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三章 罪惡之名的魔王

丹雀 | 2021-06-12 12:43:39 | 巴幣 118 | 人氣 66





  「學生會的指導老師?實力確實比一般導師要好一點,那麼另一位就是學院主任了。」狩獵者笑笑地望向舞台下的人物。

  不過名為Lab的老師卻開口說:「不用勞師動眾,只需要我一人就足夠了。」

  「哦?這可真是傲慢阿!」另一名狩獵者頗有興致的說道,右手已經搭在決鬥盤上,迫不及待想要一決勝負的樣子。

  「對方都特地遠道而來想要雙打決鬥,我們就不應該掃興才對。」一名頭戴綠色紳士帽,穿著紅色上衣與藍色垮褲,宛如要進行一場馬戲團表演的男子,突然出現在舞台上,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你又是什麼人?」狩獵者警戒的看著他,他可不認為學院的主任會穿成這副德行。

  「我名為費斯特,是決鬥大賽與全國活動的主持人。」費斯特自我介紹後,立刻向他們禮貌性的鞠躬。

  「原來如此,確實有一戰的價值。」狩獵者「傲慢」說完後,立刻從決鬥盤上的牌組抽取了5張牌。

  「我從手中召喚『略魔雙子北河二 (ATK/1750)』,此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再召喚一體『略魔』之名的怪獸,我再從手中召喚『略魔鬼火 (DEF/2050)』,接著將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略魔祖龍歐菲翁 (ATK/2550)』。」

  擁有疊加素材的「略魔祖龍歐菲翁」在場上時,雙方不能特殊召喚5星以上的怪獸,然後……

  「發動『略魔祖龍歐菲翁』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從牌堆將一張
『侵略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接著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銀河旋風』破壞場上一張裏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比起召喚怪獸,Lab優先選擇了對方的後台破壞。

  「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侵略的泛發感染』,這回合我方場上的『略魔』之名的怪獸,不會受到此卡以外的魔法或陷阱的效果影響。」

  「我從手中召喚『二重蠍子 (ATK/1600)』,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4星以下的『二重』怪獸到場上,我特殊召喚『炎妖蝶威爾普斯 (DEF/1500)』,接著將場上兩體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

  「原來如此,雖然我封鎖了5星以上的怪獸特殊召喚,但是超量怪獸屬於階級,所以不受到影響。但是我發動覆蓋的反擊陷阱卡『死神的通告 (自創卡)』,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對方怪獸的特殊召喚無效並破壞。」

  狩獵者將另一張蓋牌打開,無效了「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的超量召喚,然後開口說:「真是可惜阿,若剛才『銀河旋風』選擇的是這張牌,那麼這場決鬥的主導權就會是你們的。」

  不過Lab並不以為意,再度從手中將一張卡片放進決鬥盤的插槽內。

  「發動永續魔法卡『金剛真力』,對方場上有怪獸,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中將一體4星以下的二重怪獸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進化守衛騎士 (ATK/1900)』,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超二重之力』。」

  「超二重之力」只能裝備在二重怪獸身上,此時該怪獸變成再度召喚狀態。另外場上表側表示的這張牌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墓地一體通常怪獸特殊召喚。

  狩獵者瞪大眼睛看著對方場上,因裝備卡而變成再度召喚狀態的二重怪獸,然後惡狠狠地瞪向對方,彷彿已經知道對方接下來的戰術。

  「我發動『進化守衛騎士』的怪獸效果,將裝備卡『超二重之力』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場上的一張卡。此時『超二重之力』送入墓地時,我特殊召喚墓地的『炎妖蝶威爾普斯(ATK/1500)』。」

  當初發動的「侵略的泛發感染」只有不受到魔法或陷阱的效果影響,所以對方發動的怪獸效果,沒有任何的免疫。

  「戰鬥階段,『進化守衛騎士 (ATK/1900)』與『炎妖蝶威爾普斯 (ATK/1500)』直接攻擊玩家,主階二將場上的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82 心城小龍 (ATK/2000)』,結束這回合。」

  原本處於劣勢的導師,不僅突破對方的防禦,還給予了大量的戰鬥傷害,最後召喚的超量怪獸,只要自己場上有表側表示的魔法卡,就不能選擇這張卡作為攻擊對象。
  傲慢/虛榮 生命值3100分 手牌2/5蓋牌0/0‖Lab/費斯特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5蓋牌0/0
  「剛開始生命值就低於基本分的一半嗎?」另一名狩獵者一臉滿意的笑著,宛如陷入困境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侵略魔人的魔細胞 (DEF/0)』,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帝王的烈旋』,將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和我方的怪獸進行解放上級召喚『侵略魔人牛角 (ATK/3000)』。」

  對方瞬間就破解了Lab的戰術,而且場上只有永續魔法卡「金剛真力」,就沒有任何可以反擊的卡片,只能乖乖地接受對方的直接攻擊。

  「我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狩獵者「虛榮」與上一回合的隊友一樣,蓋放兩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這樣就輪到我的時間了!」費斯特再度禮貌性的鞠躬,不過這一次的對象不是對面的狩獵者,而是台下與二樓的觀眾。

  「首先發動速攻魔法卡『旋轉舞台』,將兩張場地魔法卡分別在雙方的場上蓋放,接著發動場地魔法卡『魔界劇場─奇幻戲院』,將手中一體『魔界劇團』的靈擺怪獸與『魔界台本』的魔法卡給予對方觀看,然後從牌堆將一張不同名的『魔界台本』魔法卡加入手中。」

  費斯特將手中的「魔界劇團 開幕者 (ATK/DEF1100/1000)」與魔法卡「魔界台本─開幕式」給對手觀看後,從牌堆把一張名為「魔界台本─魔界的宴咜女」加入手中。

  「那麼開始吧!我分別把『魔界劇團 開幕者 (刻度7)』與『魔界劇團 狂放新秀 (刻度2)』分別設置於後台的左右。接著發動『魔界劇團狂放新秀』的效果,將另一端的刻度變成9,然後進行靈擺召喚『魔界劇團 魔鬼反派 (ATK/3000)』。」

  「連鎖發動反擊陷阱卡『死神的通告 (自創卡)』,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對方怪獸的特殊召喚無效並破壞。」狩獵者不惜支付生命值也要將對方的怪獸退場,或者該說他們完全不在意生命值的多寡,只要能贏就足夠了。

  由於靈擺怪獸的召喚被無效並破壞,所以送入墓地,而不是回到額外牌組的上方。

  「沒想到我會遇到和Lab一樣的狀況。」費斯特開心的說著,不過一旁的隊友完全沒在搭理他。

  「這樣的話,我發動『魔界劇團 開幕者』的靈擺效果,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魔界劇團臨時演員 (ATK/100)』召喚到場上並發動效果,將自身解放從牌組將『魔界劇團 大明星 (刻度3)』放置於靈擺區。」

  由於「魔界劇團 臨時演員」的效果影響下,這回合費斯特只能特殊召喚「魔界劇團」相關的怪獸。

  「我將場上的『魔界劇團 開幕者』進行連結召喚Link1『魔界劇團 超級導演 (ATK/800)』,接著發動效果將靈擺區的『魔界劇團 大明星 (ATK/2500)』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從牌堆將『魔界劇團喜劇效果 (刻度8)』放置於靈擺區。」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侵略的波動』,將場上一體升級召喚的『侵略魔人』之名的怪獸返回手中,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片。」

  警覺到對方的意圖,在「魔界劇團 大明星」召喚、特殊召喚成功前,趕緊先發動陷阱卡進行阻撓。

  「沒想到大明星的出場是如此曇花一現,不過也沒關係。戰鬥階段,我用『魔界劇團 超級導演 (ATK/800)』直接攻擊玩家,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傲慢/虛榮 生命值800分 手牌2/3蓋牌0/0‖Lab/費斯特 生命值5000分 手牌0/2蓋牌0/1
  「抽牌,發動速攻魔法卡『旋風』,破壞對方的場地卡『魔界劇場─奇幻戲院』。」狩獵者馬上將費斯特的戰術破壞掉,避免接下來因自身怪獸效果,反而成了對方的助力。

  「對方場上的怪獸數量比我方多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略魔蔓陀羅 (ATK/1550)』,接著召喚『略魔雷鳥 (ATK/1650)』。戰鬥階段,我用『略魔蔓陀羅 (ATK/1550)』攻擊『魔界劇團超級導演 (ATK/800)』,接著再用『略魔雷鳥 (ATK/1650)』直接攻擊玩家。」

  比起超量召喚,對方優先選擇降低對手的生命值,接著進入主階二後,才進行4星的疊光超量召喚「略魔死神塔納托斯」。

  「『略魔死神 塔納托斯 (ATK/2350)』只要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就能不受到此卡以外的怪獸效果影響,而且這個效果在對手的回合也能發動。」

  「抽牌。」Lab一臉冷酷的不在意對方場上的怪獸,將唯一的手牌放到決鬥盤上說道:「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

  Lab看了眼剛抽到的牌繼續說道:「再次發動魔法卡『二量合成』,從牌組將一張陷阱卡『完全燃燒』和一體『進化合獸二氧碳鬼神』加入手中。」

  「竟然選擇8星的二重怪獸?」對方看著Lab場上的永續魔法卡,「金剛真力」只能從手中特殊召喚4星以下的二重怪獸,但是他卻刻意選擇需要升級召喚的怪獸。

  就算想使用靈擺召喚,因為刻度是2與8的關係,只能特殊召喚等級介於3到7之間的怪獸,另外發動「魔界劇團 狂放新秀」的效果,將另一邊的刻度變成9也不能特殊召喚「魔界劇團」以外的怪獸。

  這麼一來,他到底打算怎麼做?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化合電界』,一回一次我方召喚等級5以上的二重怪獸不用解放即可召喚,接著通常召喚外,有一次可以將一體二重怪獸再次召喚。」

  「發動『略魔死神 塔納托斯』的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此回合此卡不受到怪獸效果的影響。」狩獵者「傲慢」立刻進行防護,因為他知道對方那體二重怪獸的效果,只要移除墓地一體二重怪獸,就可以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片。

  「戰鬥階段,『進化合獸 二氧碳鬼神(ATK/2800)』攻擊『略魔死神塔納托斯(ATK/2350)』。接著進入主階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傲慢/虛榮 生命值350分 手牌0/3蓋牌0/0‖Lab/費斯特 生命值2600分 手牌0/1蓋牌1/1
  狩獵者的生命值已經所剩不多,而Lab等人的場上還有一體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怪獸,但是他們仍不為所動。

  「抽牌,發動魔法卡『一換一』將手中一體怪獸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一體等級1的怪獸。」對方將手中的「侵略魔人牛角」作為代價捨棄,繼續說道:「我特殊召喚『侵略魔人的伺候 (DEF/0)』,接著將此卡解放升級召喚『侵略魔鬼 長鍬 (ATK/2600)』。」

  「『侵略魔鬼 長鍬』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片送入墓地,並且恢復1000分生命值。」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完全燃燒』,將場上的『進化合獸 二氧碳鬼神』除外發動,從牌組特殊召喚第二位『進化合獸 二氧碳鬼神 (ATK/2800)』與『進化合獸 海德拉水龍 (DEF/2800)』。」

  雖然知道對方所蓋放的卡片,不過手中並沒有可以予以反擊的方法,所以狩獵者只能出此下策,他蓋放一張卡片後,便結束了回合。

  「抽牌!我將『進化合獸 二氧碳鬼神』進行再度召喚。」費斯特二話不多說,立刻速戰速決。

  「發動陷阱卡『激流葬』,怪獸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時,破壞場上的所有怪獸。」狩獵者「虛榮」將唯一的陷阱卡翻開,雖然成功擋下對方的怪獸效果的發動,不過這場決鬥的勝利者已經很明確了。

  「我發動靈擺區『魔界劇團 狂放新秀 (刻度2)』的效果,將另一端的刻度變成9,接著將放置於額外牌組表側表示的『魔界劇團大明星 (ATK/2500)』進行靈擺召喚。」

  因為這場雙人決鬥只有場上和墓地是共有的,額外牌組並不相通,所以上回合Lab才沒有將額外牌組表側表示的靈擺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

  「『魔界劇團 大明星』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對方不能發動魔法和陷阱卡。」雖然這樣說,不過對方場上已經沒有任何卡片了。

  「戰鬥階段,『魔界劇團 大明星 (ATK/25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傲慢/虛榮 生命值0分 手牌0/0蓋牌0/0‖Lab/費斯特 生命值2600分 手牌0/2蓋牌0/1
  戰敗的兩名狩獵者同時抬起頭看向遠方,黑色的衣角為開端化成了黑灰色的粉塵並逐步消散開來。

  在場的所有人看著最後的狩獵者消失於決鬥舞台上,才鬆了一口氣。

  學生會長難得流露出笑容,對著自家的成員表現讚賞,正要開口說話時,突然意識到遠處的觀眾席上,有一股不懷好意的氣息。
  「這麼一來……只好輪到我親自上場了。」
  看似輕鬆的一句話,卻挾帶著強烈的殺氣席捲而來。

  在場的吳玖栖、米俐、學生會成員等人和決鬥舞台上的Lab、費斯特趕緊望向二樓的觀眾席。

  只見一名披黑色斗篷的少年,不知何時坐在二樓觀眾席的鐵欄杆上頭,俯視著底下的他們。

  狩獵者應該都被消滅了才對,為什麼現在又出現了新的敵人?

  當初「怠惰」所隱藏的訊息難道不是第八位狩獵者「虛榮」,而是眼前這位真正的幕後黑手?

  一樣在二樓觀眾席的我,剛好在對方的另一側。

  看向眼前那神秘人物,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和以往狩獵者的裝扮如出一轍,但是眼前的少年不光是長相異常的模糊看不清五官外,他的每一句話都具有實質的壓迫感。

創作回應

RockUser
二重牌組出現啦! 是我買的第二組套牌,兩個一起打牌的親戚朋友那時候選的是行星天使、真紅眼不死龍,前陣子二重召喚難得強化第二次~ 王牌超帥!
2021-06-12 14:26:57
丹雀
我也很喜歡「二重怪獸」,以前玩牌的學弟是組「巨大植物」加上「椿姬」,我的話在這個世代稱為「反主流」吧。
2021-06-12 15:19: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