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67 破壞契約

肥宅鯊J shark | 2021-09-16 22:18:37 | 巴幣 68 | 人氣 12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狀況好一點了嗎?」托蘿碧雅帶著我離開牢房,到臨時的魔法師協會中,用椅子組成臨時的床讓我能躺著休息。

  「好很多了。」我爬起身抱住照顧我的溫蒂尋求慰藉,沒想到自己居然那麼弱,幾句話就會讓我的創傷發作。

  「托蘿碧雅姐姐妳說的關於精靈的事情是什麼?」我試圖找其他事情分心,詢問托蘿碧雅關於她說的精靈與魔法師之間的事情。

  「你先休息吧,那件事情等到明天再說吧。」托蘿碧雅溫柔地勸說我,我則是真的想找其他事分心。

  托蘿碧雅看出我的堅持,嘆了口氣繼續說話,「如果你真的想找些事做,你可以去處理關於精靈的事情,只不過現在先休息好嗎?我絕對不可能讓你維持恐慌的狀態隨意行動。」

  「好的,我答應妳。」我回應托蘿碧雅的溫柔,雖然很想要趕緊找其他事做,但現在就先聽托蘿碧雅的休息吧。

  「那我先告訴你一些細節,讓你能夠思考這些來分心。最近有些魔法師向我抱怨說與精靈的契約發生問題,精靈們變得不受控,就算找了資深的精靈相關魔法師依然沒有幫助。」托蘿碧雅先將狀況告訴我讓我有事情可以暫時分心,「而我想到你跟精靈界的關係,於是告訴他們我會處理,你就稍微想一下有沒有解決辦法。」

  「交給我吧。」我信心滿滿地回應托蘿碧雅,我希望自己可以幫上她的忙。

  「我相信你可以的,我先去處理其他事情。」托蘿碧雅走之前不忘叫溫蒂好好照顧我,然而不用說,溫蒂一定會好好照顧我的。

  「艾爾夫的心理素質有點弱…得想辦法解決。」托蘿碧雅有點苦惱地說道,「是本身的問題嗎?不,應該不是。」

  托蘿碧雅稍微思考一會後得出一個結論,艾爾夫經歷了太多事情,這些不該是他這個年紀的少年該承受的。

  現在能想到的就是東方的武術,東方比較注重精神方面,或許找他們幫忙是可行的。

  托蘿碧雅離開之後,我倒在床上思考關於精靈契約的事,很明顯就是精靈界魔力變多而出現的結果,只是該怎麼解決呢…

  這時候查爾特和和人一同進來,手裡不知為何又拿著甜點,明明原來的自己沒有那麼喜歡甜點,現在看到甜點馬上迫不及待地想吃。

  「露出如此渴望甜點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吧…」查爾特捂著自己的臉忍不住說道,我則是無視他想趕緊拿甜點來吃。

  「因為甜點很好吃。」我湊過去想拿甜點,查爾特卻是伸出手擋住我,「怎麼了嗎?」

  「我只是在想,我要求一點回報沒問題吧?」查爾特是指關於甜點的回報吧,但我要回報什麼?

  「之後再給你錢。」我利用體術輕鬆地躲過查爾特的阻攔,看著閃閃發光的甜點忍不住愉悅起來,拿起一份準備開動的時候,叉子卻被人奪走。

  「查爾特還我!」我不開心地瞪著查爾特,雖然還有其他叉子,但我討厭有人在我面前阻止我吃甜點。

  「我會還妳的。」查爾特將叉子靠近甜點,切成一小塊湊到我的嘴邊,我馬上張開嘴吃下去,只要能吃到就沒問題。

  「好吃嗎?」

  「好吃。」在我回應查爾特的同時,查爾特被一股寒氣以及強風逼退。

  「下次敢再越線試試看。」溫蒂語帶威脅地說道,隨後拿走我的甜點餵我,我則是不再理會他們,專心在跟溫蒂的互動之中。

  「沒想到你會做這樣的行動。」和人看著查爾特警戒地說道。

  「我這樣做怎麼了嗎?」查爾特笑笑地看著和人,不多加回應後走向自己買的甜點,開心地吃起來。

  ~★~

  「艾爾夫你有沒有考慮鍛鍊精神的部分?」在我們吃完甜點休息的時候,和人詢問了我這個問題。

  「精神的部分?」聽到這句話我忍不住覆誦一遍。

  「你也知道現在的你精神狀況不是很穩定,在冰心流之中,除了學習體術以外,還有所謂的內功心法,我相信學習這個能對你的內心有幫助。」和人向我提出建議,而我不太懂什麼內功心法,畢竟當初學習流派的時候是向一群精靈學習,導致我的流派就是十分奇怪的我流。

  「如果有幫助的話我願意學習。」我馬上接受和人的好意,如果那個內功心法能對我有幫助我很願意,要不然我現在的狀態太差了。

  「好的,我相信父親很願意幫助你的。」和人笑笑地回應,話說他父親知道我變成現在這樣嗎?

  在我思考這些的時候,辦完事情的托蘿碧雅回來了,準備帶在場的所有人前往與精靈發生問題後,反應最激烈的魔法師那裡。

  托蘿碧雅大致上再次講解問題,簡單來說精靈們開始會反抗主人,不再是之前聽話的模樣,但問題是,這樣子才是正常的不是嗎?

  「我想這跟精靈界魔力變多有十分大的關係。」我思考一會後說出我的想法,「原先精靈跟人類應該要是平等的關係,但是虛把精靈界的許多魔力匯入人類界,導致精靈界魔力量變少,人類界魔力量變多,進而讓精靈們缺乏魔力,所以精靈們為了魔力都十分聽從人類的話。」

  「原來如此,難怪在魔力增加的那時候,與精靈契約的人開始大幅度增加,原來這不是湊巧。」托蘿碧雅回憶歷史的同時回應我。

  「現在我把魔力還回去不少,精靈已經不用像以前一樣聽從所有的命令,畢竟不少魔法師對精靈的態度並不是很好。」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身邊許多人表示同意。

  「的確現代人使用精靈的方式很奇怪,甚至會出現使用精靈戰鬥,而魔法師躲在一旁使用魔法。」托蘿碧雅說的事情並不是正常的,精靈與魔法師應該是平等且合作的關係,不應該一昧地把精靈當作盾牌一般的存在。

  我們說著說著就來到目的地,沒想到是在魔法學院中,而來到魔法學院我就已經猜測到是誰在抗議。

  「該死的精靈!我命令你聽從我的命令!」我們還在門口就聽見教授的怒吼,我們禮貌地敲門,而這個聲音好像嚇到裡頭的人,馬上傳出東西倒下的聲音,過了一會教授才打開門。

  教授看起來十分疲倦,身上的衣服也雜亂不堪,而他看見托蘿碧雅後馬上開心地露出微笑。

  「托蘿碧雅妳終於來了!這隻精靈一直不聽我的,搞得我實驗都進行不下去。」教授一看見托蘿碧雅馬上就向她吐苦水。

  「我知道了,所以我找了個人來幫你。」托蘿碧雅禮貌地回覆,同時把我推到前面。

  教授看見我後馬上露出興奮的眼神,「妳就是聖女大人吧!拯救世界的人!」

  教授興奮地想與我握手的時候,一隻手馬上阻止了他,我原本以為是查爾特,結果是和人。

  「請您不要隨意觸碰聖女大人。」看著和人像是要保護我一般的姿態…好像有點帥?

  我馬上湊到和人身旁向他道謝,他應該是知道我並不喜歡這個教授才會幫我阻擋他,和人則是露出一個微笑給我。

  「動作真快。」查爾特在一旁不開心地說道。

  「不好意思冒犯了。」教授道歉後馬上後退一步,並歡迎我們進來,我們清楚看見所有東西亂成一團,而曾經跟我見過一面的鳥型精靈正在吊燈上休息。

  精靈發現我的存在後馬上靠過來,我回應他的靠近將他抱入懷裡,他則是親暱地向我撒嬌。

  「聖女大人請妳想辦法處理這一個精靈,他完全不聽我的話,不要看他現在乖乖的模樣,那不過是偽裝罷了。」教授說的話我並沒有認真聽,而是與精靈進行交談。

  精靈開始跟我講述教授為什麼會生氣,原因是他又要做什麼傷害精靈的魔法實驗,而他現在好不容易能夠反抗,所以拒絕幫助他。

  「那麼如果他要進行非傷害精靈的魔法實驗的話,你願意幫助他嗎?」我詢問懷中的精靈,他看著主人思考一會後跟我說出他的答案。

  「他會進行反抗,一切都是你的問題,不要怪罪於精靈上。」精靈告訴我的答案是他願意,就算他的主人時常傷害他,但是自己願意協助他。

  「妳、妳說什麼!妳是在質疑我的權威嗎!」能夠清楚看見教授十分生氣的臉龐,我沒有多加理會他,而是冷冷地看著他。

  「請問你了解精靈什麼?」

  「精靈不過就是…」在教授準備長篇大論的講述關於精靈的事情時,艾爾夫放出來的魔力威壓就讓教授不敢繼續開口。

  伴隨著這股魔力威壓,艾爾夫手中的手環爆裂開來,毫無遮掩的魔力威壓直接讓教授看也不敢看艾爾夫。

  「透過精靈我清楚了解你對精靈的態度、做過的事,你這種人根本就不該和精靈結下契約。」艾爾夫瞪視教授,教授原本還不敢反抗,聽見艾爾夫說的話後激起怒氣瞪視回去。

  「我不應該與精靈結下契約?如果沒有我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攻擊精靈的魔法!與精靈之間的戰鬥將會變得困難!」教授說的話就像是在刺痛精靈的內心,那是長久以來對他的折磨換來的,然而教授沒有感謝他,而是愈發誇張的實驗著。

  「那些魔法是建立在精靈的痛苦上,你沒有資格談論。」

  艾爾夫說的話否決掉教授長久下來的努力,教授忍不住爆發魔力想要攻擊艾爾夫,和人拔出刀準備防禦的時候,艾爾夫已經提早行動。

  對魔力敏銳許多的艾爾夫一瞬間就感覺到教授試圖爆發魔力,光屬性魔力在手中匯聚成一把劍。

  「艾爾夫停下來!」托蘿碧雅想制止艾爾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艾爾夫已經揮出光屬性魔力組成的長劍,然而空氣中飄散的並不是鮮紅色的血液,而是被切碎的魔力殘骸。

  「這下子你自由了。」精靈聽懂艾爾夫說的話,開心地撒嬌著,隨後艾爾夫走出房間不理會倒在地上的教授。

  教授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契約魔法陣被破壞,想要起身卻因為自己不夠強而倒下,虛當時被強行破壞契約之所以沒事就是虛本身夠強大。

  「教授你沒事吧!」托蘿碧雅趕緊詢問教授的狀況,並讓查爾特以及和人幫忙照顧教授,自己則是趕緊衝向艾爾夫。

  「艾爾夫你要去哪裡?」托蘿碧雅緊跟在後頭詢問,她沒想到艾爾夫竟然會做出那種事情,直接強行破壞契約魔法陣不管是對施術者、被破壞契約的雙方而言都是有風險的,然而艾爾夫剛剛卻是如此淡然的模樣破壞契約。

  「我要帶精靈回去宿舍,之後我能夠回到精靈界的時候一起帶他回去。」艾爾夫說話的時候並沒有直視托蘿碧雅,而是看著懷中的精靈。

  「艾爾夫停下來。」聽到托蘿碧雅斥喝的聲音,艾爾夫這時候才停下來,看著托蘿碧雅生氣的模樣,艾爾夫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

  「你為什麼要隨意破壞他人的契約?」托蘿碧雅質問艾爾夫。

  「因為他不值得擁有精靈。」托蘿碧雅聽見艾爾夫說的話就了解了,此刻的他不全然是艾爾夫,還有其他部分,宛如是傳說中的精靈之王一般。

  「我想其他的魔法師也是一樣,所以我會一一去破壞他們的契約魔法。」在艾爾夫這麼說的時候,托蘿碧雅則是思考到底該怎麼處理艾爾夫現在的狀況。

  「艾爾夫後面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托蘿碧雅思考後說出自己的想法,艾爾夫馬上困惑地看著托蘿碧雅。

  「為什麼?我想要幫助被人類折磨的精靈。」艾爾夫此刻只想要拯救被人類迫害的精靈們,如果精靈們願意繼續跟隨魔法師,魔法師也願意改變的話,艾爾夫是不會出手的。

  「不可以,你知道你剛剛擅自主張破壞契約的事情傳出去的話,將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嗎?」托蘿碧雅擔心地說道,剛剛的教授在學界算是一個位高權重的人,他一定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我不在意。」托蘿碧雅看見艾爾夫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此刻如果不阻止他,他真的會去執行自己的想法。

  「不行,你聽我的。」托蘿碧雅認真地看著艾爾夫,艾爾夫這時才慢慢地冷靜下來恢復正常。

  「好的。」艾爾夫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破壞契約這件事情,另一個可能是因為無法保護其他精靈。

  「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來的就交給我。」托蘿碧雅同時囑咐溫蒂盯著艾爾夫後,回去找教授處理後續。

  「哥哥我們回去吧。」幸好來到魔法學院裡頭,離宿舍很近,很快就能夠回去。

  「嗯。」艾爾夫走了一段路後緩緩開口,「溫蒂我做錯了嗎?」

  溫蒂沒有回應,而是安靜地陪伴在艾爾夫身旁,艾爾夫已經知道溫蒂心中的答案,但他還是會忍不住質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對的。

  ~★~

  「我的精靈…」教授憤怒的表情一覽無遺,「我一定要那個人付出代價!」

  「付出什麼代價?」站在一旁的托蘿碧雅問道。

  「那當然是還給我精靈…不,如果能給我更強的精靈也不錯,原來那隻已經不好用了,還有,讓她當我的奴隸也不錯!」教授說出一堆糟糕的想法,托蘿碧雅而是安靜地看著他。

  「我現在就要去找他!」教授說出這句話並起身的時候,托蘿碧雅馬上拔出劍將他擋住。

  「你要說什麼我沒意見,但要是你敢真的試圖對他做什麼,我絕對不會饒過你的。」教授感受到托蘿碧雅是認真的,馬上坐回床上不敢多做什麼。

  「她到底是什麼人…」教授忍不住詢問,他第一次遇過如此神奇且龐大的魔力,加上隨意就能夠破壞契約的人。

  「你不用理解,你只要記得一件事就好。」托蘿碧雅瞪視教授,「不要做什麼多餘的事,如果讓我知道我一定會親自處理你,為了這個世界我已經做出許多事,我不怕再多做一件事。」

  托蘿碧雅說完就轉身離開,只留下教授一個人。

  「可惡…」然而教授並沒有打算真的什麼事都不做,自己莫名其妙失去一隻精靈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

  ~★~

  「艾爾夫大人你好!」沒想到晚上有個意料之外的人來到我們房間,穿著日常服裝的夏娜開心地跟我打招呼。

  「夏娜你好,有什麼事嗎?」我好奇地詢問。

  「托蘿碧雅學姊沒有跟你說嗎?」夏娜疑惑地詢問我,我則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沒關係,那我親自來說。」夏娜開心地說著,我則是先讓她進來房間,站在門口說話也不太好。

  「托蘿碧雅學姊拜託我幫你訓練精神方面,剛好我們火舞流之中有訓練的方式,所以我馬上就答應,而且能夠趁這個機會教導艾爾夫大人火舞流的全部了!」夏娜興奮地說著,同時拿出一件衣服,我猜測應該是火舞流訓練時要穿的衣服。

  「可是夏娜…我已經跟和人約好用冰心流的方式訓練。」我回應這句話的瞬間,夏娜的臉馬上垮下來,淚眼汪汪地看著我。

  「等等夏娜!我擔心如果一次使用兩個方式訓練的話,可能會有什麼問題。」我趕緊安撫夏娜的情緒,而夏娜馬上就恢復情緒。

  「那麼關於這點的話,不如兩個都學,最後選一個如何?」夏娜提出一個奇妙的提議。

  「可是這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忍不住詢問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有什麼問題怎麼辦。

  「因為艾爾夫大人是初學者所以沒有問題,但要同時深度修煉兩個就不太可能了,趁現階段什麼都沒學的情況下,選擇其中一個自己覺得比較好的深度修煉。」原來這才是夏娜的目的,原本我已經先選擇冰心流,然而她用這個方式讓我二擇一。

  「那麼時間的部分…」

  「可以的話請明天中午吧!」

  「明天中午可能不行,明天我要先去和人那裡訓練。」我已經先跟和人約定好時間,明天會先去和人那邊練習冰心流。

  「好吧…那就後天!」我答應夏娜的要求,她笑笑地離開房間不忘補上一句,「我會將火舞流的全部都教給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