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八幕 這是我的自由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8:42:05 | 巴幣 0 | 人氣 13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八幕 這是我的自由



  「就快到了,再堅持一下!」
  我們倆在天眼內部飛奔。
  或許是認為不會有人再回來,抑或是被卡司吸引了注意,並沒有任何赫斯克留守天眼內部。
  我們沒多久就趕到了上次遇見艾蜜莉的地方,我也順手扔掉了已經失去效力的儲存球。
  雖然是同樣的地方,但這次卻抱持著不同的想法而來。
  呵,曾經帶給人民絕望的天眼,看來會轉行當正義英雄了。
  「果然,這是引領自由的大門。」
  我踏出了腳步,勝利近在眼前的興奮感讓我無法思考其他事情。
  ——例如,同樣的地方,就該有同樣的事情發生才對。
  「此路不通,亞加。」
  從門後出來的,是眼神堅定的芙娃。
  「芙娃姐姐……為什麼會在這裡?」
  貝露問,但芙娃卻沒有答。
  「你們知道……我的身體是怎麼治好的嗎?」
  她的眼神望向旁邊的地板,眼神充滿了恐懼。

  「我的右手直至雙腳……都是赫斯克義肢。」
  她緩緩吐出這樣的字句。在這一瞬間,許多零碎的資訊全串起來了。
  『只要將赫斯克的核心裝在自己身上,甚至可以將他們的手腳作為義肢使用,未來甚至可以作為備用身體的可能性。』
  『我之前出任務時曾被赫斯克埋伏,所以親眼見過。當時她控制起赫斯克就跟走路一樣輕鬆呢,三兩下就讓赫斯克全部撞牆自殺了。』
  『我們只要把天眼關閉,就可以讓整個城堡的赫斯克停止運作了嗎?
  『沒想到低階赫斯克的數量與應用範圍還蠻大的。雖然不能讓全部赫斯克都停擺,但好像也能造成滿大的損傷呢。』
  『是啊,赫斯克技術的運用範圍,是很廣的……』
  原來是這樣嗎……如此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為什麼芙娃會在我們進來之後才背叛,是因為她先前不知道天眼是赫斯克動力爐的關係……而她自己也說過,她不想重回全身癱瘓的那段時光……
  「……因為不願意受苦,所以只好陷害大家了嗎?」
  面對我的質問,她抿了唇。
  「我……我辦不到……
  「犧牲我的自由,換來人民的希望什麼的,我辦不到!」
  她像是失去了以前的冷靜,雙眼直直地盯著我。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能這麼輕易的犧牲自己?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呢?
  十分鐘前才想過的這個問題,現在又重回我的眼前。
  「因為,我們不希望就這樣永遠當個失敗者。」
  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堅定地說出答案了。
  如果不曾嘗試,格蘭德的人民就會永遠得不到自由;如果沒有在失敗中振作,就會永遠停留在那個失敗的時刻。
  與其當個永遠躲藏的倖存者,我更寧願當個曾經閃耀過的英雄!
  「失敗者……是失敗者又如何?至少、至少現在的我擁有自由!」
  芙娃歇斯裡底的大吼著,同時身體也緩緩浮空。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個房間又被神力包圍住了。
  我看著躲藏在柱子後面、被芙娃操控著的眾多赫斯克,還有不知何時又關上的大門。
  這一次已經無法逃跑了吧?算了,反正我也不會再逃避了。
  「我就讓你看看這背叛同伴後獲得的力量,有多麼不堪一擊吧!」


  我看著四周的赫斯克,氣定神閒地佇立著。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現在的我可沒有魔法可以用啊。
  因為沒有希斯迪亞的魔力增幅效果,我用出的魔法會變得非常貧弱……
  ——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怎麼?亞加。現在才想談和嗎?你大可打消這個念頭,早在我下定決心背叛卡司大人時,我就決定要把你們全部消滅了!」
  飄在半空中的芙娃對我大吼著,然而她並沒有操控赫斯克衝過來。
  是過去的情誼讓她動不了手,還是因為我現在看起來太無害?
  「哥哥……有什麼計畫嗎?」
  貝露靠著我的背,小聲地說著。
  「目前專心閃躲應該可以撐一陣子……先不要對她動手,否則激怒她就糟了。」
  芙娃用來操控赫斯克的技術……不用想也知道是神力吧?赫斯克也是神力種族,如果我還有魔法的話,就可以反過來吞噬回去——
  對了,術法相剋!格藍當時的問題還沒有解開!
  雖然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格藍的謎團似乎沒有那麼重要,然而我心中卻有一個意念告訴我一定要解開它。
  他當時在神力場中還能使用魔法……我是不是聽過類似的事情……
  『此地有個神祕教團在研究神力與魔力融合的技術。如果他們的實驗成功,對世界將會是一場大災難,因為眾神將再也無力抵抗魔法師們的襲擊。』
  「莫吉……門德?」
  我想起了常常念給貝露聽的那個故事。
  貝露雖然喜歡很多英雄故事,但她只會要我唸那本給她聽,因此我特別熟悉。
  莫吉門德……他最後怎麼了……
  斷成兩截的法杖……抓了桌上的魔法書後逃跑?
  各種記憶片段閃過腦海,最後停下來的,是格藍說過的話。
  『我的名字是希斯迪亞……是父親大人為你打造的武器。』
  武器……法杖……魔法書……
  『我實在不想瞞你,但即使是對法術比較有抵抗性的我,也只能靠著剛才的危機突破禁制。』
  『父親大人希望你活得安穩,才會讓我們陪在你身邊。』
  『他除了給我們禁制,還給了我們職責。』
  果然,很奇怪啊……
  為什麼格藍會用「我們」自稱?
  ……難道,不只有他一個摩軻?
  『……但其實我也沒辦法干涉你的思想,畢竟那是梅——嗚哈!』
  格藍沒說完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
  梅……
  『到底是什麼……肯定是這個房間裡的某個物品……梅爾薇菈……』
  「梅……爾薇菈……?」
  我感覺到我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不會吧?拜託……拜託不要……
  「哥哥?你怎麼了?還好嗎?」
  貝露著急地望著我,不用她說我也知道,我現在的臉色一定很糟。
  『父親大人希望你活得安穩,才會讓我們陪在你身邊。』
  居然……居然是這樣嗎?
  一股強烈的胃痛襲來,我跪倒在地,呼吸也愈發沉重。
  好冷……我的身體、好冰……
  「哥哥,你流了好多汗,你到底怎麼了?哥哥……」
  貝露大力搖晃著我,但我卻沒有理會她。
  「亞加你、你最好快點做好覺悟喔!不然我要、我要攻擊你了喔!」
  芙娃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同時赫斯克的包圍網也變得更小了。
  不過赫斯克依然沒有攻擊。不,有些赫斯克根本沒有看向我。
  一定是有什麼人干預了這些赫斯克的行為模式。
  干涉思想……精神界的力量……
  原來……我一直在接觸這種恐怖的東西嗎?
  我拿出了懷中的魔法書,伴隨著沉重的喘息,緩緩的看向貝露。
  「梅爾薇菈……」
  我這時才想起,我從來沒聽過貝露向別人報上自己的姓氏。
  「貝露.梅爾薇菈……」
  為什麼,當初在森林遇到受傷的卡司時,他那句「精靈」是對著我說的?
  為什麼,父親與母親的頭髮都是藍色,但貝露卻是金髮?
  還有最重要的,為什麼我明明是充滿魔力的魔法師,貝露卻可以對我使用心靈相通的神術?
  我早該想到的……貝露就是,我的魔法書……
  「哥、哥哥?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看著一臉茫然的貝露,我的內心又是一陣刀割。
  因為是以神術使的外貌存在,所以對靈魂中的禁制魔法沒有抵抗能力嗎?
  「快想起來啊……梅爾薇菈、你是梅爾薇菈……」
  而不是、我的妹妹……
  如果我沒有來格蘭德,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會發現這個真相?
  就這樣保護她一輩子,永遠都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虛幻的……
  我到底是在保護什麼啊……我當時到底在拿命換什麼東西……
  一個武器化成的虛假幻影?一個自我滿足的假象?
  看著貝露臉上浮現的淡淡金色符文,我的內心也逐漸支離破碎。
  「禁制……解除?」
  此刻,我多麼希望這句話不是從她口中說出。
  「哥哥……我——」
  「別叫我哥!」
  我揮開了她伸向我的手。
  「你不是,我妹妹……」
  淚水滑落,從我們兩人的臉頰。
  此時此刻,我想將她擁入懷中,跟她道歉、摸摸她的頭並安慰她,說我只是誤會了而已。
  只要這時伸出手,就不會再痛苦了吧?迷失在幻覺之中,沉淪於兄妹互相扶持的美好劇本……
  『我沒有辦法干涉你的思想,畢竟那是梅爾薇菈才有的力量。』
  格藍,你一直想警告我的,就是這個吧?
  我一直以來的想法,真的是我自己的嗎?保護貝露,不讓她受傷什麼的……我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些念頭?
  可惡,這樣一來,我跟那些受到操控的赫斯克有什麼不同?
  當我的想法,不再只是我的想法……
  「哥哥,我——」
  聽見貝露的聲音,我又反射性地看向她,同時也看到她身後的芙娃。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赫斯克……我的赫斯克……」
  她失控的看著我們,同時手往腰側一摸——
  「不准你們奪走我的身體!」
  她拔出預藏的手槍,對準貝露射擊。
  不妙——!
  我連忙把貝露拉進懷中,躲過了那致命的射擊。
  但是……為什麼呢?
  我、不是應該……
  「即使你不是我的妹妹……我還是想保護你啊……貝露。」
  我恍神著說出我一直搞不懂的問題。明明我已經知道貝露不是我的妹妹,也已經意識到我的想法有什麼外力在干涉了……
  但是,當她真的發生危險時,我還是救了她。
  「哥哥……我是不是錯了……我沒有辦法好好控制力量……我只是希望那些赫斯克不要過來,他們就不會動了……」
  貝露看著那些面無表情的赫斯克,恐懼的淚水遍佈她的臉龐。
  「我……」
  我很清楚,剛才救她時,絕對是出自於我自己的意念。
  我不只想救她,如果可以,我還想帶她離開這裡,去看看外面廣大的世界、去見識世界各地不同的奇觀。我們還可以建立一個神殿,還要很嘲諷的蓋在法師公會的樓下……
  這些想法,是不可能被操控的吧?那麼,一切問題就煙消雲散了。
  我摸了摸貝露的頭,虛弱地露出微笑。
  「……你沒有錯,只是那些赫斯克自己不想動而已。
  「還有,不管有沒有人操控我,我都會保護你的,貝露。」
  我向前站了一步,同時翻開了魔法書。
  如果在這裡的是真正的精靈,那麼他可以使用自然力防止魔法被神力侵蝕。
  ——但現在的我就算沒有自然力,也不會害怕神力的威壓!

  「穿梭於森林,守護於無形——風之壁!」
  一道狂風出現在我四周,將四周的赫斯克驅離。
  「融合萬物的菲亞爾啊!我在此祈求您的力量,恢復生命之光芒——治療術!」
  此時,我的心中湧出一股暖意。我向旁邊一看,只見貝露雙手拿著祭司杖,怯生生地走到我身旁。
  「哥哥……就算貝露不再是你的妹妹,我也還是你的武器吧……」
  「你當然是我的武器了——同時也還是我的妹妹。」


  「凍於北方之冰雪,凝結疾風與流水——冰箭術!」
  在打倒了眾多赫斯克之後,我射出一發冰箭凍結芙娃的左肩,想阻止她繼續呼喚赫斯克。
  ……感覺她好像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難道要我多射幾發才肯停止嗎?
  我正準備凝聚魔力,然而一股不屬於我的魔力波動卻從旁邊傳來。
  「塵封於冰山、受困於山嵐,永凍於北方之冰雪,在此凝結疾風與流水——冰箭.連環!」
  貝露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訝異地看向她。
  冰箭連環?喂喂,先不論你唸咒速度怎麼這麼快,你可是祭司誒,用的魔法還比我高級?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視線,貝露輕笑了一聲:
  「哥哥,我可是本魔法書啊,怎麼能不會魔法呢?」
  ……我默默的把頭轉回來,不想承認自己居然不如一本書。
  「是說,妳再打下去她就成冰棒了,還是住手吧。」
  我看著手腳都快變成冰柱的芙娃,雖然不知道她的赫斯克義肢會不會痛,不過這樣打下去一定會死的。
  貝露聽了我的話後收回了魔法,安靜的站在我後方。
  「芙娃,你就接受現實吧。雖然你的身體要復原可能不容易,但我想卡司他們一定會陪在你身邊的。」
  我看著牙齒打顫但是身體卻不會發抖的芙娃,輕嘆了一聲。
  「好冷……我的手腳……不能動、不能動了……又是這樣、又是這種感覺……不要……不要……」
  大概又讓她想起那次事故了吧?她的雙眼無神的看著地板,沒有給我任何回應。
  抱歉了,芙娃。雖然你有你的苦衷,但我們也有我們的職責。
  「我們走吧,貝露。」

創作回應

亞加尼西
本作最中二的片段終於出現了(眼神死
2021-06-18 18:42: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