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 第一章 假期後的開工I

琉魚 | 2021-09-23 12:00:03 | 巴幣 18 | 人氣 56


  假期的最後一天,依萊收到了開會通知。

  房門被敲響時,依萊正坐在書桌前研讀魔法,他以為潘笛又找到了什麼樂子,趁假期還沒結束想找人陪玩。一打開門,他就發現自己猜錯了,站在門外的人是伊修斯。

  明明假期還沒結束,伊修斯卻穿戴整齊,就好像要去辦什麼正事。依萊思索了半晌,想不起今天安排了什麼行程,還好伊修斯很快就公布答案。

  「伊迪絲要開會,所有人都要到。」

  「等下嗎?」

  「對,等下,不要光顧著愣在那裡,快去換衣服。」

  伊修斯把依萊推進門內,走出去帶上門,自己在門外等他。依萊一頭霧水,搞不懂伊迪絲要開什麼會,但直覺告訴他最好動作要快,以免換來伊修斯一陣杖擊伺候。

  依萊用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到門外跟伊修斯會合,伊修斯看了眼他的穿著,沒多說什麼,算是安全過關。他跟著伊修斯走到神選者的共用大廳,其他人已經在哪裡等了。他們拉開現場唯二還空著的椅子坐下。全員到齊,會議即將開始。

  「不好意思臨時把大家找來,明天就要開工了,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資訊。」伊迪絲微微一笑,帶著恰到好處的愧疚。「我的工作是在埃利希翁各地追查喪王的動向,大家都知道,喪王已經銷聲匿跡了好一段時間,上次有人看到他是在兩百多年前。這兩百多年來的時間裡,幾乎都是他的羽黨在活動,那些報喪主也被神選者殺了不少,現今比較常出現的主要是巫莉跟葉羅耶。」

  伊迪絲拿出一本看起來有些年歲的相簿,內頁一幀幀全都是歷代報喪主的照片,她翻到貼有標籤的其中一頁,這頁上貼滿了巫莉跟葉羅耶的特寫。

  魔法師報喪主巫莉與龍族報喪主葉羅耶,在直屬喪王的報喪主中,就屬他們資歷最老,存活得最悠久,不僅行為難以捉摸,就連主導的記憶也還是團謎。巫莉喜歡惹是生非,到處製造麻煩,曝光率很高;葉羅耶則比較低調,搞不清楚他在喪王手下是負責做什麼,也很少惹出什麼事端,所以過好一陣子才被公會確認為報喪主。

  「還有一個報喪主比葉羅耶更不常出現,巫貓報喪主諾茵。」

  伊迪絲再度翻動相簿,然後停在某一頁上,書頁上的照片寥寥無幾。當諾茵的容貌攤開在眾人眼前,依萊發現自己居然認得他。

  「啊,是出現在祭典上的那個人。」

  依萊脫口而出,其他人的視線紛紛朝他掃來,伊修斯的眼神中有著「你怎麼沒告訴我」的責怪意味。依萊被看得心裡發毛,進一步解釋:「喪神祭開幕的那晚,我在逛祭典的時候被一個人撞到,他有著跟茱莉蕥一樣的異色瞳,頭髮是金色的。他撞到我後就跑了,我不知道他是報喪主。」

  仔細想想,當時諾茵見到他一副被嚇著的樣子,如果他是報喪主的話,八成是怕依萊會當場格殺他,有這樣的反應似乎也合情合理。

  依萊默默把諾茵的行為合理化,內心一角卻又覺得怪怪的,如果只是怕被當場就地正法,那諾茵幹嘛要一直對他說「對不起」呢?

  「往年的喪神祭也有人看過諾茵幾次,沒人知道他為什麼專挑那個時間現身,可能是本身有喪神祭相關的歷史記憶吧。」伊迪絲把話題接回去:「因為他一直沒什麼作為,出現的次數也不多,很容易被大家忽略。」

  伊迪絲闔上相簿,撐在桌面上的雙手交疊起來,托住下顎,凜然而絕美的藍眸環視群眾。「沒有人知道喪王為什麼突然沉寂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找不到答案,只要沒有親手將他終結的一天,我的工作就不會結束。

  「所以我想問問你們,有沒有任何與喪王相關的消息,就麻煩大家了。」

  伊迪絲的致詞一結束,神選者們就竊竊私語了起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起來都有話要說,但因為沒人先起頭,就變成不知道從誰開始的狀況。

  「從比較大的事件開始說吧。」薩格爾環著手臂,看向依萊和潘笛,「前陣子依萊跟潘笛剛上任的時候,巫莉有來找過麻煩,實際上的狀況是怎樣?」

  話語權落到了依萊和潘笛身上,他們回想了下當時的狀況,盡可能詳細地娓娓道來。講完之後,依萊想起巫莉曾經質疑過他到底為何方神聖,當他還不確定是不是該將這件事告訴大家時,潘笛就替他說了。

  「依萊,那時候巫莉是不是有對你說過『你這麼厲害,為什麼我沒見過你』這類的話?」

  依萊心裡覺得不妙,表面上還是維持著禮貌用的微笑表情,他淡淡地迴避話題。「是嗎?當時我忙著對付巫莉,沒注意到她說什麼呢。」

  還好大家很快就放過這個話題,將注意力移回報喪主身上。依萊鬆了一口氣,他拿放在桌上的水來喝,看到伊修斯很快地皺了一下眉頭,薩格爾似乎也多看了他一眼。

  接下來輪到茱莉蕥報告莉莉茲的綁架案,茱莉蕥跳過巫莉激怒她的話語跟記憶場景中的細節,把重點擺在巫莉為什麼搞出這樁綁架案,與最後是怎麼收尾的。

  最後輪到依萊把遇到諾茵的原委說過一次,就大抵報告完畢了。神選者們報告的途中,伊迪絲全神貫注凝聽,偶爾也會追問細節,當報告全部結束後,她陷入了沉思,雖然跟薩格爾一樣承襲了偏向薩弗若斯的外貌,面無表情的模樣倒跟米希雅頗為相像。

  「姊,妳有得出什麼結論嗎?」

  「可能也不算是結論,這只是我的疑慮。」面對薩格爾的提問,伊迪絲如此說道:「巫莉衝著新神選者來的事情讓我有點擔心,不知道是不是喪王在背後搞鬼,可是又考慮到對方是巫莉,她很多時候都不按牌理出牌,做的事情沒什麼原因可言,就只是想做而已。」

  薩格爾挑起一邊的眉毛,追問:「結論是?」

  「結論是沒有結論。」伊迪絲吐吐舌頭,這個動作讓她像是淘氣的少女,「不過我想還是小心為上策,尤其喪神祭之後還有很多問題要處理,誰也說不準報喪主會不會突然有所行動。」

  當伊迪絲說出結語,這個會基本上就已經開完了,難得所有神選者都聚在一起,薩格爾也毫不客氣地挪作他用,變作時事討論大會。

  「根據公會捎來的消息,反神分子最近似乎又開始變得活躍,我開工後想去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潘笛妳跟我一起……」

  薩格爾馬上訂下工作目標,他說到一半,忽然想起自己不該以命令的口吻跟潘笛說話,隨即改口:「潘笛,妳要跟我一起去嗎?還是妳有其他安排?」

  潘笛笑得爽朗,馬上就答應了,「嗯!我要跟哥一起去!」她有些難為,小小聲地說:「我發現我不太會處理反神分子的事,想看看哥怎麼做。」

  喪神祭時,薩格爾曾跟依萊討論過家庭問題,依萊給出的建議是放開對潘笛的管控,多給她一點自主權跟個人空間。看來薩格爾真的有聽進去,還跟潘笛好好談過了,這是好事。

  伊迪絲跟依萊有同樣的想法,因為她噙著一抹微笑,意味深遠地說:「薩格爾,你長大了呢。」

  「不糗我妳會死嗎?」

  薩格爾咕噥著抱怨,他並不是不滿,只是感到難為情。在伊迪絲繼續戲弄自己的弟弟之前,李奧咳了一聲,為諭醫取得了發言權。

  「各位,注意力借我們一下。」

  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諭醫幾乎很少離開醫護所,在報喪主的話題上也很難插得上話,所以在會議中一直保持沉默。李奧笑著朝大家揮了揮手,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雖然我不知道大家都沒有注意在聽,洛那在喪神祭開幕時也有說過,最近出現了幾起火斑蝶症的病例,火斑蝶症有可能會再度流行起來,請大家多多注意,一旦染病,就算是洛那也救不了你哦。」

  李奧盡量以輕鬆的口吻呼籲大家,態度卻一點也不馬虎。在他說完後,米可從座位上站起來,神情凝重地朝在場所有人一欠身,蝴蝶額飾也隨著她的動作翩翩起舞。

  「預防用藥已經調好了,還需要一點時間生效,晚上我跟李奧會把藥帶去各位的塔裡,監督大家服藥,請每個人都要配合。謝謝大家。」

  宣導到這裡,會議真的告一段落了,伊迪絲宣布散會,神選者們紛紛動身拉開椅子,討論接下來要做什麼。依萊想找伊修斯一起回去,但他才剛靠好椅子,就看到伊修斯的身影一晃而過,跟著伊迪絲消失在大廳盡頭,他們似乎要討論些什麼。

  「依萊,我可以跟你約一下複診的時間嗎?你今天什麼時候方便?」

  依萊的肩膀被點了一下,他轉身,發現是李奧在跟他說話。「我晚點要跟伊修斯練習魔法,如果急的話我就要他等一下。」

  認真來說,依萊失憶症的主治諭醫是洛特那斯,但李奧也會幫忙複診。繼上次想起那首搖籃曲後,李奧有再嘗試催眠依萊,可惜都顯效不彰,依萊沒再想起什麼。他說他想再試試其他方法,但到目前都沒有下文。

  「我晚上會把藥帶到西塔去,那時候順便複診可以嗎?」李奧的笑容隱隱透露出一抹勞累,「因為火斑蝶症的關係,我跟米可要提早開工,下午就要回醫護所,就怕預防用藥發放得太晚。」

  「諭醫還真是辛苦。」依萊打從心底這麼認為。

  李奧不予置評地聳聳肩,「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生命體只要活在世上就會生病。雖然沒辦法選擇種族天賦,但我熱愛我的工作。」他看了一下時間,發現自己該走了,「好了,米可在等我了,那我們晚上見。」

  「晚上見。」

  李奧朝依萊一揮手,偕同米可走出大廳,大概是要回北塔去做準備吧。伊修斯不知道跟伊迪絲談完話了沒,依萊打算先回西塔待著,在伊修斯回來之前,先操練一些基本魔法。他正要透過共用通道回西塔去,就發現薩格爾堵在他要經過的道路上。

  「依萊,借一步說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