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6.弟弟(10)-那片一望無際的天空

暮羽 | 2021-10-19 18:30:02 | 巴幣 50 | 人氣 9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廖辰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體向下墜的力道猛地在半空中止住,感受到腰部忽然被一陣外力朝後方用力一跩,猛烈的拉扯讓他險些呼不到氣,接著屁股重重撞上粗糙的水泥地板,在一陣天旋地轉後眼前的景象不再是那一片綠茵。

  而是自己時常從窗外凝望的那片藍天。

  「廖……廖……廖辰……廖辰安!廖辰安!你還好吧?」

  本來死寂的世界慢慢有聲音流洩進來,先是低頻的雜訊聲唐突闖入,慢慢那惱人的噪音逐漸變小,最後流進耳裡的是斷斷續續的呼喊聲。

  「廖辰安?你有聽到我說話嗎?廖辰安?廖辰安!」

  湛藍的天空突然被兩個黑影擋住,模糊的視野慢慢聚焦。

  「小……小、小志?」

  「太、太好了……南無阿彌陀佛啊啊……幸好來得及……幸好……幸好你沒事……」班導的雙臂緊緊將他抱住,一度還緊到讓他難以呼吸。

  「為……為什麼?」

  他無助地望向本來欲道別的世界。

  「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把害死姊姊的我救起?我已經……」

  他的低吼逐漸沙啞、哽咽……

  「我已經無法再背負著這股罪惡感活下去了啊啊!」

  「為什麼會是你要背起這股罪惡!」

  突然,一個哭吼狠狠打斷廖辰安的思緒,他愣愣地將頭轉向一旁,連語彤雙膝跪倒在地上,湧著淚水望向他。

  「錯的明明是那些霸凌你姊姊的人,該死的是他們,該一輩子活在被罪惡感折磨的是他們,根本不是你!」

  淚水緩緩滑過臉頰。

  「憑什麼真正做錯事情的人不用受到真正的懲罰,而是一直為姊姊著想的你長年受盡折磨?」

  連語彤的雙脣微微顫抖著,眼淚噗簌簌掉落在他的制服上。

  「那個年紀的你在看到那種事情後,會害怕不是正常的嗎?那個年紀的你怎麼可能會察覺到姊姊的異樣是因何而起,那種事情……那種這麼沉重的事情為何會是當時年紀還小的你要去沉擔的呢?」

  她狼狽地用衣袖擦拭臉上的淚水和鼻涕。

  「但是我……我還是袖手旁觀……」廖辰安微微張開唇齒。「明明可以有方法幫助她的,但我卻沒有行動,而是讓她繼續下墜……我還是做錯……」

  「你給我閉嘴好好聽我說!」

  聞言,他竟真的乖乖閉上嘴巴。

  連語彤握緊拳頭,漲紅著臉朝他吼道:「對,你有錯!你錯在什麼事情都不跟別人說,沒跟爸媽說也沒跟學校的老師說,甚至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說!」

  「你錯在你都不向別人尋求協助,而是獨自一個人默默承受這種事情!」

  「班、班長……妳這樣子有點太……」

  「小志你也給我安靜聽我說完。」

  班導本來欲阻止情緒激動的連語彤,未料卻被後者怒瞪,只好戰戰兢兢地放著她繼續說下去。

  「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已經來不及了,可是……」

  頓了一回,她忽然向前傾抓住廖辰安的衣領。

  「你還有未來的日子!」

  「你還有無數個未來的日子,去告訴這個社會你姊姊所經歷的一切,去阻止像這樣的憾事發生!」

  未來的……日子?

  廖辰安不禁有些愣住,在連語彤的話語中,未來是他從未奢望過的。

  「所以你得為了你死去的姊姊活下去,如果你在這裡選擇跳下去,那這種事情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發生,所以你必須站出來告訴這個社會,為什麼你姊姊會選擇用這種激烈的方式結束她的生命。」

  「聽到沒,廖辰安!」

  「鬆開手吧,語彤。」班導伸手覆上連語彤的手背,一點一點輕輕將她的手從廖辰安的衣領上鬆開。「妳先冷靜一下。」

  原本繃緊身子的連語彤在一個鬆懈下跌坐在地,哇地當場痛哭失聲。

  「辰安,你現在還好嗎?」

  班導將視線轉回他身上。

  「我……我不知道……」看著連語彤崩潰大哭的模樣,不知怎地原本止住的淚水又再次湧進眼眶。「我……我其實很久……在姊姊死去後,就不曾想過未來的日子了……」

  每一個他度過的未來都是踏著姊姊的屍體走來的。

  「每一天我都在罪惡中度過……就連去接受心理諮商時……我也……我也很害怕……我害怕接受了治療,是不是有一天就會……就會忘了姊姊……忘了她是如何慘死的……」

  如果治療是為了讓他心中的罪惡緩解,甚至到最後去淡忘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切,那他還情願不要走進諮商室,而是放任罪孽持續啃食自己的內心。

  因為這樣子,他就不會像是拋下姊姊一個人,卑鄙的忘了一切。

  「沒有事情是真正能忘記的。」班導柔聲說道。

  「它會一直存在你心裡的某一個角落,卻從不曾真正被遺忘,去諮商不是為了讓你忘記這些痛苦的一切。」

  然後,班導抬頭看向湛藍的天空。

  「而是為了去正視,並且學著如何面對這些痛苦。」

  正視……面對……痛苦?

  廖辰安小心翼翼地咀嚼這些字詞,嘗試去理解其中的涵義。

  「那些痛苦的過往,勢必會有些人去選擇將它承擔下來,承擔的用意是為了讓那些痛苦深深記在腦海裡,卻不再讓那些憾事重蹈覆轍。」

  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周遭的聲音卻越來越清晰。

  「誰沒有過痛苦,誰沒有犯過錯。」

  風拂過臉龐,輕輕拭去淚痕。

  「但至少你還活著,活著就還會有無限的可能。」

  班導輕拍他的肩膀,伸手指向藍天。

  「你看,你現在不還是能看到那片一望無際的天空嗎?」

  沒有太多的華麗詞藻,僅是一句再也平常不過的問話,卻讓廖辰安用力抓住班導的衣領,倚靠在他懷裡放聲痛哭。

  「……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嗚啊啊啊……」

  眼角餘光瞥見的那抹瘦弱身影,現在僅是靜靜靠在矮牆旁。

  她雙眼裡不再是滿溢的絕望跟悲憤,流露的只是猶如汪洋大海一般的平靜。

  在那抹身影逐漸消失在半空中之前,彷彿看見她綻露一抹微笑。

  那是一抹只屬於道別的笑容。



本來在猶豫要先看《魷魚遊戲》,還是先去看名作《新世紀福音戰士》,本來和朋友說好要先看魷魚的
但...想說我最近剛好都在看動漫,就乾脆順勢直接看動漫順下去(我的怪癖,如果沒有連續看同一個類型的東西,要花一段時間轉過去,譬如我那一陣子都在看韓劇,當要轉成動漫時又要花一段時間才轉的過去)

本來想說看個一集,如果不合我胃口就換魷魚
誰知............

天殺的太好看了吧!!我好恨我怎麼這麼晚才決定要看ㄚ啊!!


創作回應

露諾弭
有的時候我常感覺 痛苦和絕望才能快速激發一個小孩成長 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都比較早熟
2021-10-19 19:41:22
暮羽
早熟懂事的孩子有時也會讓我們很心疼
2021-10-20 19:34:52
緣~/銨銨
該不會是死亡遊戲吧?✩——ㄱ(・ω・ㄱ)
2021-10-20 19:33: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