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終幕 等價交換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8:52:49 | 巴幣 0 | 人氣 39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終幕 等價交換



  我們找到了天眼裝置的房間,貝露三兩下就找出了裡面的辨識神術並破壞,讓禁用武器的命令不再偏袒赫斯克。
  在等待天眼重新辨識敵人的這段時間,我和貝露不經意的對望,我便將不久前萌生的疑問說了出來。
  「是說……貝露,你的個性是不是變了啊?瞧你剛才用冰箭術時狂傲的模樣,我之前那個悲天憫人的祭司妹妹跑去哪了?」
  我看著貝露,雖然服裝髮型都一樣,但總感覺她的眼神和氣場改變了許多。
  「人家……人家以為哥哥會喜歡……」
  她一臉無辜的玩著手指,同時彆扭的撇開了視線。
  ……原本的貝露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絕對。
  「唉,算了……反正禁制解除後我也封不回去,只好接受啦。」
  我聳肩,無奈地接受了現狀。
  是因為摩軻本來就會這樣嗎?還是父親下的禁制抑制了他們本來的性格?
  雖然有點懷念之前乖巧的貝露,但我只能說這種改變並不壞。
  ……只要她開心就好,我想。
  「誒誒,哥哥願意接受貝露的任性嗎?那人家想吃冰雪糕、想看羽族的羽毛,還有想要跟哥哥一起出去冒險!」
  不,看來我還是無法接受……真令人胃痛。
  我決定把貝露那段話無視。無聊之餘,我拿出了寶石失去光澤的的希斯迪亞,懷念的摸著它杖身的紋路。
  希斯迪亞,你陪伴我這麼久,我卻從未謝過你一句話。
  如果你還在就好了……
  在皎潔的月光下,我的思念化作流光,閃爍了法杖上的寶石。

  等等……不是我心理作用,剛剛寶石是不是真的閃了一下?
  『嗚、亞加?怎麼了嗎?』
  ……啥。
  『哦?你們怎麼又回來天眼內部了?有東西忘了帶嗎?總之已經安全了吧?』
  「……格藍!」
  我不由自主地加重了握住法杖的手勁。
  『格藍?這個名子我有印象……噢噢、原來是我那個身體的名字啊?』
  ……我決定開始折法杖了。
  『噢噢噢……會痛啊亞加——』
  「會痛?你會痛是吧?」
  我的心中燃起了一股無名火,要不是格藍捨身救過我,我肯定把他摔到地上去。
  「裝死裝的很像嘛!我為你難過這麼久,你竟然沒死?你給我死回去!現在立刻馬上!」
  我對著希斯迪亞大吼著。
  『亞加、亞加你個性是不是變了啊!就說會痛了啦!』
  「你個性才變了!把我那個誠實正直的格藍還給我啊!」
  『我不是說我只是有點累嗎?是真的有點累而已啊,還不是你自己亂想……』
  可惡……好像是這樣沒錯。
  我盯著希斯迪亞,不發一語。雖然他沒死是萬幸沒錯,但……就是感覺很羞恥。
  『等等,亞加,你不會就把我的身體丟在城外吧?』
  此時,希斯迪亞突然想到這件事情。
  我當時以為格藍死了,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埋葬他,因此只是把他安置在某棵樹的後面而已。
  「……如果我說是呢?」
  『去找回來!快點!』
  「不過就是個身體嘛,身體乃身外之物……」
  『誰跟你身外之物啊!呃啊……我、我感覺到我的右手好痛,應該是有野獸在咬我——』
  「格藍,你沒有右手。」
  『……這不是問題!重點是我的身體很重要!快去找回來!』
  「我……」
  原本我還想開些玩笑的,然而此刻的我卻說不出任何話語。
  在故事中,每當主角打倒大魔王後,死去的隊友都會全部復活,形成美好大結局。
  但我們經歷的這些並不是故事,而是真實的戰鬥。就算他們是摩軻,也不可能在斷手之後又自己長回來。
  如同學魔法需要練習一樣,革命、戰爭、成長,這些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付出了自然力保護這個城市,而格藍付出它的右手保護了我。
  卡司被格蘭德城接納,從此必須為了保護它而奉獻;芙娃透過赫斯克技術獲得了自由,但同時這份自由也為她埋下了背叛反抗軍的禍根。
  英雄雖然能打敗邪惡,但同時也注定得繼續幫忙村民。
  這是宿命嗎?不,我覺得並不是那麼悲觀的東西……
  我撇過頭,恰好與貝露四目相交。一瞬間,我想起了她曾說過的話語。
  『只要一想到別人受到幫助後的快樂表情,再怎麼辛苦都值得喔。』
  沒錯,這不該是宿命,而是——。
  得出結論的我笑了出來。
  「好吧,等這邊結束後就過去。這裝置應該快好了。
  「等天眼的鎖定模式更改完成後,街上所有赫斯克就會被全數掃蕩乾淨,反抗軍也會因此獲救吧?到時候再去也不遲。」
  雖然卡司說他能撐半個小時,但我們也已經用掉二十幾分鐘了,要是有什麼意外……
  「沒問題的,哥哥。卡司會像平常一樣遵守承諾的,要相信他喔。」
  彷彿看穿我的心思,貝露安慰著我。
  ……不會心靈相通還開著吧?
  「沒有沒有!我、我現在解除了!哥哥不要生氣嘛。」
  「你也真是……」
  我無奈的輕嘆了口氣。看來我繼續接納貝露的代價還不小啊……


  沒過多久,天眼控制台的法陣便重新發出光芒。
  應該是調整完成了吧?可惜在地下看不到漫天追蹤光束的壯觀之景。
  由於格藍的身體比較重要,因此我們打算先去城外,隨後再回頭去找卡司他們。
  但沒想到我們來到城外後,會看見一個本不該出現的人。
  「所以說,希斯迪亞覺醒了?」

  在昏迷的格藍身旁站著一個藍髮男子。他仔細的凝視著格藍身上的傷痕,就像是在看自己作品上的裂痕般仔細。
  不過準確來說,那確實是他的作品。
  「爸?你怎麼會在這——」
  一股難以言喻的緊張感浮上心頭。
  我想起格藍說過,不能讓父親知道他已經突破禁制的事情。
  「剛剛看見了格蘭德有光芒便來看看,沒想到讓我發現了有趣的事情。」
  父親的眼神十分冰冷,與往日平易近人的樣子大不相同。
  如果一個鍛造師發現自己的武器不受控制……一定會把他們毀了吧?
  卡司說過父親的名號十分響亮……一個能打造出希斯迪亞和梅爾薇菈這兩個強力摩軻的鍛造師嗎……?
  明明之前面對艾蜜莉時也沒有感到這麼強大的壓迫感……父親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祕密沒告訴我?
  我壓抑著拿出魔法書的衝動,強忍著心中的恐懼,直直的看著父親。
  「沒錯,他們覺醒了,感謝父親給了我強力的武器防身。」
  父親看著我,感覺隨時會動手。
  在我們中間隔著的,是一長串無聲的寂靜。就連林中的鳥兒都感受到氣氛不對勁而振翅飛起。
  鳥兒都逃離了,但我卻不為所動。
  「……看來你已經有所成長了,亞加。」
  最後,父親收回了那恐怖的氣場,揮了揮衣袖便扛起格藍,轉身離去。
  「你就去把你剩下的事情做完吧,我之後還得教你如何運用你的武器呢。」
  既然父親已經離去,我也轉過身,準備離開。
  成長嗎……?
  懷著莫名的興奮感,我與貝露再度回到城裡。


  「卡司!」
  我們一路沿著赫斯克的殘骸,找到了卡司一行人。
  「哦?果然是你們嗎?這一次真是被你們救了啊。」
  他的氣色看起來不太好,一旁還有幾個人在幫他療傷。
  此時,湯姆從人群中站了出來,對我們鞠躬。
  「我謹代表格蘭德全體居民,對幾位的救援表達感謝之意。從今以後,諸位就是格蘭德的朋友了,歡迎隨時回來格蘭德。」
  此時,原本蹲踞在卡司身旁的女子向我們走了過來。
  「你們就是剛才卡司提到的耶爾榭一行人?你們好,我是鳶蘿,鳶蘿.傑力亞。
  她對我們小小的行了一個禮,然後繼續說道:
  「非常感謝你們拯救了這裡,讓格奈拉的子民生還……」
  她搔了搔臉頰,似乎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話說不出口。
  「好吧,我就直說了。其實我是受到格奈拉教條的吸引,因此拋下家族信奉的戰亂之神來到這裡……總之我想說,你們真的拯救了不少跟我一樣的人,保存了我們的希望,因此我想要好好感謝你。」
  她笑著,同時從衣服內側拿出了一個護身符,並把它遞給我。
  「我想把這個送給你。這是以前跟格奈拉求來的護身符,感謝你拯救了我們。」
  正當我不知道該不該收下時,貝露一把將護身符抓了過去,拿得遠遠的。
  「不行——!哥哥是魔法師,不可以拿有神力的護身符!更別說還是別的女人送的!不可以!」
  見狀,鳶蘿也只好無奈的笑了笑,轉身回去照顧卡司。
  「年輕真好啊……」
  臨走前,她留下了這句不明所以的話語。
  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她給的並不是格奈拉的護身符……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我們在一行人的答謝中離開了格蘭德,準備啟程回家。
  雖然沒有人提到格藍的事情讓我有點意外,不過那應該是被卡司他們刻意隱瞞了吧?我也沒有繼續追究下去。
  我把玩著臨走前卡司送我的飛刀,記得他還說什麼「這飛刀在塔夫托很好用」之類的話,或許這是什麼信物也說不定?
  我笑了。
  這一次格蘭德之旅讓我學到了許多事情,雖然也因此發現格藍跟貝露的秘密,不過總體來說,我獲得的比失去更多。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缺陷與弱點。但如果我們沒有試著去克服,只是舉足不前、尋求旁門左道,那麼從放棄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永遠失敗了。
  互助合作,並且永不放棄。
  雖然我是個不信神的魔法師,不過格奈拉的教條確實讓我上了一課。想必未來在卡司他們救回格奈拉之後,一定讓格蘭德重回以前的榮光吧。
  互助……英雄啊……
  我突然想起貝露的那句話。或許我真的是太少幫助別人了?
  有了這次的經驗後,我不再覺得英雄只是做白工的愚昧傢伙——因為幫助別人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回報啊。
  甚至,還會讓人有點上癮……
  我看著手中的希斯迪亞,還有在我身旁的梅爾薇菈。
  看來,我大概會走上跟貝露一樣的不歸路吧?成為英雄什麼的……

  真是令人期待。

創作回應

亞加尼西
完結灑花
2021-06-18 18:53: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