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1 警告

肥宅鯊J shark | 2021-09-26 18:16:50 | 巴幣 62 | 人氣 135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艾爾夫會不會怎麼樣…他會不會受到什麼虐待…」紅躺在霞的懷抱中擔憂地說道。

  「不會的,他絕對沒事。」霞安撫紅的情緒,紅因為擔憂而睡不著,然而不只她,其他人也一樣。

  碧躺在床上一直反覆換姿勢想讓自己睡著,但是效果不好,反而干擾到一旁的安,但是安沒有抱怨,而是讓碧能夠稍微發洩一下。

  「吵死了!」碧突然大喊,自從艾爾夫被抓走後她對周遭敏感許多,尤其她又是風屬性精靈女王,對空氣的些微流動都能夠清楚察覺到,這點反而讓她更加不舒服。

  「怎麼了嗎?」安爬起身關心碧的狀況,現在碧會這樣代表現在空氣中有某樣東西在動。

  「不知道是誰不睡覺,半夜裡飛來飛去的!」碧不開心地離開房間,要去處理她口中的夜貓子。

  過了一會,碧面帶笑容地回到房間,同時懷中抱著一隻精靈。

  「碧發生什麼事?」霞意識到這隻精靈一定帶來什麼喜訊,趕緊詢問碧。

  「他說艾爾夫還好好的活著!」碧湊到三人身旁告訴大家艾爾夫的現況。

  艾爾夫目前還是處在與狄愛納融合的狀態,除了無法使用魔力以外沒有其他狀況,而黑暗精靈並沒有因為艾爾夫是敵人就將他當作囚犯一般的存在,反而是十分照顧他。

  「黑暗精靈很照顧艾爾夫?應該是艾爾夫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現階段不能夠讓他受到傷害之類的。」霞忍不住試圖猜測黑暗精靈的行為。

  「不管是怎樣,至少確認他沒事。」碧露出笑容躺在床上,內心中的一塊大石終於放下,很快地就進入夢鄉。

  而紅聽到沒事以後也是放鬆下來,很快就睡著了。

  「明天該怎麼辦呢?」霞詢問還醒著的安。

  「不論如何,開戰並不是好主意,他們如果挾持艾爾夫的話,我們是不可能獲勝的。」安思考過後回答霞。

  目前精靈與黑暗精靈的戰鬥已經變成持久戰,精靈與黑暗精靈都無法一瞬間擊敗對手。如果精靈要獲勝,最好的結果就是一瞬間突破並找到艾爾夫保護起來。

  「那麼我們尋求人類的幫助呢?」霞提出想法,這個回答讓安不禁沉默。

  他們兩個都清楚並不是每個人類都可以相信,要像艾爾夫一樣的人實在太少,但現在要突破這個窘境,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尋求人類的幫助。

  「這個方案我們再討論,我們絕對不想要再看到第二個虛。」安示意該休息後就躺下來休息,霞也知道這件事最好再多討論,只好等到明天大家醒來後再進行討論。

  ~★~

  伴隨著早晨的到來,太陽緩緩升起,但是房間依然很昏暗,直到太陽光努力地跨過高聳的城牆進入房間內,整個房間才開始變得明亮,同時我也醒來了。

  一開始我還以為自己醒得太早,就繼續睡回籠覺,等到房間變得明亮才意識到是城牆的問題。

  一起床發覺身旁沒有溫蒂、沒有精靈,就想起自己是在黑暗精靈的領地之中,感覺好不習慣,但自己也逃跑不了,只能夠勉強習慣。

  我看向一旁散發淡淡香味的花圈,這是克蕾布昨晚編織給我的,我很喜歡這個突如其來的禮物,不如今天想一下可以給克蕾布什麼當作謝禮好了。

  想到克蕾布我就看向沙發,克蕾布做得直直地在沙發上,我不禁懷疑她真的有在睡覺嗎?

  抱持著好奇心的我下床查看,發現她真的是閉著眼在睡覺,就算是在睡覺還是擺著一張臉,真希望她多點笑容。

  我立即想到用手指做出笑臉的方式,想到就行動,伸出手試圖觸碰她的臉的時候,克蕾布醒了,更準確來說更像是自我防衛。

  克蕾布突然睜開眼跳起來,手裡出現兩把闇屬性魔力構成的匕首,隨後她衝向我,由於不熟悉環境加上突然發生這種事,我不小心踢到桌子往後跌倒。

  無法使用魔力的我肯定是無法抵抗,在匕首靠近我的一瞬間,克蕾布停住了,克蕾布睜著黑色的大眼看著我,腦袋正在釐清眼前發生的事情。

  「艾爾夫大人對不起。」恢復正常的克蕾布趕緊將我攙扶起來,安穩地把我放到沙發上,並檢查我的身體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是我不好,我不該試圖隨意觸碰妳的。」我看著克蕾布說對不起,自己一時興起做出來的行為不小心造成了雙方的困擾。

  「請不要道歉,就算您想要蹂躪我,我也不該掙扎,您想要殺死我,我也不該抵抗。」克蕾布說的話完全源自於過往人類的記憶,這是我不想看到的。

  「克蕾布不需要這樣,我什麼事都沒有。」然而克蕾布不理會我說的,而是繼續檢查我的身體,而她發現到剛剛我不小心踢到桌子而引起的紅腫。

  「居然讓您受傷…我很抱歉…請您處置我吧。」克蕾布低著頭像我道歉,我只能盡力安撫。

  「我真的沒事,我希望妳不要把我當主人,也不用如此嚴謹地對待我,可以把我當作朋友一樣就好。」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馬上搖搖頭。

  「我沒有這個資格。」聽到克蕾布說的話,我知道自己可能要強硬一點,伸出手觸碰她的臉,逼迫她看著我,同時用手指勾起她的嘴角。

  「這樣可愛多了。」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紅著臉,要求我放開。

  「可以請您鬆手嗎?」克蕾布弱弱地詢問。

  「不要。」我笑笑地說道,同時讓克蕾布坐到我身旁,變成平起平坐的狀態,「我希望妳可以常常對著我笑,不要一直擺著一張臉,如果妳不答應我就命令妳。」

  克蕾布面對我說的話只好點點頭,我才放開手。

  「笑一個。」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慢慢勾起嘴角,只是很奇怪而已,我看到忍不住笑出來。

  「很奇怪嗎?」克蕾布忍不住詢問。

  「不會,很可愛。」我牽著克蕾布的手說道,隨後想起還有一樣物品,拿起昨晚的花圈戴在克蕾布頭上,「更可愛了。」

  克蕾布羞紅著臉好可愛,而她把花圈拿下來後戴在我頭上。

  「這個比較適合您。」克蕾布別開眼說道,隨後轉開話題,「我們先去吃早餐吧,廚房已經在做準備了。」

  克蕾布馬上變出衣服給我,我就不再繼續挑弄克蕾布,而是乖乖換衣服。

  眼前的人很奇怪,與身為人類記憶時的主人完全不一樣。

  我不管是什麼表情,都會被主人謾罵,唯有哭或是面無表情可以讓主人開心,主人最喜歡在發洩時看著我哭,那是誰的記憶呢?我也不清楚,但是有許多的記憶片段都是如此。

  所以我還是面無表情最好,然而眼前的人卻想要我笑,如果主人命令我笑我就會笑,然而他希望我自己是主動笑,這是所有記憶中都沒有的記憶。

  「我把你養成一個好孩子…」我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妳說什麼?」艾爾夫聽到克蕾布喃喃自語轉過頭查看。

  「沒什麼,您這樣很漂亮,我們去餐廳吧。」克蕾布把艾爾夫打扮地漂漂亮亮以後就帶著他前往餐廳。

  ~★~

  「頭好痛…」當我在餐廳悠閒地享用早餐的時候,特蘭在僕人的攙扶下進入餐廳,一隻手捂著頭看起來有點不舒服。

  「你沒事吧?」一看就知道是昨晚喝太多的後果,我不禁猜測黑該不會昨晚還跑去偷灌他酒吧。

  「我可是黑暗精靈之…嘔!」特蘭講到一半不舒服地乾嘔,僕人們趕緊給他水讓他舒服一點。

  「以後不要這樣喝酒,明明酒量不好還喝那麼多。」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忍不住念他幾句。

  「我哪有酒量不好!」特蘭雖然想要辯解,然而他昨晚的醜態我們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麼早晨再來喝幾杯如何?」黑突然出現在特蘭身後,手中拿著一瓶酒。

  特蘭看到酒馬上搖搖頭,明顯是對喝醉或是頭痛討厭。

  「真可惜,早晨的酒也很棒喔!」身為昨晚喝最多酒的黑像個沒事的人一般,隨後站到我身旁擔任護衛的角色。

  「從艾爾夫大人起床的時候,妳就該出現了。」克蕾布不開心地看著黑。

  「有什麼關係,反正有妳在他身旁。」黑無所謂地說道,隨後打開酒瓶喝起來。

  「早上不要喝酒,到時候喝醉了怎麼辦?」克蕾布忍不住責問黑。

  「這個濃度很低啦!讓我喝一下又不會怎樣。」黑故意用撒嬌的口氣說道,隨後看向我,「我可以喝酒嗎?」

  「今天只能夠喝這一瓶而已,妳昨晚喝太多了。」我稍微思考過後回答她,她已經喝太多酒了,今天就不要讓她喝那麼多。

  「欸!人家想多喝一點啦!」黑不開心地抱怨著。

  「不行,就只能一瓶,不答應的話就連一瓶都不能喝。」我稍微強硬地說道。

  黑面對我說的話馬上抱著懷中的酒,不情願地答應。

  等到我們吃完早餐後,我刻意等待特蘭,就是想跟他說一些話,可是特蘭卻因為頭痛沒辦法好好說話,我只好等到晚點再說。

  「克蕾布我可以去看看你們的訓練嗎?」沒事做的我只好找事做,我好奇地詢問克蕾布他們黑暗精靈的戰鬥訓練。

  「現在去的話他們應該剛吃完早餐,剛好可以觀看早上的訓練。」克蕾布回答我的問題後,我點點頭答應。

  順帶一提,在早餐時喝完酒的黑不開心地走在我身旁,一看就知道是在生悶氣,晚點再想想怎樣會讓她開心好了。

  我們三人來到訓練場,訓練場主要分兩個部分,一個是近戰戰鬥的部分,另一邊則是遠程戰鬥的部分,黑暗精靈的戰鬥主要都是以魔力為攻擊方式,只有少數的人會使用魔法而已。

  「闇屬性魔力的魔法多嗎?」我詢問身旁的克蕾布。

  「並不多,我們的歷史太短了,而且闇屬性魔力不像是正常的魔力可以一直使用。」克蕾布回答我的問題,然而她說的一句話我很在意。

  「為什麼沒辦法一直使用?」

  「闇屬性魔力不像一般魔力那麼快就生成,要讓一般魔力變成闇屬性魔力也不是那麼簡單,唯有使用吸收的效果才能夠更快轉化成闇屬性魔力。」克蕾布向我解釋道。

  原來他們的吸收特性還會將魔力轉化成闇屬性魔力,我不禁詢問其他特性。

  穿透如名字所示,可以直接穿過魔力,然而只能夠穿透魔力而已,要穿過物理的東西是無法的。

  侵蝕的特性可以侵蝕物理層面或是魔力層面,缺點就是闇屬性會變得脆弱無比,很簡單就能夠破壞。

  硬化並不是什麼幫助的特性,而是讓東西變得如同石頭一般,同時十分脆弱,缺點就是很浪費魔力。

  「妳把這些全部都跟我講沒關係嗎?」我忍不住詢問克蕾布,讓敵人知道這些沒關係嗎?

  「您不是敵人。」克蕾布簡短地說出想法。

  「怎麼不是?不管他是艾爾夫還是狄愛納,終究是敵人不是嗎?」黑聽到後疑惑地詢問。

  「艾爾夫大人與一般的人類以及精靈不一樣。」

  「明明就一樣,還不讓我喝酒。」

  「那是為了妳好。」

  「明明就是自己想獨佔酒!」

  在他們兩人拌嘴的時候,我繼續觀看暗黑精靈們在訓練,發覺黑暗精靈一直在看我們三人,一部分人是在看他們兩個吵架,另一部分則是在看我。

  面對他們的觀看我只能回一個微笑,看我的人馬上羞紅著臉轉開,他們真的跟一般的人沒什麼兩樣。

  「克蕾布我也想要訓練一下可以嗎?」看著大家一直在訓練,我也忍不住想要,克蕾布則是有點猶豫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

  「不可以嗎?」

  「這個先讓我詢問少主。」克蕾布站在一旁,黑則是好奇地看著我。

  「為什麼要訓練?訓練很累欸,而且他們就是很弱才需要訓練,你不是很強嗎?」黑看著我說道,我意識到她本身就是天生的強者,加上這種個性,她絕對不懂弱者的心情。

  「因為原來的我是弱者,與那些天才、天生就強大的人不一樣,就算我經過訓練依然是弱者,真正讓我變強的是別人沒有的運氣。」我並不強,沒有遇到精靈就沒有後續的故事,自己只會成為一個庸庸碌碌的人。

  「沒有努力的人才會說是運氣,正是因為您努力過才會有後面的結果。」克蕾布聽到我們說的話後向我說道,聽到她說的話,我馬上向她道謝。

  「謝謝,話說討論得如何?」道謝完我趕緊詢問結果。

  「少主說沒問題,但是要我緊跟在一旁,千萬不能夠讓您受傷。」

  聽到克蕾布說的我馬上進入訓練場內,克蕾布則是跟在我身旁。

  我決定先觀看近戰訓練的人,他們感覺沒有什麼特別的武術,有種完全是依靠直覺在戰鬥的感覺。

  「也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沒有發展出武術嗎?」我好奇地詢問克蕾布。

  「差不多,我們的近戰都是依靠魔力以及自身的能力,並沒有什麼特定的招式,只能夠一直訓練而已。」

  的確每個人都有點不一樣,有些人會一直突進,有些人習慣反擊,完全沒有一樣的架勢。

  「克蕾布我想要選一個人跟我對練可以嗎?」

  「嗯…您還是跟我對練就好,其他人我不放心。」

  聽到克蕾布那麼說我馬上同意,這群人裡面我比較相信的也只有她。

  在開始對練之前,我先將花圈交給一旁的人保管,原本是想要交給黑,但是黑的個性加上她有點生悶氣,我覺得她不會保管好。

  「可以拜託你保管一下嗎?」

  「嗯…」看著保管的人臉紅的樣子,我想他應該會保管好。

  我稍微拉了拉衣服,久違的訓練不禁讓我有點興奮的感覺。而克蕾布站在對面準備好,我們就等待一旁的人說出開始。

  「開始吧。」黑隨意地喊道。

  克蕾布率先發動進攻,她高速衝過來揮出第一拳,為了公平,她並沒有使用魔力,而是單純的體術而已。

  我馬上躲過,並打算攻擊克蕾布的側邊時,克蕾布以不正常的姿勢使而踢擊,我趕緊伸出兩隻手阻擋,但這一下不得了。

  防禦住的我被擊飛,同時手臂疼痛不已,平常我都是使用體術加上魔力,然而現在的身體太弱又無法使用魔力,光是一個強力的踢擊我就已經不行了,兩隻手開始微微顫抖。

  但是這樣我並不想停下來,然而我的狀況被克蕾布發現了。

  「你去廚房用冰塊做個冰袋給艾爾夫大人冰敷。」克蕾布命令一旁的士兵拿冰袋給我,我則是有點失落地坐在一旁,想訓練一下結果兩招就結束了。

  「艾爾夫大人您的手讓我看一下。」我聽從克蕾布說的伸出手,兩隻手的前臂已經開始出現紅腫的狀況,克蕾布用手輕撫過去查看手臂的狀況。

  「只是皮肉傷而已,冰敷一下就沒事了。」克蕾布說的我大概有感覺,原來的我根本不會理會這樣的傷勢,現在卻不一樣。。

  我無趣地擺動雙腿,明明原來是想要訓練,現在卻搞得自己受傷,等到冰袋來的時候,由克蕾布小心翼翼地幫我冰敷。

  克蕾布在幫我冰敷的時候,不忘把自己編織的花圈,再次戴到我頭上。

  現在一整個不能動的情況下加上吃完早餐,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想稍微睡一會嗎?」

  「有點…」

  在我思考要稍微努力振作精神還是直接這樣睡的時候,身體已經做出反應,不自覺地一旁閉上眼睡著,最後是由克蕾布擔當枕頭讓我靠。

  ~★~

  自己又再次來到黑壓壓一片的地方,然而眼前有某種令我害怕的東西讓我不敢前行。

  為什麼我在這裡?是黑暗精靈對我施展什麼嗎?

  「終於勉強讓你有辦法來這裡!」我聽到聲音看向令我害怕的黑影,那個聲音是狄愛納,她的位置在黑影的對面。

  「狄愛納你在這裡做什麼?」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我忍不住詢問。

  「精靈化時我做了一些事情,導致我困在你的意識深處,只有你才能夠救我出來。」狄愛納向我解釋道。

  「我的意識深處…」我看向那些令我害怕的黑影,意味著這些都是我害怕的事物。

  在我觸碰到的一瞬間,不願想起的回憶瞬間侵蝕過來,我趕緊抽回手。

  「你一定要趕緊救出我,否則你有可能變不回去!」狄愛納對著我大喊,隨後空間逐漸崩潰,我意識到是狄愛納沒辦法維持住,我馬上答應她我一定會盡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