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二章 是夥伴還是敵人

丹雀 | 2021-06-05 12:28:17 | 巴幣 116 | 人氣 63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直接打在其中一名假面的臉上。

  「白蘭,別跟我說你輸給了狩獵者。」有著黃金色澤般長髮的雪莉,盯著眼前的男子憤怒的說道。

  受到強烈一擊的男子,臉上的面具整個掉到了地上,他錯愕的望著雪莉,原本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整個人忽然蹲了下來,雙手緊抱著頭非常痛苦的吼了起來。

  「白蘭──」雪莉再度呼喊著他的名字。

  直到那名男子緩緩地抬起頭與她四目相對,勉強開口說:「雪、雪莉……」

  這瞬間,掉在地上的白色假面突然龜裂開來,白蘭身上穿著的深黑色斗篷也逐漸消失。

  遭受狩獵者控制的白蘭竟然就這樣被雪莉給打醒了。

  「看來那人的意志加上外力的影響,強過了我們對他施加的控制。」一直站在遠方的狩獵者輕鬆的解釋,似乎對於這樣的發展他完全不以為意。

  在白蘭走到雪莉的身邊後,一名戴著「憤」字面具的男子立刻來到了舞台上,很明顯是要替補原本白蘭的位置。

  「雪莉,我……之前確實輸給了對方,但是這一次妳願意和我一起打倒他們嗎?」B班的導師白蘭誠懇地對著A班的女導師說道。

  不過雪莉並沒有回應白蘭的話,只是舉起手中的決鬥盤,然後從牌堆抽出了5張牌。

  見對方已經準備就緒,戴著「貪」字面具的男子立刻從手中將一張卡片放到決鬥盤最外側的場地區,然後開口說:「發動場地魔法卡『失落的世界』,接著從手中特殊召喚『俊足的迅猛龍 (ATK/1300)』,再發動魔法卡『大進化藥』將場上一體恐龍族解放才能發動,只要這張卡在場上,我方等級5以上的恐龍族怪獸不用解放就可以直接召喚,但是這張卡在對方三個回合的結束階段會送入墓地。」

  場地卡「失落的世界」在場上的時候,除了恐龍族以外的怪獸攻擊與守備力都會下降500分,並且當雙方有恐龍族召喚、特殊召喚到場上時,一回一次會在對手場上特殊召喚一體「侏儸蛋衍生物 (1星 地屬性、恐龍族DEF/0)」,只要對方場上有衍生物就不能選擇其他怪獸作為效果對象。

  另外場上的通常怪獸被對方破壞時,一回一次可以將手牌或牌組一體恐龍族破壞作為代替。

  因此對方將「俊足的迅猛龍」特殊召喚後,雪莉等人的場上立刻出現了一體「侏儸蛋衍生物(DEF/0)」。

  「還沒有結束,由於『大進化藥』的效果,我從手中不解放直接召喚等級8『超傳導恐獸 (ATK/3300)』,結束這回合。」

  「既然你一開始發動了場地卡,那麼我也來發動場地卡。」雪莉將手中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說道:「將手中的『神鷹女王 (ATK/DEF 1900/1200)』送入墓地,將牌堆的『神鷹的狩獵場』加入手中。」

  雪莉立刻將加入手中的魔法卡發動,一氣呵成的動作,完全展現出身為戰鬥學院中的導師,對於決鬥的熟練程度。

  「神鷹的狩獵場」在場上時,表側表示的鳥獸族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上升300分,雙方召喚、特殊召喚『神鷹女郎』或『神鷹女郎三姊妹』的場合,必須破壞場上一張魔法或陷阱卡。」

  「只要召喚『神鷹女郎』就能破壞魔法或陷阱卡,而且還沒有一回一次的限制。」對方望向自己場上的環境卡與永續魔法卡,彷彿下一秒就會被破壞送入墓地。

  「我從手中召喚『神鷹女郎1 (ATK/1300)』並發動場地卡的效果破壞對方的場地卡『失落的世界』。」雪麗馬上選擇具有破壞耐性的卡片,然後從手中將另一張魔法卡放到決鬥盤上。

  「接著發動魔法卡『萬華鏡─華麗分身』將場上的『神鷹女郎1』解放,從牌堆特殊召喚『神鷹女郎三姊妹 (ATK/1950)』,此時再度發動『神鷹的狩獵場』的效果,破壞對方場上的永續魔法卡。」

  「就算妳破壞了我的後台,我還有攻擊力大於3000分的怪獸在場上。」對方驕傲地看著自家場上,那穿戴著機械盔甲的大恐龍。

  「可別小看我了,發動魔法卡『三角X光線』將場上的『神鷹女郎三姊妹』的攻擊力在回合結束前變成2700分,而且對方不能發動陷阱卡。戰鬥階段,我用『神鷹女郎三姊妹 (ATK/2900)』攻擊『超傳導恐獸 (ATK/3300)』。」

  「竟然用攻擊力比我低的怪獸進行攻擊,看來妳還有其他打算。」對方緊盯著雪莉,後者則是笑笑的從手中亮出一張卡片說道:「發動速攻魔法卡『突進』選擇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在回合結束前上升700分攻擊力。」

  將對方場上的怪獸戰鬥破壞後,雪莉在場上覆蓋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貪假面/憤假面 生命值7700分 手牌1/5蓋牌0/0‖雪莉/白蘭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5蓋牌1/0
 
  「一瞬間就被對方清空盤面還受到了傷害,看來這次的對手很有一套呢!」另一名男子從牌組抽了一張牌,感覺在享受這次的決鬥。

  「嘻嘻!面對這樣的對手,只要這麼做就可以了。」戴著「憤」假面的男子,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寄生蟲 帕拉諾伊德」裝備在「神鷹女郎三姊妹」身上。

  「被它裝備的怪獸會變成昆蟲族,而且不能攻擊昆蟲族怪獸,針對昆蟲族所發動的效果也無效化。」對方用著詭異的笑容看著對方場上那被寄生的「神鷹女郎三姊妹」。

  「休想得逞,我發動覆蓋的陷阱卡『華麗的神鷹女郎』,將場上的『神鷹女郎三姊妹』送回牌堆,接著從手牌、牌堆或墓地特殊召喚三體『神鷹』之名的怪獸到場上。」

  雪莉將牌堆中的「神鷹預言者 (DEF/1400)」、「神鷹調香師 (DEF/1300)」與「神鷹女郎3」特殊召喚到場上,並且觸發各自效果「神鷹預言者」於回合結束時可以將墓地一張有「神鷹女郎三姊妹」卡名記述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神鷹調香師」則是從牌堆將一張有「神鷹女郎三姊妹」卡名記述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

  「嘻嘻!我早就知道妳會這麼做了。發動送入墓地的『寄生蟲 帕拉諾伊德』的怪獸效果,從手牌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等級7以上的昆蟲族怪獸。」對方立刻將手中需要經過多數回合才能召喚到場上的昆蟲族怪獸放到了決鬥盤上。

  「特殊召喚『究極完全態大飛蛾 (ATK/3500)』,然後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對方再度用著詭異的笑容,開心的說:「嘻嘻!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你們破壞我方的後台,那我就破壞你們的前台。」

  「戰鬥階段,我用『究極完全態大飛蛾 (ATK/3500)』直接攻擊玩家!」對方再度嘻笑了兩聲,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自己的回合。

  我望著那名「憤」假面的男子,從一開始到現在,他不是發出討人厭的笑聲,就是一直用猥瑣的言語,讓人非常想要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話說使用「那副牌組」的決鬥者性格都是這樣的嗎?

  還是說他只是在模仿對方?

  不管如何幸好他不是一名「狩獵者」,不然一出場一定先被群眾圍毆,想決鬥等等再說吧!

  在對方的回合結束後,「神鷹預言者」的效果也發動了,雪莉從墓地將「華麗的神鷹女郎」加入手中後,回合輪到曾被控制的白蘭,便從牌堆抽了一張牌。

  「嘻嘻!在你抽牌的時候,我要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侵蝕鱗粉』,將這張牌裝備在『究極完全態大飛蛾』身上,只要這張裝備卡沒被破壞,對方召喚、特殊召喚或是卡片的效果發動,就會給予對方場上所有表側表示怪獸一個鱗粉計數器,每有一個鱗粉計數器就下降該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100分。」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水障壁』,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水屬性怪獸,我特殊召喚等級4的『人魚騎士 (ATK/1500)』。」白蘭完全無視於對方,直接從手中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上。

  「發動『侵蝕鱗粉』的效果,給予『人魚騎士』一個鱗粉計數器。」不過對方完全不在意白蘭的無視,繼續「嘻嘻」的說道。

  「我再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墓地的『神鷹預言者 (ATK/1300)』特殊召喚到場上,此時發動『神鷹的狩獵場』的效果,破壞掉永續陷阱卡『侵蝕鱗粉』。」此時雪莉偷看了白蘭看了一眼,而白蘭則是看著那體型巨大的綠色飛蛾。

  「接著召喚『海神的女巫 (ATK/700)』,然後將場上兩體4星水屬性怪獸進行疊加超量召喚『No.37希望織龍蜘蛛鯊 (ATK/2600)』。進入戰鬥階段,『No.37希望織龍蜘蛛鯊 (ATK/2600)』攻擊『究極完全態大飛蛾 (ATK/3500)』。」

  「什麼!」對方被白蘭的舉動嚇了一跳,他竟然和上一回合的雪莉一樣,用攻擊力較低的怪獸進行攻擊。

  「不要急,雙方怪獸發動攻擊宣言時,發動『No.37希望織龍蜘蛛鯊』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對方場上所有怪獸的攻擊力全部下降1000分。」

  「1000分!」對方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大飛蛾就這麼送入墓地,緊接著「鷹身先知」打算攻擊玩家時,他才回神過來,趕緊打開蓋放於場上的陷阱卡。

  「我發動永續陷阱卡『活死人的呼聲』,將墓地的『超傳導恐獸 (ATK/3300)』特殊召喚到場上。」由於「究極完全態大飛蛾」是用非正規的方式特殊召喚出來,所以沒辦法復活到場上,不過隊友的王牌怪獸確實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雙方都巧妙利用了「墓地共有」的規則,適時的借助了隊友在墓地裡的怪獸進行反擊與防禦。

  「我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這時因為『神鷹預言者』的效果,將墓地的『三角X光線』加入手中。」
 
  貪假面/憤假面 生命值7600分 手牌1/1蓋牌0/0‖雪莉/白蘭 生命值4500分 手牌2/1蓋牌0/2
 
  回合再度回到使用「恐龍」牌組的貪假面,雖然他的場上有攻擊力大於3000分的怪獸,但是對方場上的超量怪獸卻能在攻擊宣言時,降低對手場上所有怪獸1000分的攻擊力。

  「輪到我了,抽牌。」貪假面看了眼剛抽到的牌,看似找到了方法,開心的說道:「我召喚『暗黑碗龍 (ATK/1800)』,當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改變成表側守備。」

  這麼一來守備力只有2100分的「No.37希望織龍蜘蛛鯊」就算下降了我方場上「超傳導恐獸」的攻擊力,一樣可以戰鬥破壞對方的怪獸。

  「原來如此,這確實是好方法,只可惜我要發動陷阱卡『激流葬』,雙方進行怪獸的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時,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

  「什麼!」對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場上的兩體恐龍就這麼被大洪水給沖走,沉沒於海底之中。

  「『No.37希望織龍蜘蛛鯊』被戰鬥或效果破壞的場合,可以將墓地除此卡以外的一體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打從一開始白蘭就打算發動這張陷阱卡,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並且讓攻擊表示的「神鷹預言者」不成為對方的攻擊目標。

  「我特殊召喚墓地的『海神的女巫 (DEF/2000)』,由於場上存在場地卡『神鷹的狩獵場』,所以自身的效果不適用。」

  「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貪假面將唯一的手牌放入決鬥盤的插槽後,只能選擇結束自己的回合。

  「抽牌!我召喚『神鷹通靈師 (ATK/1400)』,此時發動『神鷹的狩獵場』的效果破壞對方場上所蓋放的卡片。」

  「哈哈!早就知道妳打算破壞我的後台了。發動陷阱卡『打草驚蛇』這張卡被對方效果送入墓地或除外的場合,可以從牌堆或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體怪獸,我特殊召喚『暴君龍 (ATK/2900)』。」

  「『暴君龍』嗎?不過我要發動『神鷹通靈師』的怪獸效果,將手中的永續魔法卡『歇斯底里號誌』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神鷹豎琴師 (ATK/1700)』。」

  「特殊召喚『神鷹豎琴師』?妳應該沒有忘記『神鷹的狩獵場』的效果是強制發動,所以妳必須選擇隊友蓋放在場上的卡或『水障壁』破壞。」

  「這我當然知道。」雪莉看著白蘭對著自己點頭後,白蘭所蓋放的卡片就這樣被破壞送入墓地。

  「好了,接下來妳要怎麼辦呢?」對方驕傲的表示自己場上可是有不受陷阱卡為對象,而且一次戰鬥中可以攻擊兩次的「暴君龍」。

  不過在觀眾席的我們都認為,這場決鬥反而是那名令人討厭的傢伙的實力比較強,因為光是從現場的盤面上來看,「暴君龍」真的不適合在這時候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將場上兩體等級4的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鳥槍士 卡斯提爾 (ATK/20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自身兩個疊加素材移除,選擇此卡以外一張表側表示的卡片回到持有者的牌組。」

  「不會吧!」原本從牌組召喚而來的「暴君龍」,現在又回到了牌組中。

  「戰鬥階段,我用『鳥槍士 卡斯提爾 (ATK/2200)』直接攻擊玩家,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此時當初作為代價所捨棄的「歇斯底里號誌」與經由超量怪獸所發動的效果而送入墓地的「神鷹豎琴師」分別發動了各自的效果。

  「歇斯底里號誌」從手牌或場上送入墓地,可以從牌堆將三張卡名不同的「神鷹」卡片加入手中;「神鷹豎琴師」則是將一體等級4的鳥獸族且攻擊力1500分以下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一瞬間,雪莉的手上從原本的0張變成了4張手牌,讓只剩下1張甚至是沒有手牌的其他玩家感到羨慕。
 
  貪假面/憤假面 生命值5400分 手牌0/1蓋牌0/0‖雪莉/白蘭 生命值4500分 手牌4/1蓋牌1/0
 
  「抽牌!從手中發動第二張『寄生蟲 帕拉諾伊德』的效果裝備在『鳥槍士 卡斯提爾』身上。」對方再度使用一開始的手段,原以為是打算拖延時間,不過對方立刻又發動了另一張卡片。

  「這張卡原本是打算當作殺手鐧,不過現在不用就糟糕了。我發動速攻魔法卡『超進化的繭』,將對方場上一體有裝備卡裝備的昆蟲族怪獸解放,從牌組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究極變異態昆蟲女王 (ATK/2800)』。」

  由於憤假面的手牌數是0,所以沒辦法發動「寄生蟲帕拉諾伊德」的效果再特殊召喚一體昆蟲族怪獸到場上。

  「還沒完,我將墓地的『超進化的繭』除外發動,把墓地的『寄生蟲 帕拉諾伊德』送回牌堆,從牌組抽一張牌。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我用『究極變異態昆蟲女王 (ATK/2800)』攻擊『海神的女巫 (DEF/2000)』。主階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時候「究極變異態昆蟲女王」的怪獸效果也發動了,它緩緩地產下了一顆「昆蟲衍生物(1星地屬性、昆蟲族DEF/100)」。

  「看來我也要拿出真本事了。」白蘭笑笑地從手牌亮出了一張魔法卡說道:「發動『強欲的海鱔』將手中兩體水屬性怪獸送回牌組,再從牌組抽取三張牌。」

  「接著將手中的『亞特蘭提斯戰士』送入墓地,從牌堆將『傳說之都亞特蘭提斯』加入手中。」這回換白蘭看了眼身旁的雪莉,而雪莉則是微笑以對。

  「發動場地卡『傳說之都亞特蘭提斯』,只要這張卡在場上,水屬性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上升200分,而且雙方的手牌、場上的水屬性怪獸的等級下降1等。」白蘭再度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上說道:「原本等級為5的『傳說中的漁夫二世 (ATK/2200)』經過場地卡的效果可以直接召喚。」

  「戰鬥階段,『傳說中的漁夫二世 (ATK/2400)』攻擊『昆蟲衍生物 (DEF/100)』,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海神龍之怒』,場上存在『海』的場合才能發動,依照我方場上原本等級為5以上的水屬性怪獸數量,破壞對方場上一樣數量的怪獸,並且該怪獸區域直到下回合結束前不能使用。」

  白蘭之所以先攻擊再發動卡片效果,是因為「究極變異態昆蟲女王」在場上時,只要有其他的昆蟲族怪獸,對方就不能選擇昆蟲族作為效果對象也不會被效果破壞。

  雖然沒有給對方造成戰鬥傷害,不過至少將對方的王牌怪獸給破壞了。
 
  貪假面/憤假面 生命值5300分 手牌0/0蓋牌0/1‖雪莉/白蘭 生命值4500分 手牌4/0蓋牌1/0
 
  「抽牌!發動魔法卡『強欲而貪慾之壺』將牌堆上方10張牌裏側除外,抽取兩張牌!」貪假面將一切都賭在這次的抽牌,當他從牌組抽取兩張牌後,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

  「哈哈!看來這回輪到我表現了!我將墓地的『俊足的迅猛龍』與『暗黑碗龍』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究極傳導恐獸 (ATK/3500)』。」

  「究極傳導恐獸」恐龍族的王牌之一,不但有一回一次在雙方的主階段,經由破壞一張手牌或場上的怪獸,可以將對方場上所有怪獸變更成裏側守備表示,而且可以對所有怪獸各攻擊一次,若對象是守備怪獸還可以直接給予1000分的傷害,該怪獸則是直接送入墓地。

  「就算如此,『傳說中的漁夫二世』只要場上有『海』存在,就不受到其他怪獸的效果影響。」

  「哈哈!這樣也好,我直接攻擊還比效果傷害來的多,進入戰鬥階段,我用『究極傳導恐獸(ATK/3500)』攻擊『傳說中的漁夫二世 (ATK/2400)』。」

  「發動『傳說中的漁夫二世』的怪獸效果,這張卡因對方效果或戰鬥離場時,可以從牌組一體水屬性、等級7的怪獸加入手中。」白蘭選擇「傳說中的漁三世」加入手中後,對方便結束了回合。

  「這樣回合就到我了。」雪莉從牌組抽了一張牌,然後將之前檢索的怪獸卡放到了決鬥盤上。

  「召喚『神鷹舞者 (ATK/1200)』接著發動魔法卡『萬華鏡─華麗分身』將場上的『神鷹舞者』解放,從牌堆特殊召喚『神鷹女郎三姊妹 (ATK/1950)』。」

  「休想得逞,我發動『究極傳導恐獸』的怪獸效果,將手中的『雙頭恐龍王』破壞送入墓地,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裏側守備。」

  「連鎖發動手中的陷阱卡『神鷹羽毛吹雪』,場上存在『神鷹』怪獸時,此卡可以從手牌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對方怪獸發動的效果無效化。」

  「竟、竟然從手中發動陷阱卡!」

  「我還要發動場上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歇斯底里派對』,捨棄一張手牌,將墓地三體『神鷹』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

  雪莉分別將「神鷹舞者 (ATK/1200)」、「神鷹預言者 (ATK/1300)」、「神鷹調香師 (ATK/1400)」特殊召喚到場上,再度觸發各自的怪獸效果。

  「神鷹預言者」於回合結束時可以將墓地一張有「神鷹女郎三姊妹」卡名記述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神鷹調香師」則是從牌堆將一張有「神鷹女郎三姊妹」卡名記述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場上存在5星以上的『神鷹』怪獸時,則可以選取2張。

  「我發動『神鷹舞者』的怪獸效果,將場上風屬性的『神鷹調香師』返回手中,從手中將風屬性的『神鷹寵物幼龍 (ATK/1200)』召喚到場上。『神鷹寵物幼龍』依照場上『神鷹』怪獸的數量追加不同的效果。」

  雪莉場上的怪獸除了「神鷹寵物幼龍」外,共有4體「神鷹」怪獸,所以可以發動「神鷹寵物幼龍」所有的效果。

  「我先發動『神鷹寵物幼龍』第三效果,一回一次可以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片,我選擇『究極傳導恐獸』破壞。接著進入戰鬥階段,場上存在兩體『神鷹』怪的『神鷹寵物幼龍』原攻擊力與守備力變成2400分,然後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生存本能』,把自己墓地任意數量的恐龍族怪獸移出遊戲,每有一體就恢復我方生命值400分。」在遭受對方全體怪獸的總攻擊之前,憤假面立刻將覆蓋在場上的牌翻開。

  「怎麼會?」明明是使用「昆蟲」牌組的憤假面,卻使用貪假面的「恐龍」卡片,雪莉感到訝異的來回望向眼前的對手。

  「嘻嘻!這就是雙打的戰術,除了墓地共有之外,只要能利於隊友發揮,就算加入自己不適用的卡片,也沒有問題。」

  「不過你們墓地裡的恐龍族怪獸只有2體,所以只有恢復800分。」白蘭好心的提醒對方,我方怪獸的總攻擊力數值為6850分,對方就算回復生命值也只有6100分。

  聽到這話的兩人,突然吵起架來,一位是說為什麼要召喚非恐龍族的「暴君龍」,另一位則是說,如果自己先主導一切就不會發生現在這種場面。

  於是他們就在紛爭中,在「神鷹女郎三姊妹」的直接攻擊下,生命值立刻歸零。
 
  貪假面/憤假面 生命值0分 手牌0/0蓋牌0/0‖雪莉/白蘭 生命值4500分 手牌2/0蓋牌1/0
 
  兩人的面具應聲碎裂,身上的黑色斗篷也跟著消失,原本還在爭執的他們也突然失去力氣倒了下來。

  在經過多次的雙人對戰後,一開始帶領群眾的狩獵者「傲慢」終於走向了決鬥舞台。

  「哎呀!原本我是打算進行4場雙人決鬥,現在少了一位,這樣只好我一人挑戰你們接下來上場的兩位。」狩獵者高傲的說著,然後逕自走到一旁位置,繼續說道:「我開玩笑的,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是一體的。」

  狩獵者的話一說完,他身旁屬於後攻位置的場地,憑空浮現了另一名狩獵者。

  新出現的狩獵者笑笑地說:「我名為『虛榮』也是你們最在意的狩獵者,現在我已經出現在這裡,就讓我們好好玩玩吧!」

  決鬥的舞台上出現了兩名「狩獵者」,這史無前例的決鬥,讓學生會長等人感到非常棘手。

  此時一名披著黑色風衣,頭戴黑色大沿帽的男子,走向了決鬥舞台。

  「哦?上一場連班導師都出現了,那麼你是這間學院的校長還是主任?」狩獵者「傲慢」對著雙眼銳利的男子說道。

  只見男子將戴在頭上的帽子取下,順手的往場外一拋,隨後說道:「我是負責學生會的指導老師──Lab。」

創作回應

RockUser
喔喔! 好多懷念的怪獸! (我記得"超傳導恐獸"攻擊力應該是3300,應該是套牌封面怪那隻?
2021-06-05 15:53:50
丹雀
是的,沒有錯!感謝提醒,我再修改。[e12]
2021-06-05 16:50:24
夜梓的臨殃
有些怪獸我知道好感動><
2021-06-05 23:29:18
丹雀
這幾場雙人決鬥的安排算是刻意的,最明顯的應該就是這一場了xd
2021-06-05 23:47: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