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47.異樣之處

佐渡遼歌 | 2021-10-15 20:00:01 | 巴幣 1088 | 人氣 35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和夏羽牽著手,並肩走在兩側積著雪的主要道路。
 
  村子大部分的區域都是農田或閒置空地,農田則是近九成五都栽種著藜豆。那種外星穀物的莖幹高度超過一公尺,包裹著質地堅硬的淺褐色外皮,層層疊疊,位於末端的淡白色葉片柔軟富有彈性,每當寒風吹過就會隨之搖曳,蕩出波浪般的起伏。
 
  在颯然吹拂而過的寒風當中,陽光照在積雪上面,皚皚反射。冷清且莊嚴肅穆的大自然景色展示在眼前,毫無疑問是待在台灣一生也不會見到的光景。
 
  即使方才從屋舍窗戶見過雪景,李少鋒依然著迷看著眼前的遼闊景色,好一會兒才急忙收斂心神,專心運行體內氣息。
 
  夏羽倒也沒有催促,同樣眺望著壯麗雪景,直到李少鋒收心才繼續邁步。
 
  主要道路的積雪並未剷除,卻已經也給早起活動的村民踏出一條路,上面撒著零散的漆黑小碎石。即使有些積雪已經被踩成硬冰,碎石也能夠避免行人滑倒。
 
  李少鋒用力踩了踩鞋底,忍不住問:「感覺只是一直在運行氣息,這樣真的有練習到斂氣變化嗎?」
 
  「學長本來就頗為擅長控制氣息,學起斂氣變化也該是駕輕就熟,今明兩天就可以練得差不多了。屆時如同先前所言,掌握了護體、感知、斂氣三個基礎變化再配合大量氣息,即使沒有立於不敗之地也立於不死之地,不管遇到何種困境都有辦法逃脫。瞭望塔的各位學姊、學長也清楚這點,否則依照千帆學姊的個性,就算當場和樓月學姊翻臉也不會讓學長參加這場遊戲。」夏羽說。
 
  「妳倒是把師父的個性看得很透徹。」李少鋒苦笑著說。
 
  「我也有在反省,不會重蹈第一次比試時候就把她惹哭的覆轍。」夏羽說。
 
  「師父在那之後表現得不太在意的模樣,不過最好還是別在她面前提起這件事情。」李少鋒提醒完,疑惑反問:「我算是擅長控制氣息嗎?」
 
  「學長戴上戒指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可以在地球施展纏刃與護體,也可以讓氣息從掌心散出來練習東西南北的擺動,其實都是頗難辦到的技巧。」夏羽說。
 
  「那些不是因為我的氣息總量龐大嗎?」李少鋒又問。
 
  「學長沒有注意到自己散出的氣息逸散比例極低嗎?那是高度控制力的證明。」夏羽說。
 
  「……但是不能收發自如耶。」李少鋒說。
 
  「學長的起點和普通修練者不太一樣啦,翻遍歷史紀錄也沒幾個身懷如此氣息總量的迷途者。客觀來看,半年左右就有辦法控制那身氣息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原本以為至少要花費一到兩年的時間呢。」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妳在蒼瓖城的時候確實挺震驚的。」李少鋒點頭說。
 
  這個時候,夏李兩人已經走完大半道路,來到昨晚待過一會兒的戶外集會所。
 
  時間尚早,主要道路並沒有見到太多人影,然而少數幾位身穿厚重獸皮雪衣的年長村民都對夏李兩人投以懷疑、警戒的眼神,嘴中唸著聽不清楚的喃喃自語,刻意主動避免接觸。
 
  「看起來我們很不受歡迎呢。」夏羽不甚在意地說。
 
  「這種情況很難只用『不受歡迎』四個字簡單帶過吧,別說探聽情報了,連講話也沒辦法,態度看起來要是我們有人落單會被拖到角落痛打一頓似的。」李少鋒說。
 
  「聽說遊戲裡面的住民沒有在打照面的瞬間撲上來揍人就算是很友善的類型了。」夏羽說。
 
  「……這麼過激嗎?」李少鋒。
 
  「應該有刻意誇大吧,畢竟我也是第一次參加遊戲,這方面都是聽其他人講的。昨晚泰造村長的態度差歸差,至少願意交談,剛才在神祠的那位八劔虎士郎也願意交談,看起來得先從這邊著手。」夏羽思索著說。
 
  「不曉得樓月學姊和定緯哥接觸村長的成果如何。」李少鋒說。
 
  「我們先專注在分配到的任務吧。雖然知道村落周遭的地形了,姑且還是實際走上一遭?」夏羽歪頭問。
 
  「就這麼辦吧。」李少鋒暗忖她在這種時候倒是挺遵守隊長的吩咐,轉向通往村子出入口的方向,繼續邁步。
 
  一路上的情況並沒有太大差異,少數幾位村民們在注意到李夏兩人的瞬間就立刻閃避,或是進入屋內、或是加快速度擦身而過,同時刻意避免眼神接觸,彷彿面對某種避之唯恐不及的事物。
 
  「學長,你有注意到什麼異樣之處嗎?」夏羽雙手撐在後腦勺,隨口問。
 
  「……為什麼直接問我?」李少鋒疑惑反問。
 
  「我的普通常識似乎有不少偏差,如果因此忽略掉某些重要關鍵,導致日後出現失誤就糟糕了。這邊就交給學長了!」夏羽豎起大拇指說。
 
  「雖然定緯哥在早上吃烤麵團的時候那樣講,不過並沒有惡意,以往在工房交誼廳用餐的時候,大家也都在摸索相處的距離感。講實在的,因為妳的身分和曾經在玉閣祭的行為,距離感遠遠比起新加入的成員更難掌握。」李少鋒說。
 
  「姆姆。」夏羽嘟起嘴,不予置評。
 
  「如果很不喜歡被那樣調侃,我會找時機和他們講清楚。」李少鋒補充說。
 
  「也不是這個意思啦,只是有點……該怎麼說比較好,無法融入大家的感覺?雖然我也知道這是自己需要努力的事情。」夏羽低聲說。
 
  仔細想想,自己最初加入瞭望塔的時候也產生過類似的心情,感覺無法融入如同家人的成員之內……今後如果再發生類似情況,自己就出言幫忙轉移注意力吧。李少鋒暗自決定,回到正題地說:「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之處,不過我對於日本古代村子的印象也僅止於電視節目,都是主觀和偏見,能否當成參考基準也有待商榷。」
 
  緊接著,李少鋒發現譚君堯正好單獨從前方走來。
 
  「居然先去調查村子出入口嗎?」夏羽低聲說。
 
  李少鋒張望四周卻沒有看到譚光韜的身影,等到雙方走進的時候率先開口:「早上好。」
 
  「早上好。」譚君堯頷首回應。
 
  「那個,昨天找不到機會,關於不久前發生在KTV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我們這邊的反應過於激烈莽撞了,還請海涵。」李少鋒低頭說。
 
  「不用介意。無論起因如何,我們這邊輸了就是輸了,『小狂犬』楊千帆小姐能夠在幾乎以一敵二的情況之下無傷獲勝,這份武藝值得讚賞與敬佩。」譚君堯說。
 
  等等,這是什麼勝者為王的理論?李少鋒一瞬間無法判斷這個是克蘇魯玩家的共識還是單純他個人的奇怪價值觀,吶吶應了聲。
 
  「秦家刀的秦樓月小姐也在事後前來本校說明事情經過,家師已經與她達成協議,並且鄭重囑咐今後不得再對瞭望塔的成員無禮。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譚君堯說。
 
  這麼聽起來,主要還是歸功於樓月學姊親自去中興大學拜訪致歉的功勞。李少鋒安心地想。
 
  「本次參加到同一場遊戲也是某種機緣巧合,希望我們兩支隊伍可以攜手合作,順利破關。」譚君堯正色說。
 
  「是、是的,這點當然!」李少鋒急忙說。
 
  「第二天就分開行動還真是大膽的策略。」夏羽突然開口說。
 
  「……我們在村民的帶領下進入村子,並且得到村長的同意借住於此,因此家師判斷待在村子內就不會出現需要戰鬥的情況,考慮到時間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現變音,在今日確認較為危險的地方也在情理當中。」譚君堯回答說。
 
  「你們也覺得出入口那邊比較危險啊?明明這樣還是去了?」夏羽追問。
 
  「我們只有兩名玩家,稍微冒點風險也是必須之舉。」譚君堯說。
 
  「在不清楚村長昨晚提到的『陷阱』究竟是什麼的情況之下,分開行動不會太過冒險嗎?而且還獨自一人前往判斷較為危險的地區,難道請問有什麼必須冒險的理由嗎?」夏羽微笑地繼續追問。
 
  剛剛才說要攜手合作吧!為什麼幾句對話又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了!李少鋒不禁皺眉,然而想到昨晚秦樓月、譚光韜也是明攻暗防地想要爭取到這場遊戲的主導權,遲疑片刻還是沒有插話。
 
  譚君堯沒有立刻回答,抱持著客套笑容。
 
  緊接著,秦樓月和張定緯從主要道路另一端並肩走來。
 
  見狀,譚君堯立即停止爭辦,向著秦樓月兩人頷首致意,退到路旁的溝渠,卻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秦樓月同樣頷首回禮,低聲詢問:「地形調查好了?」
 
  「是的,順利完成。」夏羽點點頭,沒有刻意壓低音量,迅速將周遭地形用口頭描述一次,然而對於神祠的部分只用「宗教性建築」一詞帶過,更是完全沒有提及八劔虎士郎與玲瓏的事情。
 
  「──感謝。」秦樓月頷首說完,微笑詢問:「譚先生……這樣稱呼似乎容易和克蘇魯研究會隊長的譚光韜先生混淆,不如在這場遊戲的時候稱呼君堯兄如何?不會太過親近吧?」
 
  「稱呼只是小事,請秦隊長隨意。」譚君堯說。
 
  「我們剛才有見到光韜教授和那位萊昂涅爾的年長魔法師,約好了在戶外集會所進行簡短的情報交換。雖然沒有提及確切時間,不過打算先去那邊休息,請問君堯兄有何打算?」秦樓月問。
 
  「那麼就同路過去吧。家師的個性嚴謹守時,說不定已經在那邊等待了。」譚君堯微笑著說。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我倒是滿好奇 這章兩人都是一直牽著手嗎(嘿嘿嘿嘿
2021-10-16 00:50:21
佐渡遼歌
有提到夏羽用雙手撐著後腦杓,在途中默默鬆開了
至於詳細內情就盡在不言中XD
2021-10-16 01:05:01
你艾希我吶兒
夏羽雙手撐在後腦勺 阿看到了
可惜沒繼續勾著
2021-10-16 01:59:13
佐渡遼歌
也牽著手散步好一段時間了XDD
2021-10-16 02:32:12
Darkwolf
我把作者的頭賭在這了,沒救到的應該是靜子,經該是靜子笑著被雪崩埋了(住口
2021-10-16 20:54:37
白貓臨停(鹹魚ver.)
「考慮到時間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現變音,在今日確認較為危險的地方也在情理當中。」
(☞゚∀゚)☞變因
2021-10-17 21:12:38
江裔
考慮到時間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現變「音」←是「異」嗎?
譚君堯立即停止爭「辯」:)
2021-10-29 18:11: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