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68 想要變回去

肥宅鯊J shark | 2021-09-19 16:09:51 | 巴幣 160 | 人氣 104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隔天我在約定好的時間前就抵達和人他們家的家門口,沒想到和人已經站在門口旁等待我到來。

  「和人你在這裡等多久了?」我詢問和人。

  「剛出來而已,我們走吧。」和人說完就轉身帶著我到後方的小屋。

  實際上和人站在那裡快一小時,就是想要早點見艾爾夫,但他沒有說出來,只是當作自己剛出來等待。

  我來到和人與他父親平常訓練的地方,和人父親看到我時並沒有露出震驚的表情,看來是早就知道我的事情。

  「叔叔你好。」我禮貌地鞠躬打招呼。

  「艾爾夫你好,沒想到幾個禮拜沒見居然變成現在這樣。」和人的父親開玩笑地說道,我則是苦笑回應。

  「和人你先帶艾爾夫去換衣服,我稍微確認一下魔法陣。」和人父親拿出兩件衣服給我們兩個後,就開始確認道場中間的魔法陣,看來是跟訓練有關的。

  我拿著衣服跟在和人身後,馬上就來到隔壁的換衣間。

  「我們的訓練大概是怎樣?」在換衣服之前,我好奇地詢問和人。

  「跟冰這個字很有關係,畢竟當初學習冰心流的地方是在寒帶,所以你要做好可能會感冒的準備。」聽到和人說的話我忍不住思考會遇到什麼。

  像是火屬性流派要習慣火一樣的意思吧,大概就是習慣冰或是低溫,那個魔法陣應該跟變化溫度有關,目的是為了營造寒冷的氛圍吧。

  在我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和人已經脫下衣服準備換衣服,聽到聲響的我忍不住往後觀看,馬上看到和人精壯的身體。

  「艾爾夫你換好衣服了嗎?」和人禮貌地詢問,此時他還沒發現我正在看他。

  「還沒。」我趕緊轉回來,並讓魔力組成的衣服消逝,同時觀察這件衣服後,直接利用魔力編織。

  「好了。」和人聽到我說的話才轉過身,同時我把手上的衣服交給和人,他疑惑地看著我身上的衣服,隨後羞紅著臉撇開視線。

  「怎麼了嗎?」我疑惑地看著身上的衣服,發覺身上的衣服莫名地單薄,趕緊利用魔力創造出內衣褲,剛才不小心一併消失了。

  「看到了對吧?」我忍不住質問和人。

  「…看到了,不好意思。」和人馬上向我道歉,我只好當作什麼事都沒有。而和人則是難以控制自己回憶那曼妙的身材,並提醒自己艾爾夫是男性。

  「被看到就被看到了。」我忍不住嘆氣,看著身上的衣服,「為什麼這件衣服如此單薄?」

  「這是冰心流傳統的衣服,主要是拿來修煉用的,目的是讓人習慣寒冷。」和人回答我的問題後好奇地詢問,「話說這件衣服是怎麼變出來的?」

  「算是我的獨有魔法吧。」我故意轉了一圈給和人看,和人則是盯著我看。

  「怎麼了嗎?」我疑惑地詢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個魔法好厲害。」和人轉身帶我回去道場,而我沒有聽到他輕聲地說話,「還有太漂亮了吧…」

  「你說什麼?」我問。

  「沒事,我們換衣服換得有點久,趕快走吧。」和人稍微加快腳步。

  我們一進到道場馬上向和人父親說聲抱歉,他揮了揮手表示沒關係。

  「準備好就到魔法陣上面。」我跟著和人一同到魔法陣上面,和人馬上盤腿打坐,我則是模仿他的動作

  「由於這次有艾爾夫在,我不會直接用太低溫。」和人父親看著我說道,隨後魔法陣啟動,我才理解是要在這裡定下心來打坐。

  我能夠感受到周遭的溫度開始改變,與剛才相比的確有點冷,而這單薄的衣物沒有任何抵禦寒冷的效果。

  我嘗試讓自己沉靜下來,但打坐坐久了加上寒冷讓肢體不太舒服,在我稍微想移動身體讓自己的腳能些微放鬆的時候,後背突然被輕打一下。

  「讓自己的心如冰一般,冷靜沉著。」我轉頭查看,發現是和人父親拿著木刀輕打我的背部。

  「對不起。」我馬上道歉。

  「不用道歉,你是第一次沒有關係,反而是另一個…」我順著和人父親的視線,發現和人睜開眼睛查看我的狀況,應該是因為我被輕打一下才張開雙眼查看。

  和人父親走到和人身後,和人一聲不吭地挺直背脊等待著某個事物到來,和人父親走到和人身後的一瞬間,拿起木刀重重地一揮。

  「和人?!」我趕緊站起身來查看和人的傷勢,剛剛那一下直接讓和人的背後多一條長長的紅腫,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的瘀青,看來他已經進行這樣的訓練好幾天了。

  和人面對那樣的打擊一聲不吭,就算我關心他依然沒有回應我,而是回歸原來的狀態繼續打坐。我能夠理解和人父親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訓練他,我也不會特別反對,但是看到了還是會忍不住關心。

  「艾爾夫回去你的位子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如同冰雪一般冷酷。」聽到和人父親這樣說我只好回到位子上,為了不影響到和人,我閉上眼讓心定下來打坐。

  在我打坐的過程中,和人父親告訴我關於冰心流的一些事情,包含他們獨有的讓魔力流動的方式,然而我的身體已經與人類不同,沒辦法依照和人父親說的實行。

  但是在冰心流的基礎之上,我能夠感受到身體中更多我難以察覺的魔力迴路,和人父親貌似發覺我的異常,沒有多說什麼讓我自己發揮。

  「艾爾夫你先休息吧,讓和人一個人繼續。」聽到和人父親說的後,我馬上起身離開魔法陣,同時和人父親在我耳邊說了幾句話。

  「你與我們不同,冰心流是無法達到你想要的成果,但是能夠讓你邁出穩健的一步。」聽到和人父親說的我能夠理解,我靜靜地待在一旁摸索自己的魔力迴路,同時讓自己的心能夠冷靜下來。

  等到魔法陣結束之後,和人才發出呻吟,我趕緊到他身旁。

  「背會很痛嗎?」我關心地詢問和人。

  「沒什麼,忍一忍就好了,也不要幫我用治療魔法,這個疼痛代表著我的心還不夠沉穩。」和人的說法讓我放棄治療他,既然他都這樣說我就不多做什麼。

  「如果真的太痛還是擦一下藥比較好。」和人父親這樣說的同時拿出一瓶藥膏,我還以為和人父親會狠下心來不管。

  「和人脫衣服吧,我幫你擦。」我接過藥膏後對著和人說。

  「不、不用了,我這樣就好了。」和人略帶害羞地說道。

  「大男人不要那麼囉嗦,趕緊脫衣服。」和人父親拍了和人的肩膀一下後,湊到他的耳邊,「都給你機會了,不要浪費這個機會。」

  「我先去準備午餐,等等一起過來餐廳用餐。」和人父親說完就準備離開。

  「我幫和人擦完藥後就過去廚房幫忙。」和人父親聽到後愣了一下,隨後笑笑地說好。

  「和人快點脫衣服,我要幫你擦藥了。」艾爾夫對著和人這樣說,和人只好乖乖聽話把上半身的衣服拉開露出背部。

  和人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臉變得羞紅,但只能夠盡力隱藏,讓艾爾夫纖細的手指在他背上擦拭藥膏。

  「會很痛嗎?」艾爾夫溫柔地詢問,對和人來說艾爾夫現在的聲音實在是太甜了,根本不是一般男性可以抵擋的住,而且和人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少年罷了,完全沒有抵抗力。

  「不會…」和人有點難隱藏自己的狀態,馱著背祈禱艾爾夫趕快擦完藥,然而艾爾夫仔細地擦拭每一道傷痕,和人實在是快忍不住。

  等到快擦完藥的時候,艾爾夫才發現到和人的異樣,想詢問的時候發現了男人才有的生理現象,擦完後就趕緊起身去廚房幫忙。

  「應該沒有被發現吧…」和人看見艾爾夫離開後才躺下,趕緊趁這時候讓自己冷靜下來。

  「叔叔我可以幫忙什麼嗎?」我來到廚房詢問和人父親,他正在煮湯。

  「你平常會下廚嗎?」和人父親詢問我。

  「平常主要是我妹妹在下廚,我頂多幫一些忙而已。」我不太好意思地說。

  「那你負責湯就好了。」和人父親讓出位子給我後,自己則是去一旁切菜。

  關於湯還是比較簡單的部分,和人父親還拿了一個圍裙給我。

  「覺得如何?」和人父親看到和人進來後詢問。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和人明白自己是在說謊,看著艾爾夫站在爐台前煮湯的模樣彷彿是賢妻一般,但那不過是暫時的,他遲早會變回來原來的模樣。

  「是嗎?我是可以接受這樣的媳婦喔。」

  和人故意不理會父親,而是走到艾爾夫身旁詢問需不需要幫忙。

  「好想看到和人結婚的模樣…」和人父親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面忍不住這樣想。

  ~★~

  「今天的訓練如何呢?」我回到房間後,溫蒂好奇地詢問。

  「沒有什麼特別困難的,只是繼續學習冰心流對我沒什麼太大的幫助。」我告訴溫蒂和人父親跟我說的話,重點就是我現在這副身軀是沒辦法學習冰心流的。

  而關於變回來這個問題我還是沒有得到答案,目前我只能盡力嘗試有沒有辦法聯繫上狄愛納的精神方面。

  「那哥哥去那邊除了訓練魔力以及精神方面還有什麼事嗎?」溫蒂問。

  「除了訓練大概就是…」我回憶訓練完的事情,馬上想到和人,趕緊搖搖頭不讓自己胡思亂想,「還有中午的時候幫忙午餐。」

  「哥哥煮了些什麼?」溫蒂好奇地詢問。

  「我只是幫忙和人父親煮了一鍋湯而已。」實際上我站在一旁的時間比較多,畢竟自己並不是特別會料理的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吧?」溫蒂帶著些許敵意地問道。

  「沒有阿,為什麼這樣問?」我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回答。

  「剛剛明顯是想到某個東西,到底是想到什麼呢?」溫蒂的口氣變得冰冷,她應該更適合去學冰心流。

  「真的沒有其他事情啦。」在我這麼說的同時,溫蒂毫不猶豫親上來。

  「沒有別人的味道,該不會!」溫蒂親完後迅速地拉起我的衣服查看,發覺也不是自己所想的。

  「真的沒有?」溫蒂認真地看著我,想要確認到底是不是真的。

  「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啦。」我安撫溫蒂的情緒,幸好我只是看到而已,如果我真的在外面做什麼事的話,感覺溫蒂一定會發現。

  「沒有就好。」溫蒂開心地撒嬌,明明佔有慾那麼強,怎麼還會想和托蘿碧雅三人一起。

  不得其解的我趕緊準備休息,畢竟明天還要去夏娜那邊。

  ~★~

  「艾爾夫大人歡迎!」夏娜的親戚並沒有陪同她一起來到帝國,所以夏娜是隻身一人渡海過來。

  夏娜跟我們一樣住在宿舍,她的房間跟我們比起來小了一點,但她是自己一個人住,整個房間隨她想怎麼擺設就怎麼擺設。

  整個房間擺滿東方的特色物品,以及各式各樣的武器或是宗教相關物品,如果不知道這裡是房間的話,這裡比較像是展示間。

  「結果去冰心流那裡如何呢?」夏娜好奇地詢問,同時也是在問我選擇冰心流的可能性吧。

  「可能不會再去第二次吧,對現在的我來說沒有什麼效果…」我還沒說完,夏娜就露出開心的表情,並塞給我訓練的衣服,我只好拿著衣服到浴室換衣服。

  我同樣利用魔力製作衣服,但這次沒有把內衣褲一同消逝,只是這件衣服…

  「好厚實…好熱…」這件衣服完全是冬天才會穿的衣物,估計也是為了訓練才穿的。

  「這是刻意製作的,還有這個。」夏娜拿出一個曬成乾的小小紅色果實給我,我好奇地拿起來查看。

  這顆果實有點像精靈界的果實,有著些微的魔力,估計是他們的祖先去過精靈界之後想辦法種出來的。我按照夏娜說的放進嘴裡,舌尖馬上感受到甜甜辣辣,隨後身體的魔力開始焦躁起來。

  「先試圖讓魔力冷靜下來試看看。」夏娜很明顯清楚知道這顆果實的效果,在一旁教導我火舞流的基礎。

  然而我已經不是普通的人類,我的身體是跟精靈界連結在一起,此刻魔力迴路正在焦躁的情況將會反映在精靈界上。

  「艾爾夫發生什麼事了?」霞著急地詢問。

  「我在做一些訓練,很快就會恢復正常。」我回答霞以後看向夏娜,「夏娜很抱歉,可以請妳拿給我解藥之類的嗎?我現在的身體不適合這個訓練。」

  夏娜看見我不舒服的模樣並沒有表達反對意見,而是趕緊拿出另一種水果乾讓我吃,吃下去後魔力迴路開始冷靜下來。

  「很抱歉,我現在的魔力迴路經不起這種方式。」我向夏娜表達歉意,沒想到起點就失敗了,代表後面難以繼續下去。

  「你不用道歉,是我的疏忽,我應該要先檢查你的身體,現在的你不是原來的你,我不該讓你冒這種風險的。」夏娜帶著歉意說道的同時,對著我跪下來道歉。

  「夏娜不用這樣,我應該要先告訴妳我現在的狀況。」在我拉起夏娜不讓她繼續跪著的時候,我發現她已經淚流滿面,趕緊拿手帕擦拭她臉上的淚水。

  「對不起…是我太自私了…居然傷害到神之身軀。」夏娜一邊哭一邊說,我只好先盡力安撫她的情緒直到她冷靜下來。

  「對不起…傷害到神之身軀的我應該要接受火刑三天…不,三天也不夠,應該讓我無限接受火刑才對。」夏娜正在自我譴責,我在一旁安靜地陪伴著她。

  「夏娜妳是故意的嗎?」我詢問夏娜,她馬上搖搖頭。

  「絕對不是!」看著夏娜緊張的模樣,我將她抱入懷裡。

  「那就沒事了,不用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要妳不是有意就好。」夏娜的情緒終於慢慢穩定下來。

  「那麼夏娜妳可以教導我火舞流的其他事物嗎?」為了不要讓夏娜內疚,我便詢問她有沒有其他能教導我的,她馬上轉換情緒,同時思考什麼才對我沒有害。

  夏娜是個很有自己想法而且滿依照自己所想的人,但是她也懂得關心他人,知道我的狀況後,慎選對我可能有幫助的方式教導我。

  冰心流是不論處在什麼狀況讓自己冷靜下來,火舞流也是同樣的道理,都對我的精神狀態有所幫助,只是兩者現在都沒辦法幫助到我的魔力迴路部分。

  「很抱歉沒辦法教導你什麼。」最後離開之前,夏娜對著我這樣說。

  如果今天我的身體是原來的樣子的話,夏娜應該能教導我許多事物,然而現在卻只能夠教導精神方面的心法。

  「這不是妳的錯,等我變回原樣之後,我再來好好學習火舞流的全部。」我說完就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房間,並思考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能變回去。

  ~★~

  精靈化,那是人類與精靈兩者互相相信對方才能夠使用的特殊魔法。

  原本應該要是兩個意識、兩個身軀融為一體,然而有一件事讓狄愛納覺得自己不該馬上與艾爾夫融合在一起,就是黑暗精靈之王特蘭。

  所以狄愛納刻意將自己的意識留下來編制魔法對特蘭進行最後的阻擾,這點卻導致艾爾夫無法任意變化身軀,狄愛納也無法將自己的意識與艾爾夫連結在一起。

  現在的狄愛納處在艾爾夫的深層精神內,唯有艾爾夫自己意識到才可以解放,雖然現在這樣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一直這樣就不太好了。

  如果一直繼續維持現在這樣,艾爾夫就會與狄愛納的身軀漸漸融為一體,未來很有可能就無法變回來。

  狄愛納思考這些的時候忍不住向上看,在艾爾夫的深層意識中充滿著許多負面的事物,代表著艾爾夫得要跨過這些才能夠跟狄愛納的意識連結在一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見面…而且我感覺特蘭要行動了,真希望一切都沒事。」狄愛納看著艾爾夫的身軀忍不住這樣想。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看起來狄愛納和艾爾夫的時間不多了?
2021-09-19 20:49:15
肥宅鯊J shark
再不變回去就變不回去了…(雖然作者本人覺得沒關係
2021-09-19 21:28:4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