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1-2 犬族與貓族〉

亞加尼西 | 2021-03-30 19:04:27 | 巴幣 0 | 人氣 37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1-2 犬族與貓族

  在森林邊界處,我們看見兩方人馬正在對峙著。犬族雖然擁有變身的優勢,但我們精靈族的自然力也不容小覷。即使是他們獸化後的強韌皮膚也抵擋不了我們用自然力強化的魔法與神術攻勢,因此每次我們打起來都會先對峙許久,等待對方露出破綻——不過大概也只會再對峙幾天而已。

  「誒,那不是珞桑跟蝶音嗎?他們兩個怎麼會在前線?」我看見前線那兩個熟悉的身影,內心滿是驚訝與疑問。

  「珞桑學長和蝶音學姐不是說過他們加入森林守備軍了嗎?聽說後來因為實力出眾所以被調到前線了,蝶音學姐還是小隊長喔。」格藍小我們一屆,因此他總是以學長學姐來稱呼我的同學,而且時常關注他們的大事。看來是以他們為榜樣了吧?

  「他們不是和哥哥同年而已嗎?這麼早就上戰場不會很危險?」貝露擔憂地看著他們,一如往常,她總是時時刻刻替別人著想。

  「學姐他們並不是主要的攻擊小隊,應該是趁機見習吧?危險性應該不高。況且——」

  「況且他們還是我們這屆中最強的兩個學生,沒問題的。」我搶了格藍的話。

  珞桑.斐爾和蝶音.琪莉雅,他們兩個在學院中可出名了。實力強大而且總是熱心助人,根本就是標準的英雄角色。
  此外,雖然我不是純血精靈,但他們卻也願意向我伸出援手。因此我們之間的交情還算不錯。

  「哥哥,那些犬族人手裡拿的是什麼啊?」我被貝露的話吸引過去,看向了那排站在後方的犬族士兵。他們每人手裡都拿著向是弓箭的東西,但背後並沒有背箭袋。

  難不成是魔法武器?我暗自想著,但隨即否定了這個答案。犬族的魔法實力並不強大,他們主要是靠著自身的力量與速度戰鬥,魔法對他們而言根本是累贅,不可能為了這批新武器而修習魔力。
就在我思考時,格藍發現了奇怪的地方。

  「你們看,那些武器上的紋路並不屬於犬族,難不成他們有外援或盟軍?」

  「不太清楚,但這可能性似乎不低。」我答道。
  由於前線似乎還沒那麼快開始戰鬥,我們在大略了解情況後便離開了戰場。


  由於是戰亂時期,我們來程並沒有走一般大道而是森林小徑,這是天然的屏障與遮掩,也是精靈族最強力的靠山。
  然而就在我們準備沿原路回去時,格藍發現小徑中有不明人影竄動。

  「亞加、貝露,注意前面。」他壓低聲音提醒我們。

  我望向前方,果真發現一個身影以極緩慢的速度拖著腳步行走。從對方的頭上耳朵與背後搖晃的尾巴來看,是獸族的人。
  「是獸族……誒,貓族?」

  發現對方是貓族令我有點摸不著頭緒。貓族與犬族是世仇,他們之間的紛爭甚至嚴重到會在路上開打。而現在竟然有貓族出現在犬族領地附近?

  「小心點,說不定有陰謀。」我小聲叮嚀貝露,深怕有什麼埋伏。

  我們向前蹲走,就怕走路的聲音會被對方靈敏的耳朵聽見。
  就在我們走到能清晰看見對方的距離時,赫然發現對方的手臂正滴著血,這大概也是他不得不拖著步伐前進的原因。

  「哥哥……他是不是受傷了?」貝露拿出祭司杖,看起來想幫對方治療。

  跟犬族不同,我們與貓族並沒有仇恨,甚至還有點接近盟友關係。一般來說雙方遇見都是會互相幫助的,然而在這種時候出現在這裡……真的沒有問題嗎?
出於謹慎,我按住了貝露的祭司杖,不讓她上前。

  「從他的出血量來看,他身上的傷應該沒什麼大礙了——我們不要管他,先回村莊要緊。」

  我從對方身上別開了視線。這種情況下出現貓族人太不自然了,也許是犬族故意放走的誘餌,而我們三個人也無法看出道路另一邊的森林有沒有潛伏著敵軍。既然去幫助他的風險不低,而且他又沒有立即性的危險,那我們不要出面比較好。

  甚至,為了顧及貓族與我們的友誼,我們還得繞過這片區域,裝作是「沒有遇見他」,而不是「我們不出手相助」。

  我回頭看向他們兩個,作勢往回走。格藍看起來欲言又止,應該也知道不管他是最好的選擇,反觀貝露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似乎無法坐視不理。

  「哥哥,我、我得去幫助他……」她想要走上前,但我擋著不讓她過去。

  「不要過去,他自己有辦法處理的。搞不好你過去反而會害了他。」

  「不行!我怎麼可以看著別人受苦,而我卻因為可能不存在的危險而不去幫助他?早在我選擇成為祭司時,就不在乎這種事情了!」

  貝露揮開我擋在她面前的的手,雙眼泛淚的說著:
  「他的手在流血……生命正一點一滴的流失掉,就算將來傷口會好,但這過程中還是會痛苦啊……」

  她不自覺留下的淚水使我愣在原地,她也使出全力鑽過我身旁,跑了過去。

  「亞加哥,這一次對的人是貝露姐姐。」格藍說完,一個閃身便到了貝露身邊。

  我看著他們,一股說不出的情感湧上心頭。
  「過程中或許會痛苦,但這是他的所做所為導致的後果……」
  我喃喃自語著,也緩步走向三人。

  「卡司,你還有哪裡會痛嗎?」貝露仔細的檢查對方的傷勢,一面施展治療術、一面確認血是否都止住了。

  我看了看對面的森林,確定真的沒有一丁點風吹草動之後,走向那名貓族少年。

  他的名字似乎叫做卡司,從他身上的裝備看來,他是名盜賊——會去刺探敵情或者偷取財物的那種。

  「你還好吧。這些傷口都只是普通的爪痕,沒有帶毒。」格藍在一旁分析傷勢,看他的表情,這名少年是真的沒有大礙。

  「精靈……?我……帶了、情報……途中遇襲……」

  大概是看見了我的耳朵特徵,他將手顫抖著伸向我。然而在即將觸碰到我的前一刻倒了下去。

  或許他的傷勢並沒有我想的那麼輕。
  我在他即將倒地的前一刻接住了他,同時決定將他帶回去給長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