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7 能夠再見一面真是太好了

肥宅鯊J shark | 2021-10-19 20:58:13 | 巴幣 72 | 人氣 118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為什麼要那麼堅持…真的是…」身處在艾爾夫深層意識中的狄愛納苦惱地說道,然而會選擇這樣不只是艾爾夫本身的好人個性,以及一直纏著他的恐懼。

  自己很想要幫他,但那個幫助只是暫時的,唯有他個人跨越才有意義。

  而且如果不是他個人跨越,很有可能反過來被特蘭利用,絕對不能夠發生那樣的事情。

  「希望世界不會就此結束…」狄愛納只能夠低頭祈禱而已。

  而周圍的黑影如同黑暗精靈一般慢慢侵蝕過來,自己還能夠撐多久呢?不確定,一切都看艾爾夫了。

  ~★~

  現在自己如果要派上用場勢必是獲得全部的力量,然而周圍不斷激烈碰撞的魔力,讓我十分地不安,想要進入深層意識也做不到。

  「哥哥沒事吧?」看到我不舒服的溫蒂趕忙過來,隨時是在戰場上,但看見溫蒂我就感到放鬆許多,馬上抱住靠過來的她。

  如果此刻不是在戰場上的話,我好想就這樣抱著就好。

  而我發覺溫蒂的身材比之前消瘦一些,明顯是在我被抓走以後不吃不喝,但為了這次作戰又開始吃東西,只是還是對身材造成一些影響。

  「哥哥你再等一下,我們一定會帶你回家的。」溫蒂抱著我堅定地說道,而我則是帶著幾分內疚,如果自己當初沒有被抓走的話,就不用讓溫蒂再一次上戰場。

  「對不起,沒想到居然還要讓妳再上一次戰場。」我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的,溫蒂聽到馬上搖搖頭。

  「這些不是哥哥的錯,是試圖擾亂這個世界和平的人的錯。」溫蒂知道我的性格,馬上安撫我的情緒。

  自己現在該做的的確不是道歉或是自怨自艾,而是該去思考能做什麼事改變戰局,只是現在的自己無法使用魔力,戰鬥方面根本就沒有任何幫忙。

  「哥哥你不一定要做出什麼事,好好等待我們帶你回家就好了。」聽到溫蒂說的話我馬上搖搖頭。

  「我獲得力量不是為了讓別人保護。」自己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不是為了讓別人保護,可是現在受到手環的限制,但這不代表自己一定要坐以待斃。

  我看著身旁的戰鬥,在如此雜亂的戰鬥中,我發覺一個奇怪的地方,身體裡彷彿有某種東西一直被吸走的感覺,我仔細地感覺馬上理解那是什麼。

  「魔力…」我即是精靈界本身,只要不要一瞬間被奪去太多,我都不會有太多的感覺。

  那是誰在奪取我的魔力呢?

  無法使用魔力,體術又無法學習的情況下,我花很多時間在精神方面,雖然沒有明顯的進步,但是我對自身有更多的了解,包含精靈界本身。

  這座城堡是故意座落在這裡的,這裡方便特蘭不停地吸取魔力,那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他沒辦法好好吸收魔力。

  「溫蒂可以拜託妳保護我一下嗎?」我詢問溫蒂,而我並沒有等待她的答案,而是開始做準備。

  溫蒂知道艾爾夫是相信著他,也就不多說什麼,同時也相信艾爾夫的決定。

  ~★~

  黑利用魔力組成的槌子攻向碧,碧一看就知道近身戰特別弱,然而碧看見黑靠近並沒有慌亂,而是冷靜地  使用魔力防禦,同時施加輔助魔法給托蘿碧雅,讓她的速度上升。

  黑的攻擊失敗後馬上跳開,否則托蘿碧雅將會馬上砍過來,同時還有一個人,那就是跟自己如同姊妹般的存在克蕾布。

  克蕾布馬上追擊黑,隨即被特蘭使用魔力擋下,克蕾布知道自己的魔力沒有比特蘭還強,馬上退開。

  「黑暗精靈的魔力並不是無窮的吧!只要繼續拖應該就可以贏吧?」碧忍不住詢問克蕾布,然而克蕾布卻是搖搖頭。

  「那個只能夠用在一般的黑暗精靈上,特蘭在城堡底下設置一個特殊的魔法陣,會不停地吸收精靈界的魔力,讓他自己可以一直使用魔力,只要精靈界的魔力沒有消失他就能夠一直使用。」克蕾布說道。

  碧和托蘿碧雅聽到都忍不住感到頭痛,原本以為只要拖時間就好,結果卻聽到特蘭能夠一直使用魔力。

  碧可以一直戰鬥還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托蘿碧雅和克蕾布就不一樣了。托蘿碧雅本來就是人類,雖然精靈界的魔力濃度比較高,但只是回覆速度比較高一點。

  克蕾布更不方便,闇屬性魔力是沒辦法吸收闇屬性魔力的。

  而且還有一個麻煩的地方,三個人沒辦法好好地配合,如果只有托蘿碧雅和碧或許還可以,加入克蕾布以後,兩人沒辦法完全相信克蕾布,導致配合有點問題。

  反觀另一方,特蘭就是躲在後方使用遠程攻擊,黑則是不停地向前衝。如果己方可以配合好的話,或許還能夠傷害到特蘭,現在就只能夠一直處於被動的狀態。

  特蘭見狀忍不住微笑,現在只要拖時間就好,雖然不一定能夠完全打贏,但至少能夠保證城堡內的勝負。

  在特蘭這麼想的時候,一個意外誕生了。

  精靈界的魔力迴路開始出現混亂,而第一個感受到的是碧,她趕緊看向艾爾夫,才發現艾爾夫是故意這麼做的。

  特蘭同樣察覺到,原本是擔心艾爾夫破壞掉手環了,才發現艾爾夫是在讓魔力迴路混亂,但是這樣沒有比較好。

  這座城堡是故意座落在魔力迴路稍微交錯複雜的地方,目的就是為了吸收更多魔力,如果現在出現大混亂的話,自己的城堡不知道會怎樣。

  特蘭忍不住埋怨之前的自己不當一回事,如果當初能夠抑制住艾爾夫訓練的話,現在他就不可能能夠這樣。

  特蘭趕緊使用魔力並準備對艾爾夫進行攻擊,隨即被三人察覺到,三人意識到現在的狀況就是保護好艾爾夫就好,戰局一定會有所改變。

  而伴隨著混亂開始,大地開始搖晃,天空出現漫漫烏雲,一瞬間彷彿有某種壓力壓在大家身上。

  光是這樣的變化就讓精靈以及黑暗精靈們停下攻擊看著周圍的狀況,心中開始出現害怕,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

  隨後,狂風呼嘯,擁有魔力的風如同盡情亂舞的劍客一般,毫不在意眼前的是誰,唯有斬斷一切才是使命。

  原先互相攻擊的兩大陣營開始避難,然而要逃跑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大地的搖晃開始愈加劇烈。烏雲同樣愈加漆黑,將耀眼的太陽蓋住,留給地面上一片黑暗。

  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天空傳來陣陣怒吼,大家原先害怕是某種不明精靈出現,然而實際上是雷電在烏雲之中如同龍一般吼叫。

  特蘭知道不能夠繼續,再讓艾爾夫繼續可能會出現兩種狀況。

  一是艾爾夫突破自己的心魔獲得所有的力量,但是特蘭並不相信艾爾夫可以突破,所以更傾向會出現第二種狀況,就是艾爾夫會受不了然後昏倒,但是他昏倒會出現什麼狀況並不好說。

  在特蘭還在思考最佳解法的時候,一道雷電如同神槍一般貫穿城堡,加上大地的劇烈搖晃,城堡一瞬間出現巨大裂痕開始崩塌。

  碧知道這就是機會,趕緊使用魔力將同伴們帶走,然而逃跑並不容易,雷電在整個精靈界不分敵我地攻擊,碧帶著大家回到安全的地方時都耗盡所有精神才將大家安全帶回。

  「艾爾夫怎麼了嗎?」霞著急地看向緊閉雙眼的艾爾夫,不知道他此刻怎麼了。

  「沒什麼事,現在就稍微讓他放鬆等到他好點吧。」碧筋疲力盡地坐在一旁,忍不住伸出手捏艾爾夫的臉,「搞那麼大的事情幹嘛。」

  艾爾夫被這麼一捏沒有不舒服,反而有種放鬆的感覺,狂暴的雷電開始緩和下來,看來艾爾夫已經認知到自己並不在戰場上。

  「先讓大家好好放鬆吧,黑暗精靈估計會發動進攻。」霞看到這種狀況就不再擔心,而是指揮大家,並提防黑暗精靈。

  ~★~

  為了改變戰局,刻意地碰觸那些不願意碰觸的記憶,而強行碰觸的結果就是全身的魔力發生暴走的狀況,同時感覺自己又要被黑暗吞噬。

  在自己快要不行的時候,能夠感受到某個人將我抱離開,隨後不知道做了什麼將我拉出來。

  我帶著幾分痛苦緩緩醒過來,周圍有著許多裝飾品,我馬上認出這裡是霞的房間。床依然是很柔軟,同時還有淡淡的香味,感覺放鬆許多。

  我忍不住想翻身的時候,察覺到懷中溫暖的東西,這時候才發現是溫蒂抱著我睡覺,自己真的離開黑暗精靈的陣營了嗎?還是這一切都是夢呢?

  我緩慢地爬起身查看周圍,馬上就看見克蕾布站在一旁,而碧他們則是不開心地瞪著克蕾布,明顯不相信她是同伴,但克蕾布完全無所謂。

  「艾爾夫你沒事吧!」紅發覺到我起床馬上靠過來,我則是在不驚動溫蒂的狀況下抱住紅。

  「我沒事,你們呢?」我忍不住反問,剛剛才經歷過戰鬥,而且魔力暴走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都沒事。」安靠過來摸了摸我的頭說道。

  「沒事就好,謝謝你們。」我說。

  「幹嘛道謝?如果不救你整個精靈界就毀掉了,下次再被抓試試看,我們絕對不救你!」碧帶著幾分怒氣說道,但我能夠感受到她其實沒有真的生氣,而是在為我擔心。

  「是嗎?剛才緊緊握著他的手睡覺的是誰呢?」霞到碧耳邊輕聲說道,碧馬上扭頭摀住霞的嘴巴。

  「我才沒有!只是不想動罷了!」碧知道自己的臉一定變紅了,所以不願意轉過頭看艾爾夫,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看向一旁的克蕾布。

  「話說妳要在這邊多久?有我們在艾爾夫身邊就夠了。」

  我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對克蕾布還是有敵意的,為了避免他們吵起來,我趕緊介入其中。

  「不好意思,你們可以離開一下嗎?我有幾件事想要跟克蕾布說說。」霞對於這個決定有點不放心,但是看見我的眼神就只好同意。

  「如果發生什麼狀況我們就會馬上進來。」霞說完就離開,最後離開的是抱著我的紅。

  整個房間剩下克蕾布、睡著的溫蒂以及我,克蕾布在他們離開之後不發一語,我也在思考該如何開口,只好觸碰溫蒂的頭髮同時思考該怎麼提問,最後放棄了,決定直接提問。

  「克蕾布妳真的是我的母親嗎?」我直接詢問,克蕾布聽到這個問題後十分淡定地回應。

  「以生物學來說,我並不是。我只不過是擁有你母親的記憶罷了,但隨著時間越來越多的記憶片段出現,可以完全說是你的母親的化身也不為過。」克蕾布回應我的問題,我能夠明白克蕾布的意思。

  克蕾布不是母親,也不是母親的轉世,就只是擁有母親的記憶片段罷了,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在克蕾布身上感受到的特別感,自己為什麼沒有察覺到呢?

  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我看著克蕾布的雙眼忍不住想問一個問題。

  「母親在生前的最後一刻…對我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

  自己很想要知道這個答案,母親因為我落到不好的地步,她到底想著什麼呢?是像其他人一樣討厭著我嗎?怨恨我的出生嗎?

  我想知道。

  克蕾布緩緩坐到床上,輕撫著我的頭髮,久久沒有給我答案。

  「為什麼想要知道這個呢?」克蕾布經過許久後,沒有回答我,而是反問我一個問題。

  「因為…是我,害母親大人的未來變得慘淡…」我話還沒說完,克蕾布露出溫柔的笑容,同時伸出食物抵住我的嘴唇。

  「我從來沒有怨恨過你,你是我最寶貝的兒子,我為什麼要怨恨你呢?」克蕾布柔聲問道,完全就是母親大人的感覺。

  「都是我…」

  「你只是個孩子而已,你沒有任何的責任,我才應該要拼盡一切好好保護住你才對。」母親大人張開雙臂將我抱入懷裡,「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地保護好你。」

  聽到這個我的情緒真正地放鬆下來,我一直以為母親就是放棄我、討厭我、怨恨著我,此刻聽到這些,自己終於可以放鬆下來。

  ~★~

  自己的丈夫早已不是當初的丈夫,自己為什麼沒有提早察覺到呢?

  艾爾夫的母親因為這一點不停地悔恨著,然而發覺到的時候已經被軟禁起來,然而她沒有放棄,一直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阻止虛或是幫助自己的孩子。

  但到了死前,只能夠大概知道虛那股詭異的魔力是哪來的,便想透過精靈去找找那股詭異的魔力,然而沒有成功。

  自己沒有成功阻止虛,又沒有保護住自己的孩子,自己一直不停地後悔著,或許就是這樣的強烈想法,才將自己的記憶片段能夠進入到克蕾布體內。

  「能夠再見一面真是太好了。」克蕾布看著艾爾夫的睡顏忍不住說道。

  ~★~

  「該死的!」特蘭十分憤怒地大喊,整個城堡被搞得一團亂,幸好城堡沒有全毀。

  城堡還在不只是可以繼續守城,自己還可以繼續想辦法獲得魔力,只是剛剛的暴走讓城堡座落在這點的缺點展現出來。

  「居然變成人類那一方…」黑不開心地踢動磚塊,克蕾布加入艾爾夫那一方在預料之外,還以為他們只是感情好而已。

  「一定要殺了他們全部…我不會再玩了,我要盡量奪取最多的魔力後進行反擊。」特蘭憤怒地開始驅動魔法陣,準備吸取最多的魔力後準備帶領黑暗精靈們進行反擊。

  黑看著憤怒的特蘭沒有表達意見,大部分的士兵都已經受傷,如果真的要再一次開戰,勝率是不高的。

  「不是敵死就是我亡嗎…」黑忍不住說道。

  「妳說什麼?」此刻只能夠相信黑的特蘭轉頭詢問黑說了什麼。

  「沒什麼,盡情地大鬧吧。」黑馬上笑了笑。算了,自己想要什麼自己也不清楚,就好好地玩樂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