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第五幕 秘術使與摩軻 (下)

亞加尼西 | 2021-06-18 18:06:35 | 巴幣 0 | 人氣 19

完結神與魔法師的創造物
資料夾簡介
官方網站 https://agenicy.blogspot.com/p/story.html

第五幕 秘術使與摩軻 (下)


  

  在來這裡之前,我原本以為天眼內部會充滿一大堆赫斯克警衛、還會有許多十字弓正對著大門口防止外人闖入,但實際進來後,我所想像的那些東西都沒有出現。
  這裡就是空蕩蕩的一片,沒有赫斯克,沒有防禦武器。
  「他們也對那個大門太有自信了吧?」我不禁懷疑起萊歐卡人們的智商。
  「不過在你們來之前,我們反抗軍確實拿大門沒轍。連芙娃的能力都無法突破進來。」卡司說著,同時再度拿起他那塊板子對著裡面說話。
  不久後,他像是擬定好戰術策略般,對我們說:
  「芙娃已經從守衛的記憶中弄到天眼的內部圖了。這裡的樓下是由人力操控的控制室,用老式的機械鎖保護著;而樓上有一間放著鑰匙的檔案室,能從那邊拿到控制室的鑰匙。
  「這樣吧。我先下樓,用我的隱身能力清空所有敵人,這會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而你們就趁這段時間上樓,拿到鑰匙後下來。」
  卡司不愧是身經百戰的前線指揮官,一下子就擬定了新策略。
  「等一下我們必須分頭行動,因此得先想出聯絡的方法才行。」
  卡司望了望四周,尋找可以用的工具。
  此時,貝露想起了卡司在大門外與芙娃談話時的場景。
  「卡司,你會使用傳訊術嗎?」貝露問。
  「不,我可是秘術使,秘術使是無法使用魔法與神術的。我跟芙娃都是靠著萊歐克聯繫。」他晃了晃手上的板子,看來那個東西叫做萊歐克。
  「這個東西是萊歐卡家族的產物,每個人身上都有配備。我們打倒了兩個士兵並搶走了這玩意兒。他不僅可以傳送訊息,而且不需要使用者輸入神力也能使用。」卡司接著補充。
  「神力?難不成是內藏傳訊神術的道具嗎?就像魔法卷軸一樣。」格藍說。
  想當初在父親的庫房中似乎也有不少可以存放魔力或魔法的道具,看來確實有這個可能性。
  「既然如此,哥哥,或許我可以嘗試跟這個萊歐克傳訊也說不定。」
  貝露接過了卡司遞給他的萊歐克,研究了一會,隨後使用了傳訊術。
  「聽……聽的到嗎?」貝露的聲音從萊歐克中傳了出來。卡司接過板子,轉過身去並小聲地說了一段話。
  他應該是要測試能不能穩定通訊吧?畢竟人就站在旁邊,如果還用正常音量說話,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就無法確定了。
  「聽得見喔!」貝露回應。看來通話是沒問題了。

  「既然可以通訊了,那就來分配任務吧。」
  卡司想了想,接著繼續:
  「我一個人下樓,幹掉落單的赫斯克並淨空通往控制室的道路;你們三個一起上樓,如果遇到防禦陣法就想辦法解開或繞過去。這樣沒問題吧?」
  我們表示同意。樓上似乎只有少數警力,應該不會多困難。
  「那麼就行動吧,記得有事情可以通訊,沒事情的話隔一段時間也要通訊一次。每次通訊時以約定好的起始與結束詞為斷點,如果沒有按照格式的話,就代表傳訊者那邊出了什麼事情。」
  卡司幫我們打開往下的門,有點不放心地看著我們。
  「我向耶爾榭長老答應過要帶你們平安回去……你們可別出事了啊。」
  他說完,便轉身走下樓。


  我們踩上了階梯,在通過幾個轉彎後,收到了卡司的定期通訊。
  由於現況尚有餘裕,我便問了卡司一些問題,以解心頭之惑。
  「對了,好奇問一下。卡司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我沒說過嗎?我以前是怪盜。」卡司回答。
  聽到這話,貝露也有了興趣。
  「怪盜?偷錢給窮人的那種?」
  「是啊。不過我們做的範圍比較廣。在反抗軍成立之前,我們還會去狙殺一些中階赫斯克。
  「此外,只要萊歐卡又運了什麼新的武器進城,我們就會去偷一份來破解與研究,方便掌握對手的資訊。」
  卡司說完,格藍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所以是規則之外的正義嗎……我以前從沒聽過這種想法……」

  上了樓梯,我們遇到了一扇緊閉的氣密門。貝露聯繫了芙娃,得到了「等我一下喔」的回覆。
  芙娃似乎正用秘術感知著附近赫斯克的位置,以及他們腦中的資訊。
  「每次想到這些赫斯克,就會想起我爸爸呢……」此時,芙娃對著來歐克講了句意義不明的話語。
  「咦?芙娃姐姐的父親怎麼了嗎?」貝露追問。
  「啊,不好意思。我自言自語而已,你們不用管我……」芙娃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困窘。
  或許是為了掩飾失態,她便自顧自地解釋了起來。
  「我的父親,是格蘭德的政府官員……啊,跟萊歐卡沒有關係,只是因為官階太低所以萊歐卡覺得沒必要換人。
  「總之,父親因為太正直,因此執法也特別嚴格,大家才會討厭他……」
  芙娃的聲音感覺有點消沉,只見她「呵」的吸了口氣,繼續說:
  「後來某天,父親恰好撞見萊歐卡的上級在脅迫人民,想要買東西不付帳,因此父親便過去把那個上級趕走,沒想到……」
  「沒想到對方竟然報復回來?」我隱約猜到了事情的後續發展。
  「是的……隔天,城中突然出現父親是反抗軍的消息,還有大批武裝赫斯克往我們家包圍過來。
  「父親花了一點時間弄清楚狀況與對策,然後決定……決定用自己的生命埋葬那些赫斯克……他說他也不願意在破壞法紀的萊歐卡底下做事了,這樣死了剛好……。
  「總之他用自己的肉身掩護我們逃跑,孤身一人抵擋那群武裝赫斯克,想要在他們路過小巷時引爆炸彈,一次埋掉所有人。」
  芙娃冷淡地說著,彷彿在講述著另一個無關者的故事。
  「什麼!怎麼可以這樣輕易犧牲生命!」貝露驚訝地說著,而芙娃卻嘆了口氣。
  「更令人無法接受的還在後頭。直到父親的炸彈爆炸後,我們才發現這些赫斯克的真正任務。」
  芙娃停頓了幾秒。
  「原本大家都認為這群赫斯克是要把我們押回萊歐城審判,結果當父親的炸彈爆炸後,我們目睹到的是——所有赫斯克都接連爆炸了。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目的並不是審判,而是直接讓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這群赫斯克身上攜帶著十分大量的火藥,在連鎖爆炸下引發了轟然巨響。母親想要掩護我逃跑,但兩旁建築崩塌的速度實在太快,最後……母親就這麼被壓在瓦礫堆下,我也失去了一半的身體……」
  「我們很遺憾……」貝露輕咬著下唇,彷彿她人就在現場一般。
  「沒關係的,因為在那之後,我就被現在的反抗軍撿走,並以假身分送進醫院治療……雖然失去了父母,但我在接受治療後至少還能像個正常人一般活動。
  「半身癱瘓的感覺真的很糟……明明腳就長在身上卻不像是自己的……不過這也是我加入反抗軍的原因啦,畢竟我覺得我真的欠這裡太多太多……」芙娃「哈哈」的笑了兩聲,似乎想化解凝重的氣氛。


  在我們收到了第二次的定期通訊後,貝露便結束了與芙娃的通話。
  格藍似乎想擺脫剛才的沉重感,勉強擠了個問題詢問卡司。
  「請問一下……卡司你是怎麼變成秘術使的?你就算沒有秘術依然很厲害吧?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像你這麼強的人也會陷入危機。」
  聽見格藍的問題,卡司嘆了口氣。
  「我以前並不像現在這麼厲害,偷東西時常常失手被發現。每次我的師父總是在我失手時前來救我。直到某天,她為了救我而被守備隊發現……
  「我當時還小,當下唯一的念頭就是回去救她。雖然成功幹掉了一兩個警衛,但仍然有許多士兵趕過來……結果卻變成我們兩個一起在城中逃亡的局面。
  「空中已經被兵力封鎖了,走投無路的我們只好躲進了暗巷,祈禱士兵們會因為偷懶而忽略小巷內的動靜——想也知道不太可能。
  「當時我很緊張,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顫抖。而師父為了讓我不被發現,便以自身為屏障,將我與街道隔開。
  「她當時的做法還滿有效果,至少讓我暫時覺得安全下來。整個世界除了師父以外沒有別人,不管是誰都不會發現我們……
  「直到,我從縫隙中看見了守衛的眼睛。
  「我十分驚慌,滿腦子想著被逮捕後會如何被刑求,供出其他人的下落。
  「師父一定會為了保護我而被凌虐致死,隨後就輪到我……
  「哼,你知道嗎?在血紅的街燈與巷弄深藍的陰影下,那些情景似乎不再是想像,這群血腥暴力的統治者一定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我一瞬間有了這樣的幻覺。
  「於是,我感受到我身上起了異變。我的眼前便的一片漆黑,但仍能看見守衛模糊的身影掉頭離去……我後來才知道,那是因為秘術力讓光線繞過了我們。我們就這樣平安存活下來了。」
  卡司說完了他的回憶,頓時我們陷入了一小段寂靜。
  良久,貝露率先打破了這股低氣壓。
  「嗚,感覺是很驚險的過去呢……如果是我在那邊,大概早就昏倒了。」
  「或許吧。但我的直覺告訴我,要是在這時候閉上眼睛,我的師父就會永遠離我而去……」卡司呢喃著。
  「沒想到覺醒秘術要冒這麼大的風險,的確是可遇不可求的力量。」格藍接著說道。
  「是啊,覺醒秘術力首先必須先將自己的身心逼到極限,是在完全沒有退路的情形下,抱持著一定的覺悟才會打開的大門——
  「好啦,聊天時間結束了,我這邊遇到另一波赫斯克。先斷通訊了。」
  我們與卡司的通話就這麼結束。


  我們持續前行,來到了一個放置著許多檔案櫃的房間。這裡應該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
  一進門,一股淡淡的花香就這麼撲鼻而來。奇怪的是,這個房間中並沒有看見任何植物。
  桌子、椅子、櫃子……,這個房間到處都是人造的器具與擺設。不,應該說整個天眼內部完全沒有跟大自然搭得上邊的東西,更不用說是需要陽光與養分的花朵了。
  「好奇怪……這是什麼味道?」貝露問道。
  突如其來的發現讓我們停下了腳步。這個房間一定有什麼東西,我們心想。
  
  我們兵分三路開始搜索房間,在無數文件與書本中穿梭。然後,我發現了一個鑲著金屬邊框、皮革封面的精裝書本。
  封面上面寫著「天眼構造說明」。
  「貝露、格藍!你們過來看看這個!」
  我喚來其他兩人,隨後翻開了書本。
  
  書本是屬於人類的產物,只有人類會將知識記載在書中。雖然我也有一半人類血統,但讀書這檔事最好還是交給格藍。
  不出所料,與我一字一句讀的緩慢速度相比,格藍一接過書就快速翻著頁,用速讀的技巧快速瀏覽其中的資訊。
  不出多久,格藍就停下了翻頁的動作,將目光定在某一頁中。
  「這邊寫著『……此外,赫斯克動力爐位於天眼核心地帶,供應天眼與全城赫斯克運作動力。……』」
  他喃喃自語著,似乎有什麼想法正在成形。
  當我還在等他下結論的同時,貝露率先想到了什麼。
  「這代表……我們只要把天眼關閉,就可以讓整個城堡的赫斯克停止運作了嗎?」
  貝露疑惑著,同時也將這個訊息告訴卡司與芙娃。


  在我們原本的計畫中,這次潛入行動是為了破壞天眼的自動鎖定機制,好讓反抗軍能重回地面與赫斯克一戰。然而現在卻出現了更好的方法——直接關閉赫斯克的能源,讓所有敵人喪失抵抗能力。
  如此一來,除了能直接贏得地面戰的勝利,反抗軍也不需浪費一兵一卒。然而,這個做法是可行的嗎……?
  正當我還在思索時,卡司開了口:
  「原來如此……我就在懷疑赫斯克不吃不喝,究竟是靠什麼生活的,原來是靠著神術刻印釋放神力波動,運用了遠距離充能的概念啊。
  「看來你們發現了不錯的情報。這下我們的行動不只是奪回自由,還有可能一舉奪回這座城市!」卡司喜出望外,從話語中能感受到他十分激動。
  然而另一頭卻傳出了不一樣的聲音。
  「呃、那個……」與卡司相反,芙娃似乎略有所思。
  「嗯?芙娃,怎麼了嗎?」卡司問。
  「該怎麼說呢……,其實……
  「抱歉,不是故意要澆你們冷水……只是、只是中階以上的赫斯克都是有內藏神力結晶的。可能……,不,即使沒有神力能量場的供應,他們一定也能行動一陣子。」芙娃不太流暢地說著,似乎連她自己都沒什麼信心。
  「什麼?害人家好期待的說……」
  貝露發出失望的聲音,但卡司卻沒有受到打擊。
  「沒關係的,就算只能讓低階以下的赫斯克停止運作,仍然是拯救城市的第一步!這樣至少我們就不用在意街道上的狙擊路燈,還有每次軍隊鎮壓時使用的小型砲台!仍然是個大好機會。」
  卡司規畫著戰略藍圖,同時細數著採用低階赫斯克的敵方軍備。
  「沒想到低階赫斯克的數量與應用範圍還蠻大的?雖然不能讓全部赫斯克都停擺,但好像也能造成滿大的損傷呢。」我附和著。
  從卡司列出的條目來看,摧毀動力確實能造成有效打擊。
  「是啊,赫斯克技術的運用範圍,是很廣的……」芙娃感嘆道。

  結束了話題,格藍終於在一個倒下的櫃子裡發現了鑰匙,似乎平常沒什麼人會用到它的樣子。
  任務完成,我們便沿著原路返回。一路上我們試著跟卡司與芙娃聊天,但他們兩人卻都心不在焉的樣子,芙娃甚至還漏接了一次通信。

  即使這段時間眾人不太在狀態內,我們依然抵達了位於地下的中控室前。


  「這道門後面就是天眼的核心了吧?」我問卡司,後者則點頭回應。
  「芙娃姐姐,可以幫我們開門嗎?」
  貝露問了芙娃,但卻得到了意想之外的回應。
  「那個……抱歉,這扇門我也打不開……」
  「唔,不會又要走有敵人的道路了吧。」格藍的嘴角抖動了一下。
  卡司聽到這話,皺了皺眉,思索了幾秒。
  「芙娃,你當初不是向我保證過,你能打開所有的門嗎?」
  卡司的聲音中夾帶著一股煩躁。
  「當初在大門時就打不開了,該不會其實後來的門你也沒幫他們打開吧?」
  「我、我……」萊歐克另一邊傳來的聲音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卡司別這樣,芙娃姐姐已經盡力了。或許是這裡的設計和其他赫斯克不一樣,不要把過錯都怪給她嘛。」貝露試著替芙娃說話。
  卡司聽到後深吸了一口氣,讓情緒回復平穩。
  「芙娃,抱歉……我只是覺得你可以早一點跟我說。」卡司緩和了語氣,看來是不再生氣了。
  「非常不好意思,在這種緊要關頭我總是幫不上忙。」芙娃也從剛才顫抖的狀態中恢復。
  「沒關係,當初我們也是破解過大門才走進來的,現在只要再破解一次就可以了啊!沒什麼好怕的,對吧哥哥。」貝露牽起我的手,走向門前。
  我回頭看了看卡司,他也點頭同意。
  於是,我和貝露再一次進入術法世界。


  一如往常,我們再次進入陣眼區域。
  「讓我們看看究竟寫了什麼願望吧。」我把手探入光球內,試圖取得裡面的資訊。
  「誓死守護……姐姐?」然而,裡面的內容令我十分疑惑。
  「赫斯克什麼時候有了兄弟姐妹關係了?」我不由得問。
  「感覺很奇怪呢,會不會是比較高等一點的赫斯克下的術法啊?」
  貝露說,而我聳肩表示不知道。
  「無論如何,這樣一來就結束了。我們趕緊回去吧。」


  「我們成功了!」我看著焦急等待的格藍和卡司,說出代表勝利的話語。
  「太好了亞加哥,就知道你們一定沒問題。」
  「幹的好。這下我們的任務就差不多成功了。只要走進去按個按鈕,等個三分鐘讓天眼關閉就好。」
  兩人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看著他們,我與貝露也相視而笑。
  果然沒有自然力也能做很多事呢,我有接下這個任務真是太好了。
  這下子,格蘭德就能擺脫萊歐卡的控制。天眼一關閉,所有赫斯克就會停止運作,人民沒有了威脅,可以重新回到自由的大地。
  「那麼,就讓我們走進這引領自由的大門吧。」
  我們互看了彼此,一致點頭,邁向屬於我們、屬於人民的勝利。
  然而,我們卻忽略了守在暗處的人影。

  「小心!」
  正當我們即將踏入天眼核心房間時,卡司突然把我們推開。
  說這遲那時快,一道光線立刻打在我們原本的位置,仔細一看,原來是一發金屬圓彈。
  「沒想到你們還滿敏銳的嘛,闖入者。」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
  我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女性緩緩的朝我們走來。
  「那個不是街道上的赫斯克拿的步槍嗎?」格藍注意到對方手中的武器,趕緊拿出法杖備戰。
  「那個武器可不好對付……你究竟是誰?這裡所有的赫斯克都應該被我擺平了才對。」卡司拔出雙匕,等待對方走進他攻擊範圍的瞬間出手。
  「只不過是解決掉那些低階赫斯克,就以為自己能與萊歐卡家族抗衡了嗎?卡司.奈寇爾。」對方按了步槍上面的按鈕,將步槍拆成兩把拐棍。
  「你知道我……該不會是萊歐卡高層?但我可沒聽說過哪個貴族會親自來戰鬥。」卡司壓低了身體,對方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就可以攻擊。
  然而,對方卻停下來了。
  「我名為艾蜜莉,隸屬於女神底下的『高階』赫斯克,為了處決你們這些反叛者而來。你們準備好吃子彈了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