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一章 鬼魅與賭客

丹雀 | 2021-05-29 11:21:44 | 巴幣 206 | 人氣 60





  從剛才的決鬥來看,對方的實力只有D班甚至和以前的E班相同,所以不少學生自告奮勇願意去和對方進行決鬥。

  面對這樣的場面,一名銀色長髮的少女帶領著五名身穿紫色學生制服的年輕男女來到了現場。

  擁有學生會會長之名的少女,語氣堅定地對著在場所有的學生說:「這是攸關世界存亡的決鬥,就算對方看起來實力嬴弱,我們也不能有所鬆懈,所以這場決鬥將由學生會接下。」

  站在舞台上的其中一名假面,立刻從手中抽了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接著開口說;「發動永續魔法卡『木乃伊的呼聲』,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不死族怪獸。」

  「我特殊召喚『屍界之報喪女妖 (ATK/1800)』並發動效果將此卡除外,從牌組將場地魔法卡『不死世界』發動,接著召喚『牛頭鬼 (ATK/1700)』再發動效果將牌堆的『成長花朵 (ATK/DEF 0/0)』送入墓地,當『成長花朵』送入墓地時,可以將此卡除外並從牌堆將一體5星以上的不死族怪獸加入手中,場上存在『不死世界』的場合,可以選擇特殊召喚到場上。」

  對方在第一回合就進行完美的佈陣,和上一場的決鬥完全不是相同的層級。

  只要「不死世界」在場上,雙方場上和墓地的怪獸全部都變成不死族,而且只能用不死族怪獸才能進行解放上級召喚。

  再加上場上「死靈王 德哈斯拉」的怪獸效果,只要不死族發動效果時,可以選擇發動無效或者雙方場上或墓地的一體怪獸除外。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那就換我了。」自從上次表決而沒被選上作為代表的西鞍,這次終於如願以償可以和對方決鬥,雖然眼前的不是狩獵者,不過能和學生會長組隊這真是作夢也沒有想到。

  「我召喚『我我我魔術師 (ATK/1500)』,接著發動魔法卡『我我我雷擊』場上存在『我我我』之名的怪獸時,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片,我選擇場地魔法卡『不死世界』。」西鞍一開場立刻將最麻煩的場地卡給破壞,接著又從手牌發動另一張魔法卡。

  「發動『我我我之風』從手中特殊召喚一名『我我我』之名的怪獸到場上,並且該怪獸的等級變成4星。我要特殊召喚的是『我我我少女 (DEF/800)』,然後將兩體等級4的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我我我武士 (ATK/1900)』。」

  由於「我我我少女」作為「我我我」超量怪獸的素材,所以發動了效果,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體特殊召喚的怪獸其攻擊力變成0。

  「我發動『我我我武士』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移除一個疊加素材,此回合場上一名『我我我』之名的怪獸可以攻擊兩次。」西鞍打算一口氣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清除,不讓對方在下回合有反擊的機會。

  「戰鬥階段,我用『我我我武士 (ATK/1900)』攻擊『死靈王 德哈斯拉 (ATK/0)』,接著再攻擊『牛頭鬼 (ATK/1700)』。」

  「當『牛頭鬼』送入墓地時可以發動效果,將墓地的『死靈王 德哈斯拉』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馬頭鬼 (DEF/800)』。」戴著「憂」字面具的男子將唯一的手牌放到的決鬥盤上,彷彿已經猜測到對方會破解自己的陣型而準備好後路。

  不如預期的西鞍,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打算結束回合時,對方突然開口說:「發動永續陷阱卡『王宮的公告』,此卡表側表示存在時,雙方在場上發動的陷阱卡無效化。」
 
  憂假面/妒假面 生命值5900分 手牌0/5蓋牌0/0‖西鞍/學生會長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1/0
 
  在對方的結束回合立刻封鎖了陷阱卡,不管是一開始的「不死世界」還是「死靈王 德哈斯拉」,都是具有一定威脅性的卡片,不知道另一名假面會使用什麼樣的卡片應戰。

  「輪到我了,發動魔法卡『融合派兵』將融合怪獸『機關槍龍』所記述的『左輪槍龍 (ATK/2600)』特殊召喚到場上。」對方一開始立刻召喚出攻擊力大於2000分的怪獸,不僅如此經由投擲三枚硬幣,其中有兩枚呈現正面時,還可以破壞對方一體怪獸。

  「發動『左輪槍龍』的怪獸效果,投擲三枚硬幣。」所有人全緊盯著那三枚硬幣,場上的「左輪槍龍」也開始運轉起自身的槍管蓄勢待發,結果投擲而出的硬幣全是反面。

  不過對方沒有因此停下動作,而是從手中召喚了另一體怪獸到場上,「雙管槍龍(ATK/1700)」在召喚、反轉召喚和特殊召喚時,可以投擲兩枚硬幣,當結果都呈現正面時,可以破壞對方場上的一張卡片。

  兩枚硬幣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後落下,其中一枚剛好正面朝上,但是另一枚卻與之相反,所以效果還是未能發動。

  不知道是本人運氣太差還是風水位置不好,連續兩次的結果都令人大失所望。

  「我將場上的『馬頭鬼』與『雙管槍龍』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4『齒輪齒巨人X (ATK/23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從牌堆將機械族怪獸『黑炸彈 (ATK/DEF100/100)』加入手中。」面對兩次硬幣結果都失敗的對方,完全沒有任何的消極感,反而一鼓作氣召喚出第二體強力怪獸。

  「戰鬥階段,『左輪槍龍 (ATK/2600)』攻擊『我我我武士 (ATK/1900)』,接著再用『齒輪齒巨人X (ATK/2300)』直接攻擊玩家。」

  「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我我我守衛 (DEF/2000)』,對方怪獸直接攻擊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勉強擋下對方攻勢的西鞍,此時的手牌也變成0張。

  「主階二,我在場上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對方一口氣將手中的三張卡片放置於決鬥盤的插槽中,完全無視於隊友所發動的永續陷阱卡。

  「才第二組人馬就有這樣的實力,不知道接下來的組合又會是如何?」學生會長從牌組抽了一張牌,看了一眼後說:「我將手中的『異色眼亡靈龍 (刻度0)』與『生化文具人005 (刻度10)』分別設置於後台的左右。」

  「異色眼和生化文具人?」我訝異地望著台上的學生會長所發動的卡片,難怪她會被稱為該戰鬥學院實力最強的學生。

  「真是好久沒有見到月桂葉的決鬥了。」身旁的天使團成員也是一臉感慨的說,畢竟學生會長離開北部的學院也有一段時間了。

  「發動靈擺召喚將手中等級2的『生化文具人002 (DEF/500)』和等級9的『生化文具人009 (ATK/50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發動『生化文具人002』的效果,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堆將一張『生化文具人』的卡加入手中。」

  會長將「生化文具人003」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發動魔法卡『機械複製術』選擇場上一體攻擊力500分以下的機械族怪獸才能發動,從牌組特殊召喚同名的怪獸到場上。」

  場上立刻出現另外兩體「生化文具人002」並且各自觸發了效果,可以再從牌堆將兩張「生化文具人」的卡加入手中。

  「我從手中召喚協調怪獸『生化文具人001』並與場上的9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生化文具人噴射機 (ATK/500)』。」

  「生化文具人噴射機」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是依照場上所有「生化文具人」的數量每有一張卡片就提高500分,由於場上一共有4張,再加上「生化文具人002」的效果可以提高場上機械族怪獸5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所以「生化文具人噴射機」的攻擊力與守備力為4000分。

  「接著發動『生化文具人噴射機』的怪獸效果,將靈擺區域的『生化文具人005』破壞,選擇對方場上的『左輪槍龍』破壞。」

  「當場上的闇屬性機械族怪獸被破壞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亡命左輪槍龍(ATK/2800)』。」

  「我也要發動『生化文具人005』的效果,這張卡在靈擺區域被破壞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生化文具人009 (ATK/500)』,接著發動『生化文具人009』的怪獸效果,此回合只能使用此怪獸進行攻擊,不過此卡的攻擊力為場上所有『生化文具人』的攻擊力總和。」

  場上「生化文具人002」的攻擊力為1500分且有三體,「生化文具人噴射機」的攻擊力為4000分,「生化文具人009」的攻擊力則是2000分,所以「生化文具人009」經由效果的影響所加總的攻擊力為10500分。

  「進入戰鬥階段。」

  「發動『亡命左輪槍龍』的怪獸效果,雙方進入戰鬥階段時才能發動,投擲三枚硬幣,依照出現正面表示的數量破壞場上的怪獸。」對方唯一的反擊機會全賭在這次的三枚硬幣,如果全是反面,那麼就會受到對方的攻擊而輸了決鬥。

  三枚硬幣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後落下,所有人屏氣凝神緊盯著結果,沒想到這次出現的是三枚全部正面的硬幣。

  彷彿是補償剛才兩次全部失敗無法發動的結果,這一次反而大獲成功,而且玩家還能從牌組抽一張牌。

  「發動『生化文具人009』的怪獸效果,這張卡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可以將場上一張「生化文具人」破壞作為代替。」除了同步怪獸「生化文具人噴射機」與一體「生化文具人002」被對方破壞,學生會長也選擇了一體「生化文具人002」作為代替破壞。

  「連鎖發動速攻魔法卡『時限解除』,我方場上所有的機械族怪獸攻擊力變成2倍,結束回合破壞。」在學生會長發動攻擊前,對方立刻發動速攻魔法卡,避免「生化文具人009」在攻擊時不能發動任何卡片效果而因此戰敗。

  「戰鬥繼續,就算場上的怪獸只剩下一體『生化文具人002』,『生化文具人009』經由效果提高的攻擊力也不會有所改變。」學生會長將對方場上的「亡命左輪槍龍」破壞後,覆蓋了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此時對方場上的「齒輪齒巨人X」因為「時限解除」的代價而破壞送入墓地。
 
  憂假面/妒假面 生命值600分 手牌0/2蓋牌0/2‖西鞍/學生會長 生命值7300分 手牌1/2蓋牌1/1
 
  回合再度輪到一開始的憂假面,他看著對方場上差點讓我方退場的「生化文具人009」,其攻擊力變回1000分。

  看來要打倒它,只能夠趁現在了。

  「抽牌!發動覆蓋的魔法卡『魔法盆栽』,將場上一張永續陷阱卡破壞,從牌堆抽兩張牌。」對方解除了陷阱卡的限制,並補充了手中的牌。

  「打算重振旗鼓嗎?」我望向對方絲毫沒有多餘的舉動,就算面對剛才只要一閃神就會立刻敗北的攻擊,仍然可以保持穩定的態度,和一開始決鬥的兩名假面完全不同。

  「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憂假面將剛抽到的卡片亮了出來,打算先清空對方場上的怪獸。

  由於場上的怪獸全部被破壞,導致「生化文具人009」沒有對象可以代替破壞而無法發動效果。 
 
  「從手中召喚『墮落武者 (ATK/17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堆將一體不死族怪獸送入墓地。我把協調怪獸『殭屍帶菌者』送入墓地,然後發動墓地『馬頭鬼』的效果,將自身除外特殊召喚『殭屍帶菌者』到場上。」

  對方手上還有一張牌,卻不使用「殭屍帶菌者」自身的卡片效果,很明顯是想要保留住手中的關鍵牌。

  「我將2星的『殭屍帶菌者』與4星的不死族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甦醒的魔王哈帝斯 (ATK/2450)』。」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無效怪獸的特殊召喚並破壞。」之前因為「王宮的公告」而無法發動,一直蓋在場上的卡片終於能使用了。

  「當陷阱的限制被解除時,早就知道你們一定會使用陷阱卡。」對方話一說完也打開了覆蓋在場上的陷阱卡。

  「連鎖你的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無效並破壞,不過對方可以抽一張牌。」憂假面立刻發動隊友所蓋上的卡片進行反擊。

  「看來大家都想得差不多,只不過我好像多設想了一步。」學生會長此時也參了一腳進來,開口說:「發動反制陷阱卡『反制的反制』當反制陷阱卡發動時才能發動,無效該效果並破壞。」

  同步怪獸無法順利出場的憂假面望向下一回合的對手,雖然對方的場上現在沒有任何的蓋牌和怪獸,也沒有任何的手牌,但是生命值不到1000分的情況下,只要對方抽到一張怪獸卡就分出勝負了。

  「發動魔法卡『暗之誘惑』從牌組抽兩張牌並將一張闇屬性怪獸除外,手中都沒有暗屬性怪獸時,則全部送入墓地。」幸好特別留下這張牌,憂假面從牌組抽了兩張牌,並將其中一張怪獸移出遊戲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回合結束時,發動除外區的『背護衛』的怪獸效果,這張卡被除外的回合結束時,可以加入手中。」憂假面將剛才丟棄的卡片又拿了回來,貌似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

  「輪到我了,抽牌!」西鞍看了手牌一眼,立刻說道:「發動魔法卡『我我我抽牌』,將墓地的『我我我魔術師』、『我我我少女』和『我我我守衛』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

  憂假面的擔心是正確的,對方立刻補充了不足的手牌,並且繼續說道:「我召喚『我我我妹妹 (ATK/200)』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第二張『我我我抽牌』加入手中。」

  雖然西鞍將第二張「我我我抽牌」加入手中,不過我們都知道他的墓地只剩下一體超量怪獸「我我我武士」。

  「還沒完,場上有『我我我』之名的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我我我小子(DEF/1200)』,接著再發動『我我我妹妹』的第二個效果,選擇這張卡以外的一位『我我我』之名的怪獸,在回合結束時,選擇的怪獸和此卡的等級變成各自合計的等級。」

  場上兩體原本等級都是2的我我我怪獸,如今互相得到對方的等級,所以各自的等級都變成了4等。

  「那麼開始吧!我將兩體等級4的怪獸進行光超量召喚『我我我槍手 (DEF/2400)』,這張卡採取守備表示時,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可以給予對方800分的傷害。」

  「什麼!」憂假面看著我方的生命值只有600分,而且對方還使用如此保守的方式,若是對方選擇用怪獸攻擊,那還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削減到生命。

  當所有人都覺得勝劵在握的時候,憂假面突然輕笑了兩聲,然後說:「不管是戰鬥傷害還是效果傷害都是沒用的。」

  這回換成西鞍感到訝異地看著對方所發動的卡片。

  「發動陷阱卡『彩虹生命』,將手中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這回合受到的傷害全部變成0,並且回復與該傷害的相同數值。」憂假面將上回合從除外區回到手中的「背護衛」作為代價而捨棄,然後恢復了800分的生命值。

  「我結束這回合。」手中僅剩「我我我抽牌」的西鞍,沒辦法有其他的作為,只好選擇結束自己的回合。
 
  憂假面/妒假面 生命值1400分 手牌0/2蓋牌0/0‖西鞍/學生會長 生命值5800分 手牌1/2蓋牌0/0
 
  「輪到我了,抽牌!發動魔法卡『聖杯A』投擲一枚硬幣,若為正面我可以抽2張牌,反之則由對方抽取2張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風水輪流轉的關係,一開始兩次都是出現反面的對方,這一回再度獲得了正面的結果。

  「還沒完,我從手中發動三張永續魔法卡……」

  「三張永續魔法卡!」聽到這句話的所有人全驚訝地望向對方,莫非他是要召喚……

  「接著再將場上的三張永續魔法卡破壞掉,從牌組抽取3張牌。」

  「咦?」

  「真是的,我還以為是……」

  「這令人有點失望呢!」

  對方困惑的望向前方兩人及其他人那感到失望的視線,完全不曉得自己將三張「7」破壞掉,換取3張牌和2100分的生命值,有什麼錯誤的地方。

  「我召喚協調怪獸『黑炸彈 (ATK/1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雙管槍龍 (DEF/200)』,接著將3星協調怪獸與4星的『雙管槍龍』進行調星同步召喚『黑暗俯衝轟炸機 (ATK/2600)』。」

  「一瞬間就召喚出攻擊力大於我方守備力的怪獸。」西鞍看著對方場上的同步怪獸,一臉感嘆地說道。

  「我還要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中的『左輪槍龍』與『噴風龍』進行融合召喚『機關槍龍(ATK/26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我用『黑暗俯衝轟炸機 (ATK/2600)』攻擊『我我我槍手 (DEF/2400)』,再用『機關槍龍 (ATK/2600)』直接攻擊玩家。」

  原本佔盡優勢的學生會長與西鞍,如今立場卻顛倒了過來,原本對方的生命值如同風中殘燭,現在卻恢復成3500分,與剛才受到猛烈一擊而使生命值降到3200分的學生會長等人旗鼓相當,甚至略勝一籌。

  「我結束這回合。」雖然對方很想將場上的「機關槍龍」解放作為「黑暗俯衝轟炸機」的祭品給予對方傷害,但是場上只剩下永續魔法卡「木乃伊的呼聲」的情況下,還是保留兩體攻擊力大於2000分的怪獸比較安全。

  「輪到我了,抽牌!」銀髮少女的嘴角輕輕地上揚,她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種接近苦戰的氛圍中。

  「我將手中的『生化文具人007 (刻度10)』設置於後台的左方,接著進行靈擺召喚將額外牌組表側表示的『生化文具人005(ATK/500)』特殊召喚於額外怪獸區,當『生化文具人005』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破壞場上一張魔法或陷阱卡。」

  學生會長選擇對方場上一開始就發動的永續魔法卡「木乃伊的呼聲」破壞後,繼續說道:「我發動魔法卡『擺動超量』將靈擺區的兩張卡片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進行超量召喚,此時兩體怪獸的等級可以視同另一體怪獸的等級。」

  「什麼!竟然用靈擺區的卡進行超量召喚?」站在遠方的觀眾被這舉動嚇了一跳,不禁大叫了出來。

  在學生會長靈擺區的兩張卡片分別是等級8的「異色眼亡靈龍」與等級7的「生化文具人007」,不管是階級8還是階級7的超量怪獸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我將場上兩體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8『No.107銀河眼時空龍 (ATK/3000)』,接著再疊放超量召喚『銀河眼FA光子龍 (ATK/4000)』,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破壞對方場上的『機關槍龍』。」

  對方的手上沒有任何的卡片,所以無法再和之前那樣特殊召喚出「亡命左輪槍龍」進行反擊。

  「我接著召喚『生化文具人003 (ATK/500)』到場上,這張卡召喚時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生化文具人』,我特殊召喚『生化文具人008 (ATK/500)』,另外這張卡的攻擊力上升墓地『生化文具人』怪獸數量500分的攻擊力。」

  現在對方場上的怪獸數量與攻擊力總和,已經超越自己場上的同步怪獸「黑暗俯衝轟炸機」,以及好不容易恢復成3500分的生命值。

  學生會長一聲令下,對方便輸了這一場決鬥。
 
  憂假面/妒假面 生命值0分 手牌0/0蓋牌0/0‖西鞍/學生會長 生命值3200分 手牌1/0蓋牌0/0
 
  上一場雙人決鬥幾乎呈現一面倒的情況,但是下一場卻拚的你死我活,這樣接下來的比賽又該換誰上場比較適合。

  這時一名穿著白襯衫和黑窄裙的A班導師走向決鬥舞台,所有人就這樣看著她筆直的朝向前方兩位戴著假面的男子走去。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直接打在其中一名假面的臉上。

  這出乎意料的發展,連在他身旁的另一位假面男也被對方的氣勢,嚇的向後退了一步。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最後的巴掌超帥的!
而且是尊嚴呀><
2021-05-30 15:48:53
丹雀
咦咦? 妳怎麼知道的,確實是為了尊嚴xd
2021-05-30 22:23: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