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四幕 答應我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7:42:26 | 巴幣 0 | 人氣 16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四幕 答應我



  一大早,我們再次確認身上的裝備後,便下樓準備出門。
  長老要我們去離戰場最遠的那棵大樹下集合,卡司會在那邊等我們。
  「爸,早。媽呢?」
  我剛下樓梯,就發現以往會守在餐桌前的母親不見蹤影。
  「她今天早上出去了,說什麼不想跟我一起吃早餐……真是的,都幾歲的人了,還是一樣愛鬧脾氣。
  「你們的東西沒少帶吧?尤其是你的法杖和魔法書,可不要到了人家領土才發現沒帶武器啊。」
  「放心,我可是武器不離身的。喏,在這裡。」
  我拉開外衣,將內袋裡面的魔法書掏出來,然後又轉過身去指了指背後的魔法杖。
  「噢,你把魔法書放在那裡啊……」
  「怎麼了嗎?」
  「沒什麼,看起來很安全罷了,別放在心上。」
  沒等我追問,爸爸便起身收拾餐具,看起來也要忙他的工作了。
  「再提醒你一次,攻擊型魔法用魔法杖,輔助型魔法用魔法書,別搞混了。」
  「知道啦,我走囉。」
  我心不在焉的回應,然後離開家門。


  昨天晚上似乎下了雨,原本平坦的森林小徑變得泥濘不堪,十分難走。然而這並不影響我們出發前的興奮。
  一路上,我們三人討論著各種前往格蘭德後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有外面的人大概會長什麼樣子。畢竟什麼血族、魔族、亞龍族都只是從故事中聽過一兩句而已,連圖片都沒怎麼看過,而獸族我們也只知道犬族,還有前幾天遇到的貓族而已。
  原本以為我們會這樣一路笑鬧著前往格蘭德,然而,當我們穿過一處空曠的草坪時,有個聲音叫住了我們。
  「別再前進了,亞加。回家去吧。」
  從前方樹林中陰影中走出一個人影,仔細一看,竟然是早我們一步離家的母親。
  「赫卡阿姨?你怎麼在這裡?」
  格藍顯然是被嚇到了,他往後跳了一大步,並看了看周圍的森林以免又有人跳出來。
  「媽媽來這邊有什麼事情嗎?」貝露問,絲毫不覺得母親的出現十分突兀。
  「亞加,你一定要離開嗎?為什麼要放棄自然力……」
  母親的視線越過貝露,認真的看著我,我彷彿能從母親的眼中讀出那一份堅決。


  「母親,我想過了。雖然我身上有一半是人類的血,但我沒有使用秘術力也可以過得很好。因此我相信即使沒有自然力,還是可以找到暫時替代的方法來度過這二十年。」
  「不,你不懂。雖然以我們精靈族的壽命來說,二十年並沒有很長,但是在這二十年你卻會失去很多機會!
  「要是你再不覺醒自然力,你就無法參與許多任務,以後就會跟身旁的人脫節、進不了他們的圈子。
  「……我不希望你因為沒有覺醒自然力而被周遭的人瞧不起,所以別去了,好嗎?」
  「媽,但如果我現在為了自己而拋棄同伴,那之後我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們?難道交朋友的條件,就是先陷害嗎?」
  「他們會忘記、會釋懷的,亞加。不管你有沒有出這個任務,他們過了幾年就會全部忘記。但你如果現在沒有待在森林裡,就會失去所有朋友!永遠的失去!」
  她看著我,臉上露出少見的哀傷。
  「亞加,我是在保護你,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如果保護我就是要讓我拋下朋友……那我寧願不要這種保護。」
  我沒有忽略掉母親臉上一閃而過的淚光。向來溫柔開朗的母親是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
  「你還是不願意回去嗎……亞加……我的孩子。」
  母親緩緩的舉起右手,彷彿在為某些事情做準備。我也隨著看了看四周,頓時,心中有股不踏實的感覺油然而生……
  等等,我們明明還在森林裡,為什麼會有這片這麼空曠的草坪——
  「格藍、帶我們走!」我回頭大叫,但一回頭卻看到格藍慌張的臉。
  「糟,瞬間移動失效了……」
  他臉色慘白地回答。失去瞬間移動這個唯一的逃跑手段確實讓我們身處險境,沒有其他方法的我只能回頭看向母親。
  「亞加,你們就在這裡待上一陣子吧……我會去把那個貓族人趕走,之後也會跟長老說明一切的。
  「即使你不想要我的保護,我還是會保護你……我愛你啊,亞加。」
  母親留下這句話之後就轉身離去。被留下來的我們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裡不知在何時已經被巨大的結界包圍住,沒有任何出口……


  「亞加……現在要怎麼辦?赫卡阿姨好像真的沒有讓我們離開的意思。」格藍看著廣大的結界陣法,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母親用的是神術結界吧,要試試看用魔力強行突破嗎?」在毫無頭緒之下,我只能提出最直白的想法。
  「哥哥,那是不可能的。媽媽的神力量比你高太多,你在突破前會先用盡魔力而昏倒的。」貝露感知了結界的神力規模,排除了強行突破的可能。
  「不知道父親知不知道母親會這麼做……」我想了想他說過的話,希望可以找到什麼暗示。
突然,有什麼東西閃過我的腦海。
  「攻擊型魔法用魔法杖,輔助型魔法用魔法書……對了,為什麼要這樣分啊?」
  我突然想到他常掛在嘴邊的這句話,以前我從來沒想過為什麼要這樣區分,但現在突然覺得很奇怪,明明其他魔法師都只用一把武器啊?
  格藍想了想,提出了一個想法:
  「應該是跟武器的材料有關吧。
  「亞加你的法杖上鑲了晶礦,因此適合操縱能量界的力量;而魔法書上書寫著魔法文字,適合吸收精神界的資訊,因此才要這樣區分。不過為什麼其他魔法師不這樣拿呢……?」
  正當格藍思索時,貝露「啊」了一聲,說了一件我們沒想到的事情。
  「其實是因為武器很貴吧。」
  對誒!
  糟糕,在倉庫待久了,都忘記這些東西對普通人來說其實很稀有。
  我搔了搔腦袋,想說點什麼轉移現在的話題。
  「能量界與精神界啊……」才剛開口,一個點子便掠過我的腦海。
  「說到精神界,如果我們三個人同時從三界來破解這個陣法,可不可行?」我看著他們兩個,將剛才的點子說了出來。
  三界指的是物質、能量與精神界。前者可以稱為現實空間,而後兩者統稱術法世界。
  母親的這個術法就是在物質界把我們限制住(屏障)、在能量界維持術法運作(神力),並在精神界穩固能量界的循環(陣法)。
  同時從三界下手突破,不僅可以讓陣法與能量的連結中斷,也可以降低結構的穩固度。不過重點是——我們辦的到嗎?
  我低頭思索。先不論我們能不能在不同世界中對話,光是要在術法世界行動就是件困難的事情。
  正當我想要為這個奇怪的點子道歉時,格藍卻像是被啟發似的,說出了新的想法。
  「既然都要從三界下手了,不如直接破壞陣眼?雖然要花一點時間解析資訊,但這樣不僅省去同步施術的麻煩,也不用擔心力量不夠的問題。」格藍稍微修改了我的點子,把它變得比較可行一些。
  格藍點了點頭,接著說:
  「我越說越覺得可行了。能量界我可以進去,而精神界就交給修神學的貝露姐姐負責吧。」
  「不,格藍,能量界讓我進去吧。」我否決了格藍的提議。
  「我們需要有人留守外界,同時這個人還得負責維持其他兩個人的能量循環——這點由魔力量最龐大的你來負責最好,格藍。」
  「亞加哥,但是……」
  「況且,如果是你留在物質界的話,我們要是出事了,你也可以用你的魔法把我們拉回來,不是嗎?」
  格藍欲言又止,但始終找不出什麼反駁的話,最後只得乖乖接受我的提議。
  「所以就是我跟哥哥進去囉?這樣也好,畢竟……不,沒什麼。」貝露像是想到了什麼難題,但似乎在她說完之前就自己解決的樣子。
  「哥哥,為了方便分享不同世界的資訊,我要使用心靈同步喔。」
  貝露拿出她的祭司杖,在地上畫了簡單的神術刻印。
  「心靈同步?所以我可以在能量界中與你對話嗎?看來不用約定能量波動做的頻率為代號了。」我答道。
  由於進入能量界後只能感受到能量、精神界只能感受到資訊,因此我原本想要用能夠同時存在於兩個世界的暗號來通訊,不過既然有辦法用心靈溝通,那自然不需要什麼暗號。
  於是在貝露的解說下,我與她背對背坐著,隨後進入冥想狀態,前往能量界。


  「哥哥、哥哥!聽的到嗎?」貝露的心聲在我心中響起,老實說這種感覺真新鮮。
  「有聽到喔。」我回應。
  「那麼我們就分頭進行吧,神術和哥哥你學的魔法不一樣,通常是由一個核心願望配上許多祈禱詞聚集而成,因此我們只需要破壞一個基底就夠了——其實也只有一個基底可以破壞啦。」
  「嗯,那就開始吧。」我再度集中精神,開始尋找在這些能量網中尋找可以攻破的路線。

  不一會兒,我們便從數量眾多的連結中,找到了中心的能量點。
  「這就是核心願望的樣貌嗎……」
  我看著眼前的能量聚合體,喃喃的說著。
  「應該沒錯,我看看喔……」貝露將手探入了精神界的文字之中,讀取著其中的訊息。
  「嗯,裡面寫的是……請讓我保護我的孩子……呢。」
  貝露看著眼前的文字,才剛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
  「如今,我們也只能破壞它了吧……」我握緊法杖,緩緩地瞄向能量體,向內部灌輸魔力。
  結界的神力與我的魔力互相擠壓,發出劇烈的光芒。我能感受到附近能量正在崩解,看來這個結界就快要被破壞了。
  「抱歉了,母親。」
  我聚集更多魔力,像是要突破牢籠般,硬是將能量體破出一個縫隙——
  「亞加哥!」格藍的聲音突然從後方出現,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拉力將我扯出能量界。當我再度回神時,已經回到原本的草原上了。
  「結束……了嗎?」我看著自己的法杖,不敢相信我們竟然成功破解了結界。
  「哥哥,沒事了,歡迎回來。」貝露輕輕的握住了我不停顫抖的手,而從她那邊傳來的溫度讓我有了點真實感。
  「沒想到我們真的成功了……破解了願望什麼的。」
  「亞加啊,你剛剛差點就被結界爆炸的能量吞噬了喔。」格藍擔心的說,看來他剛才也是用盡全力將我拉回物質世界。
  「總之,大家都沒事就好。」
  貝露拉著我的手,我也順勢站起,並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我們快走吧。要是趕不上集合時間就糟糕了。」


  解開結界後,我們趕緊前往約定的地點,深怕在我們趕到之前卡司就已經離去了。
然而在我們剛踏出結界時,我們看見了躲在樹木後面的母親。原來她一直都在樹後面看著我們,一步也沒有離開過。
  「……為什麼?」
  她開口,語氣虛弱的顫抖著。
  「為什麼你要這麼努力,甚至犧牲自己的前途,去幫助那該死的城鎮……」
  她跪坐在地,低垂著頭,不想讓自己脆弱的表情被我們看到。
  我走上前去,給母親一個久違的擁抱。
  我有多久沒跟她闡述過我的想法了呢?或許在她眼中,我依然只是十年前那個懦弱的我吧。
所以,我必須將我的想法告訴她才行。
  「因為我認為我是精靈族的一員,所以不惜一切也要保護森林。」我堅定的說著。
  「只因為你認為……是嗎……?
  「我明明這麼努力……想給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她嘆了口氣,稍微穩了下呼吸。
  「……既然事已至此,你就出發吧,反正現在的我也攔不住你了。」
  語畢,她緩緩站起,抬頭看向我。
  「但在你離開之前,我希望你答應我……
  「你這次出去……」
  母親靠了過來,在我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後,稍稍退了一步。
  「答應我……好嗎?」
  她的手拂過我的臉頰,而我點了點頭,然後就此離去,沒有再回頭。
  ……因為我怕我一回頭,就會想回到母親身邊,跟她說我不走了,然後就此留下。
  前方的道路充斥著水漥與斷枝殘葉,走起來不是很平穩。而一路上,我依稀可以聽見母親的嘆息聲迴盪在耳邊,久久揮之不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