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六幕 這是承諾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8:14:27 | 巴幣 0 | 人氣 9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六幕 這是承諾



  「高階——!」卡司深吸了口氣。
  高階赫斯克,就是對方的身分。
  不同於低階赫斯克,只有被賦予了大量智慧、身體強度以及思考能力的,才能被稱為「高階」。
  而我們現在要跟這種怪物交手……?
  「亞加,不要緊的,既然對方是赫斯克的話,就代表——」
  卡司藏在背後的右手一翻,在艾蜜莉沒察覺的情況下拿出萊歐克。
  「芙娃、動手!」
  卡司對萊歐克大吼,同時向前飛奔,然後消失在空氣中——
  突襲。
  這就是卡司的戰略,雖然艾蜜莉的位置還不在他的攻擊範圍內,但只要有芙娃的秘術能力,稍微讓對方的動作停滯一些,他的匕首依然可以刺入對方的胸膛。
  是啊,如果有芙娃的秘術能力的話。
  「……抱歉了,卡司,我還是沒辦法。」
  萊歐克另一頭傳來了這樣的話語。
  鏘地一聲,艾蜜莉精準地用柺棍檔下了匕首。
  卡司連忙後退。雖然艾蜜莉並沒有攻擊,但卡司的步伐卻搖晃著。
  芙娃的語氣說明了一切。從一開始,她就不是因為能力不足才打不開門的。
  她根本就沒有要讓我們順利進來的意思。
  「芙娃,你……」
  卡司顯然知察覺到芙娃的背叛,才會如此浮躁。
  「對不起……卡司,原諒我,我真的很抱歉……」
  芙娃的聲音夾雜著淚水,仔細一聽,從她那邊還傳來了不少槍響。
  以及,人群在街道上逃亡的哀號聲。
  赫斯克守衛正在殲滅反抗軍——在場的我們都察覺了這件事情。
  「你背叛我!」
  卡司的怒火再也無法壓抑。芙娃的背叛不僅讓我們被困在這裡,甚至還讓整個反抗軍步向滅亡。
  他用力地握著萊歐克,連上頭出現裂痕都沒發覺。他只希望有個方法能宣洩他的怒火,還有那如燒紅的鐵鏈般緊緊纏繞著、將他拖向絕望的悲痛。
  「那個女孩可是因為你們的行動才會向我們投誠的喔,卡司。」
  艾蜜莉顯然很享受這個氣氛,不疾不徐地說著。
  「現在外頭的街道上,已經被我從萊歐城帶來的精銳赫斯克包圍了。那個女孩可是把你們所有的據點位置都跟我說了呢,呵呵。」
  喀啦!卡司手上的萊歐克瞬間化為無用處的碎塊。
  「為什麼……」
  卡司的拳頭不停顫抖。但是大敵當前,他只得強迫自己壓抑住這股情感,冷靜下來。
  「到此為止了嗎……」我往後退了一步,試圖尋找可以從這裡逃亡的路線。
  「不,絕對還有希望……」卡司閉上雙眼,嘗試在眼前的困境下,尋找突破的可能。
  「地面上的他們還能撐一下子。只要我出去掩護他們就可以保住一部份成員。」他深吸一口氣,同時再度握緊手中的雙匕。
  就算這次任務失敗,只要反抗軍不要折損太多人,仍然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但顯然對方也知道這一點。
  「就是這樣,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守著你啊。怎麼能讓有隱身能力的你逃跑了呢?」艾蜜莉笑了,笑的多麼輕鬆愜意。
  我看向不知何時關閉的通道入口,當初我們進來時打開的所有門都已經被關上。莫非她剛才一直沒有進攻就是為了關門、好封住我們的退路?
  「……格藍,你可以用瞬間移動嗎?」卡司壓低聲音的問。
  「不行,這裡所有區域都被大量神力掩蓋了,她應該帶了能製造神力的裝置。」
  格藍試著聚集魔力,但果然如他所說,這著區域已經被神力覆蓋了,無法凝聚魔力。
  聽到這話,卡司壓低身體,專注的看著艾蜜莉。
  「那麼我們只剩下一個辦法——打倒她。」

  一秒剛過、兩秒未滿。
  卡司再度消失在空氣中,一眨眼間又出現在艾蜜莉後方。
  「哼,要比速度嗎?」
  只見艾蜜莉轉了半圈,右手的柺棍擋住匕首,而左手的柺棍則變形成短刀,朝著卡司的腹部刺去。
  卡司的匕首向前推,借了艾蜜莉的力量向後空翻並再度消失。
  他打算從艾蜜莉拿著短刀的左側攻擊,但顯然被對方看破了。
  「想得美!」
  艾蜜莉以左腳為軸,將身體旋轉半圈,隨後再度用右拐棍接下了卡司的武器。
  卡司的攻擊被這麼硬生生的打斷,抓準了這個空檔,艾蜜莉用柺棍向前一推,在打亂卡司重心的同時,左腳順勢踢出迴旋踢。
  「喀啊——」
  沒料到對方可以這麼快變招,卡司毫無防備的接下了這一腳,整個人撞上牆壁。
  「哼……明明不是人類,耍起人類的戰鬥技巧卻挺厲害的嘛。」
  「你也差不多吧,明明是隻貓卻玩起匕首來了。」
  兩人互看了一瞬,然後再度交鋒。


  「格藍,還有其他逃跑方法嗎?」貝露緊張的問。
  聽見貝露的話語,格藍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是話才剛到嘴邊又停住了。
  「應、應該、有……」
  不同於以往的冷靜態度,此時格藍的語氣變得僵硬與停頓。
  感覺……像是有股意志在阻止他說出口?
  「格藍?怎麼了?」
  我搭上格藍的肩膀,試圖讓他放鬆下來。
  「有……不對、沒有,這種情況下、正常不該有……」
  格藍突然跪坐在地,雙手抱頭不停掙扎著。我看著他,心中有股不安正在擴大。
  太奇怪了。
  格藍不是這種會在壓力下崩潰的人,此時的異常一定是有什麼因素造成的。
  敵人的術法?這裡暗藏的精神陷阱?格藍魔法的反噬?我猜想了各種可能的原因,但總是找不到正確答案。
  「格藍?」我也蹲了下來,他如果在這時出什麼意外就糟糕了。
  「不能說……不能說……我不能說……」
  只見格藍重複著同樣的字詞,同時眼睛浮現出淡藍光芒。不知何時,他的雙手早已爬滿了不知名的藍色紋路。
  這紋路是……某種神術刻印?為什麼魔法師的身上會有神術刻印?
  或許,格藍身上一直藏著我不清楚的謎團……


  「接招!」卡司大喊一聲,向艾蜜莉衝刺。
  如同之前幾次,卡司在半途就消失於無形,而下一刻就會從詭譎的角度進攻。
  艾蜜莉再度架起拐棍,而且位置恰好就擺在匕首的進攻路線上。
  然而,這一次卻沒有擋住匕首。
  「怎麼可能——」
  艾蜜莉緊急向旁邊跳開,但仍然躲不掉劃過她腹部的匕首。
  「不只是隱身,還在移動時變成貓……?」
  艾蜜莉壓著出血的腹部,同時分析卡司的戰術。
  卡司是半貓,而且擁有兩種種族能力。只是他一直以來都沒有使用而已。
  在隱身移動時化身為貓,除了更不容易被擊中外,腳步聲也會因此消失。
  「是啊,這下子你沒辦法聽見我的腳步了吧。」
  卡司又施展隱身能力,當他再次出現時,艾蜜莉的手臂與大腿多了兩道血痕。
  「而且,沒有人規定我一定要現形後才能攻擊。」
  卡司的計謀湊效了。前面幾次過招都刻意現形,除了要誤導對方之外,同時也是在觀察對方到底會怎麼應對。而在幾次交手之後,卡司確定對方是根據聲音來計算位置的。
  「居然一直藏著這種招術……在資料庫中並沒有紀錄這種攻擊模式——」
  艾蜜莉皺起眉頭,看來她沒有在剛見到我們時就動手,有一部份也是為了翻找出我們的所有紀錄。
她將兩把拐棍都化為短刀,同時注視著卡司的一舉一動。但後者就這樣消失在空氣中,一點腳步聲都沒有留下。
  艾蜜莉有點慌了,現在她已經沒有任何手段可以預測卡司的位置。
  唰——匕首切過艾蜜莉的背部。
  唰唰——左小腿、右手出現血痕。
  卡司如烈風般來回穿梭,艾蜜莉身上的傷口也迅速增加。然而正當此時,艾蜜莉卻掌握到空氣中的異狀。
  「這下就解決你!」卡司一個翻身,從艾蜜莉後方現形,匕首直入艾蜜莉的心窩——
  「哼,可惜了。」沒想到,艾蜜莉卻露出勝利的微笑,將短刀從右方刺出。
  這刀方向不對、時機不對,甚至連準頭都不對,然而卡司卻露出驚訝的表情。
  剎!鮮血迸出。
  卡司看著刺入自己肩膀的短刀,不敢相信自己會被擊中。
  「你怎麼知道……那是幻影……」
  在艾蜜莉後方的身影逐漸淡去,宛如從來沒存在過一般,而真正的卡司出現在短刀的位置,肩膀不斷流血。
  「你能扭曲光線隱身,當然也能拿光線來分身。」
  艾蜜莉拔出短刀,然後一腳把卡司踢開。
  「而且你的氣味是消不掉的。」
  卡司翻了幾圈,最後倒在我們旁邊的牆壁旁。
  「那麼,該輪到這幾個傢伙了。」
  她雙手的短刀再度變形,組裝成一開始使用的步槍,瞄準不遠處的我們……
  板機、扣下。

  「哥哥小心!」貝露一把將我拉過去,躲掉致命的槍擊。
  剛才卡司被踢到我們旁邊,看起來短時間內應該無法戰鬥了,而格藍現在一副精神失常的樣子,也沒辦法使用魔法。
  「還有哪裡可以逃……」
  我能感受到我們的生命正在倒數。我趕緊查看四周,希望能找到一絲退路。
  最後,映入我眼簾的,是不久前才打開的天眼內門。
  「對了,進天眼核心!」
  我扛起不停發抖的格藍,而貝露也攙扶著卡司站起。
  「能逃一秒是一秒、快走!」
  我大喊,同時掩護著貝露進入天眼核心區域。
  逃、快逃。如此的字句在我腦中不停迴盪著。
  「竟然逃進去了?有意思。」
  艾蜜莉看著我們進入核心,嘴角的微笑不曾消失。
  「那麼,你們過一道門,我就關一道門?看看你們可以逃到哪裡去。」


  「可惡、到此為止了嗎?」
  我看著我們最後的房間,這已經是最裡側的區域,沒有其他相連的房間了。
  雖然路上貝露已經替卡司做過簡單的治療,但看來光靠卡司一人是無法攔下艾蜜莉的,更何況他還負傷。
  至於格藍……除了雙手的紋路變得更明亮之外,跟剛才並沒有什麼差別,依然處於混亂狀態。
  真糟糕,總不可能叫我在這時候覺醒秘術吧?
  之前真不該因為沒獲得自然力就荒廢掉攻擊魔法的……該死!
  就在我苦惱之時,格藍忽然叫了我的名字。
  「亞加哥……亞加。
  「告訴我,你對父親大人了解多少——」
  他猛然抓住我的手,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而眼中的光芒也忽隱忽現的閃爍著。
  「我……」我開口,但卻不知道該回答什麼。為什麼格藍會突然提到他?
  ……對了,為什麼格藍會叫他父親大人,但對母親卻只叫赫卡阿姨?
  我覺得似乎可以掌握到什麼線索,但又總是抓不著那個線頭。
  格藍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跟我們現在被追殺有關嗎?
  我該解開格藍的謎團,看看能不能得救?還是不管格藍,尋找新的出路……

  此時,大門碰的一聲被踢開,艾蜜莉拿著步槍出現在門口。
  「終於被我逮到了,這下你們該投降了吧。」
  不妙,現在的我們早就跑不動了,更何況瞄準我們的還是名高階赫斯克,在她有準備的情況下,連我們移動的路線都能計算出來。
  如果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肯定能想到什麼……還是我們先假裝投降?這會有效嗎?
  我這麼想著,但卻看到她舉起步槍,一點都沒有讓我們投降的意思。
  這條路行不通,得換個方法。
  思考,快思考啊——
  「如果在這裡的是蝶音或珞桑,他們一定會有辦法……」
  明明知道現在不該浪費時間埋怨,但我的腦袋卻不爭氣的停擺了下來。
  太強了,對方真的太強了。
  當初真的應該讓珞桑過來。我到底哪來的自信認為我比他更適合這個任務?
  可惡,這都是長老的錯!他根本就不該讓我來這種地方!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心中的壓力宛如沉重的大石般,死死地壓在胸口。

  此時,卡司拿起短刀,跨一步護在我們身前。
  「……我答應過長老會保護你們,直到最後一刻。」卡司轉過頭,在我面前,笑了。
  這笑容雖然虛弱,但卻格外燦爛。
  「亞加,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到時候,幫我把湯米帶走吧。只要他還在,就算需要幾十年,格蘭德還是能重新聚集人群,救回我們的神。」他堅定地說著,話語中不帶一絲遲疑。
  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明明知道,他會在槍口前倒下,然後我們就會一個一個步上他的後塵的。
  但即使到了這一刻他也沒有流淚,還是那麼堅強。
  『帶著他們的希望,逃往安全的地方。』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個故事。
  與世無爭、逃離戰場。這明明就是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不是嗎?
  那為什麼這一刻,我的眼淚卻停不下來?
  不行,卡司一個人是擋不住的,必須要有人來幫助他。不過,現在還有誰?
  我的思考再度中斷,似乎有股無法言喻的恐懼擋在我的面前。
  我想伸手,但恐懼卻使我的手只能在原地顫抖。

  「再、見、了,反抗軍的諸位。」
  在我們面前,艾蜜莉扣下了板機。帶有神力的子彈劃過空氣,成為飛向我們的死亡之光。
  不行,我果然沒辦法……連擋在貝露前面這種事都做不到……
  我閉上眼,準備好接受生命的終結。
  此時,突然有股力量從旁邊出現,將我推倒在地。
  我睜開眼想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把我跟卡司推開的格藍。
  然後是格藍前方那懸浮在空中,宛如時間靜止的子彈。
  只見格藍右手前伸,在面前開啟了魔力護圈;而本該打穿魔力的彈丸,現在卻有如平凡的鐵塊般,毫無動靜地卡在格藍眼前。
  「命令……衝突……以保護主人為優先。」
  格藍眼中的光芒更加強烈,彷彿要將他的生命燃盡一般。與此同時,我手中的法杖也在微微震動著。
  在他眼前的子彈不斷地扭曲變形,最後像是被大量魔力擠壓般粉碎。
  「直到我、無法再施展任何魔法、之前……」
  格藍痛苦的喘著氣,但仍不斷地凝聚魔力,沒有中斷。
  他的魔力,與神力沒有抵銷……?
  「空間……跳躍——!」
  格藍身上的紋路迸發出強烈的光芒,然後他的身體就這麼化為碎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