交給我,我就知道了。既然羅汗和艾琳娜有些交情,這事就好辦了,我只要跟他說泉水是用來救艾琳娜的,他當然會給我。順帶一提,你還沒見過忘塵谷繪著你們未來的畫吧?那上面沒有艾琳娜與你,也是羅汗有意包庇,他不想將你們的未來畫在上面任人觀看。」

歐文一驚,回想:當時看見銀色的鳥不是指黃金勇者?

迦爾:「你親自從巫師那裡取來的東西,不會平白送給我吧?」

三人都知道,接下來的話才是正題。

崔斯坦:「若這事只涉及艾琳娜,我二話不說,雙手奉上,但這事既然涉及你,就沒這麼容易了。」

迦爾:「涉及我?」

崔斯坦:「我好不容易有和你談判的籌碼,這機會千載難逢,怎可輕易放過?畢竟什麼東西能入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之眼?」

迦爾:「救人要緊,只要能救艾琳娜,我什麼都答應你。」

崔斯坦:「你這是要事後履行約定吧?不巧,我希望你能事前先履行,你答應了,我才會救艾琳娜。」

迦爾:「你要什麼?」

崔斯坦:「你有操控記憶的能力吧?能消除記憶、竄改記憶。」

迦爾:「你要我更改誰的記憶?」

崔斯坦指著迦爾。

迦爾不解,崔斯坦繼續說:「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成對的精靈後頸有成對的標誌,他們能互相吸引,總會找到彼此。娜塔莉是人類與精靈之子,體質特殊,她早你好久之前就出生了,一直是孤單一人,等到你出生後,她後頸上的標誌才浮現。你該回到她身旁,和她一起鎮守黑之森,而不是繼續混在人類之中,當什麼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我要你更改自己的記憶,將自己改成從來沒有認識艾琳娜,在你身旁的一直都是娜塔莉,你們是世上僅剩,且成對的精靈,你要和她一起回黑之森也好,不回也罷,總之你們會攜手共度餘生,從今而後,你只有她。」

迦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笑:「你瘋了‧‧‧別忘了艾琳娜當時穿著黃金鎧甲曾替你擋下娜歐蜜的箭‧‧‧就算不念此,你與她不是朋友嗎?你們曾一起待在黑之森,李奧也曾將她交給你好一段時間,你不喜歡她嗎?你忍心對她見死不救?」

崔斯坦:「天知道我有多喜歡她!她是我見過最美好的人類。但只要是任何會對娜塔莉造成威脅的,我都必須剷除,無論對方是多麼惹人憐愛的女士亦然。」他用女士這個字稱呼艾琳娜,就能看出他對艾琳娜十足的敬愛,他從不用這些字眼稱呼人類。

迦爾搖頭,「你瘋了,就算我與艾琳娜分別,我也不可能與娜塔莉在一起。」

崔斯坦:「那是現在,等你更改記憶後就不會這麼想了。記得嗎?你很快就會忘記一切,而你必須親手完成這一切。你們是成對的精靈,後頸的標記就是最鐵錚錚的證據,你們最終會找到彼此。」

迦爾沉聲:「住嘴!」

崔斯坦不理他,仍是自顧自說:「你找不到洛基的,就算找到,他也幫不上忙。他連最愛的人都救不回來,你怎麼敢指望他?聖泉不存在,眼下我是你唯一的辦法。」

這話的確戳中迦爾,他上次見席妮還好端端的,好好一個人說沒就沒了,且洛基不是永遠在她身旁嗎?看來果真有連他都來不及救回的時候。席妮總是生龍活虎的樣子
尚且不及,何況現在奄奄一息的艾琳娜?她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崔斯坦:「你好好考慮,但我懷疑,艾琳娜眼下的狀況能撐多久,她還經得起你多少個思考的夜晚?」

迦爾深知崔斯坦的狂放,就算現在自己拿著黃金神槍抵著他,他也不會更改主意,他寧可死了,也要捍衛娜塔莉,這點其實和自己挺像。他們這種人,威逼利誘都沒用,唯獨達成他們想要的,才會放手,縱使要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有太多東西排在生命之前了,娜塔莉就是,崔斯坦喜歡艾琳娜沒錯,但那也是得排在娜塔莉之後。

歐文揪著簾幕,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屏氣凝神等待迦爾的回答,卻始終未聽見任何聲音,良久,只聽見迦爾萬念俱灰的說:「我要見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