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2 決定

肥宅鯊J shark | 2021-09-28 22:11:28 | 巴幣 70 | 人氣 128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當我起床的時候,與狄愛納的對話十分清晰地留在腦海裡,讓我知道自己一定要趕快想辦法與她接觸,否則我有可能會變不回去。

  然而一睜開眼我卻被震懾住了,一群黑暗精靈圍繞著我觀看,我馬上把頭轉開,才發現自己是躺在克蕾布的腿上。

  「你們在這裡幹嘛?」我抓著克蕾布的衣服慢慢起身,忍不住質問周遭的士兵。

  「我們只是在休息而已…」其中一名士兵回答我。

  「那就去一旁,不要這樣看我。」突然被這麼多人,內心不自覺地感到慌張,甚至可以說是害怕。

  克蕾布察覺到我的狀況不太對以後馬上叫身旁的人離開,他們一離開感覺就輕鬆許多。

  「感覺好多了嗎?」克蕾布關心地詢問我。

  「嗯。」感覺心裡輕鬆不少的我站了起來,原本微微紅腫的手已經消腫不少,看了看太陽判斷自己大概睡了一個小時。

  「如果覺得疲累的話要回房間休息嗎?」克蕾布詢問我。

  「不用了,有沒有像圖書室的地方?」現在要緊的是要怎麼跟狄愛納聯繫上,我想要查查看有什麼方式。

  「您怎麼了嗎?」克蕾布察覺到我的急躁詢問我。

  「我…」我不知道該不該把我和狄愛納的事情說給他們聽,如果他們知道會協助我嗎?還是會直接抓走狄愛納,那我會怎麼樣?

  最好的方式應該是我自己一個人解決這件事,順利與狄愛納完全聯繫過後再來看怎麼辦。

  「只是想要看看故事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已,剛剛做惡夢了。」我對著克蕾布說謊。

  「做惡夢?」克蕾布忍不住困惑,她上次有看見艾爾夫做惡夢的樣子,跟剛才並不太一樣,但是克蕾布沒有質疑,而是關心地詢問艾爾夫。

  「雖然您想要看看書放鬆,但很可惜我們黑暗精靈並沒有圖書。我請廚房泡一壺能讓人放鬆的茶,在茶泡好的期間,我們先回房間休息好嗎?」克蕾布詢問我的意見,我只好點頭同意,都已經說謊了就只好繼續裝到底。

  克蕾布帶著我回到房間,沒過多久其他女僕就送來一壺茶,茶飄散出淡淡的香味,光是味道就讓人心曠神怡。

  「謝謝。」我接過茶喝了一口,感覺身體變得暖呼呼的,而且還不錯喝,好像放鬆了不少。

  「合您的胃口嗎?」

  「很好喝,一起喝吧。」在我說之前,黑已經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克蕾布聽到我說的之後才幫自己倒一杯。

  「還是酒比較好喝。」喝了一口的黑忍不住碎念,克蕾布站在我的立場瞪向黑。

  「克蕾布晚點我們可以再去看看另外一邊的訓練嗎?」我轉開話題詢問克蕾布。

  「當然可以,只是無法操作魔力的您不能夠下場練習知道嗎?」克蕾布叮嚀道,現在的我不能夠使用魔力被限制好多。

  「嗯,我知道。」突然我想到一個方法,但是這個方法被他們接受的機率肯定不高,「克蕾布我可以要求一件事嗎?」

  「當然可以,什麼事呢?」

  「我想要使用魔力可以嗎?」我和狄愛納之間最深的連結就是契約,搞不好我可以透過魔力更快地聯繫到狄愛納。

  「這個…」克蕾布露出更無奈的表情,我想這個問題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但狄愛納還是幫我詢問,得到的結果在預料之內。

  我默默地喝著茶,思考還有什麼方法,最後想了一下大概只剩下一種方式,只是成功率不知道有多少,畢竟要面對自己不想要面對的事物。

  ~★~

  「哥哥…」溫蒂無力地坐在床上,在艾爾夫被抓走的時候,自己因為被人偷襲,最後連艾爾夫都沒有見到,艾爾夫就被抓走了。

  「溫蒂妳有好好吃飯嗎?」托蘿碧雅走進房間關心溫蒂的狀況,然而桌子上的飯菜幾乎都沒被動過,托蘿碧雅只好拿起桌子上的飯菜親自餵溫蒂。

  「我不要。」溫蒂別過頭不願意吃。

  「不吃對妳的身體不好。」托蘿碧雅耐心地說服溫蒂吃飯。

  「哥哥不在我的身旁我不要吃。」溫蒂鬧脾氣地說道。

  「艾爾夫回來的時候,絕對不會想看到妳這副模樣。」

  溫蒂聽到托蘿碧雅說的話才願意張開嘴吃下,然而一想到艾爾夫不在身旁又不想繼續吃。

  「哥哥現在的狀況如何?」溫蒂忍不住詢問。

  「很抱歉,我們無法得知,我們已經盡力搜尋他的存在,但是他很有可能被帶到我們無法前往的地方。」托蘿碧雅有考慮要不要說謊,但是給予一個溫蒂假的希望並不太好。

  托蘿碧雅已經派出許多人探查艾爾夫在哪,但是不管事是哪組人馬都沒有消息,猜測艾爾夫有可能被帶到精靈界,然而人類難以進入精靈界。

  「如果我們可以讓你們過來呢?」突然溫蒂的契約魔法傳出聲音,溫蒂曾經聽過那個聲音。

  「是跟哥哥契約的精靈女王碧?」溫蒂忍不住詢問。

  「沒錯是我。現階段我們只能夠想到用這種方式跟人類界的人們聯絡,而妳也是我們少數可以信賴的人類。」碧說道。

  碧他們已經經過討論,最後的決定還是需要人類的幫忙,但是對於是哪些人類幫忙是需要好好審視一番。

  「在妳身旁的是托蘿碧雅嗎?艾爾夫的大姐。」碧詢問溫蒂,溫蒂還沒回答,托蘿碧雅搶先回答。

  「我是托蘿碧雅沒錯,有什麼我能夠幫得上忙的嗎?」托蘿碧雅直奔主題問道,她知道這個被稱為精靈女王的存在突然聯絡他們一定是有什麼事。

  「妳比艾爾夫聰明許多嘛。」碧忍不住說道,「我們需要人類的幫助,但是大部分的人類我們都不相信,所以我需要妳或是溫蒂選出你們相信的人選,我們再來查看那些人。」

  托蘿碧雅馬上理解碧說的,是擔心出現類似於虛的人,試圖對精靈界伸出魔掌。

  「我們會盡快選好能夠信任的人,但是有辦法讓我們前往精靈界嗎?」

  「關於如何進入精靈界的事情之後再告訴你們,拜託你們幫助我們救出艾爾夫。」碧說了聲拜託後切斷對話,托蘿碧雅能夠感受的出來碧十分重視艾爾夫,但是不禁好奇艾爾夫到底是怎麼跟精靈女王結下契約的。

  在托蘿碧雅好奇思考的時候,溫蒂已經抓起飯碗大口大口地吃下,吃完後就趕緊催促托蘿碧雅行動。

  ~★~

  午餐時間過後,我原本想要去看黑暗精靈的訓練,卻遇見了預料之外的人。

  梅里絲穿著女僕裝不開心地站在我身旁,我沒想到她居然在廚房幫忙,要不是她送餐點給我,不然我也不會發現。

  「你是想笑我才叫住我吧?」梅里絲不開心地說道。

  「當然不是,只是看到現在的妳想問問看妳現在的狀況…」我能夠清楚看見梅里絲手背上的契約魔法,就知道她與特蘭結下某種契約,但這個契約對她一定沒什麼好處,不然梅里絲也不可能心甘情願地去做女僕。

  「如你所見,就是一個低賤的僕人。」梅里絲拉了拉女僕裝說道,「還以為自己獲得力量之後可以像以前一樣,結果只是讓自己變得更愚蠢,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梅里絲發出嘲笑,明顯是在笑自己現在的醜態。而我發覺她整體而言比起之前牢房的樣子又更糟糕。

  「妳有好好休息、吃飯嗎?」我忍不住關心起梅里絲的狀態。

  「現在關心我有什麼意義?我不過是這裡最低等的,沒什麼資格吃好料,跟牢房的食物差不多。」梅里絲不滿地說道,看起來就是完全沒有好好休息加吃東西。

  「那我等等叫人幫妳送點好吃的東西吧?」我的這個詢問引起梅里絲的不滿,她不開心地瞪著我。

  「你是在可憐我嗎?我不需要你的施捨!」梅里絲手中匯集著魔力,感受到威脅的我往後退一步,克蕾布馬上站到我前面,爆發出魔力面對梅里絲。

  「克蕾布不要動手。」我趕緊拉住克蕾布,克蕾布才沒有繼續下一步動作。

  「我是絕對不會接受你的施捨。」梅里絲一個扭頭就離開,而我只敢站在原地看著她離開。

  「我們去看看士兵們的訓練吧。」克蕾布停止輸出魔力,轉過頭來對我說道,我點點頭同意。

  過去訓練場的路上,克蕾布像上次一樣好奇地詢問我問題,「為什麼要對那種人態度好呢?」

  「因為她是我的姐姐,而且她並不是自己變成那樣的,而是虛害的。」

  「就算跟虛有關,代表著她的本性不就是如此嗎?」

  克蕾布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我不全然同意,因為手足們從小就受到虛的影響,根本沒有機會擁有自我。

  托蘿碧雅的狀況是她還有與父親的回憶,但是崔朗厄應該也要有,代表著他本身的個性就有點扭曲。

  至於梅里絲則是出生就受到虛的教育,同樣狀況的溫蒂則是因為我還有她本身的個性,才沒有受到太多影響。

  「或許吧,但不論是如何,她依然是我的姐姐,我希望能夠改變她或是幫助她。」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靜靜地聽著我說。

  明明應該要恨她做的一切,但一想到虛就忍不住想原諒她。對生命的尊重以及害怕生命的消逝讓我對生命更加敬畏以及恐懼,自己真的是很矛盾。

  到達訓練場後,我不再去多想其他事情,而是看著黑暗精靈們訓練。

  黑暗精靈的遠程攻擊是像我一樣直接使用魔力進行攻擊,但是每個人的魔力量有著差異,所以遠程攻擊的人數與近戰的相比之下少很多。

  「我雖然不能夠訓練,但我可以看看妳使用嗎?」我對著一旁的克蕾布說道。

  「看我使用嗎?」我點點頭表示想看,除了想看看克蕾布的力量以外,另一件事就是想知道她的攻擊方式,雖然現在是處在好奇怪的狀態,但遲早有可能會戰鬥的。

  克蕾布也真的按照我的命令演示給我看她的遠距離戰鬥方式,跟我十分的相像,都是一直使用魔力進行攻擊。而克蕾布的魔力是在場中最多的,她展現出來的攻擊是其他人無法模仿的,大概只有特蘭比她的魔力量還要多。

  「辛苦了。」克蕾布演示完一遍後走到我身旁,她施展魔力的樣子除了很強以外,就是很帥。

  「為了給您看不算什麼。」克蕾布好像很享受這種在我面前表演的感覺,在我面前展現出魔力更多的用法。

  化作物品是基礎的,還能夠化作類似於動物的存在,變出好幾隻狗狗在我身旁跑來跑去,我忍不住觸碰那些狗狗,克蕾布見到我的反應,故意讓他們遠離我,讓我想碰也碰不到。

  我馬上在原地鬧脾氣,克蕾布趕緊讓那些狗回來,甚至是趴在我的腿上,讓我可以摸個夠,明明只是魔力而已,卻有種毛茸茸的感覺。

  「看起來很悠閒嘛,完全想像不到你是被抓起來的。」我轉頭看向特蘭,他悠哉地走向我們,看起來已經完全沒事。

  「克蕾布妳好像很喜歡艾爾夫?」特蘭詢問克蕾布。

  「我…」克蕾布礙於我在現場不敢說什麼,但是特蘭又是比她還要上位的人,她處在一種尷尬的狀況。

  「我沒有要罵妳的意思,妳跟他很好這點我蠻滿意的,畢竟這樣計畫會更好執行。」特蘭看著我笑笑地說道。

  「計畫…你的計畫到底是什麼?」我忍不住詢問特蘭。

  「一個以你為主角的計畫,沒有你這個計畫也無法完成。」特蘭靠近我的同時,從手中冒出闇屬性魔力纏住我的手,我不禁覺得害怕,「不用擔心,我絕對不會傷害你的,因為我需要你做出發自內心的決定。」

  「決定?」我不禁困惑特蘭在說什麼,特蘭聽到我的疑問後露出邪惡的笑容。

  「我要讓你決定,是我們死還是精靈們死?」特蘭帶我來這裡不只是想藉由我獲得精靈界,還想要藉由我的心病傷害我。

  「就算是敵人,你也不想要我們死去對吧?尤其我們還不算是敵人,黑暗精靈不過是意料之外莫名的產物,我們最大的願望只有一個,就是活下去。」聽到特蘭說的我很想抽回我的手遠離特蘭,然而特蘭不願意放開,靠近我的耳邊說道,「我期待你做出來的決定,你一定要選一個才行。」

  「我…我…」精靈死去,我肯定是不想看到,然而黑暗精靈因為我的關係死去,這我也不想看到。

  「對了,你頭上的花圈很漂亮,是克蕾布編織的對吧?畢竟黑的手一點也不巧。」特蘭笑笑地說道,克蕾布點點頭表示是自己編織的,同時謝謝特蘭的稱讚,至於黑則是走到特蘭身旁表達不滿,但是這些場景對我而言都不重要。

  「克蕾布我想回房間休息了…」聽到特蘭說的話的我感覺精神變得恍惚,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馬上到我身旁攙扶我回去。

  「妳不去陪伴他嗎?」特蘭忍不住詢問黑。

  「我的主人又不是他,真正收服我的人是你,但是有件事情很奇怪。」黑說。

  「什麼事?」特蘭詢問。

  「克蕾布好像怪怪的,有點不太像她的感覺。」黑回想遇到艾爾夫之後的克蕾布,有點不太像之前的她。

  「是嗎?但這也不是什麼神奇的事,畢竟構築成克蕾布的是數量龐大且雜亂的記憶片段,可能艾爾夫的出現導致有某些記憶片段影響到現在的她。」特蘭清楚知道克蕾布的狀態,認為沒什麼影響。

  「是嗎?那應該沒差。」黑跑到特蘭身旁勾住他的手,「話說昨晚喝醉完全沒辦法做什麼,現在要不要來做一下呢?」

  黑邊說邊拉著特蘭回房間,其他黑暗精靈見怪不怪地看著兩人離開。

  「如果可以我還真想跟克蕾布做看看。」特蘭故意說道,黑馬上擺出生氣的臉。

  「我可不是克蕾布的替代品。」黑知道特蘭並沒有跟克蕾布做過,說那句話有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

  「的確,跟她相比妳…」黑聽到特蘭說的馬上放開手,自己一個人向前走,特蘭趕緊安撫黑的情緒。

  實際上現在特蘭心中想的不是身邊的黑或是送艾爾夫回去的克蕾布,而是被自己計畫搞到心情低落的艾爾夫,那副模樣讓自己忍不住渴望著他。

  但是時候還沒到,要等到合適的時機之後再出手,一口氣掌握住他。

  ~★~

  「艾爾夫大人沒事的,沒事的。」克蕾布輕拍艾爾夫的背部,試圖讓呼吸紊亂的艾爾夫穩定下來。

  克蕾布沒想到少主會利用艾爾夫的恐懼,試圖逼迫艾爾夫做出選擇,然而他是不可能做出選擇的。

  「克蕾布我該怎麼做?」艾爾夫忍不住詢問克蕾布,現在艾爾夫能夠討論的人就只有克蕾布而已。

  「您就選擇自己想選的吧,您不應該聽我說的話,因為我是站在黑暗精靈這一方。」克蕾布說出自己的立場,艾爾夫露出苦惱的表情,這點讓克蕾布心忍不住揪了一下。

  為什麼自己的情感在對於艾爾夫時就不一樣呢?無法理解的狀況留在克蕾布心中,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沒辦法做出選擇…」艾爾夫伴隨著思考,情緒依然是崩潰的狀態,不管是選擇哪方,終究會有許多生命消逝。

  這個情緒影響到艾爾夫體內的魔力迴路,進而造成精靈界發生異動,大地開始搖晃,天上出現許多烏雲同時刮起強風。

  克蕾布趕緊使用魔力安定艾爾夫的情緒,這招雖然有用,但不是長遠之計。

  「克蕾布謝謝…」情緒冷靜下來的艾爾夫躺在克蕾布的腿上休息,由於魔力暴走的關係現在滿臉倦容。

  「艾爾夫你先好好休息吧,明天再來思考這些吧。」克蕾布好好安撫艾爾夫的情緒後,打算繼續擔任艾爾夫的護衛,但是艾爾夫卻是緊緊抓著克蕾布的衣服不願意讓她離開身邊。

  「克蕾布妳今晚可以陪我睡覺嗎?不是在沙發上,是在床上陪伴著我。」艾爾夫帶著幾分哀求的聲音,此刻他並不想要一個人待著,希望有人緊緊陪在身旁。

  「當然沒問題。」克蕾布沒有多加思考,而是坐在床邊陪伴著艾爾夫。

  克蕾布握著艾爾夫的手,用另一手輕撫艾爾夫的秀髮,艾爾夫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但自己沒有想太多,而是沉浸於這種感覺中閉上雙眼睡覺。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他們感情好像不錯呢,可惜立場好像不同?
2021-09-29 22:43:09
肥宅鯊J shark
立場不同是肯定的,畢竟一方是黑暗精靈
2021-09-29 23:08: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