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章 假面軍勢

丹雀 | 2021-05-22 20:46:30 | 巴幣 1016 | 人氣 75





  在場的學生和老師全望向站在中央的舞台上,手持著決鬥盤且披著漆黑色連身斗篷的兩名戴著白色面具的男子。

  此時兩名穿著不同校服的學生,分別走向了舞台,她們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同時看向遠方的對手。

  「咦?咦咦?」我緊張的從觀眾席直衝而下,想把台上某位決鬥者拉下來,卻被一旁的學生給攔了下來。

  「丹楓,冷靜點。」我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阻擋我去路的是同班的方証岳,他見我冷靜下來後,趕緊安撫我說:「我們都是E班的學生,遲早都會面對他們,而且雲霞曾經打贏過狩獵者,所以我們要相信她。」

  「沒事的啦!」後頭的吳玖栖揮了揮手說:「那些都是被控制的人,就算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打贏我挑選上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擋下我的人是方証岳這件事,讓我感到非常慶幸。如果是吳玖栖我可能會先扁他一頓,再去把我家的可愛蘿莉從舞台上死命的抱下來。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上的『稀有金屬士兵』和『稀有金屬女士』進行融合召喚『稀有金屬騎士』。」面具上寫有「惰」字的男子,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了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雲霞很快的亮出一張手牌說道:「把『天空使者傑拉迪亞斯』送入墓地,從牌堆將『天空的聖域』加入手中並發動。」

  「接著從手中召喚『雲魔物─捲雲層 (ATK/900)』並發動效果,依照場上表側表示的『雲魔物』怪獸數量放置1個『霧計數器』,然後發動魔法卡『雲魔物的雲核』將手中等級4的『雲魔物─高層雲』送入墓地,在『雲魔物─捲雲層』身上放置4個『霧計數器』。」

  雖然「雲魔物」的攻擊力都不高,但是它們的共通點在於只要攻擊表示就不會被戰鬥破壞,再加上只要適時的搭配計數器的使用,還是能有不錯的戰績。

  「我移除『雲魔物─捲雲層』身上2個『霧計數器』,破壞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雲霞立刻使用「雲魔物─捲雲層」的效果,打算先清空對方場上的怪獸。

  「發動速攻魔法卡『融合解除』,將融合怪獸送回額外牌組,從墓地特殊召喚『稀有金屬士兵 (DEF/450)』和『稀有金屬女士 (DEF/900)』。」沒想到對方利用解除融合的方式,躲避了即將遭受破壞的危機。

  「沒關係,『雲魔物─捲雲層』沒有使用上的限制,只要身上的計數器足夠就能一直發動效果。」雲霞再度發動效果,打算先破壞守備力較高的「稀有金屬女士」。

  「戰鬥階段,我用『雲魔物─捲雲層 (ATK/900)』攻擊『稀有金屬士兵 (DEF/450)』,之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雖然在最後達成目的將對方場上的怪獸清除,卻沒辦法給予對方傷害。
 
  惰假面/慾假面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5蓋牌1/0‖雲霞/秋曇華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1/0
 
  在雲霞結束後,對方交換成另一名寫著「慾」字假面的男子,繼續進行決鬥。

  「從手中發動儀式魔法卡『與奈落的契約』,這張卡適用於所有闇屬性儀式怪獸的降臨,接著將手中等級4『儀式魔人主持人』與『儀式魔人詛咒者』進行解放儀式召喚等級8的儀式怪獸『杰拉 (ATK/2800)』。」

  由於「儀式魔人主持人」的效果,每當儀式怪獸破壞對方怪獸時,就能夠抽一張牌;「儀式魔人詛咒者」的效果則是場上的同步怪獸其效果均無效化。

  「就算召喚出強力的怪獸,只要有『天空的聖域』存在,場上的天使族怪獸就不會有戰鬥傷害。」雲霞望著對方那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儀式怪獸。

  沒想到對方還真的發動了非常古老的魔法卡「魔法除去」,將場地卡「天空的聖域」給破壞了。

  「戰鬥階段,『杰拉 (ATK/2800)』攻擊『雲魔物─捲雲層 (ATK/9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吸收盾』,無效對方怪獸攻擊並將該怪獸的攻擊力,恢復到我方的生命值。」

  雲霞擋住對方的攻勢後,戴著寫有「慾」假面的男子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看了自家隊友一眼的天使團成員曇華,從牌組抽了一張牌並開口說:「把『天空使者傑拉迪亞斯』送入墓地,從牌堆將『天空的聖域』加入手中並發動。」

  和上回合的雲霞一樣,使用相同方式進行展開的曇華繼續開口說:「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5星協調怪獸『死的代行者 天王星 (ATK/2200)』,接著召喚『力量代行者火星 (ATK/0)』。」

  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時,「力量代行者 火星」的攻擊力與守備力將上升雙方生命值的差距,由於上回合雲霞使用了「吸收盾」,所以攻擊力提高至2800分。

  「戰鬥階段,我用『力量代行者 火星 (ATK/2800)』攻擊『杰拉 (ATK/2800)』,再用『死的代行者 天王星 (ATK/2200)』直接攻擊玩家。主階二,在場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由於「力量代行者 火星」自身效果不受到魔法卡的影響,所以場地卡「天空的聖域」的效果對「力量代行者火星」是無效的,因此曇華才決定將它與對方場上的怪獸一同送入墓地,不留在場上避免被對方針對。
 
  惰假面/慾假面 生命值5800分 手牌0/1蓋牌1/0‖雲霞/秋曇華 生命值10800分 手牌1/2蓋牌0/1
 
  回合再度來到最開始進行決鬥的那人,他從牌組抽了一張牌後,笑笑地說:「看來該動真格了。」

  「真格?」看著對方場上沒有任何一體怪獸,場上僅有一張蓋牌,手裡只有剛抽到的手牌,雲霞完全看不出來對方有何打算。

  「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對方輕笑了兩聲說:「發動覆蓋的魔法卡『蠻族的狂宴 LV5』,從手牌或墓地將兩體等級5的戰士族怪獸特殊召喚,此怪獸效果無效化且該回合不能攻擊。」

  對方話一完,立刻把手中的兩體「野蠻人」特殊召喚到場上。

  「唔!原來『野蠻人』是戰士族怪獸,我一直以為他們是獸戰士族。」雲霞看著眼前那頭上長角、手裡拿著木槌的猿人。

  「還沒完,我將『野蠻人1號』和『野蠻人2號』進行疊加超量召喚階級5『No.61火山恐龍 (ATK/2500)』並發動效果,將此卡一個疊加素材移除,將對方場上的『死的代行者天王星』破壞,並給予對手該怪獸原攻擊力的傷害。」

  「天空的聖域」只有在天使族的戰鬥傷害才會變成0,所以曇華等人受到了2200分的效果傷害。

  「我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雖然受到2000分以上的傷害,但是之前已經先回復生命值,所以並沒有實質上的影響。

  再加上這兩名戴著面具的狩獵者,從一開始到現在的決鬥,感覺程度並沒有特別高,這樣的話……

  「發動魔法卡『寶牌雲』,這回合有同名的『雲魔物』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時,在結束階段我能從牌組抽兩張牌。」雲霞打算一口氣分出勝負,不想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我從手中召喚『雲魔物─亂流 (ATK/800)』,此卡召喚成功時,依照場上的『雲魔物』數量放置一個『霧計數器』,接著將自身的一個計數器移除,從牌組或墓地特殊召喚一體『雲魔物─小煙球 (DEF/600)』。」

  由於場上存在另一體「雲魔物─捲雲層」,所以「雲魔物─亂流」可以再使用一次效果將第二體「雲魔物─小煙球」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將場上通常召喚且攻擊力1000分以下的『雲魔物─亂流』進行連結召喚Link1『轉生炎獸 獨角兔 (ATK/0)』,接著將兩體『雲魔物─小煙球』分別連結召喚Link1『連結栗子球』。」

  本以為雲霞打算召喚出當時和我對戰的「解碼語者」戰術,不過雲霞卻選擇了別的方式。

  「將場上兩體Link1的『連結栗子球』再度進行連結召喚Link2『代理器F魔術師 (ATK/1400)』。」

  「等等、莫非她是要……」這回連隊友曇華都訝異地望向雲霞。

  「發動『代理器F魔術師』的怪獸效果,將此卡與場上的『轉生炎獸 獨角兔』進行融合召喚『轉生炎獸紫奇美拉 (ATK/2800)』。」

  「竟然是融合怪獸!」場外的所有人全瞪大了雙眼,隨後有人立刻說道:「真不愧是E班的學生,總是可以讓我們大開眼界。」

  「轉生炎獸 紫奇美拉」在融合召喚成功的該回合,其攻擊力提高素材怪獸原攻擊力一半的數值。

  「戰鬥階段,我用『轉生炎獸 紫奇美拉 (ATK/3500) 』攻擊『No.61火山恐龍 (ATK/2500)』,接著再用『雲魔物─捲雲層 (ATK/9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此時一開始發動的魔法卡「寶牌雲」,由於該回合特殊召喚兩體「雲魔物─小煙球」,所以雲霞從牌堆抽了兩張牌。

   惰假面/慾假面 生命值3900分 手牌0/1蓋牌0/0‖雲霞/秋曇華 生命值8600分 手牌2/2蓋牌0/1
 
  「真是不錯的戰術。」「慾」字假面的男子立刻從手中發動了魔法卡「落雷」,企圖將主導權搶過來。

  「早就知道你會這麼做了!」彷彿在等待這一刻的曇華,雖然現在面對敵手的不是她自己,不過早就已經準備好後路。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罰』,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才能發動,卡片的效果發動無效並破壞。」

  「既然這樣的話,我發動魔法卡『儀式的預先準備』,將儀式魔法卡與上述紀載的儀式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對方將檢索來的卡片亮了出來,然後開口說:「發動儀式魔法『假面魔獸的儀式』,將墓地等級4的『儀式魔人主持人』與『儀式魔人詛咒者』除外進行儀式召喚『假面魔獸(ATK/3200)』。」

  場上的儀式怪獸「假面魔獸」一樣擁有作為解放的兩體儀式魔人的效果。每當儀式怪獸破壞對方怪獸時,就能夠抽一張牌與場上的同步怪獸其效果均無效化。

  「戰鬥階段『假面魔獸 (ATK/3200)』攻擊『轉生炎獸紫奇美拉 (ATK/2800)』,由於破壞對方的怪獸,所以從牌堆抽一張牌。」

  「輪到我了,抽牌!」回合再度來到天使團的曇華,此時她流露出一抹的微笑,開心的說:「看來勝負已定了。」

  在遠處觀望戰況的天使團成員們則是無奈的說:「曇華也真是的,只要遇到可愛的小孩子就會故意拖時間。」

  「這也沒辦法,誰叫我們家的雲霞這麼可愛。」

  「咦?」此時她們才驚覺這名紅髮少女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我召喚『神秘的代行者 地球 (ATK/1000)』並發動效果,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的場合,可以將『主宰者赫貝里翁 (ATK/DEF 2700/2100)』加入手中。」

  曇華再度將「主宰者 赫貝里翁」從手中展示並說道:「把墓地的『死的代行者 天王星』移出遊戲,從手中進行特殊召喚。接著發動效果,再把墓地的『力量代行者火星』除外,破壞場上的一張卡片。」

  對方場上的儀式怪獸「假面魔獸」很快就被破壞送入墓地,場上空無一物的兩名假面,在受到曇華與雲霞的怪獸集體攻擊後,生命值很快就歸零了。
 
  惰假面/慾假面 生命值0分 手牌0/1蓋牌0/0‖雲霞/秋曇華 生命值8200分 手牌2/2蓋牌0/1
 
  決鬥結束之後,寫著「惰」與「慾」的白色假面應聲碎裂,兩名男子身上的黑色斗篷也跟著消失,明顯是被一開始的狩獵者給操控了。

  站在台下的兩名假面,隨即走向了決鬥舞台,完全不在意剛才呈現一面倒的決鬥過程,兩人有默契的將手中的黑色決鬥盤舉了起來,等待著接下來的對手。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情與慾的白色假面?那麼會不會有其他情緒的白色假面?
2021-05-22 20:49:12
丹雀
不是「情」是「惰」喔!畢竟是「假面軍勢」,至於是什麼「情緒文字」也許有人已經發現了。
2021-05-22 20:55:02
阿卡西亞
身為死神粉的阿卡直接被標題潮到點進來了,晚點再來補進度[e5]
2021-05-22 20:55:00
丹雀
那我先說,只是剛好同名xd
2021-05-22 20:57:58
丹雀
不過「BLEACH」系列會在後續劇情登場,敬請期待。
2021-05-22 20:59:01
夜梓的臨殃
這場決鬥也太熱血和精彩了!!!!!
2021-05-25 09:23:09
丹雀
謝謝稱讚1
2021-05-25 21:04: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