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45.神祠

佐渡遼歌 | 2021-10-13 20:00:03 | 巴幣 1182 | 人氣 27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討論結束之後,秦樓月四人隨即離開屋舍,分開行動。
 
  秦樓月和張定緯說要先去找身為村長的藤原泰造刺探情報,併肩從積著雪的緩坡離開。
 
  李少鋒站在樹林旁邊,忍不住彎腰抓起地面一把積雪,這才發現雪其實是結構鬆散的碎冰,與原本想像中的軟綿綿觸感大相徑庭,稍微用力就在掌心壓成一小撮。
 
  「學長,要先來打場雪仗嗎?」夏羽跟著捏了一顆雪球,歪頭問。
 
  「現在不是玩雪的時候吧。」李少鋒皺眉說。
 
  「學長看起來很想玩呀。」夏羽聳肩將雪球往旁邊扔開,隨即走向那條位於樹林之間的小徑。
 
  李少鋒急忙跟過去,穿過針葉林就看見一棟古樸木造建築。
 
  乍看之下類似日本神社,細看卻又有諸多差異──屋頂的深色瓦片內側是暗金色,屋簷等間隔垂吊著用麻繩懸掛的半透明礦石與紙片,梁柱、地板的木材卻看不出來原本紋路,由密密麻麻的幾何圖形取而代之。
 
  主殿沒有擺放賽錢箱也沒有門扉、隔板,半開放式地對外敞開,然而懸掛在天花板的數道黑色紗簾徹底遮住後方,看似輕薄卻完全沒有飄動,下擺拖到木頭地板地筆直垂落,帶著說不出來的弔詭怪異。
 
  主殿前方是一個直徑約三十公尺的方正廣場,此刻積滿白雪,四個角落分別設置著兩公尺高的大型石燈籠,旁邊有一棟類似平屋的建築物,正對面則有一道高聳石階。石階不知為何完全沒有積雪,往下延伸。
 
  李少鋒走到石階邊緣放眼望去,位於下方的村落一覽無疑,稍微在腦海模擬出建築物的相對位置才意識到那條位於屋舍旁邊的緩坡算是後門,繞了半圈小山連接到村子,現在眼前這棟充滿奇特宗教風格建築才是位於山頂的主要建築,廣場前方的百階石造階梯則是正門,連接著村落的主要道路。
 
  這個時候,站在廣場中央的夏羽突然開始做起伸展操,轉手壓腿好一會兒之後蹲低身子,雙眼閃過淡金異芒的瞬間就原地垂直跳起,離地高度超過三公尺,接著凌空蹬腳,再度倏然向上攀升,眨眼過後就變成灰濛濛天空當中一個模糊人影。
 
  「──诶?」李少鋒愕然抬頭等了好幾秒才看見夏羽開始高速墜落,姑且提起護體真氣保持著隨時可以上前緩衝的姿勢,以防萬一。
 
  夏羽在離地三公尺的位置張開雙手,身子立即滯空,翩然落地。
 
  原來那個製造立足點的變化不只限於腳底啊……雖然仔細想想也該是這樣吧,畢竟氣息大多都由思緒配合雙手控制,既然可以從腳底放出作為立足點之用的氣息結晶,沒道理雙手放不出來。李少鋒忍不住問:「雖然有點事到如今,妳那個可以在半空中製造出踏足點的變化有什麼正式名稱嗎?還是就叫做『結晶』?」
 
  「這個變化在《偷星錄》裡面稱為『踏塵』。」夏羽一邊整理馬尾一邊說。
 
  大概是已經坦白過自己學過《偷星錄》的心法了,倒是回答得相當乾脆。李少鋒點點頭,隨即問:「村子的周邊環境如何?」
 
  「比想像中還要小,提氣飛掠的話十分鐘左右就可以直線穿越。」夏羽用著靴子在積雪上面畫出一個Y字,並且將三個角落圈起來繼續說:「村子位於盆地當中,這棟神社、村長家和村子入口正好分別位於三個角,以Y字形的主要道路連接,中央的分岔路則是昨晚臨時待過一陣子的那個戶外集會所。其他位置也可以看見一些零散屋舍,但是規模都不大。」
 
  「真是清楚明瞭,那個踏塵變化很有實用性耶。」李少鋒佩服地說。
 
  「主要還是用來潛入啦,如果附近有會飛的外星生物或精通狙擊的高手,即使僥倖沒有在半空中被狙擊也會立刻暴露位置,落地瞬間就得斂氣逃跑,並非全無缺點。」夏羽淡然說。
 
  李少鋒遲了好幾秒才想到教團聯合已經研發出破魔槍械,今後,遠距離狙擊想必會成為戰鬥的主流方式之一,尤其很有可能單純走在路上就遭到狙擊,防不勝防……面對即使提起護體真氣也擋不下來的遠距離攻擊,該怎麼處理還是未知數,從這個角度思考,無法帶入槍械的高難度克蘇魯遊戲或許相較安全。
 
  不對,有各種外星生物和瘋狂住民的克蘇魯遊戲怎麼想也不會安全吧。李少鋒暗自吐槽完自己,繼續問:「村子外面都是山坡嗎?」
 
  「是的,白茫茫一片的緣故,無法清楚分辨出險峻程度,不過後面與左右都是少說千百公尺的高度,只有前面的高度相較低矮。」夏羽說。
 
  「前面就是我們昨天走的那個出入口?」李少鋒確認性地問。
 
  「嗯嗯。」夏羽說。
 
  「所以那邊是唯一的聯外道路?」李少鋒又問。
 
  「乍看之下是這樣沒錯。山壁都積著雪,即使提氣攀爬也頗費工夫,住民們大概沒辦法走。」夏羽說。
 
  「三面環山且壁勢險峻,這個村子豈不是正好位於一個山坳的盡頭嗎?原本就不會有商隊經過,為什麼昨晚泰造村長還會提起商隊云云的內容?」李少鋒不解地自言自語。
 
  「確實有點奇怪,晚點再找樓月學姊他們討論吧。」夏羽聳肩說完,比向身後的宗教風格建築物,笑著問:「那麼要進去裡面逛逛嗎?」
 
  「剛才樓月學姊才講過如果發現外星宗教風格的建築不要擅自靠近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但是在我們的臨時據點旁邊耶,而且看起來沒有外星宗教的風格,只是普通的宗教風格。」夏羽說。
 
  「外觀確實和蒼瓖城的那座漆黑神殿相差甚遠,不過那是強詞奪理吧……而且並非所有外星宗教相關的建築物都是那副模樣,蒼瓖城那座是『水之王』克蘇魯的風格不是嗎?」李少鋒問。
 
  「嚴格說起來,那座廢棄神殿其實是『達貢教團』的風格。」夏羽隨口糾正,接著神色猛然一變,難以置信地愕然看向正殿。
 
  「怎麼了?」李少鋒疑惑地轉動視線。
 
  只見一名蓄著及肩長髮的少女掀開沉重漆黑簾幕,從正殿大門悄然步出,年紀約在十二、三歲,正好介於女孩與少女之間,身穿白袍紅袴,衣袖寬大,領口、袖口與裙擺都有淡金色的精美刺繡,此刻將袖子和褲管都捲起來,露出大片白皙肌膚。
 
  少女的雙眼處交錯纏繞著一條白布,卻也難掩清麗容貌,帶著某種空靈縹緲的出塵氣質,一頭及肩白髮的末梢是黑色。髮色的分界線參差不齊,顯然並非天生如此,卻不曉得是將黑髮染白或是將白髮染黑。
 
  少女顯然看不見東西,即使流暢走動也會將雙手舉在前方,左右晃動藉此碰觸物品,卻不曉得是雙眼受傷或失明,而且沒有向夏李兩人展現絲毫關心,以赤裸的雙腳踩在積雪,逕自在前庭隨意走動。
 
  那身衣服不同於昨晚泰造、靜子的毛皮粗布衣,看起來相當昂貴……話又說回來,暫且不論質料昂貴與否,赤腳踩在雪上會凍傷吧。李少鋒正想要上前關心,不料就被夏羽伸手攔住。
 
  「──學長,請站到後面,做好戰鬥準備。」夏羽的雙眼閃爍著淡金異芒,低聲說:「我剛才在跳起來之前有散出感知真氣,確認過這附近只有我們兩人,以免引起住民的慌亂。」
 
  「……該不會遊戲住民難以被感知真氣發現吧?」李少鋒問。
 
  「我從未聽過那種事情。遊戲的住民本身有著許多未解謎團,然而依然擁有各種生理現象──呼吸、心跳、脈搏,依然是生物,所以就像飛鳥走獸一樣可以使用感知真氣探知到存在。有些玩家只能夠感知到真氣源,然而我很擅長偵查、探索,就算是小動物也不會漏掉。」夏羽說。
 
  「說是這麼說……但是現在就漏掉了啊。」李少鋒無奈地說。
 
  「所以才需要嚴加警戒。」夏羽說。
 
  在夏李兩人低聲交談的時候,那名少女依然故我地在主殿前廣場走動,或是用裸足輕踢著積雪,或是歪頭凝視著樹梢的霜雪,神態動人寫意,隨心所欲的舉動配合雪景成了如夢似幻的畫面。
 
  緊接著,主殿匆匆走出一名身穿相同款式服裝的少年,白袍綠袴,然而衣料邊緣並沒有精緻刺繡,瀏海全部抓到腦後,連同留長的頭髮以長條形白紙為髮飾紮成一束,容貌端正、正氣凜然,劍眉下的雙目炯炯有神。
 
  少年用著充滿警戒意味的懷疑神色掃了夏李兩人一眼,快步走到少女身旁,親暱地附在她的耳邊說話。
 
  少女露出鬧彆扭的神情,鼓起臉頰用著袖子輕拍石燈籠的積雪,片刻才讓少年勸入殿內,至始而終都沒有朝夏李兩人的位置展現絲毫關心,彷彿當他們並不存在。
 
  少年眉頭深鎖地凝視著裸足少女進入被黑色簾幕重重遮蔽的殿內才鬆了一口氣,端正神色走向夏李兩人,禮貌性地頷首說:「早上好,兩位就是昨晚入村的旅人吧。我是這座神祠的見習神官,名為八劔虎士郎。」
 
  這邊的用詞是「神祠」而不是「神社」嗎?李少鋒暗忖這個也是不同於地球的細節部分,開口說:「早上好。我是李少鋒,這位是夏羽。」
 
  「我向來景仰外面世界,可惜村子位處偏遠之境,一整年下來也不會有幾位旅人來訪,今早聽村民提到昨晚有八位旅人前來的消息還真的嚇了一大跳,如果有時間還請務必聊聊旅途的所見所聞。」虎士郎露出微笑,態度頗為友善。
 
  「我們也是意外來到這個村落,若不是村長孫女的靜子妹妹偶然出現,說不定就這麼在大雪中遇難了。如果不嫌棄,當然很樂意互相交流,這座村子似乎也有不少獨自的風俗民情。」李少鋒立即接話,暗忖這樣倒也拿了一個探聽情報的約定。
 
  「是的呢,村子有不少規矩……」虎士郎停頓片刻,笑著說:「四位旅人借住在神祠旁邊的空屋,依照村子規矩本來應該由我們提供食餐,只是父親正在潛修,直到我將石階的積雪清掃完畢都尚未結束,作為見習之身,不好擅自決定,以免違反規矩,還請見諒。」
 
  「不用在意,靜子妹妹有給我們送早餐了。」李少鋒擺手說,內心卻是驚疑不定,用眼角觀察夏羽的神色也知道她和自己想到同一件事情──下了整夜的大雪在破曉前刻才停止。那個時候,秦樓月、張定緯都醒了,夏羽甚至在外面巡過一次,卻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相距數十公尺外的掃雪聲,即使隔了一片樹林也不應該如此。
 
  該不會眼前這名比自己還要年輕一、兩歲的少年其實是深藏不漏的高手吧?李少鋒暗自皺眉,然而楊千帆沒有教過自己怎麼看出其他人的修為高低,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只好繼續攀談問:「不好意思,請問神官是什麼樣的職務?」
 
  「主要的祭祀工作都由擔任『神主』的父親負責,我尚在學習階段,可能沒資格回答這個問題。」虎士郎微笑著說。
 
  沒想到第一個問題就碰了軟釘子。李少鋒暗自慶幸剛才分配工作的時候,自己沒有負責探聽情報的部分,不過還是不死心地繼續問:「請問神祠內供奉著哪一尊神祇?」
 
  「供奉是哪一尊神明很重要嗎?」虎士郎平靜反問。
 
  「……嗯?」李少鋒一楞,不過衣擺隨即被夏羽扯了扯,沒有追問下去。
 
  「這麼說起來,村子在幾天後就要舉辦十年一度的祭典了。」虎士郎露出自覺失言的表情,再度端起笑臉說:「祭典名為『秩歸祭』,各位可以說是來得正是時候,如果沒有要事趕著離開,歡迎一同參與這場盛事。」
 
  「昨晚承蒙村長邀請,會在村子逗留數日。」李少鋒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虎士郎說。
 
  「不打算介紹剛才那位少女嗎?她的眼睛怎麼了?受傷了?」夏羽故作疑惑地插話問。
 
  「玲瓏大人的身分特殊,肩負著巫女的崇高使命,乃是獻上祈禱之人、傾聽神諭之人、也是傳達神意之人。平日不會踏足村子,若不是各位借宿在旁邊屋舍應該不會見到她的身影,請不用介意。」虎士郎淡然回答。
 
  「聽起來頗接近使徒呢?」夏羽的雙眼閃過一絲複雜情緒,微笑追問。
 
  「村子平時不會有外人踏足,有些在外面習以為常的知識,村里人都不曉得。我是首次聽聞這個詞彙,不曉得所指為何?」虎士郎說。
 
  「原來不是呀。」夏羽沒有回答,笑著敷衍過去。
 
  李少鋒疑惑瞥去,隨即注意到夏羽眼中的那抹複雜情緒已經消逝,礙於時機場合也沒有追問。
 
  「雖然是一座偏僻且有著諸多規矩的村子,不過所謂入鄉隨俗,這點就請來自遙遠異國的各位旅人多多注意了。」虎士郎擺手說。
 
  「學長,快點走吧。我想要去逛逛村子。」夏羽親暱挽住李少鋒的手臂,將他往石階拉去。
 
  「感謝忠告。」李少鋒頷首致意,穿過廣場走下石階。
 
  夏羽繼續挽著李少鋒走過大半石階才鬆手,蹙眉提醒說:「學長,剛才提出的問題都不錯,切入要旨,只是不應該追究神祠裡面究竟是哪尊神祇。」
 
  「啊,抱歉,其實我在問出口的瞬間也覺得不太妙……一時心急想要探聽出關鍵情報,忘記樓月學姊交代不要擅自接觸關於外星宗教的警告。」李少鋒歉然說。
 
  「問幾句話無所謂啦,也不會單純聽到名字就嚴重影響精神狀態,只是問法必須稍微斟酌。通常崇拜外星種族的人……無論遊戲住民或克蘇魯遊戲的玩家,基本上都保持著某種程度的狂熱,少部分更是認定自己崇拜以外的神祇都是偽神、惡神,學長剛才那種『世界上有很多受到崇拜的外星種族,不曉得裡面供奉著哪一尊』的用詞遣字很容易出問題。」夏羽說。
 
  「我知道了。」李少鋒不禁懊悔自己的心思還是不夠縝密,暗忖因為教團聯合的關係,今後和教徒打交道的機會只多不少,在這方面還要多多加強。
 
  「話又說回來,那兩人確實很有趣……要找出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大概就得從他們身上著手了。」夏羽說。
 
  「樓月學姊和定緯哥走那條緩坡的路算是選錯了,剛才幾句交談就得到比起昨晚在村長屋舍更多的情報。」李少鋒說。
 
  「現在就希望這座小村子的神職人員不多,最好只有那位少年和他的父親,否則要潛入收集情報就有點棘手了。」夏羽說。
 
  「妳曾經隻身潛入蒼瓖主城的茶室,在四位掌門人級數的強者包圍之下安然脫身,現在卻說很難潛入遊戲場所的一座神祠?這是在開玩笑嗎?」李少鋒問。
 
  「等等,學長,你沒有注意到嗎?」夏羽皺眉問。
 
  「注意到什麼?」李少鋒反問。
 
  「玲瓏暫且不論,那名叫作八劔虎士郎的少年身懷氣息喔。他在看見我們的瞬間就提氣了,雖然很快就刻意收斂,不過我可不會看漏那抹異芒。」夏羽肯定地說。
 
 



創作回應

ka50
好奇放出氣息偵查會不會更容易被反偵察?
2021-10-13 23:28:05
佐渡遼歌
根據本作設定是機率問題
如果擅長感知變化的人會察覺到異狀,更厲害的人可以反向定位出對方位置
如果不擅長的人就不會有感覺,或是必須在一定距離之內才會注意到有氣息波動

所以不一定XD
2021-10-13 23:44:07
ka50
還以為像聲納一樣,主動發出時也相當於暴露自己的存在
2021-10-13 23:53:22
佐渡遼歌
比較細部的設定是遊戲場所的氣息濃度很高,近乎飽和
可以視為類似空氣的存在
因此有人散出感知真氣,對於其他人而言會像是感受到一股微風吹來
至於能否查察覺到微風、又能否找出風吹來的精準方位就看個人修為深淺了XD

至於地球的氣息含量稀薄,散出感知真氣會比較容易被察覺到XD
2021-10-13 23:58:28
青草
最初夏羽會加入銀鑰的原因是什麼?這是我想了好幾回的疑問

雖然知道作者不會破梗,姑且讓我在這留個紀錄方便以後對答案XD

銀鑰招收成員的方式是到世界各地收養孤兒(是指六親全斷那種,不是單單被遺棄但血親仍在生那種),夏羽也是其中之一,到一定年歲就會戴上玩家介指,撐過初夢就成為正式成員,日夜吸收各種知識直到老死,或因預言或高層指示才會離開其象牙塔。這樣可解釋其知識淵博但常識缺乏,因其成長環境只有吸收知識這一種生活方式。

有關遊戲場所方面,所謂遊戲僅是以人類角度而言,遊戲內的人事物其實都是現實,玩家們是去為遊戲中的角色解決問題(有點像傭兵制度),故此完成遊戲可得報酬。
2021-10-14 00:56:24
佐渡遼歌
是的呢,秉持著不破梗原則XD

不過歡迎考察與猜測
我這邊也會努力寫出猜不到的精采後續!!
2021-10-14 12:28:48
Ddpaul
如果真的要把千帆的父母救出來的話,起碼要先有「活物離開遊戲的先例」,所以⋯⋯恭喜李少鋒破關神眠村隱藏結局,通關獎勵「盲眼巫女」一位~
2021-10-14 12:15:25
佐渡遼歌
嗯嗯,活物帶回地球的部分確實是一個關鍵點!!
至於結局......就請期待後續劇情了XD
2021-10-14 12:29:46
露米諾斯 Luminous
等等,樓上的獎勵好像哪裡怪怪的?
FBI!
2021-10-14 20:54:37
佐渡遼歌
wwwww
2021-10-14 20:59: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