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6.弟弟(11)-已經不在了

暮羽 | 2021-10-22 18:30:04 | 巴幣 22 | 人氣 95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你現在狀況還好吧?」

  「……沒什麼大礙,我到覺得連語彤比我更需要擔心。」

  噗哧一聲,坐在駕駛座的班導笑插了氣。

  「我真的沒想到語彤會是這樣的人,反到最後我不擔心你,是怕她的情緒激動到隨時會給我從頂樓跳下去。」想到剛才的一陣驚魂,班導還有些心有餘悸。

  廖辰安想到方才在頂樓上,自己的情緒都已經逐漸穩定後,一旁的連語彤卻還是不停抽咽啜泣,更一度出手用力搥打他胸部。

  摸著被痛打一頓的胸口,隱隱的刺痛感讓他頓時起了雞皮疙瘩。「俗話說別惹女人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哈哈哈……」班導乾笑了幾聲說:「也幸好有她發現你在頂樓上,才能及時請人家找到我,甚至在我趕到頂樓之前爭取不少時間,否則我們學校明天真的就要上頭條了。」

  幾小時前還在學校頂樓的緊張氛圍儼然是好久以前的事,現下就連班導都膽敢一邊悠閒開車,一邊拿剛才的事開玩笑。

  「是啊……」廖辰安望向染成橘黃色的半邊天空。「雖然平時真的很吵,但剛剛真的是該謝謝有她追上頂樓來。」

  「所以我現在才能繼續凝望這片平靜的天空。」

  接下來的車程兩人都僅是安靜望著遠方的晚霞,車內的寧靜並非讓人窒息,反而讓兩人有更多空間整理自己的思緒。

  在那片祥和的寧靜盡頭,車子慢慢駛進狹小的巷子裡,引擎停止的聲響宣告結束這趟車程。

  廖辰安坐在車內望著那棟老舊的公寓。

  「你可以自己去面對你爸媽吧?」撐著駕駛座旁的扶手,班導將頭轉向後座問道。

  聞言,他嚥了一口水。

  「不行的話需要我陪你嗎?」

  「……沒關係。」猶豫了一回,他還是搖了搖頭。「我……試試看。」

  「不行的話也別勉強自己,等到狀況好一點的時候再說也可以。」橫過座椅,班導用力拍了他肩膀好幾下。「別忘了,你自己最重要。」

  他點了點頭,伸出左手打開車門,再關上,搖下車窗的班導對他比個讚的手勢後就留下他一人,揚長而去。

  搔了搔後腦,盯著老舊的鐵門,意識到從現在開始要獨自一人面對往後的日子,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想藉此讓自己鼓起勇氣。

  「廖辰安!」

  右側方忽然一聲叫喚,面對這有些熟悉的聲音,他愣愣地轉過頭去。

  「大哥?」

  廖俊哲提著行李從計程車上走了出來,向來冷靜的他罕見露出驚慌的神情,連給司機錢的時候還不慎將零錢散落滿地,車門都沒來得及關好,便慌慌張張拐著腳步朝他奔來,用力抱緊他。

  「大、大哥?你、你怎麼突然……」

  「你這個混帳!」

  沒想到許久不見的大哥第一句話就是朝他劈頭大罵。

  「真的是……真的是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工、工作到一半接到媽傳來的訊息,還以為一樣的事情又要發生了,我、我真的是……」

  頓了一回,廖辰安忽然感受到腹部一個重擊。

  「咳、咳咳咳咳……靠……靠腰喔……說話就說話……沒、沒事打我肚子是在衝三小?」

  「你做了那種事情我沒把你揍個半死已經不錯了。」廖俊哲大喊完後,又再次用力抱緊廖辰安,幾乎是將他整個人都塞進自己的懷裡。

  靠在兄長的懷裡,感受到他因過於激動胸口劇烈的起伏,廖辰安也心生不少愧疚,伸出手臂輕輕抱住對方。

  「對不起。」

  坐在矮牆上時只有一心想死的念頭,腦裡浮現的都是姊姊生前的身影,卻忘記真正還活在這世上的還有父母跟大哥。

  意識到當時的他在一片絕望中完全浮現不起家人的樣貌,一陣毛骨悚然油然升起,直到現在才發覺自己其實比想像中的更害怕失去他們。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大哥沒有對他多加責怪,只是好聲勸慰他一番,接著和他一同推開鐵門,踏上老舊的樓梯。

  「我……曾經也有過想一走了之的念頭。」

  昏暗的樓梯間,走在前頭的廖俊哲忽然開口。

  「咦?」

  沉默了幾秒後,大哥才又緩緩說道:「那時候一切都很不順,加上這社會有許多不友善的目光,讓當時我的世界裡就只剩絕望。」

  轉過身,背對電燈光源的他露出一抹苦笑。

  「就跟你一樣,我也有跨不過去的檻,但幸運的是那時身旁都有人幫助我們,所以我們都成功跨過死亡。」

  嘆了一口氣,廖俊哲抬頭望向上面樓層的階梯。

  「可是筠萱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辰安,等等你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們吧?」

  廖辰安頓了一回,充滿不確定的點頭。

  「你很勇敢,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好好面對自己。」

  「什麼?」

  廖俊哲未語,僅是露出一抹苦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哥哥陪你一起面對。」





  還未來得及出聲前,母親就先一步奔到玄關口一把將他抱緊,跟在後頭從客廳走出來的父親雖然不疾不徐,但仍看得出原本緊繃的表情鬆懈不少。

  「嗚嗚……傻孩子你怎麼會這樣做?」矮他一截的母親倚靠在他懷裡低吟。「嗚……人沒事就好,回來就好。」

  像是安撫嬰孩一般不斷拍撫廖辰安的背,原本止住的淚水不由得還是再次從臉頰滑落,他緩緩伸出雙臂回抱母親。

  「嗯,我回來了。」

  這短暫的寧靜讓他們一家人得以從一片混亂中慢慢走出,在太多的苦難和折磨的這一年多裡,唯有這片刻是讓他們一家人真真切切地感到安穩。

  母親的手緊緊握住他和大哥,就如小時候全家人出去遊玩一樣,刻滿歲月痕跡的粗糙手掌將他們緊實握著,深怕在危險四伏的外頭一個不留神便會不小心與他們兩兄弟走丟。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母親像怕冷場似地不斷說著話,開口的同時則不時輪流拍撫他們兩兄弟的手背,直到確定他們不再如剛踏入家門那般緊繃後,才慢慢將手放開。

  「辰安,你能說說剛才的事情嗎?雖然在電話裡已經聽過你們班導說了,但媽我還是想聽聽你說。」話了,母親伸出溫暖的左手將他雙手握緊。

  聞言,廖辰安露出遲疑地眼神回視母親的探問,接著又看向坐在客廳的父親及大哥一眼,吞嚥一口水,在心中默數到十後,才鼓起勇氣說。

  「我……我想看著我的日記本說,可以嗎?」

  他從書包翻出那本早已被多次翻閱而有多處破損凹折的日記本,翻開的每一頁都有明顯的水痕,上頭有許多字跡都被暈染開來,手指輕輕撫上粗糙不平的紙面,擦過每一行用不同顏色的筆所記錄下來的文字,試著將那些烙印在上的文字一點一點慢慢用聲音訴說出來。

  他沒有先說剛才在頂樓發生的事情,而是選擇從日記本的第一頁開始訴說,從一開始只是為了交差了事而胡亂拼湊的隻字片語,直到後來才慢慢說出塵封在自己心底許久的往事。

  敘說的過程時常被自己的啜泣打斷,在談到自己發現姊姊被霸凌的往事時更是泣不成聲,斷斷續續的談話讓他難以拼湊成完整的語句,即使如此,雙親跟大哥仍沒有提出任何一聲疑問,僅適用著肯定的溫暖眼神注視他,最後在母親的哭泣聲下結束這一段漫長的陳述。

  父親與大哥都坐在位子上沉默不語,母親則是伸出雙臂將他緊緊環住,嘴裡不停喃喃說:「傻孩子,你怎麼一個人承擔這種事情……是爸媽對不起你和筠萱,讓你們承擔這種痛苦……」

  「我也是……」過了好一陣子後,廖俊哲哽咽著說:「是我一直都不在家的關係,是我一直都沒有去注意筠萱的狀況,所以才讓她遭遇到這種事情,身為哥哥的我真的很失職……」

  「你們都沒有錯。」

  父親打斷大哥的話,視線分別在他和母親及大哥三人短暫停留,然後仰頭看向天花板嘆著氣說:「如果當初不是我一直希望筠萱做個乖巧懂事的女兒的話,她也不至於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跟我們講,永遠都把痛苦藏在心裡。」

  廖辰安聽著父親那顫抖的語氣,一回兒才意會到原來他正仰頭努力抑制住哭泣。打從孩提時看到的都是父親堅毅嚴肅的模樣,這時才發現為他們家遮風擋雨的雄偉身形竟變得如此脆弱渺小,曾經那麼堅強的他如今也只是一個失去女兒的傷心父親。

  「我和你們的媽媽一樣,只不過希望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所以努力工作賺錢想要給你們更好的生活。」

  父親遍佈皺紋跟斑點的雙手緩緩遮住臉龐,沉悶的聲音從手掌的縫隙鑽出。「但是我們……我們最後好像跟你們離得越來越遠,越來越不瞭解你們,想要試著了解你們時卻被拒於千里之外,久了,我們也不再嘗試將那個距離拉近了。」

  「或許,如果我們有努力將彼此的距離拉近,可能就不會發生這些憾事。」

  原本已經停止啜泣的母親又再次泣不成聲,不自覺也加重握住他的手的力道。

  「如果我們不是一直期待你們要變成什麼樣的人,如果不是一直希望你們應該要做什麼,如果沒有總是拿你們跟別家小孩比較,如果有好好聆聽你們的聲音的話……」

  「是不是就可以挽回筠萱了呢?」

  父親最後也潰堤了,止不住的悲傷滿溢在狹小的客廳裡,而廖辰安再也忍受不住,握緊母親的手低頭痛哭。

  「可是,再多的如果也都沒意義了。」

  廖俊哲的聲音從旁側幽幽傳來,他拿下眼鏡用手背輕輕抹拭眼角。

  「因為,我們已經挽救不了那些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了。」

  然後,廖辰安抬頭看向牆壁上掛著的照片。

  「筠萱早就已經不在了。」



說到哥哥,我有兩個不是親哥哥,分別是堂表哥
然後時常帶我出去玩,或帶我吃好料的,或帶個很讚的伴手禮回來給我
跟朋友提到時他們都說我哥也對我太好了吧?為何我哥沒有這樣
我左思右想,最後回了一句

羨慕嗎?祈禱下輩子投個好胎有個好哥哥吧(大誤



創作回應

緣~/銨銨
我的哥哥姐姐都是 50 % 親~ ✩——ㄱ(・ω・ㄱ)
2021-10-22 20:15:21
暮羽
我跟我弟好像算蠻親的 會聊動漫或學校工作的事情
2021-10-28 22:33:36
小姨子
姨家裡沒哥.是三姊妹......家裡吵翻天~吵到屋頂都快掀起來了<=(老一代人說法)~[e28]
2021-10-23 03:21:35
暮羽
光我跟我弟小時候就有得炒了哈哈
2021-10-28 22:33:50
緣~/銨銨
不是在說血緣嗎?[e28]
2021-10-29 00:10:02
暮羽
咦咦!!?我誤會了!!
2021-11-02 17:36: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