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46.所謂斂氣

佐渡遼歌 | 2021-10-14 20:00:09 | 巴幣 1104 | 人氣 34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我沒有注意到這點……果然還是有待鍛鍊啊。」李少鋒沮喪地說。
 
  「那是因為學長看著那位玲瓏看傻了眼吧。」夏羽說。
 
  「才沒有!」李少鋒沒好氣地搖頭,正色詢問:「他很強嗎?」
 
  這個時候,夏李兩人已經走完百多階的石階,在主要道路的盡頭止步。
 
  夏羽擺出不趕時間的悠哉態度左顧右盼,伸手拍掉旁邊大型石燈籠的積雪,倚靠著解釋說:「遊戲的住民不僅生活在嚴苛的環境當中,甚至會受到外星生物的襲擊,為了自保與生存,自然會練武習氣。理論上,遊戲建議難度越高的住民就擁有越加高深的修為。」
 
  「這點可以理解,樓月學姊剛剛也提過。」李少鋒頷首說。
 
  「我的主要心法迴路是盜日團的《偷星錄》,在偵敵、潛伏、追蹤方面下過苦心鑽研,換句話說,剛才並不是意外疏忽,而是那位八劔虎士郎在現身之前都內斂氣息,刻意隱藏真氣源……修為少說也有第五重的脫胎境界,考慮到在石階掃雪沒有引起我的注意這點,說不定修練著極為特殊的心法、武術。」夏羽說。
 
  「這麼厲害嗎?他看起來比我們還要年輕幾歲耶。」李少鋒訝異地說。
 
  「遊戲場所的氣息濃度很高,長年生活、浸淫其中,即使不懷真氣的普通住民也會有相較強韌的基礎體能,如果潛心修練,年紀輕輕就抵達脫胎、返老境界也不稀奇……如果我早點加入瞭望塔,原本打算挑一個可以長期參加的簡單遊戲讓學長練上一整個寒假,到時候少說也能夠練到下一重的成核境界,偏偏不巧加入時間偏晚,尚未贏得學長姊們的信任,情報機關給出銀鑰預言的時間又更晚,導致計畫都亂掉了……」夏羽講到後來就變成喃喃自語,悔恨地咬著手指。
 
  「那種修練方式已經被學長姊們嚴肅反對,不要再想了,而且我們在收到銀鑰預言的情報當晚就參加遊戲了,妳繼續抱怨也說不過去吧。」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講講而已嘛。」夏羽嘟起嘴,接著思索著說:「回到剛才的話題,只要八劔虎士郎和他的父親待在神祠附近,偷偷潛入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至於那位據說肩負崇高使命的巫女倒是看不出是否身懷氣息或武藝,然而在現身之前都沒有引起注意也是事實,讓人費解……學長怎麼看?」
 
  「不好意思,我還沒辦法從舉手投足判斷其他人的修為高低,打從進入遊戲之後也沒有散出過感知真氣。」李少鋒坦白說。
 
  「咦?沒有嗎?」夏羽訝然問。
 
  「在昨晚引起問題會很棘手,而且妳又多次警告過遊戲裡面的氣息可以散得更遠更廣,一直找不到好時機。」李少鋒說。
 
  「我認為這個判斷並沒錯,很有學長小心謹慎的風格。那麼現在散出一次感知真氣看看吧,這裡距離屋舍也算近,如果昏倒的話扛回去不會太遠。」夏羽偏頭提議。
 
  「……以昏倒為前提嗎?」李少鋒問。
 
  「凡事總有萬一嘛。」夏羽聳肩說。
 
  「希望那個萬一不會發生。」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在散出的瞬間就立刻截斷氣息輸出,話雖如此,挾帶著敏銳知覺的意識依然順勢蕩向比預期更加遙遠的位置才停止。範圍遠遠超過地球時候的好幾倍。
 
  李少鋒用力咬牙忍住久違襲上腦海的強烈暈眩感,片刻才注意到除了夏羽的淡金色真氣源,附近的真氣源稀稀疏疏,亮度更是相當微弱,其中兩個稍亮的大概就是八劔虎士郎和他的父親。
 
  「還好嗎?」夏羽關心地問。
 
  「確實比想像中散得更遠,不過這個範圍姑且……沒有問題,能夠感應到的目標並不多。」李少鋒強壓下淡淡的反胃感,開口回答。
 
  「精神狀態沒事就好。」夏羽安心地說。
 
  「話說村民們的修為是不是都很弱啊?依照那個亮度判斷,應該只有第一、第二重而已,妳剛剛不是說遊戲住民自幼活在氣息濃度較高的場所,理所當然會很強嗎?而且這是建議難度五十的遊戲耶。」李少鋒問。
 
  「這點就是值得調查的部分了。」夏羽聳肩說。
 
  「另外,妳將修為大幅壓低了,這個也是某種變化嗎?」李少鋒追問。
 
  「畢竟我現在要偽裝出成核境界的修為,算是斂氣的進階應用,那兩位神官也有在使用類似的變化吧。既然提到了這點,我們接下來一邊散步一邊練習斂氣變化囉。」夏羽笑著提議。
 
  「等等,不是說修練氣息的時候動輒走火入魔,必須極為專注嗎?妳在開學第一天早上還特別闖進我的房間嚴肅警告過耶。」李少鋒遲疑地說。
 
  「那是練心法迴路的時候啦,現在是變化,之前提過兩者可以分開來練呀。」夏羽說。
 
  「然後被師父和燕子學姊強烈反對,說那是邪道的練法。」李少鋒說。
 
  「沒問題啦!又不是要學長練黏勁,而是練基礎七變裡面的『斂氣』耶,可以說是變化裡面難度最低的。」夏羽堅持說。
 
  「……好的。」李少鋒覺得有些不妥,然而夏羽姑且也是自己心法方面的師父,一直反對下去就不用學了。
 
  「首先回顧基本常識吧。氣息是與生俱來的生命力量,如果沒有提氣就會在體內保持停滯不動的狀態,儘管如此,依然會持續有極少部分向外滲出,打個比方就像是汗水、賀爾蒙一類的東西,本人通常都不會注意到,然而在精通追蹤之道的高手眼中可以發現那些微弱的殘留氣息,為了徹底封鎖掉所有外散氣息的變化就是『斂氣』。」夏羽一邊走一邊說。
 
  「是的。」李少鋒認真聆聽。
 
  「即使能夠熟練使用『斂氣』變化,依然不是百分百徹底封鎖住所有氣息,依然會有極少量的氣息自然散出體外,再加上外在環境因素的影響,遇到更厲害的高手還是有可能被追蹤,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夏羽提醒說。
 
  「瞭解。」李少鋒說。
 
  「如果沒有燕子學姊內傷那件事情,我原本打算等到學長練完『斂氣』就繼續練更高一階的『胎息』變化,只要學會那個就幾乎不用擔心會被追蹤了,像是現在這種雪地只要運氣提高體溫把雪融掉之後沉到地面,等一會兒讓累積的飄雪填補坑洞,即使有其他人從正上方走過也不會被發現。」夏羽說。
 
  「這麼厲害嗎?」李少鋒訝然問。
 
  「不過學長接下來要練黏勁,這邊就先省略不提了。」夏羽揮了揮手,接著歪頭問:「剛才我講解的地方有聽不懂嗎?」
 
  「關於殘留氣息的部分,雖然可能是相當基礎的蠢問題,不過氣息如果逸散到體外了……不是就散了嗎?為什麼會殘留在某處?」李少鋒問出一直以來的疑惑。
 
  「氣息是一種相當玄妙的力量,似水非水、似風非風,有時候甚至無法明確界定是否擁有實體,殘留氣息當然也不會像足跡、毛髮那麼明顯,然而依然可以『感受』到存在。」夏羽詳細解釋。
 
  「嗯……嗯嗯。」李少鋒似懂非懂地點頭,努力嘗試理解。
 
  「地球的情況差不多是學長想的那樣,畢竟氣息逸散速度過快,殘留的比例微乎其微,導致追蹤的難度大幅提高,然而在遊戲場所的世界就會殘留下足夠追蹤的份量了。」夏羽說。
 
  「那樣是多少。」李少鋒問。
 
  「曾經聽一位熟識的高手提過他在追蹤氣息的時候,灰色的世界當中可以當中看見一條由殘留氣息構成的鮮明路線,沿著追過去就行了。」夏羽舉例說。
 
  「聽起來那已經是追蹤的最高境界了。」李少鋒感佩地問。
 
  「當然,我還沒見過比那人更厲害的追蹤高手。」夏羽自豪地說:「另外也聽說過能夠從殘留氣息分析出各種詳細情報,像是有否受傷、當時正在使用何種變化的說法,不同流派都有獨自的理解與想像,以此為基礎配合聽覺、嗅覺、推測情報進行追蹤。」
 
  「嗅覺是指追蹤體味之類的嗎?除了收斂氣息,還得練習收斂體味的方法嗎?」李少鋒問。
 
  「如果有辦法收斂氣息,其他生理現象基本上會一併收斂起來,不用擔心,只是足跡、血跡那些物理痕跡就得另外學習消除的方法了。」夏羽說。
 
  「說的也是,就算把氣息徹底收斂,然後在雪地留下一整條足跡也太蠢了……等等,所以我還得練到踏雪無痕嗎?那是很困難的輕身變化吧?」李少鋒愕然反問。
 
  「這場『神眠村』的遊戲場所位於雪地在預料之外,消除足跡的方式等之後再學,現在先練好斂氣變化吧。」夏羽說。
 
  「所以還得學啊……」李少鋒低聲嘆息。
 
  「所謂的『斂氣』就是讓氣息配合著心跳頻率,保持緩慢運轉的同時盡可能地集中、收斂、緊密、壓縮,這方面可以使用各種類似感覺的想像,總而言之就是讓氣息匯聚成束、緊密混合,控制住每一絲的氣息不讓其外散。」夏羽繼續流暢說明。
 
  「不好意思,教導『感知』的時候都是使用漣漪這個想像,現在教導『斂氣』的時候卻這麼含糊嗎?」李少鋒問。
 
  「每個流派對於真氣的詮釋都有所不同,有些形容成黏稠的水、有些形容成變化萬千的雲霧、有些形容成極微細碎的無數粒子,這些比喻對於今後更加高深的變化也會產生影響,所謂氣隨心轉,如果將氣息想成粒子,那麼在學習『浪勁』的時候比起想像成水的『海浪』反而會更接近『沙塵暴』,毫釐最終也會差之千里。」夏羽詳細解釋。
 
  「感謝淺顯易懂的比喻和說明,不過我還沒到『氣隨心轉』那麼高深的境界吧?」李少鋒問。
 
  「大家打從異芒境界開始就是氣隨心轉呀,不如說,普通人在做任何動作的時候也都是以意志控制,只是講『氣隨腦轉』、『氣隨意志轉』或『氣隨思想轉』都繞口又彆扭,東方流派普遍習慣用『心』來借指。」夏羽解釋說。
 
  「喔喔……話說回來,既然我現在的心法路子是跟著妳學,那樣就照著妳的流派……照著銀鑰《偽死靈之書》的解釋來走不就好了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夏羽露出一個奇妙的表情,同意頷首。
 
  「請不要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好嗎?這樣學起來會很擔心耶。」李少鋒無奈地說。
 
  「不是啦,因為學長還沒有完全信任我吧,所以在教導的時候都會盡量採用中立客觀的教法。」夏羽急忙揮手澄清。
 
  「妳也知道自己的言行舉止無法徹底取信於人啊……」李少鋒嘆息說。
 
  「我有必須遵守的規矩與不會退讓的理念,所有行動都是基於這兩點。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也察覺到自己和學長的價值觀有不少偏差,然而身為學長的夥伴這點依然不會改變。」夏羽正色重申。
 
  「我知道啦,打從蒼瓖城以來至少聽過不下百遍類似的保證了。」李少鋒固然覺得夏羽的行事作風亦正亦邪,然而關心自己的心情也確實不假,某些偏激論點以玩家的價值觀來看也不能說是全錯,當下不好再說什麼,無奈嘆息地說:「現在都已經上了賊船,我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面一一計較,不管是《蒼瓖總訣》還是《翠華訣》,只要是妳判斷應該學的就盡量教,以治療好燕子學姊的內傷為重,更之後的事情就見機行事。」
 
  「我這艘才不是賊船!」夏羽雙手插腰地喊。
 
  「是是是。」李少鋒笑著說。
 
  「好吧,既然學長這麼說,我就竭盡全力地教導了。講解先到這邊,現在開始實際練習。」夏羽說完,伸手握住李少鋒的右手。
 
  由於這下握得過於理所當然,李少鋒連避開或掙脫都忘了,幾秒後才愕然問:「為什麼要牽手?」
 
  「學長的氣息總量龐大,簡單的變化也有可能暴走。算是保險。」夏羽說。
 
  「這和剛才講得完全不一樣啊!所以還是有可能走火入魔嗎!」李少鋒忍不住喊。
 
  「非常低的機率啦,而且現在都牽著手了,只要我察覺到不對勁的話就會立刻出腳,啪刷地把學長踢昏,沒有問題的!」夏羽一邊說一邊稍微扭動身子,擺出後旋踢的姿勢。
 
  「……那樣我的脖子會直接斷掉吧?」李少鋒打了個寒顫問。
 
  「才不會踢得那麼用力!」夏羽鼓起臉頰喊,接著率先邁步。
 
  仔細想想,這個好像自己第一次和夏羽牽手?李少鋒在意識到這點的瞬間突然發現她同樣不發一語,垂著頭凝視著積滿雪的地面,然而可以從蒼白的髮絲當中看見染上緋紅的臉頰和耳朵。
 
  等等,等等等等,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酸酸甜甜氣氛?剛才離開神祠和以往待在工房的時候,明明總是整個人貼上來挽住手臂,態度落落大方,以捉弄自己的反應為樂,為什麼現在只有牽個手就臉紅成這樣?李少鋒一怔,搖頭甩去那些不合時宜的想法,提起氣息準備開始練習「斂氣」變化。
 
  注意到微弱的氣息波動,夏羽也立即端正神情,瞳孔閃爍起淡金色異光芒以防萬一,低聲提醒說:「學長尚未徹底熟悉心法路子,一開始緩緩運行即可,氣隨心轉,穩健操控氣息。」
 
  「是的。」李少鋒沉聲回答,在夏羽的口頭指導當中開始運行真氣。
 
 
 
 



創作回應

秦思
看來是玻璃大砲阿
2021-10-14 22:39:24
佐渡遼歌
XDDD
2021-10-14 22:49:28
九方思想貓
明明要學斂氣,少鋒卻發現氣息越來越亂了ww
2021-10-15 10:59:46
佐渡遼歌
突破盲點了!!XDDD
2021-10-15 11:02:44
你艾希我吶兒
這個時候還不摳她掌心
2021-10-15 13:21:33
佐渡遼歌
wwwww
2021-10-15 13:27:46
Ddpaul
李少鋒經歷了這麼多以後他的名聲怎麼樣?他的父母不會被有心人士「暗中特別關照」嗎?好像又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提到父母了,怎麼搞得跟孤兒一樣?www
2021-10-15 16:14:30
佐渡遼歌
故事的時間線其實還在半年左右,高中才剛剛開始下學期而已XDD

我個人也很期待少鋒的父親母親登場時候
到時候不管是撞見千帆、燕子學姊或夏羽學妹感覺都會很有趣(?
一定會很混亂wwwww
2021-10-15 16:52:01
龍牙
佐渡大大,夏羽在說明 斂氣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動物冬眠
2021-10-23 13:05:17
佐渡遼歌
是的呢,也是有共通點XDDD
2021-10-23 13:50: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