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9 我們愛你

肥宅鯊J shark | 2021-10-26 23:10:59 | 巴幣 50 | 人氣 130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等等我就會啟動魔法,這次的魔法將會讓你看到我不清楚,同時我難以干涉,我能夠做的就是維持這個魔法運作,要怎麼做你要自己思考。」克蕾布在啟動魔法之前向我說道,我點點頭同意。

  霞他們站在一旁等待魔法開始,心中都在替艾爾夫加油,確認魔法完全啟動之後,讓安擔任護衛在這邊保護克蕾布和艾爾夫。

  至於碧則是趕緊移動,並命令自己的精靈們負責偵查。

  「一切都會沒事的吧。」紅看著太陽漸漸西落忍不住搓揉雙手,心裡再次感到緊張。

  「沒事的,趕緊做準備吧。」霞稍微安撫紅的情緒以後,開始指揮精靈們到指定位置,並等待戰爭的開始。

  ~★~

  伴隨著魔法的開始,自己的意識逐漸模糊,我盡可能讓自己放鬆下來,隨後慢慢地墜入黑暗之中,

  等到光亮佔據視野的時候,眼前出現的是自己的母親,或許是近期看太多遍了,內心的波瀾比起一開始小許多。

  我站起身帶著幾分戒備,然而母親並沒有做出什麼行動,而是坐在位子上品嚐著眼前的熱茶。

  「艾爾夫怎麼了嗎?」聽到這個聲音我馬上看向一旁,坐在母親對面的是虛,可是感覺又有點不一樣。

  「不…沒事。」我聽到父親說的忍不住緩緩坐下。

  自己現在是在做什麼呢?想起來了,是在和家人們一起出遊,我怎麼會忘記呢?

  「那邊太令人感到痛苦了…你就在這邊好好放鬆吧,不要去戰鬥了。」在黑暗之中,有幾道黑影看著艾爾夫和母親快樂的交談,忍不住念念道。

  「你們…這世界都要毀滅了,還在做什麼!」在他們身旁是無法脫困的狄愛納,她不開心地對著黑影怒吼。

  「那又如何?世界拋棄了我們,卻要我們來拯救?什麼道理?」其中一個黑影帶著憤怒的語氣說道。

  狄愛納無法反駁,同時只能夠拜託艾爾夫快點察覺到而已。

 「果然自己最大的敵人還是自己啊…」狄愛納看著那些黑影忍不住說道,每一個都是艾爾夫自己,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

  ~★~

  在我的記憶片段中,父母親幾乎都是有錢人,從小的生活就是幸福無比,但幾乎每個記憶片段都會出現一件事,就是我的家族必定會遭受到攻擊,而且幾乎都是在夜晚之中。

  暴民、匪徒、敵人等等,最喜歡趁著大家熟睡的夜晚之中趁機襲來,所以我夜晚時我是睡不著的,只能夠透過酒精放鬆自我看能不能睡著罷了。

  然而現在,卻要反過來在夜晚中襲擊他人,這是什麼奇怪的輪迴啊?我忍不住暗暗自嘲。

  「在想什麼?」在一旁的特蘭突然詢問我。

  「沒什麼,在想打贏之後要喝什麼酒來好好慶祝。」我露出微笑給特蘭看,他聽到後自然也露出笑容。

  「我可從來沒想過輸贏,唯有破壞才是重點。」特蘭彙集魔力看著萬物之森,「戰爭開始。」

  ~★~

  風的味道唯有我一個人能夠體會,透過風我能夠感受到許多事物,但唯有一件事難以感受,就是自己的心情,應該說自己不敢好好面對自己的情緒。

  「贏了以後一定要好好撒嬌。」我忍不住對自己說道,隨後看向突然爆發出的魔力那邊,想必是黑暗精靈們來襲,「敵人來襲!」我馬上大喊,隨後命令精靈們發動攻擊。

  戰爭的序幕就這樣被拉開。

  伴隨著風屬性攻擊發動,萬物之森出現許多火焰照耀黑暗,火屬性精靈們同樣開始發動攻擊。

  站在最前頭的特蘭湧出許多的闇屬性魔力,全部都是吸收特性,輕而易舉地將攻擊吸收。隨後,數量龐大的漆黑長槍射向精靈們,精靈們只好趕緊躲避或是防禦。

  「黑去找克蕾布,她肯定在艾爾夫身旁做些什麼,去搗亂他們。」特蘭命令黑,黑馬上點點頭,靠著某種聯繫感受到克蕾布此刻的位置。

  「我可不想要和妳成為敵人啊…」黑高速衝向克蕾布,自己對克蕾布還是有幾分感情的,然而現在的克蕾布還能算是克蕾布嗎?

  想這些實在是太麻煩了,趕緊解決就好了。

  ~★~

  「來~」我利用一些小道具以及周圍的花做了一個簡單的花圈給溫蒂,溫蒂看見後自然是很開心,馬上把花圈戴到頭上。

  「謝謝哥哥。」溫蒂開心地說道,突然湊過來往我的臉上一親,講實話這有點過於親密了。

  「我不是說私底下才可以親親嗎?這裡好歹還有其他人在。」我忍不住念了溫蒂幾句,但她只是開心地微笑,絲毫不管這些。

  「你們兩個偷偷摸摸在做什麼呢?」梅里絲突然出現在身後,嚇得我忍不住跳起來,尤其剛剛溫蒂還做了那個舉動。

  「一副做賊心虛的感覺呢~」梅里絲好像看穿什麼,我只能夠避開她的眼神。

  「艾爾夫哥哥幫我做了花圈。」溫蒂這時候站出來替我解圍,同時秀出頭上的花圈。

  「品味還算不錯嘛,等等幫我用一個吧。」梅里絲笑笑地看著我,隨後湊到我耳朵旁,「不然我就告訴父親你們兩個私底下的事情。」

  梅里絲帶著幾分壞笑,有種好懷念的感覺。

  「梅里絲姐姐妳是要跟我搶艾爾夫哥哥嗎?」溫蒂對於梅里絲突然湊近又要求花圈的行為有點吃醋,警戒地看著梅里絲。

  「比起艾爾夫,外面還有很多好男人的。」梅里絲故意說道,馬上引起溫蒂的不開心,但梅里絲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般靠近我,「但是跟自己的妹妹搶一個男人好像蠻好玩的~」梅里絲帶著幾分嬉笑說道,溫蒂趕緊出手把梅里絲推開。

  「梅里絲姐姐不行!艾爾夫哥哥是我的!」看到溫蒂生氣的樣子,我趕緊牽住她的手稍微安撫她。

  「是不是妳的要看妳自己個人的努力,如果被搶走就代表妳不夠有吸引力。」在梅里絲想要繼續說話調戲溫蒂的時候,梅里絲的女僕突然出現打斷梅里絲說話,並說了一些事情,看來是父親要找她說些什麼,梅里絲自然是擺出不太開心的臉,但還是跟著女僕離開。

  「哥哥會喜歡其他的女人嗎?」溫蒂不安地詢問我,我馬上回答。

  「我會只愛著溫蒂的。」我牽著溫蒂的手認真地跟她約定,雖然我們是兄妹,但總會有辦法的。

  「兩個人又在你儂我儂了。」埃爾哈德看著我和溫蒂有點無奈地說道,而他好像已經看出我們之間有點特殊的關係。

  「兩個人這樣很可愛不是嗎?」在一旁的托蘿碧雅笑笑地說道,看起來是支持我們。

  「可愛是可愛啦,可是他們好歹是兄妹。」埃爾哈德聽到托蘿碧雅說的忍不住反駁。

  「我倒是沒什麼意見,不管是哪一方都是自己最熟識的人,也不會有什麼公婆家問題。」說出這句話的托蘿碧雅靠近我們,溫蒂馬上開心地擁抱住她。

  「話不是這麼說的…」埃爾哈德看起來有幾分頭痛,托蘿碧雅的個性帶著幾分天真,說出來的話讓認真的埃爾哈德有時候難以招架。

  「托蘿碧雅姐姐、埃爾哈德哥哥你們好,明明你們都在忙魔法的研究,居然還打擾到你們。」不管是托蘿碧雅還是埃爾哈德,兩人都是S級魔法師,同時致力於各式各樣的魔法研究。

  「一直待在研究室也是很苦悶的,出來陪陪家人也不錯,只是你和溫蒂…」埃爾哈德比起前幾天的樣子看起來放鬆許多,但是想要唸我和溫蒂的時候,馬上被托蘿碧雅拉住。

  「好了好了,兩個人這樣明明就沒有不好,倒是你,父親很為你擔心,到現在還找不到人娶。」托蘿碧雅反過來念埃爾哈德,埃爾哈德馬上反駁。

  「姐姐不也是?」

  「我有家人就好了,你應該不一樣吧。」托蘿碧雅親暱地抱著我和溫蒂,埃爾哈德知道托蘿碧雅繼續這樣也無所謂,忍不住有幾分著急的感覺。

  「我自己的婚事會自己看著辦啦。」埃爾哈德應付不了托蘿碧雅,忍不住說了一句後就離開。

  我看著埃爾哈德離開的樣子忍不住苦笑,有時候托蘿碧雅真的很難應付。

  「你們兩個如果真的想要在一起,有一天一定要好好跟父親以及你們的母親好好說知道嗎?」托蘿碧雅對著我們兩人說道,我們兩人只能牽著手點點頭同意。

  ~★~

  黑在夜晚中疾馳,感受到克蕾布就在前方,此刻貌似在用什麼魔法,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阻止他們,並準備再次提速衝刺的時候。

  「此路不通。」伴隨著這一句話,巨石砸落,黑面對突然的一擊只得趕緊避開。

  黑看著巨石忍不住警惕,那塊石頭並非是魔力構成的,使用吸收沒什麼作用,如果要破壞可能會浪費很多力氣,而且除開那顆巨石,安身旁還有許多石頭以及精靈,如果浪費力氣可能會很不妙。

  「克蕾布和艾爾夫就在前面吧,我要殺了他們兩個。」黑不開心地瞪著安,安一點也不退縮,而是利用魔力控制巨大的石塊準備繼續發動攻擊。

  黑知道那些石塊就是為了刻意抵擋自己的闇屬性魔力,不開心地想近身戰,卻馬上被精靈們擋下來,只能夠馬上後退。

  「我一定會守護好艾爾夫的。」安爆發出魔力瞪視黑。

  ~★~

  「崔朗厄不愧是騎士團的團長,身手果然很好。至於艾爾夫還不錯,只是還需要練習。」父親站在一旁看著我和崔朗厄練習的狀況稱讚道。

  「謝謝父親。」崔朗厄禮貌地鞠躬,而我則是坐在一旁喘氣休息,崔朗厄實在很強。

  「謝謝…父親…」我喘氣地說道,隨後溫蒂拿著毛巾幫我擦汗。

  「你們兩個感情真好呢。」父親看到這樣的畫面笑了笑,而聽到這句話我們的心跳忍不住加快,擔心是不是被發現了。但父親沒有想那麼多,而是看向崔朗厄並拔出自己的佩劍,「崔朗厄接下來和我稍微比試一下吧。」

  「能夠跟父親稍微比劃一下是我的榮幸。」崔朗厄絲毫沒有怯步,而是握緊著劍面對父親,我曾經看過父親戰鬥的樣子,父親本身也是很強的。

  「還是要稍微保持一下距離比較好呢。」我忍不住向一旁的溫蒂說道。

  「可是…」溫蒂明顯是希望可以一直親暱在一起,只是這樣一定會被發現的,搞不好現在已經發現了。

  突然,一隻精靈拿著一杯飲料靠過來,我馬上認出來這是母親的精靈。

  「謝謝。」道謝的同時摸了摸精靈,母親說我有和她一樣的力量,只是自己的魔力量不多,所以沒辦法跟很多精靈契約,只好慢慢來等待。

  「好期待哥哥獲得自己的精靈的時候喔。」溫蒂同樣摸了摸精靈,而她說的話讓我願意更加努力,如果跟精靈契約的話應該會最想要跟人型的精靈契約。

  「總有一天會獲得的。」我笑笑地回應溫蒂,隨後牽著她的手散步。

  我看著崔朗厄和父親激烈的對打中,但感受不到任何的殺氣,而是純粹的親情。

  埃爾哈德和托蘿碧雅雖然說要放鬆,兩人還是忍不住拿出書本開始討論研究的事情,如果兩人可以一直那麼好就好了。

  梅里絲和女僕愉快地享用茶點,梅里絲並不在意女僕的身份,像是朋友一樣對待,只是個性還是有點高傲的感覺。

  「在想什麼呢?」在我看著大家散步到一半的時候,眼睛突然被摀住,我馬上知道這是母親的聲音。

  「在想如果能一直那麼美好就好了。」我回答母親,轉過頭看向她,母親回我一個溫柔的笑容。

  「一定能永遠那麼美好的。」說出這句話的溫蒂緊緊挽住我的手,那股溫暖彷彿是真的一般。

  「如果這個世界是真的話,一定能夠維持永遠的美好。」我忍不住笑了笑,溫蒂聽到我說的話露出疑惑的眼神。

  「哥哥是什麼意思?這世界不是真的嗎?」溫蒂不解地詢問,而我只是摸了摸她的頭。

  「妳先去找托蘿碧雅姐姐,我有點事想要跟母親說。」溫蒂聽到我說的話後點點頭離開,離開時不忘用幾分擔憂的眼神看著我,我馬上露出微笑讓她感到放心一點。

  「覺得這個世界是假的?」母親好奇地詢問。

  「不知道,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但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我回答母親,而她沒有繼續說話,而是與我相望。

  在如同黑珍珠一般的瞳孔之中,我只能看見我自己,然而這彷彿就是母親要我看的事物一般。剎那間,整個空間開始扭曲,出現的不是敵人、不是亡靈,而是各式各樣的我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不要待在這種美好的世界裡就好…」一個雙手抱膝將臉貼著腿的我忍不住說道。

  「繼續待在這裡沒有什麼意義,這世界的確很美好,但這不是我要的。」我回答他。

  「那你想要什麼?想要看大家互相廝殺嗎!想要再看更多的生命消逝嗎!」另一位我憤怒地大喊,我只能夠搖搖頭。

  「我並不想要看生命消逝,但是我更希望能夠保護我所愛之人,我知道這樣做很矛盾,但是自己必須要做出決定,為此我需要力量,唯有力量才有資格做出更多決定。」我堅定地回覆他們,他們才安靜下來,直到有一個我開口。

  「你前進了…我們只是一群不敢前進就此停住的廢物而已,你的存在重要性已經跟我們截然不同,我們的存在果然是種笑話。」那個我消極地說道,我忍不住開口。

  「沒有你們就沒有我,而且我還是跟你們一樣,我還是很懦弱,只是想要守護心愛之人而已。」我笑笑地說道,他則是露出無奈的表情。

  「這表情太陽光了啦…哪裡一樣。」他無奈地說道,隨後身影緩緩消失,其他的同樣緩緩消失。

  我還以為會經歷什麼大戰,但仔細想想,他們就是我的內心陰暗面,跟他們大戰也沒有什麼意義,我能做的就是接納他們。

  我很弱小我知道,但弱小並沒有錯,弱小讓我懂了更多東西,讓我知道力量的用法,這些過去我無法拋棄。他們就是我,我就是他們。

  在他們消失的瞬間,身後出現一道光,我轉過頭查看,看見的卻是父親與母親兩人站在一起牽著手看著我。

  看著他們兩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且說什麼有意義嗎?我的話語還能夠傳達給他們嗎?

  他們兩人靜靜地看著我,直到兩人的嘴唇因為喉嚨中的話語而緩慢張開。

  「辛苦了我們的孩子,我們沒能夠陪你到最後,但我們會在遙遠的彼方為你祈禱。」父親和母親露出溫柔的笑容,「我們愛你。」

  兩人說完以後轉身向著光離開,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我打從內心希望自己還能夠再跟父親或是母親好好交談。

  這份願望促使我伸出手並且想邁開步伐,但我知道這毫無意義,默默地將手縮回來,只能夠看著兩人遠去,自己則是站在原地,不,要做的應該要說繼續前進。

  我朝著另一個方向開始邁出步伐奔跑,周遭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就算如此,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方向絕對沒有錯,在奔跑的盡頭之中,我看見了白色的亮光,正是狄愛納。

  狄愛納疲累地倒在地上,我趕緊過去攙扶她,在碰觸到的一瞬間,整個空間開始變得光亮許多,黑暗終於消去。

  「你這笨蛋…太久了!」狄愛納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留情地給我一巴掌,讓她等候許久的我沒有反抗。

  「對不起。」我馬上道歉。

  「不要道歉了,至少你還是成功了。」狄愛納感覺不太舒服,但她沒有休息,而是趕緊站起來,「你想要怎麼做?依然想要選擇和平?」

  「我知道很困難…但我依然…」在我還沒說完話的時候,狄愛納粗魯地弄亂我的頭髮,直接打斷我說話。

  「艾爾夫你不用想那麼多,讓我來幫你做這些決定吧,由我承擔這一切。」狄愛納露出的笑容讓我放心許多,但我並不想讓她一人承受。

  「我會陪在妳身旁的,不會讓妳一個人承受這一切的。」狄愛納聽見我說的露出一絲害羞的表情。

  「真的是很會講這種話…」狄愛納有點無奈地說道,隨後拉著我的手張開魔法陣,「現在不是講這些的時候,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阻止黑暗精靈,這樣子可以嗎?」

  「嗯,就先照妳說的吧。」無法提出更好意見的我只能夠同意,不論如何,先保護住大家就好了。

  ~★~

  安持續使用巨大的石塊進行攻防,黑只能夠用暴力的方式將石塊破壞掉,藉此讓安失去武器。

  在雙方激烈交戰的時候,突然有地方爆發出強大的魔力,雙方都停下腳步,但是黑只遲疑一秒,馬上對著安發動攻擊。

  安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操控石塊或是使用魔力都會慢一拍,在安思考如何將傷害減到最低的時候,一道闇屬性魔力保護住安。

  「克蕾布…」黑不開心地咬牙切齒,瞪視著克蕾布以及在她身旁的艾爾夫還有狄愛納。

  「果然還是這樣比較習慣。」安看到艾爾夫後忍不住露出微笑,艾爾夫同樣回以微笑,但知道現在不是對看的時候。

  「克蕾布拜託妳跟安一起對付黑,我要去找特蘭。」說完我就開始使用魔力移動,狄愛納則是飛起來跟在我身後。

  我能夠感受到現在的身體完全是自己的身體,並且我能夠自由切換是否要使用精靈界的魔力。

  「這就是完全精靈化嗎?」我忍不住詢問狄愛納。

  「本來真正的精靈化就是能夠自由切換,畢竟我這副身軀無法近身戰,而你則是使用魔力沒那麼擅長,完全精靈化雖然聽起來很強,實際上就是兩人互補。」狄愛納解釋道,「先不多解釋了,趕快去救精靈界吧。」

  ~★~

  另一邊,黑暗精靈們開始發動大規模進攻,他們的目的只有殺死所有的精靈,毫不顧忌地向前衝。

  人類與精靈同時抵禦黑暗精靈們的進攻,然而光是特蘭一人就已經造成龐大的威脅,不如說就只有特蘭而已,感受的出來敵人們好像有點疲累,唯有特蘭比幾個小時前還要更加有精神。

  三位精靈女王同時抵禦特蘭的攻擊,然而四種特性夾雜在一起十分難對付,只有艾爾夫有辦法對付而已,在他們心裡面祈禱的時候,強大的魔力爆發開來,特蘭馬上注意到。

  「手環被破壞掉了…艾爾夫…來吧!最後的決戰!」闇屬性魔力開始扭曲成一團,最後漸漸化成型,化為一條黑漆的巨龍,怒吼一聲後飛向天際直奔艾爾夫。

  「霞我們過去幫忙吧!」碧忍不住大喊。

  「交給艾爾夫,這裡由我們來守護。」霞堅定地看著前方,碧不再發表意見,而是驅使魔力攻擊其餘的黑暗精靈。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