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三幕 這是他的選擇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7:34:13 | 巴幣 0 | 人氣 17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三幕 這是他的選擇




  或許是怕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夠支援前線,貝露和格藍死都要跟我去戰場。因此我們便跟著蝶音姐到了營地,眾人也因為一下多了三個幫手而興奮不已。
  我們花了點時間熟悉這裡的環境,同時注意著那似乎隨時會被吹響的號角。
  前線局勢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沒過幾天就開戰了。
  和往常相同,犬族會耗費一段時間突破我們的術法轟炸,在這幾天內他們大概會從各種路線攻擊,一是要找出防線的突破口,二是要消耗我們的精神力。
  然而不同於以往勢均力敵的情勢,這一次是我們小隊被攻擊了。
  「前鋒、固守陣形;施法部隊、自然力支援!」蝶音姐發揮她隊長的天分,有條理的指揮眾人,讓第一次參與戰爭的大家不會手足無措。
  雖然她本身也是第一次踏足戰場,但顯然過去豐富的任務經驗彌補了這份不安,這不僅是實力,也是一種天賦,相信今天若是換成實力更強的珞桑來指揮,大概也會如此吧。
  「輔助、增益!」看準了我方要反攻的空檔,蝶音下達了恢復指令,我與貝露和其他幾位後排人員一起對大家施展強化法術。
  說到輔助法術,可是大有學問的。由於魔力和神力會互剋的關係,魔法師只能對使用魔力的人施展強化,神術使亦然,要是施放錯誤除了會降低術法效力,嚴重的話甚至會傷到同伴。至於要怎麼在戰場上區分出使用魔力與神力的人,這則是指揮官要思考的難題了。
  好在能擔任補師的我們也都有一定經驗,在這方面並沒有太大的失誤。我們順利地為所有人上了強化與恢復法術,頓時士氣上漲到最高點。在蝶音姐的指揮下,我們所有人都相信我們這群新手也能撐到援軍來臨。
  然而就在此時,犬族的指揮官高喊了一句我們聽不懂的號令。只見他旁邊的副官拿出那個金屬十字弓,朝著我們扣下板機。
  時間彷彿凍結,那枚箭矢劃過空氣,穿入自然力構築而成的屏障,突破了保護補師與指揮官的防禦術法,朝著我的胸口飛了過來。
  不妙。
  我想要往旁邊跳開,然而剛施展完法術的身體跟不上思考的速度,我只能勉強架起法杖,希望就算只有一丁點也好,能夠打偏這隻箭矢的軌跡。
  來不及了,絕對會被貫穿。
  可惡,沒有人能幫我嗎——
  就在我這麼祈禱的時候,我彷彿看見一個淡淡的幻影出現在我面前……格藍?
  「亞加——!」
  突然從旁邊傳來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只見原本在我身旁的蝶音用盡全身力氣把我撞開。我倒在旁邊的草地上,躲過了那致命的一箭。
  「呼,真是好險,蝶音姐謝啦——」
  我原本想像蝶音道謝,但抬頭一看,卻只看見滿身是血的蝶音,以及正中她胸口的半截箭尾。
  然後,她就這麼倒下了。
  「援軍來了——撤退——!」副官代替蝶音下達指令,我們一行人在援軍的掩護下平安撤離戰場……或許已經不能算是平安了。
  「蝶音姐,撐著點,我這就帶你去見長老……他一定能救你的。」
  我幫他做了緊急的止血之後抱起,而格藍也跑了過來,用瞬間移動將我們帶離戰場。
  希望來得及……一定要來的及啊……


  「所以蝶音為了救你,而被那個神術弩箭射中了。」
  長老單膝蹲下,看著躺在地板上的蝶音。長老的右手在她傷口處緩慢的畫了兩圈。頓時四周湧現一股溫暖的氣息,並且像是被引導一般,逐漸流入蝶音姐的身體裡。
  「好在這次你們即時把她帶回來了,下一次出事不知道還能不能這麼幸運。」
  長老持續引導著周圍的力量,同時用溫和的語氣對我說著。
  「你不必為了這件事自責,亞加。蝶音她一直以來就是這種個性,即使知道前方有危險,只要能夠幫到一兩個人,她還是會無畏向前。
  「她雖然受傷了,但她也成功救下了你,你不是應該為她的成功而微笑嗎?怎麼能哭喪著臉呢?」
  我摸了摸臉頰,才發現原來我的臉上已滿是淚水。
  「長老……我……要是我不在那裡的話……」
  「你只是想幫忙,不是嗎?你願意為了別人而承受風險,這已經是值得讚揚的事情了,只是今天不幸遇到災難而已,這不是你的錯。」
  長老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向蝶音姐,在經過長老的治療後,她的傷口已經癒合,也不再流血了。
  如果今天不是我,而是珞桑站在她旁邊的話……
  珞桑是為了代替我才被調離前線的。而使我不願意去格蘭德的原因,只是一個不知道能不能得到的自然力。
  但是,我想得到自然力的理由,不正是為了保護別人嗎?結果為了獲得自然力,反而害了身邊的朋友……
  「長老……讓我去格蘭德吧……」我看著臉色逐漸好轉的蝶音,小聲地說出一個以前的我不可能動的念頭。
  「……你終於願意面對了啊。沒錯,真正讓你不想離開森林的原因,不是自然力。」長老輕輕握住我的手,說出了她曾說過的那句話。
  我感受到我的手在顫抖。
  就算沒有自然力,我還是可以當個普通的人類法師。真正讓我無法踏出這一步的理由,只不過是恐懼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必須克服這份恐懼……不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蝶音姐。」
  我擦乾了眼淚,用堅決的眼神看向長老。
  「果然沒錯,能不讓我擔心的精靈中,你是最佳人選。」
  長老的視線越過了我,看像我身後的格藍與貝露。
  「你們兩位就跟著亞加一起去吧?三個人同心協力,這樣在路上也比較好互相照應。更何況——就算我不說,你們還是會去的,對吧。」
  貝露看著長老,嘻嘻的笑了幾聲。
  「我不會離開哥哥的,哥哥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而格藍則是露出了靦腆的笑容,大方地感謝長老。
  「多謝長老。我雖然知道外面的世界十分廣大,但從沒有機會接觸了解。我此次前行必將盡力而為,在成功之前絕不罷休。」
  格藍拱手行禮。雖然他說這樣是對長輩有禮貌的表現,但我覺得他根本是傳說故事看太多……
  「你們三個就去吧,珞桑還沒走,我會讓他回到前線的。」
  長老不改溫和的語氣向我說著。於是,我們三人離開了長老居,準備前往格蘭德。


  「亞加,聽說你們要去格蘭德?」
  回到家,我才剛打開門,父親拉爾修瑞就叫住了我。
  「對啊,爸。我後來想了想,自然力什麼的以後再獲得也不遲,但如果我現在沒有踏出這一步,以後一定會後悔。」我用堅定的語氣回答,但老實說,日後要重新等二十年回來修練自然力這點真的令人放心不下。
  「只要你真的這麼認為就好,不要做了之後又後悔啊。」父親站了起來,並往他的庫房走去。
  「你也知道,身為鍛造師的我這些年來一直待在精靈森林中,自然也囤積了不少裝備。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就告訴我一聲,我會永遠支持你的。」他領著我進入庫房,似乎想要我挑選幾樣道具。
  「格藍、貝露,你們也一起來吧,選些順手的武器或是護甲什麼的,會比較安全。」
  「誒?爸爸你願意讓我們去嗎?」貝露有點驚訝的問。
  「當然要讓你們去了,就算你們不願意也得去。不然你看你哥哥那樣子,能不能回來都是個問題吧。」
  他打趣的笑著,並對他們招了招手,讓他們一起進入庫房。
  「謝謝爸爸!」
  「感謝父親大人。」
  貝露開心的跳著,而格藍則一如往常的把拉爾當成他自己的父親,行了個禮之後才進來。
  幾個鐘頭之後我們出了庫房,身上帶著我們喜歡的道具。
算了算時間,明天就是我們要出發的日子,因此我們決定早早吃完晚餐後休息。而格藍也一如往常的借住在我們家,而不是回去他那不知道有多遠的家。
  然而,正當我們跟媽媽提到我們要離開森林的時候,她的表情有點不悅。
  「亞加你要離開森林?這樣你的自然力怎麼辦?」
  「媽,我想過了,自然力以後再回來重修就好,但是如今森林有難,我不該拿這個當藉口不做事,扯大家的後腿。」
  「這、這種事情……拉爾,你同意他們去了?」
  她轉頭看向爸爸,而後者則平淡的回答:
  「是啊,他可是我們的孩子,我相信他自己的判斷。」
  「但你明明知道——」
  「唉,你就是太擔心了,赫卡。我沒有自然力還不是過得很好?」
  爸爸聳了聳肩,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說來也是,畢竟父親是人族,本來就不會有自然力。反觀身為精靈的母親對這點就比較執著。
  「好了好了,亞加你們先去睡覺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跟你媽談就好。」
  爸爸揮了揮手,將我們趕回自己的房間去。我隱約能聽見背後傳來的爭吵聲……


  「貝露……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
  在熄掉燭火之後,我還是忍不住問了貝露關於離開森林的想法。
  「哥哥,我覺得,這樣做並沒有錯。」
  她遲疑了一陣,然後接下去把話說完。
  「畢竟我們也無法得知以後的事情嘛,因此只能從現在的情勢來判斷囉。躲在家裡跟拯救同伴比起來,當然選擇拯救同伴啊。」
  「但是我的自然力……」
  「哎呦,自然力什麼的,回來再想辦法就好了啊。反正即使你現在不出森林,搞不好四年之內還是會有大事讓你不得不出去。那還不如放下自然力的枷鎖,先幫助大家要緊。」
  此時,格藍也搭話了。
  「亞加哥,雖然赫卡阿姨覺得自然力很重要,但那是因為她是精靈啊。而你則是半精靈,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嘛,何必要執著於自然力?」
  「像我,雖然無法操控好魔力,隨便放個小魔法都會爆炸,但我也沒有因此放棄魔法。就算跟大家不一樣,我相信還是可以走出自己的路的。」
  我想了想,雖然認同他們的話,但還是覺得不太安心。
  精靈血脈要配合自然力才能發揮力量,雖然我只有一半血統,但我一直以來都相信這份差距可以用努力補足。而如今我若是再放棄自然力,豈不是連補足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樣一來,我還能站在大家的身旁,用自信的語氣說出「我們是同伴」嗎?
  我們家會住在森林邊陲地帶的原因,我其實也很清楚……
  夜幕低垂,而我則在持續不斷的思考中沉沉睡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