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0 酒後談話

肥宅鯊J shark | 2021-09-23 19:38:15 | 巴幣 166 | 人氣 110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不好意思打擾了。」伴隨著敲門聲以及克蕾布的聲音,我馬上說聲請進。

  我猜測克蕾布應該是帶我的護衛來,結果打開門卻是只有克蕾布和黑而已。

  「最強的護衛來了!」黑一打開門就立即大喊,隨後飛撲到我的床上,難道他們兩人要擔任我的護衛?

  「黑不准無禮。」克蕾布直接把黑抓起來放到地板上,黑則是慵懶地打呵欠,不在乎克蕾布說的。

  「難道你們兩人要擔任我的護衛?」我不禁疑惑地詢問。

  「是的,經過內部討論以及少主的同意之後,由我們兩人負責你的生活起居等等。當然,如果您有意見或是不滿的話,隨時可以替換我們。」克蕾布畢恭畢敬地說道,而我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他們兩個擔任護衛以及女僕的角色。

  「你們兩個不用照顧特蘭嗎?」我以為他們兩人是專門負責照顧特蘭的人,現在分開沒關係嗎?因為特蘭很明顯是個需要照顧的人。

  「有其他人可以代替我們,然而您的護衛非我們莫屬,我們的整體實力僅次於少主,可以放心把安全方面交給我們。」我相信克蕾布,克蕾布給我的感覺是個十分靠譜的人,感覺什麼事情都只要交給她就沒問題。

  而黑給我的感覺一點也不可靠,我不禁懷疑她真的有辦法做好女僕的工作嗎?

  「不用擔心,黑在護衛方面絕對沒有問題。」克蕾布看出我內心的疑惑說道,然而這只是回答一部分的疑惑而已。

  「那麼其他方面呢?」我忍不住詢問,黑到底擅長什麼部分?

  「我可以陪你玩、陪你休息,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我都願意做。」黑帶著慵懶的口氣說道,隨後又靠近我的床,「艾爾夫大人我可以躺在你的床上嗎?只要經過你的同意,克蕾布就不會管我了。」

  我聽到後看向克蕾布,克蕾布沒有表達任何意見,明顯是尊重我的決定。

  「妳可以躺一下沒關係。」

  在我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黑再次躺在我的床上,而我忍不住懷疑她到底為什麼要成為女僕,明明不喜歡工作,只喜歡玩樂休閒。

  「艾爾夫大人對不起,黑一直以來都不喜歡禮節這一塊,如果您不喜歡的話可以直接替換她沒關係。」克蕾布向我道歉,而聽到替換這個詞黑馬上爬起來。

  「我才不要被替換!這可是我第一次獲得可能什麼事都不用做的機會!」黑彷彿認定我絕對不會對她下什麼命令,但仔細想想我真的有可能什麼命令都不下。

  「如果可以的話,請您盡情使喚她沒關係。」克蕾布對我說道後瞪向黑,「黑一直以來都很懶惰,而且做事的效率很低,然而只要是強硬的命令她就會做,可惜的是在她之上只有少主,因此她的懶惰惡化了。」

  看來特蘭屬於那種不會刻意下達命令的人,而且特蘭的個性感覺是會靠自己,但有時候會適得其反的人。

  「又沒關係。」黑不知為何裝作很熟地趴在我的腿上,克蕾布看出了我的困擾,馬上把她拉開。

  「謝謝妳克蕾布。」

  「不用道謝,如果覺得困擾的話,請您直接命令黑就行了。」被拉走的黑繼續倒在一旁休息。

  「克蕾布妳也坐下來休息沒關係,不然只有黑一個人在休息。」

  「不行,兩個護衛都懶懶散散的成何體統。」說出這句話的克蕾布瞪著黑,黑卻是毫不在乎。

  「話說你們兩個長得那麼像,兩人是姐妹嗎?」為了稍微減輕衝突,我改詢問兩人的關係。

  「以人類的概念來說,我們算是姊妹沒錯,因為我們兩人是一起誕生的,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導致我們兩人長得如此相像,但是個性完全不一樣。」克蕾布回答我的問題。

  聽克蕾布這樣說,我不禁思考黑暗精靈的誕生過程是什麼,為什麼一出生就是人型態?與一般的精靈不一樣。

  「不只個性不一樣,還有身材,明明我們的身體都是魔力構成的,為什麼妳的肚子那麼小?」黑不開心地靠近克蕾布,同時伸出手觸碰克蕾布的肚子,能感受的出來克蕾布的身材很結實。

  「我告訴過妳不要疏於訓練,就算我們的身體由魔力構成,還是能透過後天改變。」克蕾布對著黑這樣說,同時伸出手往後捏了一下黑的肚子,捏出一塊軟嫩的肉,看來兩人的身材的確有差。

  然而剛剛克蕾布說的我蠻在意的,魔力構成的身體可以靠後天改變,那為什麼不要直接用魔力改變就好?要用後天改變這個方式?

  「不要,訓練好麻煩。」黑慵懶地回到床上,乾脆第一個命令就是叫她訓練如何?

  「妳再這樣下去就要變一隻肥豬,看看艾爾夫大人的身材多好,身為他的護衛妳不會感到羞恥嗎?」

  聽著克蕾布說的我只能夠苦笑,此刻我的身體並不是我的身體,更準確來說是狄愛納的身體,原來我的身體才是真的經過訓練後才變好的。

  「不會,畢竟我還有一點贏過艾爾夫大人的。」黑說完的瞬間靠近我,然而她沒有絲毫的敵意,導致我慢半拍被她抱住,「妳看我的胸部比艾爾夫大人大!」

  黑用她碩大的胸部向我擠壓,不得不說真的很大,然而這樣被壓著有點不舒服,我趕緊叫她放開。

  「黑妳先起來。」

  「好。」黑故意拉長尾音說道。

  黑聽到我說的就不再壓我,看來是真的會聽命令沒錯,然而剛起身黑又在毛手毛腳,手直接摸向我的胸部。

  「艾爾夫大人的胸部雖然跟我比起來有點小,可是摸起來好舒服。」黑自顧自地享受著,而被她這麼一摸感覺有點舒服,為了不讓自己淪陷,我趕緊拉下她的手要她不要繼續摸,黑與克蕾布兩人的個性實在是差太多了。

  「黑不要一直亂摸造成艾爾夫大人的困擾。」克蕾布不開心地訓斥黑。

  「誰叫我們平常生活又沒有什麼樂趣。」黑無趣地說道,隨後靠向我的耳邊,「如果艾爾夫大人有性需求的話可以找我沒關係,我可以滿足你的。」

  黑露出笑容說道,我只能夠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去思考那些。

  「講到樂趣這件事。」克蕾布無視黑看著我,「我們前往人類界抓捕艾爾夫大人的過程中,偷偷拿了許多美酒,少主有囑咐我們要詢問您,晚餐時間是否要一同品嚐美酒呢?」

  「一起喝酒嗎?」我並沒有喝過酒,擔心自己會不會喝醉,然後露出糟糕的醜態。

  「不願意嗎?」克蕾布禮貌地詢問。

  「幫我跟特蘭說可以就好了。」稍微思考過後,我想試看看能不能藉由喝酒這件事情逃跑或是問出什麼事情好了。

  「好的,您就在這裡好好休息等待晚餐時間到來吧。」然而克蕾布並沒有離開,而是待在原地,我馬上意識到她是在用某種魔法與特蘭在進行對話,這樣子逃跑方面又變得更難。

  「艾爾夫大人您有想特別想吃什麼嗎?」克蕾布突然詢問我這個問題,應該是在問喝酒時配什麼,然而我們都是精靈,應該是不需要人類的食物才對。

  「你們黑暗精靈應該與精靈一樣不需要特別進食吧?」我好奇地詢問。

  「黑暗精靈的確與精靈一樣不需要特別吃東西,只需要魔力就可以,然而我們黑暗精靈跟人類有點像,所以我們喜歡吃東西的感覺。」克蕾布向我解釋道,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像人類一樣吃東西,而且好像蠻喜歡的。

  「不要把黑暗精靈當作精靈比較好,把我們當成更強大的人類比較正確…這樣說的話,特蘭應該會不開心。」黑自顧自地說話,然而我發覺他們的奇怪,黑暗精靈是從人類的負面情緒中誕生出來的,難道是因為這個關係所以他們變得與人類相近?

  在我想問問題的時候,克蕾布打斷我開口。

  「廚房已經在做準備,我們先去餐廳等待餐點做好,順便喝點酒,如果您有想要特別吃什麼的話再跟我說,我會轉告給廚房。」

  克蕾布站在門口為我打開門,我決定現在就先去吃晚餐吧,吃完後再找機會逃脫。

  我跟在帶我前往餐廳的克蕾布身後,黑則是帶著幾分慵懶的感覺走在我身後。

  一進到餐廳就看見桌上有各式各樣的酒,而特蘭的手中拿著盛滿酒的高腳杯。

  「歡迎!」我清楚看見特蘭的臉上變得紅通通的,我猜測他應該喝了好幾杯,感覺有點醉了。

  「先入座吧。」克蕾布看起來有點無奈,應該是沒想到特蘭居然喝醉了。

  他們安排我坐到特蘭的身旁,特蘭看到我馬上靠過來說話。

  「這個酒很好喝喔!要不要一起喝呢?」說著這句話的特蘭將酒杯中的酒大口喝下。

  「你喝多少酒了?」我忍不住詢問特蘭,而特蘭還沒回答我就看見放置在一旁的三個空酒瓶。

  「我還沒醉!沒醉!我可能是黑暗精靈之王,怎麼可能會醉!」說著這句話的特蘭站起身想要證明自己沒醉,然而走幾步就跌倒了,幸好這次我有接住他。

  特蘭完全呈現一個醉漢的姿態,趴在我的腿上磨蹭,克蕾布無奈之下命令一旁的女僕帶他回去房間。

  「少主可能是因為您的到來太開心了才喝成這樣,不好意思。」克蕾布代替特蘭的失態向我道歉。

  「沒事,能夠看到那樣的他也算很有趣。」看到那樣的特蘭我忍不住想笑,但在克蕾布面前還是稍微抑制一下好了。

  反而是黑不停地在一旁哈哈大笑,完全不管特蘭的地位比她高,也不管克蕾布在一旁看著。

  「克蕾布我們多拿一點酒好不好?我想看特蘭一直喝醉的模樣。」黑大笑的同時向克蕾布說道。

  「不行。」克蕾布拒絕以後,拿出一個高腳杯給我,「艾爾夫大人您想要先喝什麼呢?」

  「我不懂酒,妳可以幫我選擇喝什麼嗎?」我回答克蕾布,我並不懂酒,搞不好克蕾布比較懂。

  「關於酒的事情我知道一二,但黑比我知道得我更清楚,畢竟她只要跟享樂有關的事物都滿了解的。」克蕾布看向在一旁挑選酒的黑,黑看起來很興奮地想要品嚐美酒。

  黑選完以後拿著一瓶又一瓶的酒到我面前。

  「這個比較適合餐前,這個比較適合搭配前菜…不對,這要看前菜是什麼…」黑開心地拿著各式各樣的酒,沒想到一頓晚餐居然需要那麼多酒。

  在我開始喝第一杯酒的時候,前菜正式上桌,晚餐才正式開始。

  直到晚餐結束為止,特蘭就直接離開,連想跟他說話都沒辦法。黑坐在我身旁快樂地喝酒,至於堅守女僕工作的克蕾布則是在我的命令下才願意一起用餐。

  「我還要…」黑醉醺醺地躺在地上,嘴巴裡還說著想要喝酒,旁邊都堆了十幾個空瓶子了。

  而我並沒有一直喝,而是盡量選擇濃度比較低的酒以及喝比較少,我原本希望克蕾布會一直喝,但她跟我一樣很節制。

  「妳先帶黑回房間休息吧。」我對著克蕾布這樣說,她馬上聽從命令準備帶黑回去。

  我則是趁自己還很清醒時趕緊回到自己房間,抱起精靈準備想辦法讓他離開這裡的時候。

  「艾爾夫大人您要去哪裡呢?」在我打開門到走廊的時候,克蕾布不知為何站在門口,嚇得我差點叫出聲,同時我因為驚嚇沒有站穩腳步,幸好克蕾布伸出手扶住我。

  「克蕾布妳怎麼在這裡…妳不是帶黑回去房間嗎?」克蕾布禮貌地讓我站穩腳步,我不禁詢問她怎麼會在這裡。

  「為了您的安全,我馬上就回來了。」沒想到克蕾布居然如此專注在保護我這件事情上,「您要去哪裡呢?」

  「我想要散散步…」面對克蕾布的詢問,我只好撒謊,原本還想命令她離開我身邊,但我擔心會被揭穿想逃跑的事情。

  「那麼我陪同您一起吧,晚上會刮起陣陣涼風,請注意身體。」克蕾布變出一件披肩披在我肩上後,伴隨我左右陪伴著我。

  「夜晚中的花園很漂亮,您想要看一下嗎?」克蕾布禮貌地詢問我。

  「你們明明才建立領地沒多久,有時間種植花草?」我不禁疑惑,他們應該沒時間種植植物吧。

  「不是每位黑暗精靈都擅長戰鬥,我們會讓大家可以盡全力發揮自己的才能,除了黑以外。」克蕾布向我解釋道,而擅長休閒玩樂的黑自然被排除。

  我抱著精靈好奇地查看這片花園,雖然這些花帶著幾分不祥的氛圍,但是這些花不只很漂亮,而且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我不自覺沉迷於這片美景之中,感嘆負責的人照料得真好。

  「不介意的話您可以在這邊等我一下嗎?」克蕾布突然這樣對我說道,我馬上點點頭同意,反正只是站在這邊等待而已,而且我相信克蕾布不會做出什麼危害我的事情。

  我在花園之中靜靜地等待著,久違地回到精靈界沒想到是在敵人的陣地之中,看著天空的月亮忍不住感慨起來,好想要跟霞他們或是跟熟悉的精靈們一起。

  「艾爾夫大人可以請您閉上眼嗎?」克蕾布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可能是要給我什麼東西,我馬上閉上眼等待。

  隨後頭上出現些微的重量,克蕾布用溫柔的語氣讓我查看,我才發覺頭上是克蕾布臨時做出的花圈。

  「很適合您。」克蕾布露出微笑對我說道,我只能別開眼說出謝謝,明明才認識沒多久,克蕾布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容易讓人迷上她。

  「還想要去哪裡散步嗎?如果沒有的話還是回去休息比較好,畢竟剛剛喝了一些酒。」克蕾布關心我的身體說道。

  「我想要…」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去哪裡,畢竟我的想法是要放走懷中的精靈,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去城牆上,但是他一飛肯定會被克蕾布擋下來。

  「想要去城牆上嗎?」克蕾布透過我的眼神做出判斷,我只能點點頭回應。

  「那麼在城牆上待一下就回房間休息可以嗎?」克蕾布禮貌地詢問,如果在城牆上沒有成功放走精靈的話,估計就沒有辦法了,我只好點點頭答應。

  或許是酒精開始受影響,我走路開始有點搖搖晃晃,克蕾布伸出一隻手讓我可以攙扶,我清楚感受到克蕾布訓練的多麼堅實。

  「有階梯請您注意腳步。」克蕾布提醒我,我不自覺直接黏著她,不只是為了安全,克蕾布有種很吸引我的感覺。

  當我站到城牆上的時候,陣陣涼風吹來,幸好克蕾布在我身旁,我才能夠站穩腳步。

  在涼風的吹拂之下,我感覺意識清楚一點,開始思考怎麼放走精靈的時候,克蕾布開口了。

  「您想要放走他對吧?」克蕾布看著我懷中的精靈問道,擔心她做出什麼事情的我趕緊把精靈抱緊。

  「我的確想要把他放走…可以嗎?」我知道自己問這個問題很蠢,然而我只能透過這種方式而已,我打不贏她,也不可能在她眼前逃走。

  「沒有問題,只要不是您離開就好。」克蕾布很乾脆地說道,我便讓精靈離開我懷中站到城牆上,我好奇地看著克蕾布的態度,確認真的可以之後,精靈便張開翅膀飛走,而克蕾布真的沒有出手阻擋。

  看著克蕾布對精靈的態度,我忍不住詢問她,「精靈和黑暗精靈可以共存嗎?」

  克蕾布愣住後笑了笑,露出幾分遺憾的笑容,「很可惜的是辦不到,精靈與黑暗精靈之間,只有一個能活下來而已,沒有折衷的選擇。」

  「為什麼?」我疑惑地詢問,為什麼兩者不能共存。

  「您現在的身體會不舒服嗎?」克蕾布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突然關心我。

  「除了有點醉以外沒問題。」我誠實回答克蕾布的問題。

  「那麼這樣如何呢?」克蕾布將手放在我的手背上,「不好意思失禮了。」

  伴隨著她的話語,闇屬性魔力從她手掌出現並侵入我的體內,感受到疼痛的我馬上把手抽回來。

  「我想比起用講的,實際上感受更快,闇屬性魔力與其他魔力是無法相容的,這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共存的最大原因。」克蕾布邊說邊輕撫我的手,確認我沒事後繼續說話。

  「黑暗精靈並不是這世界的產物,我們天生擁有的闇屬性魔力只會侵蝕精靈界,時間久了,您一定會不舒服,尤其您現在還跟精靈界連結在一起。」克蕾布說出理由,據她所說,闇屬性魔力會一直侵蝕周遭的事物,現在建立陣地的黑暗精靈會一直侵蝕整個精靈界,最後精靈界的魔力迴路一定會受到影響。

  「就算這樣…我們依然不能共存嗎?」如果可以,我希望兩者能夠共存,黑暗精靈不完全是壞的,我不希望兩方爭個你死我活。

  「您真的太溫柔了,但是這股溫柔要小心,畢竟這會導致您陷入窘境。」克蕾布十分關心我,我實在感受不出來他們真的是敵人。

  「艾爾夫大人請您記住一件事情,不論最後是精靈還是黑暗精靈哪方存活下去,您千萬不要認為是自己的錯,我們都只是為了各自的未來、為了活下去而戰鬥。」克蕾布說的話我能夠理解,與虛的戰鬥不一樣,虛就是純粹的邪惡,然而黑暗精靈他們不一樣,他們只是想要活下去。

  就算如此,我還是想找到方法讓兩者能夠共存。

  「不如趁現在,我稍微跟您說一下我們的故事。」我看向克蕾布,她的臉上帶著幾分紅暈,感覺有點醉了。

  「不說也沒關係。」我挽著克蕾布的手說道,感覺她要說的事情會讓她想起不好的回憶,而她搖搖頭表示沒關係後繼續說。

  「我們黑暗精靈之所以都是人型還會變化,因為我們不只擁有人類的負面情緒,甚至有人擁有人類的記憶,曾經還有人認為自己是人類。」克蕾布說的話讓我有點震驚,代表著黑暗精靈是十分接近人類的存在,而我能夠理解黑暗精靈為什麼與精靈那麼不一樣。

  「我剛好是少數擁有人類記憶的人,但是我的記憶並非是一個人,而是複合的。我的記憶都是關於飽受虐待、批評、折磨的僕人,具體的細節已經不記得,而這樣的結果導致一開始的我充滿著憤怒,我恨不得殺死一切的生物。」克蕾布說著這些的時候忍不住笑了笑,可能是想到以前的自己,然而我完全無法想像以前的克蕾布是如此狂暴的人。

  「黑則是與我相反,她的人類記憶是到處享樂墮落的貴族子弟,所以我很討厭她,我甚至想要直接殺了她,當初的我和她是一直相互廝殺。」完全能夠想像黑享福的模樣,而兩人會廝殺並不難想像。

  「幸好少主出現制止我們,同時率領所有的黑暗精靈,我們黑暗精靈才改變,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活在仇恨之中。」克蕾布帶著幾分哀傷看向遠方,在她身旁的我忍不住抱住她,這點擁抱可以說是微不足道,但我希望她可以擺脫過往的陰霾。

  「謝謝您的關心,但是我沒事的。」克蕾布拍拍我的背說道。

  「我不過是有點喝醉罷了。」我無法知曉克蕾布的記憶,我只能夠擁抱她而已,所以現在就讓我多抱一下吧。

  克蕾布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讓我靜靜地抱著,直到我說要回房間為止。

  「妳要站在門口保護著我嗎?」回程的路上我忍不住詢問她,我可以想像克蕾布站在門口保護我的畫面。

  「身為護衛這是必須的。」克蕾布回答我的問題,看來她真的打算在門口站崗。

  「這樣子不好休息,至少待在房間裡好嗎?」維持警戒站著肯定無法好好休息,於是我提出建議。

  「可是這樣…」然而克蕾布明顯不想要,我便想到最簡單的方法。

  「那我命令你在房間內休息,一直不休息會累的。」我直接命令克蕾布,克蕾布雖然不太想要,但她還記得自己說的,點點頭接受我的命令。

  我們兩個一同進入房間,克蕾布馬上變出一件輕薄的睡衣讓我換上,而她自己同樣換上較為輕便的衣物。

  我躺在床上,克蕾布則是待在沙發上休息,原本我還想叫她睡床上,但這樣保持距離也不錯。

  在艾爾夫漸漸進入夢鄉之後,克蕾布緩緩爬起身來,到艾爾夫的床邊看著他。

  明明本質上也是人類,卻與那些人類不一樣,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跟艾爾夫同樣是人類或是艾爾夫同樣是黑暗精靈該有多好。

  克蕾布伸出手輕撫艾爾夫的秀髮,才剛進入夢鄉的艾爾夫因為這一摸微微扭動,克蕾布趕緊收回自己的手,不敢再多做什麼。

  艾爾夫再次平穩地呼吸,只是這次好像做了什麼夢,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手裡試圖抓著什麼。

  「沒事的,一切都沒事。」克蕾布稍微動用力量,只是這次不是要讓艾爾夫疼痛,而是讓他能夠平靜地入睡。

  在這一瞬間,克蕾布感覺有某種事物流入她曾經身為人類的內心,一股不知名的感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