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五幕 秘術使與摩軻 (上)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7:52:13 | 巴幣 0 | 人氣 9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五幕 秘術使與摩軻 (上)



  我們快速跑過樹林,奔向約定的那棵大樹。
  沒有多久我就看見長老與那個貓族人卡司的身影,看來是還在等我們。
  「長老!我們來了!」
  我們三人氣喘吁吁的抵達大樹,體力比我差的格藍扶著大樹喘氣,而貝露甚至累到跪坐在地,久久不能站起。
  「你們終於到了。緹雅諾她沒有做什麼傻事吧?」
  長老說的緹雅諾是母親的姓氏,看來長老也猜到我們這麼晚來的原因了。
  「家母只是太擔心我而已,現在已經沒事了。」
  我略顯虛弱的回答,而一旁的卡司有點疑惑的看向長老。
  「那個,耶爾榭女士,他們這樣沒問題嗎?」
  「絕對沒問題,他們只是體力不佳而已。」長老笑了幾聲。
  長老看了看太陽的角度,發覺時間已經不早了。
  「那麼既然你們都集合完畢,我就先回去了。不用送我沒關係。」
  卡司行了禮,我們也向長老揮手道別。隨後長老用魔法將身形化做清風離去。
  「那麼我們也出發吧。」我看了看體力稍微恢復的兩人,並隨著卡司的腳步離去。


  「咳,那個……」
  路途中,卡司向是有什麼話想說,清了清喉嚨。
  「那個,謝謝你們救了我。」
  「見人有難則助人,這是祭司的準則。我們只是照做而已。」貝露搶在我說話之前回答。
  「哦?原來小妹妹是祭司啊?我還以為你們三人都是魔法師。」
  話剛說完,卡司發現一個被我們忽略已久的問題。
  「話說回來,你們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呢。」
  誒?對喔,我們知道他叫卡司,但他卻不知道我們的名字。
  「抱歉,是我們忽略了。我是格藍,格藍.希斯迪亞,人族魔法師。」格藍率先回答,而卡司有點驚訝地望著他。
  「你不說我還沒發現,原來你是人類啊?」
  「是的,由於某些原因而暫時借住在精靈森林中。」
  格藍不改以往的認真態度回答,卡司也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我是亞加尼西,亞加尼西.戴洛克斯,叫我亞加就好。我是半精靈族的魔法師,主修風系與水系魔法,順帶一提,格藍他主修瞬間移動。」
  顧慮到對方可能要作戰術調配,我順便將我們修習的魔法類別告訴他。
  「半精靈?等等,戴洛克斯這個姓氏……你父親該不會就是拉爾修瑞先生?」
  卡司驚呼了聲。沒想到父親在外面這麼有名嗎?
  「是的,正是家父。」
  「我居然有幸能聽聞大鍛造師的事情……抱歉,我跑題了,繼續吧。」卡司喃喃自語的唸著,隨後揮了揮手要我們別在意。
  「我是貝露,是名見習祭司喲!雖然我學的是治療神術,但是要看出神力流動可是沒問題的!」
  貝露的語氣似乎有點著急,看來是想起卡司他們需要的是魔法師而不是祭司,因此急著要證明自己也能派上用場吧。
  卡司笑了笑,表示不會因為這樣就趕她走。隨後卡司也開始自我介紹。
  「你們好,我是卡司.奈寇爾,格蘭德城的反抗軍指揮官。除此之外,我其實還是個半貓族的怪盜。」他露出一抹邪笑,然後身形一閃,出現在我的後方。我們也連忙轉身看向他。
  「你是指揮官?這麼大的人物為什麼要親自出來求援?」貝露好奇的問。
  「過獎了。其實我的職位沒有很大。在我們的體系裡,指揮官只是指揮一個小部門的官位。在我上面還有聯合指揮與司令,他們的才算是大人物呢。」
  他不知道從哪裡掏出飛刀,在指尖上轉了轉。
  「至於為什麼是我出來求援嘛……」
  只見他話才說到一半,整個人的身影就開始扭曲,最後消失在空氣中。
  「你猜猜看——?」
  他的臉突然出現在格藍背後,而且出現的只有臉,身體部分依然不見蹤影。格藍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大跳,連旁從原地跳開。卡司見到格藍的樣子,輕笑了幾聲,隨後他的身體又重新出現在我們眼前。
  「這是我的能力,『光線偏折』。」
  他將右手伸向我們,在陽光的照耀下,他手掌的形體若影若現。
  「我是貓族與人族的混血,而我也因此擁有兩族的種族力量——貓族的『貓化』與人族的『秘術』。我的秘術就是扭曲光線來隱藏身體,因此做暗殺還是偷渡都難不倒我。」
  他稍微解釋了一下,貝露和格藍聽了之後都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而我則想到了另一件事而喃喃自語著。
  「同樣都是混血,到底為什麼你有兩個種族力量,我卻什麼都沒有啊……」
  我不禁小聲地抱怨著。
  「咦?亞加你說了什麼嗎?」幸好卡司似乎沒有聽清楚的樣子,只是好奇地看向我。
  「呃、不,沒事,只是想說……你身為半貓,有沒有被排擠過——」我隨口找話搪塞,但才說到一半就發現這話題不太妙。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因為、因為……」我忙著解釋,但一時間想不出什麼好的話語。
  「哈哈,不用在意。我當然也有被排擠的那段時光,人類總認為我是貓,而貓族總認為我是人,這是常有的事情。」面對這個尷尬的問題,卡司只是笑了笑,看來一點都不在意。
  「那麼,你是……」
  「在五年前,我離開我原本的城鎮,來到了格蘭德。格蘭德以前是個很有趣的城鎮喔,裡面不只有人類,羽族、狼族等各種種族,大家即使不是同族人也不會有嫌隙。甚至不同種族間結為伴侶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之前也說過,格蘭德的市民全是格奈拉的信徒。格奈拉總是告誡我們,要互助合作、並且永不放棄。這大概也是我們如此團結的原因吧?總之,隨著在這裡停留的時間一天天過去,漸漸的,我也愛上了這個地方。」
  卡司的眼神閃爍著懷念的光芒。看來格蘭德不只是他的故鄉,也是他的家。
  「走吧,讓我帶你們去見見這和樂的城鎮!」


  莫約過了半天的時間,我們終於到達格蘭德的城牆外圍。
  「進了這道牆就是格蘭德了,你們先把武器藏起來,不然不小心被發現就糟糕了。」卡司望向牆內,對我們說道。
  「聽你的語氣,似乎不藏起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格藍回問。
  「對,一路上忘記跟你們說了。你們有看到那座高塔吧?」
  卡司指向遠處聳立的高塔,我們看了過去,點頭回應。
  「那個東西就是『天眼』,上面配備了一百名赫斯克監察者及一名首領,他們整天都在監控城堡內的所有人民,只要在城中亮出武器或是展現攻擊意圖就會被視為叛變,被天眼的追蹤光線處決。」
  「赫斯克?那是什麼?」
  「赫斯克是萊歐卡家族發明的人造人,低階赫斯克雖然智慧不高,但卻可以不眠不休的執行被分派的指令。」
  卡司看似輕描淡寫的說著,但臉上的表情卻十分猙獰。
  「還有……赫斯克是利用我們的神製造的……」
  他握緊拳頭,眼中閃過那被壓抑許久、已經在心底沉澱並多次淬鍊過的憤怒。
  「先不說這些,我們得趕緊回到地下基地才行。」
  他閉上眼,鬆開了緊握的雙拳,隨後帶著我們進入城內。


  從入城到進入秘道,我們都是靠著卡司的隱身能力行動的。他甚至拍胸脯保證,只要我們夠貼近他,要護送我們到天眼門口都不是問題。
  反抗軍的基地門口隱藏在他們的神殿中,據說原本就是格奈拉祭司們的緊急避難所。只是在城鎮被統治之後,被反抗軍秘密改建而成。
  我們進入秘道,卡司才剛解除隱身,立刻就有一名年紀與我們相仿的少女跑來迎接我們——或許她只是來迎接卡司吧?
  「卡司大人!您回來了。」
  她高興地看向卡司,後者則回她一個微笑。
  「是啊,芙娃。這幾天基地還好吧?」
  眼前這名少女似乎發現自己靠卡司太近,連忙紅著臉向後退了幾步。
  「是、是的,您離開之後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芙娃,這幾位是亞加、格藍與貝露,就是來自耶爾榭的支援。」
  芙娃看了看我們,似乎因為我們超過了預期的支援人數所以有點驚訝。但她卻也不疾不徐的自我介紹:「你們好,我是芙娃,人族。是直屬於卡司的特務人員,雖然沒什麼戰鬥能力,但我可以暫時讓赫斯克停止運作,掩護大家的安全。」
  「讓赫斯克停止運作?」
  我們驚訝的問,而卡司笑著回答:
  「沒錯,芙娃擁有操控赫斯克的秘術能力,可以在短時間控制赫斯克的行動。」
  「我之前出任務時曾被赫斯克埋伏,所以親眼見過。當時她控制起赫斯克就跟走路一樣輕鬆呢,三兩下就讓赫斯克全部撞牆自殺了。」
  卡司笑著拍了拍芙娃的肩膀,而後者連忙紅著臉回答:
  「沒、沒那麼厲害啦,當時只是情況危急才做得到,而且後來我就昏倒了不是嗎?沒這麼厲害啦……」
  她別過臉,似乎不太擅長被稱讚。
  「噢,好像真有這麼回事,還是我把你抱回基地的。」卡司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將話題轉到另一個地方。
  「對了,既然人都到了,那麼事不宜遲,幫我請湯姆他們來開會吧。」
  「卡、卡司大人,那我也可以參加會議嗎?」
  芙娃用渴求的表情看著卡司,看起來很想跟我們一起參與這次行動。
  「當然了,我們要進入天眼還需要你的秘術支援呢。」
  卡司再度對她露出溫柔的微笑,並順手摸了摸她的頭。而芙娃被他這麼一摸,看似呈現腦袋斷線的狀態,在原地不停搖晃著。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心,卡司並沒有注意到芙娃不自然的動作,對我們招了招手後就向基地深處走去,我們小心翼翼地繞過在原地打轉的芙娃後,緊跟著卡司的腳步前進。


  繞了幾個彎之後,我們進入了反抗軍會議室,而在裡面有一名壯漢等著我們。
  「幾位就是從耶爾榭來的支援嗎?我本人湯姆,在此謹代表全體反抗軍對各位致上最真誠的謝意。」
他拉開椅子請我們入座,卡司也自己抓了張椅子過來。
  「這幾位是亞加、格藍與貝露;這位則是我們反抗軍的司令——湯瑪士先生,是亞龍族的人。不過你們叫他湯姆就好,反正大概都是假名。」
  卡司隨意的將雙手枕在頭後,只差沒有翹腳而已,看起來實在不像是在跟大人物說話。
  「那不是假名!我說過好幾次了,我是湯姆,字瑪士!而且真要說的話你的名字才像假名吧?姓貓名貓(卡司.奈寇爾)的貓貓小弟。」
  他故作激動地敲了桌子,做了個非常薄弱的反擊之後,隨興的對我們說:
  「各位不必這麼拘謹,進了基地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們看那小子的態度就知道,我不會在意這種禮節的。」
  他說完,將不知道何時拿出來的牛皮紙攤開來放在桌上。而他接下來說的話,確實讓我體認到格蘭德是個種族多元的城鎮。
  「先跟你們說一下,這位是湯米,我名義上的弟弟,各位別被他嚇到了。」
  我們看向桌上那張像是地圖的東西,上面寫著幾個大字:你們好,我是湯米,是個摩軻。
  湯米?摩軻?
  由於對方拿出的東西又太令人震驚,我一時之間只能愣在原地。
  「摩軻……?那是什麼東西?還有這傢……這位先生是有意識的嗎?」
  我覺得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大概就是充滿問號的看著瘋子的模樣吧。但反觀格藍就不一樣了。
  「傳說中的異界之物摩軻?您怎麼會有這麼稀有的物品?」
  格藍不愧是飽讀詩書的好學生,在我還充滿問號的時候,他已經了解對方究竟是什麼來歷,還能反問回去呢。
  「是啊,正是那個摩軻。他是我在一次尋寶中遇上的。別看他外表像是一張紙,其實還比我聰明一些,現在還是我們反抗軍的參謀。」
  這張地圖很聰明?你是在講童話故事啊?
  我的視線不自覺地飄向湯米,而他也在注意到我之後,將紙上的文字轉換成一串說明:
  『奇物百科全書.第五頁:摩軻,大陸上對『異界之物』的統稱。他們除了擁有人們無法理解的力量,有時候還能打破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因此被認為是從其他是界中穿越過來的物品。摩軻分為許多類別,有些擁有自我意識而有些沒有。此外我們有時還會被奉為神器而被崇拜。』
  我看了看很明顯是寫給我看的說明文字,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事實。
  「所以你能聽見我們說話?但你不是生物吧?」
  我問道,而他紙上顯示的文字也快速變換與重組,變成新的句子:
  『我當然聽得見,還有我確實不是生命體,當然也不會魔法。』
  誒?他怎麼知道我接著想問什麼東西?是我的表情太好猜還是他會讀心術?
  「這年頭是什麼東西都能有智慧了嗎……」我嘴角抽蓄著,有點不知道從何吐槽起。
  『駁回,你想說的那些赫斯克並不擁有智慧,除非是駐守在萊歐卡城堡的高階赫斯克,但據我計算,萊歐卡想生產他們是得承受相當大的風險並消耗許多資源的。』
  「唔,連這也被你知道——」
  他絕對會讀心術吧!
  我在心底大喊著,而湯姆他們似乎也解釋完湯米的來歷,話題又回到了這次的任務。
  「你們三位應該從卡司那邊聽過大概得任務流程了?首先,我得再次感謝各位的協助,這次的任務要是少了三位就不會成功。」
  湯米說著,同時從旁邊的架子上拿了幾份資料給我們。
  「這是敵人的情報,裡面針對赫斯克的優點與缺點進行了一些分析,你們先閱讀一下。」
  我從他手中接下了文件,開始閱讀。

  
  『赫斯克,人造神力種族,種族力量是與其製造者(萊歐卡家族)所生產的機械進行連結。他們可以輕易地感受能量界中的神力波動,也利用其作為遠距離通信的手段。一般情況下,赫斯克的身體強度與智力等同於普通人類,但這兩項能力值可以透過生成時融合的神力性質進行調整。
  『此外,赫斯克對於自己動作的掌控度十分精準,因此常配有槍械作為武器。低階赫斯克在群體戰鬥時,也常會讓自己的思緒與附近的同伴同步,共享自己的感官資訊,所以十分擅長群體戰鬥。
  『赫斯克技術也常被用於一些簡單而重複的工作,像是街道上隨處可見的監視路燈就是一例,他們只要有足夠的神力支撐就不需要休息,也不會疲憊。此外具可靠消息指出,只要將赫斯克的核心裝在自己身上,甚至可以將他們的手腳作為義肢使用,未來甚至可以作為備用身體的可能性。』
  『赫斯克的弱點只有兩處:魔力,還有精神力。他們的虛擬肉體無法在充滿魔力的情況下待太久,否則就會因為力量互剋而逐漸消散;此外萊歐卡家族生產的赫斯克,其意志力並不高。因此對其使用催眠等思想干涉術法,成功率會大幅提升。』

  我稍微翻了翻文件,整理了思緒。
  「所以我們遇到赫斯克,只要賞他一發魔力投射就好了嗎?」我提問。
  「當然不是,赫斯克可是會反擊的。不過對那些不會動的赫斯克設備倒是可以這麼做沒錯,這也是你們任務的內容。」
  湯姆環視著我們,接著說:
  「那麼我就開始說明這次行動了……」
  我們屏氣凝神,專注的聽著接下來的戰術。


  『今天晚上,趁著大街上行人較少時,卡司會帶著你們從隱藏出口上去。』
  「保持安靜,等一下右轉。」卡司雙手壓著我們的肩膀,在黑暗中走著。

  『雖然你們有隱身能力保護,但盡量不要離赫斯克守衛太近。也不要鑽入巷子內增加撞到人的風險。』
  我們就在衛兵的眼皮底下走著。
  除了人形的警備兵,街道的路燈上還可以看見許多小型赫斯克拿著名為步槍的武器監視著道路。
  「唔……要是現在被看到就完蛋了……」
  貝露微微的發抖,而卡司輕柔的拍了拍他的背作為安撫。
  「放心,相信我就對了。」
  我們持續前進,離天眼又更近一步。

  『抵達天眼之後,用你們身上的萊歐克通知芙娃,她會幫你們破解天眼的門鎖。』
  「就是這裡了嗎?芙娃,我們到了。」卡司壓低聲音,對著一個奇怪的板子說話。
  我們一行人緊貼著牆壁,等待大門打開的時機。

  『進去之後大門會立刻關上,避免外面察覺異狀。而你們的目標就在地下室最深處的地方,在那邊有一個赫斯克的指令核心,你們用魔力破壞原本保存的命令後,高塔上的赫斯克應該就會停止行動了。』
  『如此一來,我們的城鎮就能回歸自由。祝你們好運。』
  「雖然當初是這麼說……不過大門為什麼還沒開啊?」我看著不為所動的大門,緊張地問著卡司。
  「等等,芙娃那邊好像出問題了。」卡司專注地聽著手上的板子,幾秒之後他轉而看向我,皺了下眉頭。
  「看來芙娃的精神控制失敗了,亞加你們就直接用魔力破壞大門吧。」
  一旁的格藍聽到,也靠了過來,有點擔憂地問卡司:
  「但大門被破壞後,門就關不上了不是嗎?」
  「根據某些消息指出,天眼底下並不是赫斯克的例行巡邏範圍……這點確實也可以從神力分布圖得出相同的推測……肯定不會錯,這麼做是安全的。」
  卡司咬了咬下唇,看起來他也認為破壞大門不是很安全的作法。
  「還是我們要嘗試解除門鎖?就像我們早上破壞結界那樣。」貝露提出意見,我也想起早上逃出母親佈下的結界的事情。
  「對……貝露你是祭司,而且能看到神力流動。」卡司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那你們就試試看吧,我幫你們警戒四周。」
  卡司轉過身去,從腰際拔出匕首,用貓族的黑暗視覺監視每一個角落。
  「那麼,我們開始吧。」我緊握著我的法杖。


  比起母親的術式,赫斯克佈下的結界又更為混亂,或許是因為對方是使用多名赫斯克集體施術的緣故。
  我們沿著赫斯克們的思路不斷遊走,最後終於到達了中心位置。
  「呼,這裡就是陣眼了吧?讓我們看看赫斯克在使用神術時到底祈禱了什麼……」我伸手觸碰眼前的光球……啊,不對,手是貝露伸的,我只是心靈相通過去而已。
  心靈相通真是個奇妙的東西——我暗自下了結論。
  「這裡面寫的是……『保護女神。』」
  貝露一字一句地讀出眼前的文字,即使如此,我們還是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涵義。
  「總之先破壞掉,剩下的出去再討論吧。」顧及到外面隨時可能有赫斯克過來,我只好暫時把這個謎團丟到一邊,先將法杖對準能量體。

  這一次格藍的時機掌握得很好,在光球開始膨脹的瞬間我們就回到了物質界。
  我回頭看了看,只見卡司依然警戒著周圍,應該是沒有被赫斯克發現吧。
  「『保護女神』……這是什麼怪願望?」
  我回想起剛才的問題,一時間無法理解赫斯克究竟在想什麼。
  一般來說願望與神術的功能必須是相關的,也就是說……他們想要保護格奈拉?怎麼可能。
  「你們在說什麼?保護女神?」卡司收起武器,轉身看向我們。
  「這是我們在破陣時看見的祈願,請問你知道什麼相關的訊息嗎?」貝露問了卡司,但後者搖頭表示無法理解。
  我們四人花了點時間思考這個問題,沒多久卡司便想起我們還有任務在身,連忙打斷我們的思緒。
  「低階赫斯克基本上沒有情感與思考能力,暫時當作是無意義的願望吧。先破壞天眼要緊。」
  卡司擺了擺手,逕自走入天眼。我們也急忙跟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