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76 保護我的孩子

肥宅鯊J shark | 2021-10-14 01:47:13 | 巴幣 80 | 人氣 14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夜晚是大家的休息時間,不會有吵雜的聲響,可以安靜地陪伴心愛的人。

我看著懷中艾爾夫的睡容,雖然跟原來的樣貌不一樣,但是依然不會減少自己對他的心愛。

  突然,有某人正在遠處醞釀著魔力,我忍不住下床查看,但是從窗戶是無法看到什麼的,在我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的時候,強大的魔力爆發開來,我馬上使用魔力保護住自身以及艾爾夫。而艾爾夫反應慢一拍,攻擊都已經發動才醒過來。

  「我們趕緊離開,敵人來襲。」我強行抱住艾爾夫準備移動的時候,艾爾夫看著遠方輕聲說道。

  「霞…」霞這個名字是誰?是誰並不重要,但是可以清楚知道發動攻擊的是艾爾夫的同伴。

  既然是艾爾夫的同伴,所以是敵人…是敵人嗎?這個問題不禁出現在我的腦內,他們的出現就是要奪回艾爾夫,從我手中…不對,他們是要保護他,我才是敵人那方。

  「克蕾布妳沒事吧?」我著急地詢問克蕾布,克蕾布突然鬆手,幸好還有地毯,但克蕾布為什麼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

  「敵人…同伴…」我馬上理解克蕾布發生什麼事了,如果她是站在我的立場,霞他們就是同伴,然而站在黑暗精靈的立場,他們就是敵人。

  「克蕾…」我話音未落,又有第二波攻擊到來,克蕾布馬上起身使用魔力保護住我。

  「對不起,我不該想那麼多的,不論如何我都是您的護衛,現在他們正在進行大範圍的攻擊,先去安全的地方吧。」克蕾布說道,不論她現在是敵人還是同伴,此刻她心中最重要的是保護我這件事。

  「嗯。」我馬上同意,隨後克蕾布直接將我抱起來,比起我自己跑快多了。

  在避難的過程中,我透過窗戶看見高聳的城牆毀損許多,原先無法看到的風景此刻看得一清二楚。

  黑暗精靈們、魔獸以及被迫契約的人類們開始回應精靈們的攻擊進行反擊。另一方精靈們正在積極使用魔力進行攻擊,想必是要把我帶回去。

  正常來說我應該配合精靈們,從黑暗精靈的陣營逃脫出來跟他們匯合,然而克蕾布現在的狀態讓我不想要離開她身旁,我只能選擇一方嗎…

  ~★~

  「感受的到艾爾夫嗎?」托蘿碧雅詢問一旁的溫蒂。

  「不行,跟碧他們事先說的一樣。」溫蒂回應道,不管是誰都無法感受到艾爾夫的位置,原因的話,碧他們已經事先說明過。

  艾爾夫現在的狀態是自身就是精靈界,而現在在精靈界的他們根本沒辦法感應到他,唯有與之契約的精靈女王有辦法而已,而承擔這份責任的是碧,碧將會跟著人類們一同進入敵營,利用速度在一旁協助。

  「我會陪同你們一同進入並找到艾爾夫,你們不用管我的安全,就專心打倒他們後保護艾爾夫。」碧說道,所有人聽到馬上點點頭。

  碧馬上與其他人對話,隨後一個巨大的火球出現在空中,伴隨著火球墜落,碧開始使用魔力,在火球擊中的一瞬間,所有人被氣流包圍住,隨後高速衝向黑暗精靈的城堡。

  ~★~

  克蕾布帶著我往安全的地方,而她口中安全的地方就是城堡中最大的空間,天花板和牆壁明顯與其他材質不一樣,看起來堅固許多。

  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豪華的裝飾品,就是想展現出身為王的氣勢,尤其是那誇張的王座,如同惡魔坐鎮於此的王座,想出這些的特蘭此時坐在王座上悠閒地看著我。

  「外面真吵,沒想到他們會選這個時間點進攻,而且為了你感覺是要將所有的力量傾瀉而出。」特蘭帶著幾分抱怨說道。

  而我此刻根本坐不住,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狀況,但是克蕾布堅持要讓我留在這裡,因為這裡是最安全的。

  「趁著他們找到你之前,該做出選擇了吧?」特蘭嘻笑地說道,而我並沒有要選擇的意思。

  就算狄愛納叫我不要繼續堅持,但我還是想找到方法,而特蘭對於我不回答的舉動感到不滿意,離開王座走到我面前。

  「你知道嗎?我真的蠻喜歡你的,你跟歷史上那些擁有權力的人、擁有力量的人不一樣。」特蘭自顧自地說道。

  「如果是殘暴的君主,會在一開始就把所有會妨礙到他的事物就全部解決掉,同時絕對不會妥協;賢王會思考無數步,換取自己最大的利益。而你什麼都不是,就只是擁有力量的平凡人罷了。」特蘭故意嘲諷道,我自己也很清楚自己不過是陰錯陽差間擁有力量的人。

  「如果是仁慈之王,會選擇兩邊,而你不是,你只是一個害怕死亡的膽小鬼而已。」特蘭硬是抓著我的頭髮逼迫我看著他,而我則是掙扎著希望他放手,但他絲毫不理會,「做出選擇吧,究竟是哪方要死呢?」

  特蘭再次詢問,關於特蘭說的話我很清楚,自己就只是害怕有人死在我眼前而已,或是因我而死,我已經盡力嘗試抵抗恐懼,但自己現在做不到,只是一昧地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

  「做出選擇吧!究竟是哪方要死呢?」特蘭再次逼問道,如果我不回答,他彷彿就要強制幫我決定,然而我的回答對他而言根本就沒有影響力,他只是為了自己的愉悅而逼迫我做出選擇罷了。

  「我想要雙方都活下去…」我知道這個回答根本不可能,但這就是我的想法。

  「在最後我還是希望你能給我一個不同的答案,雖然這很有你的風格,但我感覺有點無聊了。順帶一提,你不管選什麼結果都是一樣的。」特蘭的手中開始彙集魔力,「他們的目標是保護你,那我就先動手吧,我懶得再拖拖拉拉。」

  特蘭開始編制魔法陣,我感受得到這個魔法陣有多危險,特蘭是想要透過我控制整個精靈界,只要這個魔法成功釋放,精靈界就完了。

  我用力地對著特蘭的臉揮出拳頭,驕傲的特蘭來不及躲開,硬是接下攻擊,往後踉蹌幾步,不開心地瞪著我。

  「無法使用魔力,現在又變成這副模樣還在掙扎什麼!」特蘭暴怒地大喊,同時走過來毫不留情地準備攻擊我。

  我知道自己很弱,學習了那麼多武術現在幾乎毫無意義,但此刻我的內心告訴我,一定要拼才可以。

  我順著特蘭的攻擊,借力使力,就算是瘦弱的身軀也能夠造成傷害,可惜的是身體太瘦弱,揮出的肘擊自己也感覺得到疼痛。

  幸好特蘭本身也不健壯,被這一擊打到後跌倒在地。

  「哈哈哈!你在幹嘛啊?」黑不知何時坐在王座上哈哈大笑著,特蘭則是不開心地叫她閉嘴。

  「艾爾夫你沒事吧?」克蕾布走到我身旁關心我。

  「克蕾布妳此刻還在關心敵人幹嘛!」特蘭看到克蕾布這樣的舉動忍不住怒罵她。

  克蕾布沒有回應,而是默默地低著頭。

  「乖乖讓我控制不就好了,你這個沒有的廢物。」特蘭捂著受傷的地方說道,我則是趕緊站起來,就算無法使用魔力我還是可以肉搏。

  而特蘭或許是太生氣了,又或者覺得被瞧不起,硬是用肉搏的方式靠近我,就算現在是這樣的身軀,學習武術的記憶還在。

  我馬上接住特蘭的拳頭,同時身軀向前攻擊他的腹部,幸好黑暗精靈還是人型,弱點也相似,這擊打中特蘭又痛苦地蹲下。

  「不玩了!」特蘭爆發出魔力將我捆綁住,這次是真的不行了。

  ----------

  我應該要保護的是什麼?

  問自己這個問題的我覺得很愚蠢,要保護什麼不是顯而易見嗎?

  那時候我一直在後悔自己無法保護心愛的事物,現在因為當時的執著,有了能夠再一次的機會,我還在等什麼?

  這副身軀很強大,但是內心空空如也,就是一堆碎片所組成,但此刻我不需要那些碎片,那些碎片毫無意義,我只要能保護艾爾夫就好了。

  當時我無法保護你,這次我一定要做到。

  ----------

  特蘭魔法完成準備出手的瞬間,克蕾布突然使用魔力保護我,特蘭驚訝地看著克蕾布。

  「克蕾布妳這是幹什麼?」特蘭不開心地質問克蕾布。

  「我…」克蕾布露出疑惑的眼神,就像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出手一樣。

  「克蕾布妳現在不是艾爾夫的護衛了,而是我的,不要妨礙我第二次。」特蘭說道,隨後再次使用魔力,然而克蕾布沒有退去一旁,而是再次在手中彙集魔力。

  「克蕾布妳到底在做什麼!」特蘭忍不住大罵。

  「我在保護我的孩子。」克蕾布深吸一口氣後回應,眼神裡是不屈不饒、絕不屈服的精神。

  「妳到底在說什麼?」特蘭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妳的孩子?妳的記憶到底發生什麼問題?艾爾夫怎麼樣都不可能是妳記憶中的孩子,妳的記憶都多久遠了。」

  特蘭伸出手想觸碰克蕾布,克蕾布卻是毫不客氣地拍掉他的手。

  「我是他的母親。」克蕾布堅定地說著,然而這是不可能的,母親已經…

  「不要在這種時候開這種玩笑…不對,妳根本不會開玩笑,那到底是哪來的記憶片段。」特蘭惡狠地說道,同時爆發出魔力準備攻擊克蕾布。

  「不知道,但就算如此,我依然是他的母親。」克蕾布平靜地說道。

  特蘭整個人開始煩躁起來,哪來的記憶片段?難道是在被封印的時候不小心跑進去的嗎?還是刻意的?不,誰會這樣做,難道那個女的已經想到那麼久的未來了嗎?

  一堆的疑問在特蘭心中爆發開來,然而現在繼續疑惑也沒有什麼用,如果現在可以把克蕾布的記憶片段竄改的話,可是克蕾布明顯正在提防著特蘭,特蘭不知道此刻最好該做什麼。

  「克蕾布不要開玩笑。」一直默不作聲的黑突然說話,眼神十分的憤怒。

  「我沒有開玩笑。」克蕾布平靜地回覆黑,「自己當年無法保護自己的孩子,現在不管要拼上什麼,我都會保護住他。」

  「你不過是一堆記憶片段組成的破人偶!在那邊跩什麼!」黑大喊的同時向前飛奔,手裡握著魔力組成的巨大槌子。

  克蕾布冷靜地使用魔力,輕而易舉地擋下槌子。

  「可能是吧,但現在我有資格決定我要怎麼活,我要為了艾爾夫,為了我的孩子。」克蕾布爆發強大的魔力擊飛黑,黑馬上調整姿態,隨即再度進攻。

  克蕾布沒有戀戰,而是直接把我抱起來拉開距離,毫不猶豫地決定離開,可是特蘭現在終於反應過來,湧出許多魔力直接把退路擋住。

  「什麼母親…那是人類的東西,不要隨便說出那個詞!」特蘭憤怒地使用魔力攻擊,而此刻的我就是一個累贅,完全幫不上忙。

  我只能夠閉眼祈禱克蕾布沒事,然而要一個人面對兩個人實在是太困難,克蕾布只能夠一直被壓制著。

  為什麼艾爾夫母親的記憶片段可以愈加強烈的影響自己呢?自己並不確定,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艾爾夫,兩者正在相互呼應,影響自己越來越重。

  原本自己還想要反抗,但伴隨著與艾爾夫繼續相處之後,這個記憶片段逐漸侵蝕掉其他的記憶片段,在最後一刻,渴望保護自己孩子的想法壓過一切。自己什麼都不是,也不可能成為艾爾夫的母親,但是身份並沒有什麼意義,只要自己想成為誰就好了。

  克蕾布明明就是趨於弱勢,卻完全不理會能不能贏,拼命地進行防禦。

   在克蕾布快要無法阻擋的時候,大門突然被突破了,隨之而來的身影是托蘿碧雅使用魔法將大門破壞。

  「托蘿碧雅姐姐!」看到的瞬間我馬上大喊,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熟悉的身影,我才理解精靈發動這場戰鬥不是隨便發動,而是有著人類的幫助才發動攻擊的。

  「放開哥哥!」溫蒂大喊的同時對著克蕾布使用魔法,然而我還來不及阻止她,魔法已經施放出去。

  克蕾布淡定地使用魔力進行吸收,隨後反過來攻擊特蘭,一瞬間大幅強化的力量讓特蘭馬上防禦,克蕾布趁著這個空隙抱著我往大門逃跑。

  然而在門口的人不可能讓克蕾布能夠順利逃跑,碧使用魔力擋住克蕾布的道路,瞪著克蕾布。

  「克蕾布放我下來。」然而克蕾布沒有聽我的,而是決定強行突破。

  「克蕾布如果妳真的要保護我,現在就放我下來。」克蕾布聽到我說的話才放我下來,我趕緊看向一旁的碧,「碧馬上帶我們所有人離開!」

  這場戰鬥最重要的就是是否成功保護住我,只要我能夠使用力量的話,戰局會改變不少。

  碧看著克蕾布不開心地使用魔力,然而特蘭不會輕易地讓我們離開。

  「一切都發生的莫名其妙啊…最討厭這樣了!」特蘭爆發出魔力阻止碧使用魔力帶我們離開,碧只好放棄帶我們離開這個想法。

  「所有人準備抵抗敵襲!無法使用魔力離開就用步行的方式,我會讓精靈們來接應!」碧看著克蕾布,「妳會保護艾爾夫對吧?」

  「我會的。」克蕾布眼神裡毫無虛假,碧只好接受,「那個手環是黑暗精靈的東西,就交給妳破壞了。」

  「是的。」克蕾布抓著我的手環思考如何破壞,我則是擔憂地看著周遭。

  托蘿碧雅和碧兩人衝向特蘭還有黑,其餘人則是擋下趕來支援的黑暗精靈們。

  「克蕾布妳剛剛說的話…」我忍不住想問剛剛克蕾布所說的話。

  「到安全的地方以後我再向你解釋。」克蕾布小心翼翼地處理手環,然而手環好像有很複雜的魔法,克蕾布難以破壞掉。

  「短時間內難以破壞,我們要強行突破才可以。」快速思考對策的克蕾布告訴我想法,我只能夠同意她而已,現在的狀況久了並不會有什麼好處。

  「你在這邊等我,我會回來接你的。」克蕾布柔聲對我說道,就像是母親以前說的一般,隨後就衝向特蘭加入亂鬥。

  此刻的自己到底能夠做什麼?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到母親嗎,這安排有點感人(´;ω;`)
2021-11-14 09:33:36
肥宅鯊J shark
喜歡就好,雖然呈現方式好像還是有點弱
2021-11-14 12:42: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