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4 狄倫

椅子 | 2021-10-22 14:42:00 | 巴幣 0 | 人氣 21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4 狄倫

狄倫盯著床上梅莉迪絲的屍體發呆。

猛虎:「請節哀,大人。」

狄倫:「節什麼哀?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哀了?」

猛虎答不上來,改口:「那中陸王也太狠心,就算不喜歡‧‧‧夫人,也犯不著下殺手‧‧‧」看著地上四溢的腦漿,「手法真是狠毒‧‧‧」

狄倫搖頭,「不是他殺的。」

猛虎:「什麼?」

狄倫:「兇手另有其人,我知道是誰,只是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我想,我知道中陸王傳聞的真相。」

「報!」一名士兵匆忙奔進房裡跪下,驚慌失措的喊:「海..海盜來啦!」

狄倫站起身來,對軍訊恍若未聞,慢條斯理的問:「你是報信的?」

士兵打著哆嗦:「是!」

狄倫:「起來。」

士兵站起身。

狄倫:「你剛才報信都是這副模樣?」

士兵不敢抬頭,「‧‧‧是。」

「這樣啊‧‧‧」狄倫瞇起眼睛盯著士兵制服右肩上繡著的數字,「你來三年了?」緩緩抽出士兵腰間佩劍。

軍中的士兵,制服右肩上都會繡著入軍的年份。

士兵挺直腰桿,大聲回答:「是!」

狄倫:「這是把好劍,是吧?」不等士兵回答,已一劍直刺向士兵心窩,士兵當場斃命。

狄倫抽回劍,士兵應聲倒下。

狄倫將劍往士兵屍身一扔,「有人像你這樣報信的?擾亂軍心!」

猛虎:「大人,以我們現在的兵力,不敵海盜,得另謀出路。」

狄倫:「打不贏,就用談的。」冷笑一聲,「但願那群海蟑螂能聽懂人話。」

***

宮殿裡一片狼藉,門窗被砸的粉碎,海盜們擠滿整個宮殿,搶的搶、殺的殺,與宮內士兵打成一片。

「叫你們王出來!」有的海盜喊。

狄倫見狀,怒喊:「海蟑螂爬到人類頭上了?」

陸上人多以海蟑螂稱呼海盜,說他們連屍體上的財物都不放過,像是專食屍體與腐肉的海蟑螂,在陸上作亂完,躲回海裡。

身後響起清脆動聽的聲音:「你就是王?」

狄倫聞聲回頭。

說話人是個少女,她正坐在天花板吊著的燭台上。

狄倫:「就是本王!」

少女從燭台上躍下,落在狄倫身前的長桌,她蹲下身,視線剛好與狄倫齊高,微笑:「要請王跟我們走一趟。」

少女約莫十七八歲,一頭烈火般的紅髮繫成兩條小小的馬尾在兩旁,額上綁著條紅色頭巾,赤色的眼睛殷紅如血,淡玫瑰色的臉頰上有兩個又深又小的酒窩,十分可愛,笑時能從一排細白的貝齒中輕易發現那顆小小虎牙。她身穿紅衣,頭髮、眼睛、皮膚,整個人看起來都是紅色的,任何人看見,都會心想她是朵如玫瑰花的少女。她身形嬌小,身輕如燕,又上又下跳著。

狄倫見少女一頭紅髮,心裡早已有底,仍是問:「妳是這裡掌權的?」

少女點頭,「我父親沒來,我就是老大。今天我是代替父親來這裡請濱海之王來我們船上喝一杯,蘭姆酒,喜歡嗎?」

狄倫心下一沉:果然,這少女不是一般海賊,而是紅髮艾德的女兒‧‧‧要是她只是尋常人,就能一刀殺了,但既是紅髮艾德的女兒,就另當別論了‧‧‧

既然是紅髮艾德的女兒,狄倫語氣稍和,「我這裡酒多的是,還是換成請妳父親來我這裡喝酒吧!」

「老大怎麼可能來!」

「別得寸進尺!」

「反了吧你!」

其他海盜們紛紛喊,頓時一片吵雜。

少女用嘴發出了個哨音,所有人瞬間安靜,看來這是他們噤聲的口號。

少女:「我父親不喜歡登陸,因此我們鮮少來岸上。近來不斷侵擾貴地,實是迫於情勢所逼,父親正是為此來與濱海之王相談,特派我來此,勞駕大人來一趟。」

雖然少女說的有禮,但雙方都知道,要是狄倫今日不跟著海盜去,海盜們便會將狄倫綁上船。少女這麼說,只是要狄倫選擇自己走去,還是被海盜綁著去,這船是上定了。雙方知道彼此實力懸殊,但都願意拚個你死我活,全場劍拔弩張,鴉雀無聲,都在等著狄倫示下。

狄倫用眼神一掃周圍個個年輕勇猛的海盜,他們看起來都年輕氣盛、身強體健,他聽聞傳說中那有著不死之身的戰士現在不在這裡,但海盜們每一個看起來都是那麼剛猛狠戾,要說每一個都擁有不死之身,好像也說得通,就連眼前這個看起來年紀最小的少女似乎也是身懷絕技,只好先行緩兵之計,點頭,「給我來杯蘭姆酒吧!」

***

狄倫與猛虎跟著少女往海邊走,其他海盜搬運著剛才從狄倫宮殿打劫來的金銀財寶。遠遠就看見海盜船,雖然很大艘,卻是破爛不堪。

猛虎在狄倫耳邊小聲說:「這樣的船還能開嗎‧‧‧不怕沉了?」

狄倫:「別多嘴。」心想:這船破爛成這樣,一定是最近才變成如此,不然在海上絕對航行不遠‧‧‧船毀成這樣想必是遇到大風浪才會被摧殘至此‧‧‧不過近日海上有暴風雨嗎?

抬頭看一眼天空,此時晴空萬里,狄倫記得這幾日天氣都是這樣,他長居濱海,對這裡的天氣瞭若指掌,他確定最近絕對沒有暴風雨,這船又是在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狄倫與猛虎跟著少女登上海盜船。

「父親!」

少女一上船就鑽進一個海盜的懷抱裡。這海盜正是當年在奪冠會上聲名大噪,現今海盜一族的首領─紅髮艾德。

艾德赤艷如鮮的紅髮與少女如出一轍,他少了一隻眼睛,左眼戴著眼罩。倖存的右眼和少女一樣成血色,不過少女的眼睛像鮮血,鮮艷有神,艾德的眼睛卻像紅酒,呈暗紅色,黯淡滄桑。從微敞開的衣襟能看見艾德胸前刀疤,露出的雙臂也渾身是傷。

艾德年近五十,但因為長期在海上風吹日曬,臉色在歷經百般波折之下,顯得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可能又因為長期在海上,沒辦法攝取足夠的營養,艾德的臉色並不好,氣色有些暗沉。

雖同樣是一身紅,艾德像即將凝固的血塊,身旁的少女卻像正欲綻放的玫瑰。

狄倫不禁心想:要是少女也一直這樣待在海上,日子一久,鮮艷的玫瑰終將會提早枯萎‧‧‧

「做得好!」艾德誇讚,「真不愧是我的乖女兒!」伸出大手輕撫少女的頭髮。面對愛女,艾德顯得很溫柔。

艾德上前對狄倫說:「你就是濱海之王?」

狄倫點頭,「正是。」

艾德笑:「很好。我想請王來與我喝一杯,來人!」馬上便有人架起一張桌子,艾德示意狄倫坐下,自己隨手拿了瓶酒扔在狄倫面前。猛虎立在狄倫身後,少女站在父親身側。

狄倫一看,這不是剛從自己家打劫來的酒嗎?用從他這裡搶來的東西請他,哼,好個盜賊作風。

狄倫:「艾德船長有事想與我相談,不知所為何事?」提起酒瓶正要喝。

艾德哈哈一笑,「不愧是濱海之王,真夠直爽,一上來就單刀直入,正合我意!我最討厭拐彎抹角了。我就直說了,王知道卡瑪女巫吧?」

狄倫一聽到此名,湊到唇邊的酒瓶一頓,皺眉問:「卡瑪女巫?船長提她幹嘛?該不會是與她有關的事吧?」

艾德笑:「看王的反應,想必是知道卡瑪女巫了。」

狄倫:「那是當然的。陸上的人都知道,別跟那可怕的女人扯上關係。」

艾德:「我想不僅陸上的人,就連我們海上人,也不勝其擾。」

狄倫:「陸上已經好久沒她的消息了‧‧‧難道她是跑去海上作亂了?船長今日要談的與她有關?」

艾德:「我沒看見人,畢竟女巫不用現身也能殺人。」指著船身,「你看我這船,就是拜她所賜。船被弄成這樣,我們是不能遠航了,因此近日只好不斷騷擾貴地,還請王見諒,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生存。」

狄倫想起少女當時所說「近來不斷侵擾貴地,實是迫於情勢所逼」原來是這個意思‧‧‧但你們海盜要生存,我們就不用了嗎?

艾德的道歉無法撫平狄倫的怒意,狄倫對艾德的道歉不以為意,「船長確定是卡瑪女巫所為嗎?」

艾德:「當然。這可怕的巫術,只有她才辦得到。」

狄倫:「船長是想?」

艾德:「我想和王合作。」

狄倫知道艾德說好聽是合作,若不答應,海盜一族會將他殺了,佔領濱海一帶。

艾德:「卡瑪女巫用巫術令海妖不斷追殺我們,無論我們駛向哪裡,海妖都跟到哪裡,怎麼也甩不掉。我已失去不少水手,就連船也被弄成這樣‧‧‧我想請王幫忙,將那卡瑪女巫的海妖除去。」

狄倫覺得好笑,自己怎麼看都只是個垂垂老矣的糟老頭,難道在艾德船長眼裡,自己竟然具備對抗最兇惡女巫的能力?

狄倫:「恕我直言,我的兵雖然都識水性,但論海上作戰卻是遠遠及不上海盜一族。船長又怎麼會向我求救呢?」

艾德:「王不用擔心,不需要懂得海上作戰。其實,說要借兵,我只想借一個人。」

狄倫大奇,「借一個人?誰?」

艾德笑:「王就不用故作震驚了,我都這麼說了,你應該明白我是在指誰吧?」

狄倫更好奇了,「我真的不知道船長說的是誰?」

艾德見狄倫的樣子不像在裝傻,也是一愣,「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近來不是投奔濱海之王麾下嗎?」

狄倫茫然,「什麼?」

艾德:「王就別在裝了!前幾天我派人上岸偷看,他們說確實在王的晚宴上看見黃金勇者,黃金勇者的武器是神兵器黃金神槍,只有他才拿得動。我的手下說親眼見那到那人拿著黃金神槍,想必不會認錯人。且他們聽見,此晚宴確實是為了招募黃金勇者才舉辦的。」

狄倫恍然大悟,他說的是里昂家的迦爾。原來,那生俱異相的將領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老頭子長年待在濱海,越往內陸的事是越來越不清楚了‧‧‧這就是睡獅中陸王忽然崛起的原因?他的將領竟然持有神兵器!

狄倫此刻才明白,為什麼戰力較強的海盜一族要反過來向己方求救,全是因為他們前幾天已偷上岸觀察,在晚宴上看見迦爾,以為迦爾是自己的手下,才來向自己求救。

縱使內心驚濤駭浪,狡詐的狄倫表面上仍裝作波瀾不驚,「船長的意思是‧‧‧想請黃金勇者替你們剷除海妖?」」

艾德點頭,「黃金勇者如此神勇,想必一定能立即解決海妖。況且他還持有神兵器,我想,也唯有神兵器能破解卡瑪女巫的詛咒了。他今日不在嗎?我女兒說今日去宮殿沒看見黃金勇者。」

若是讓海盜一族知道迦爾不是他的將領,那麼別說合作沒了,海盜一族頓時殺了自己滅了自己家族都有可能,狄倫遂假裝迦爾是自己的將領。

狄倫:「‧‧‧我今天派他去別地辦點事情‧‧‧我聽說船長你們那兒有一個海盜擁有不死之身,驍勇善戰,百戰百勝。何不派他去剷除海妖?」

艾德驚訝:「你聽過他?」

狄倫:「愛聽傳說的可不只有你們海盜啊!」

艾德搖頭,「他現在人不在這裡,他在別的地方替我辦事。就算他人在這裡,也難說能敵過卡瑪女巫的海妖,我想,這件事還是只能靠神兵器。」

果然,不死戰士此刻不在,不能親自見上一面,實在可惜了‧‧‧

狄倫:「我不知道船長說的是否屬實,不死戰士是真的不在,還是因為船長愛惜他,將他藏了起來。這麼危險的任務,船長珍惜自己的將領,人之常情,但我也同樣愛惜我的黃金勇者。我至今還沒讓他對付過非人的東西,更不用說卡瑪女巫的詛咒。」

艾德:「我就知道王會這麼說,放心吧!只要黃金勇者沒有立時被海妖吃掉,我包準能將他毫髮無傷歸還。而黃金勇者有神兵器護體,又怎麼會被海妖吃掉?」

狄倫見艾德一臉自信,覺得很奇怪,「這話怎麼說?」

艾德:「現在我還不能透露太多‧‧‧總之,王要是肯將黃金勇者借給我,我保證讓他平安歸來,並重金答謝,事情一結束,我再也不踏上貴地半步。」

狄倫心想:你先是用從我這裡搶來的酒「請」我,事成後還要用從我這裡偷來的財寶答謝我?

但最後一句話著實吸引人,狄倫:「船長是要改變航道了嗎?」

艾德:「我們海盜最愛的就是寶藏,哪兒有寶藏我們就往哪兒去。我們的航道便是跟著寶藏。一旦解決了卡瑪女巫的海妖,我們就要去別的地方尋寶。」

狄倫:「這麼聽來,船長已經在新的地方發現寶藏了?」

艾德點頭,「我相信王必定也聽過這寶藏‧‧‧所以,王的意思呢?能將黃金勇者借給我方嗎?」

狄倫點頭,「當然。」

一旁的猛虎聽了很驚訝,但臉上不敢露出半點表情。

艾德看起來很高興,「太好了!放心,我會讓黃金勇者平安歸來,」正說著,看見其他海盜正一箱箱的搬運著從狄倫那裡搶奪來的金銀財寶。

艾德瞥見,忙說:「此事一成,必定將王的東西歸還。」

狄倫搖頭,「不用了!這些東西就當作是我送給海上兄弟們的見面禮吧!明天我會請黃金勇者來船上,祝各位一臂之力。」

艾德:「明天不行。」

狄倫:「明天不行?莫非船長對付海妖還要挑日子?越快剷除海妖怪對船長不是越好嗎?」

艾德搖頭,「如我先前所言,我族的不死戰士此刻不在,約莫三天後,他才會趕來。我想三天後,再借助黃金勇者的力量。」

狄倫搖頭,「正如你所說,你的不死戰士很忙,我的黃金勇者也很忙,他此時被派去別處,是替我辦大事,若處理得好,很快又要趕往別地,哪還能等上你三天?再說了,為什麼非要等到你的不死戰士回來才能除海妖?」

艾德:「也不是一定要他回來才能除海妖‧‧‧只不過,他回來我才能保證將黃金勇者毫髮無傷歸還。」

狄倫聽了大奇,「什麼叫有他在才能確保黃金勇者毫髮無傷?」

艾德不願透露更多,只說:「總之,希望王能等我三天。」

狄倫:「不用!你不用確保黃金勇者毫髮無傷,他很強,我相信他自己能保護自己。明日我就要他來船上助你。」

艾德見狄倫堅持,想必黃金勇者一定如傳說中勇猛,狄倫才能如此有恃無恐,只好說:「好!那就明天!多謝!」

狄倫起身正要離開,艾德忽問:「容我向王確認一個愚蠢的問題,那黃金勇者‧‧‧不會是叫加百列吧?」

狄倫一愣,眼睛瞇成一條線:「加百列?那是誰?」他只覺得這個名字既熟悉又陌生,好像聽過,但他卻不認識。

艾德:「加百列是卡瑪女巫的徒弟,擁有強大力量。聽說黃金勇者如此厲害,便猜想,他該不會就是那加百列吧?」艾德說這話的同時,隱含微不可察的期待,卻沒逃過女兒的眼睛,少女秀眉微蹙。

狄倫笑:「放心吧!黃金勇者名叫迦爾。難道全天下厲害之人都叫加百列?船長你的不死戰士叫加百列嗎?」

艾德笑著搖頭,「那倒不是。」送狄倫與猛虎下船。

***

遠離海盜船猛虎才敢開口,「大人怎麼可以答應將黃金勇者借給那群海盜?黃金勇者現在不知道在哪裡啊?」

狄倫:「他們要黃金勇者,我就給他們黃金勇者。」

回去後,狄倫宣布閱兵,但只要身長一米八,二、三十歲的士兵們列隊。

狄倫老謀深算的眼睛瞇成縫,在這眾多年輕的臉孔上游移,視線停在一個看起來相當高瘦的年輕士兵身上,士兵身型高瘦,四肢細長,雙頰深陷。

狄倫看著他削尖的下巴,似乎很滿意,「很好,很好。就你了。」說著要那高瘦士兵出隊。

高瘦士兵一臉狐疑的跟著狄倫,狄倫把他帶至宮外,瞬間,一大桶白色的顏料從天而降,潑的高瘦士兵滿身都是。高瘦士兵被這突如奇來的遭遇嚇了一跳,眼睛也被顏料濺的吃痛睜不開,叫苦連天。

猛虎此時才明白,「大人莫非是要他假扮黃金勇者?這怎麼可能呢?黃金勇者的槍法天下第一,海盜他們馬上就會發現了!」

狄倫冷笑,「馬上發現‧‧‧是「馬上」比較快來,還是卡瑪女巫的海妖來的快?」

猛虎不解的看著狄倫。

狄倫嘆:「猛虎你終究太年輕‧‧‧這個黃金勇者迦爾,你知道他現今在哪裡嗎?」

猛虎搖頭。

狄倫:「我也不知道。但海盜一族要他,他們以為,那天的晚宴我已收服黃金勇者,正如我夢想的那樣‧‧‧若海盜們知道我沒有黃金勇者,一定會毫不猶豫將我們解決掉。哼,他們要黃金勇者,我就給他們黃金勇者。」

猛虎:「但明天他們就會發現,這個黃金勇者是冒牌貨‧‧‧」

狄倫:「他們會發現‧‧‧不過那也是在地獄裡的事了‧‧‧」指著嚎叫的高瘦士兵,「而他將會是陪葬品。」

猛虎此時才明白,狄倫送這個冒牌黃金勇者上船,是要讓海盜們誤以為黃金勇者來助陣,實則是狄倫是要害他們一起死於卡瑪女巫的海妖。

猛虎:「大人急於明天‧‧‧是因為‧‧‧」

狄倫:「你也聽到了吧?他們的不死戰士三天後就會回來‧‧‧我們得趕在他回來前將海盜一族解決掉。就算他回來,也只剩他一個海盜,不死戰士終將得死,猛虎,」狄倫興奮得抓著猛虎的手臂,「我們終於能消滅海蟑螂了!從此以後,沿海一帶再無海蟑螂!若不靠此法,海蟑螂永遠打不完啊!第一次,我由衷感謝那邪惡的卡瑪女巫與他的惡徒加百列!」狄倫說完,一陣放天狂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