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九章 天使的花卉

丹雀 | 2021-05-15 19:31:35 | 巴幣 116 | 人氣 84





  在擊倒名為「怠惰」的男子以及無意間得知的情報後,學生會並沒有立刻進行任何會議和行動,反而注重在與天使團的交流上。

  會用如此消極的態度面對狩獵者的原因,其實大家心裡都有底,那就是最後的狩獵者一定會不請自來。

  因為他們會主動消滅具有威脅性的學院,讓「那個人」完全的復活,避免再度被封印的狀況發生。

  再加上從北方學院而來的天使團,已經來訪學院兩週的時間,今天就是最後的日子,除了舉辦歡送會外,還特地進行了一場友誼賽。

  至於友誼賽是採用雙人對決的方式,由花壇社的社長和副社為代表,與天使團的成員進行決鬥。

  規則的部分,與一般的單人決鬥大同小異,只是生命值、場地和墓地是共有的,所以對於需要超展開或限定墓地種類的系列牌會比較不利。

  從以前就很嚮往雙人或多人決鬥的我,如今可以見到這樣的決鬥,興奮的差點被其他學生架出場外。

  勉強收斂情緒的我,看著決鬥舞台上的那四人,卻發現其中一人貌似不是天使團的成員,不過好像在哪裡見過面。

  「那位黑髮的學生……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我獨自一人的喃喃說著,此時站在我身旁的人突然開口說:「他是米俐呀!」

  「哦~原來是米俐……啥?」我瞪大雙眼的轉頭望向回我話的那人,只見對方笑笑地舉起手中的怪獸卡,我則是順手的抽了一張。

  「唉……怎麼又抽到這張牌,難道我和她這麼有緣嗎?」我看著手中的怪獸卡,無奈地搖搖頭,此時想起更重要的事情,趕緊對著那人大聲的喊道:「江玟霖你們回來囉!」

  接過我遞給她的怪獸卡後,江玟霖笑笑地點頭,不過既然米俐和江玟霖都回來了,那怎麼沒有看到蓓雅的身影?

  「她也是和我們一起回來的,不過一聽到丹楓加入了學生會,就直奔到A班教學大樓說要找會長理論。」

  真不愧是蓓雅,果然消息非常靈通,連做事都很有效率。

  不過……現在我更想問的卻是另一件事。

  「為什麼米俐會出現在那裡呀?」我指著決鬥舞台上的那人,激動地說。

  「因為米俐本來就是天使團的成員呀!」江玟霖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回覆我。

  「但、但是天使團的成員不是都是女生嗎?」我再度激動地喊道。

  「對呀!米莉本來就是女孩子。」江玟霖依舊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覆我,但是我卻無法立刻接受這個事實。
 
  米俐是女的?
 
  這是在開玩笑吧?
 
  這世界也有愚人節這種節日嗎?
 
  此時我忽然想起之前的種種回憶……
 
  之前夏婉芸無預警的對著方証岳表白,那時我獨自來到教學大樓的屋頂,打算確認方証岳的心意,當時方証岳早就知道米俐是女生,所以……

  「但、但是米俐和江玟霖……」

  「他們不一樣。」
 
  所以他才會說她們的關係和自己與夏婉芸不一樣,因為一方是閨蜜、另一邊是愛情,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我和米俐以前曾是北部學院的,只是在那裡的的暱稱而已。」
 
  會長曾經說過自己和米俐都是北部學院的學生,而天使團就是北部學院的社團。
 
  「因為天使團以前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社長離開了社團,由目前的副社長接管。」
 
  米俐是因為江玟霖的關係,所以才從北部學院來到了這裡,然後與吳玖栖和年瓏一起組成了現在的E班。
 
  散亂的拼圖全部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但是我就是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死命盯著台上的米俐。
 
  「那麼就讓我先上了。」天使團的副社長顏英暄從手牌將一張魔法卡放到決鬥盤上,開口說道:「我發動『一換一』將手中一體怪獸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等級1的『瓦爾基麗婭 六女 (DEF/2000)』。」

  「當『瓦爾基麗婭 六女』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組將此卡名以外的一體『瓦爾基麗婭』的怪獸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瓦爾基麗婭埃爾達 (ATK/2000)』,只要這張卡在場上,對方怪獸的攻擊力就下降1000分。」

  先攻的第一回合不能進行戰鬥階段,所以顏英暄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抽牌。發動速攻魔法卡『帝王的烈旋』,這回合我方上級召喚怪獸時,能夠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進行解放。」

  花壇社的副社長梅婷再度從手中抽出一張牌,然後說道:「對方場上的怪獸數量比我方多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略魔蔓陀羅 (DEF/1450)』,接著將對方場上的『瓦爾基麗婭 埃爾達』解放進行上級召喚『椿姬緹塔尼亞(ATK/2800)』。」

  梅婷立刻破解了對方的戰術,取得了主導權的她趁勝追擊的說:「進入戰鬥階段,我用『椿姬緹塔尼亞 (ATK/2800)』攻擊『瓦爾基麗婭 六女 (DEF/2000)』。進入主階二,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顏英暄/米莉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2/0 ‖ 梅婷/姚雪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2/0
 
  接下來的回合輪到米莉上場,而站在她對面的則是剛才的梅婷,除非米莉結束自己的回合,對面的玩家才會進行交換的動作。

  「輪到我了,抽牌!」米莉望著對方場上的王牌怪獸「椿姬緹塔尼亞」,當以場上的卡片為對象的效果發動時,只要解放一體植物族怪獸,就能使其無效並破壞。

  「這樣的話,我發動永續魔法卡『珀耳修斯的神域』,這張卡在場上或墓地都當作『天空的聖域』使用,而且場上的天使族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提高300分,覆蓋在場上的魔法或陷阱卡不會成為效果對象,也不會被卡片效果破壞。」

  米莉只是出了一張牌,就讓對方備感壓力,明明目前的局勢沒有任何的改變,卻有種主導權被奪走的錯覺。

  「我召喚協調怪獸『宣告者神巫 (ATK/5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4星天使族『神聖潔拉魯 (ATK/DEF 1000/2000)』送入墓地,此時發動『神聖潔拉魯』的效果,場上存在『天空的聖域』時,這張卡因戰鬥以外的方式送入墓地,可以恢復1000分的生命值。」

  「我再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卡『光神化』,將手中一體天使族怪獸攻擊力減半特殊召喚,回合結束時破壞。我特殊召喚『超級星星 (DEF/700)』,接著將6星協調怪獸與2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神聖騎士珀修斯 (ATK/2600)』。」

  由於永續魔法卡「珀耳修斯的神域」的效果,「神聖騎士珀修斯」的攻擊力超過了對方場上的怪獸。

  「戰鬥階段,我用『神聖騎士珀修斯 (ATK/2900)』攻擊『椿姬緹塔尼亞 (ATK/28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棘之壁』,場上表側表示的植物族怪獸被選為攻擊對象時才能發動,破壞對方場上攻擊表示的所有怪獸。」

  「連鎖發動陷阱卡『戰鬥無敵化』,這次的戰鬥回合中,我方場上的『神聖騎士珀修斯』不會被戰鬥或效果破壞。」米莉使用上回合同隊的顏英暄所覆蓋在場上的卡片進行反擊。

  「還沒完,我要再連鎖發動手中『薔薇之聖弓手』的怪獸效果,我方場上存在植物族怪獸時,將這張牌從手中送入墓地,無效對方的陷阱卡發動。」梅婷將唯一的手牌送入墓地,企圖擋下對方的攻勢。

  「既然妳從手中發動了怪獸效果,那麼我也來一下好了。三度連鎖發動手中『朱光之宣告者』的怪獸效果,將手中另一體天使族送入墓地,無效對方怪獸效果的發動。」

  米莉將剩餘的牌送入墓地後,再度說道:「由於『地外生命』被送入墓地,我可以將墓地兩體光屬性天使族怪獸除外,從牌組將兩體等級2以下的光屬性天使族怪獸加入手中。」

  「不管是戰術的布置、連鎖的攻防戰,現在連生命值和手牌都能顧及,真不愧是堪稱最強學生會代表的一員。」還沒出場的花壇社社長姚雪,對於米莉給予高度的評價,之後當然也稱讚自家的社員,能夠互相較勁到如此程度,已經很不錯了。

  米莉和對方道謝並從牌組將兩體不同名的天使族怪獸加入手中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那麼輪到我了!」姚雪望著對方場上,除了攻擊力大於2000分的怪獸和已經發動的永續魔法卡外,還有一張第一回合蓋下的卡片。

  反觀自己的場上,僅有一張蓋牌還未使用,就沒有其他的卡片了。

  「既然如此,我發動『薔薇公主』的怪獸效果,當對方場上有怪獸而我方沒有時,可以當作協調怪獸特殊召喚,接著召喚『再度盛開的大薔薇 (ATK/1300)』,然後將3星協調怪獸與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黑薔薇龍 (ATK/2400)』。」

  「發動『黑薔薇龍』的效果,將場上的卡片全部破壞!」姚雪立即使用最強大的清場效果,試圖將主導權拉回來。

  「由於『珀耳修斯的神域』的卡片效果,雙方場上覆蓋的卡片不會受到效果破壞。」對於這樣的發展,米莉並不感到奇怪,反而在意對方接下來的作為。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復活的福音』將墓地等級7或8的龍族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我將『黑薔薇龍 (ATK/2400)』再度喚回到場上,並發動裝備魔法卡『憎惡之棘』,提高600分的攻擊力。」

  主導權再度回到花壇社的手中,姚雪立即開口說:「戰鬥階段,我用『黑薔薇龍(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墓地『潔淨小精靈』的怪獸效果,當對方直接攻擊時,將這張牌除外並從牌組抽一張牌,若是怪獸卡的場合可以特殊召喚並將攻擊轉移至此怪獸。」米莉不慌不忙地將沉睡在墓地深處的卡片拿了出來,並將它移動到除外區。

  「那張牌是一開始使用『一換一』時,送入墓地的怪獸。」處於備戰狀態的梅婷詫異地說道。

  米莉從牌組抽了一張牌,迅速的放到決鬥盤上。

  「戰鬥繼續,『黑薔薇龍 (ATK/3000)』因為裝備『憎惡之棘』所以攻擊守備怪獸時,若攻擊力超過其守備力,將給予對方差額的傷害。」

  由於「豐收之阿爾提密斯」的守備力只有1700分,所以受到了1300分的傷害,之後受到「憎惡之棘」的影響,攻擊力與守備力下降600分,繼續留在場上並未送入墓地。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顏英暄/米莉 生命值7300分 手牌1/2蓋牌1/0 ‖ 梅婷/姚雪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1蓋牌1/1
 
  再次輪到天使團顏英暄的回合,她從牌組抽了一張牌後,說道:「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

  「我將手中的『黑卡帝女神』送入墓地,從牌組把『神之居城瓦爾哈拉』加入手中。」顏英暄立即發動永續魔法卡,然後將手中的「瓦爾基麗婭西格露恩 (ATK/22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當『瓦爾基麗婭 西格露恩』特殊召喚時,可以從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喚一體等級8以下的『瓦爾基麗婭』怪獸,我選擇墓地的『瓦爾基麗婭 六女 (DEF/2000)』並發動怪獸效果,再從牌組特殊召喚『瓦爾基麗婭次女 (ATK/1600)』。」

  顏英暄一口氣召喚了三體怪獸到場上,然而連鎖尚未結束,於是她繼續說道:「『瓦爾基麗婭 次女』在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破壞對方場上一體怪獸。」

  「連鎖發動墓地的魔法卡『復活的福音』,將這張卡除外作為代替。」

  「我要連鎖發動陷阱卡『芙蕾雅的蘋果』,依照我方場上的『瓦爾基麗婭』怪獸數量,移除對方墓地的卡片。」

  顏英暄的場上共有三體,所以移除了對方的「復活的福音」、「椿姬緹塔尼亞」和「再度盛開的大薔薇」。

  花壇社的姚雪場上還有兩張蓋牌還未使用,看來是在等待適當的時機,不過場上的「黑薔薇龍」也因此被破壞送入墓地。

  「我將場上光屬性的『豐收之阿爾提密斯』與『瓦爾基麗婭 六女』進行連結召喚Link2『高能星星 (ATK/1400)』,這張卡在場上時,光屬性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上升500分,闇屬性怪獸下降400分。」

  比起提高攻擊力,她們更加戒備的是「瓦爾基麗婭」最可怕的速攻魔法卡「時間女神的惡作劇」,不但不能對應它而發動卡片效果,其戰鬥階段還可以進行兩次的可怕回殺效果。

  「戰鬥階段,我用『瓦爾基麗婭 西格露恩(ATK/2700)』直接攻擊玩家。」顏英暄選擇讓攻擊力最高的怪獸當作先鋒,試探著對方所蓋放的卡片。

  「發動速攻魔法卡『薰貴薔薇之芽吹』從手牌特殊召喚『十六夜薔薇龍(DEF/12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牌堆的『紅蓮薔薇之魔女 (ATK/DEF 800/1700)』加入手中。」

  「戰鬥繼續,『瓦爾基麗婭 西格露恩(ATK/2700)』攻擊『十六夜薔薇龍 (DEF/1200)』,接著用『高能星星 (ATK/1900)』直接攻擊玩家。」

  此時花壇社的兩位決鬥者互相看了對方一眼,決定接下對方怪獸的攻擊。

  讓第三體怪獸「瓦爾基麗婭 次女 (ATK/1900)」攻擊玩家之後,因怪獸效果的發動,顏英暄從墓地將永續魔法卡「珀耳修斯的神域」加入手中,在場上覆蓋一張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梅婷看了眼手中的牌後,立即說道:「召喚『孤燃花(ATK/500)』並發動效果,解放此卡從牌堆將『姬葵瑪莉娜 (ATK/2800)』特殊召喚到場上。」

  「戰鬥階段,我用『姬葵瑪莉娜 (ATK/2800)』攻擊『瓦爾基麗婭西格露恩(ATK/2700)』,結束這回合。」

  梅婷選擇攻擊力較高的怪獸,而不是能提高攻擊力的「高能星星」,主要是在顧慮對方場上蓋放的卡片。

  「時間女神的惡作劇」的發動條件是場上只能有「瓦爾基麗婭」的怪獸,如果這時候破壞「高能星星」,這樣下一回合對方就能使用這張卡片了。
 
  顏英暄/米莉 生命值7200分 手牌0/2蓋牌1/0 ‖ 梅婷/姚雪 生命值4200分 手牌0/1蓋牌1/0
 
  「看來妳們很在意,我們場上所覆蓋的卡片呢。」米莉從牌組抽了一張牌,看了眼上回合檢索的「紫光之宣告者」和協調怪獸「天豬福」。

  「我召喚『小天使提爾斯 (ATK/500)』接著將它和Link2的『高能星星』進行連結召喚Link3『天空神騎士 羅德珀耳修斯 (ATK/2400)』。此時因為『小天使提爾斯』從場上送入墓地,可以特殊召喚一體『提爾斯之羽的衍生物 (等級1光屬性、天使族DEF/0)』。」

  對於花壇社的兩位決鬥者來說,使用「瓦爾基麗婭」系列的顏英暄比較容易掌握出牌與反擊的時機,但是面對「天使族」牌組的米莉,她那捉摸不定、亂無章法的出牌方式,反而無法適時地進行阻攔。

  「我發動顏英暄所覆蓋的卡片『珀耳修斯的神域』並發動『天空神騎士 羅德珀耳修斯』的效果,將手中一體怪獸送去墓地,從牌組將天使族怪獸『歐尼斯特 (ATK/DEF 1100/1900)』加入手中。」

  「那張牌竟然不是『時間女神的惡作劇』?」對於出乎意料的結果,梅婷看了看自家的社長,而對方則是沉穩的對她點了頭。

  「將墓地的『天豬福』移出遊戲,選擇場上的『提爾斯之羽的衍生物』當作協調使用,接著與5星的『瓦爾基麗婭 次女』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瑚之龍 (ATK/2400)』。」

  「咦?」沒想到對方這時會進行同步召喚,再度讓梅婷感到措手不及。

  「發動『瑚之龍』的怪獸效果,捨棄一張手牌,破壞對方所覆蓋的卡片。」米莉直接捨棄手中的「紫光之宣告者」,很明顯的認為對方所覆蓋的牌就是陷阱卡。

  至於結果完全被米莉所猜中,對方所覆蓋的牌是針對「時間女神的惡作劇」所使用的第二張陷阱卡「棘之壁」。

  「戰鬥階段,我用『天空神騎士 羅德珀耳修斯 (ATK/2700)』攻擊『姬葵瑪莉娜 (ATK/2800)』,在傷害步驟時發動手中『歐尼斯特』的怪獸效果,提升『天空神騎士 羅德珀耳修斯』的攻擊力,接著再用『瑚之龍 (ATK/2400)』直接攻擊玩家。」

  受到對方的直接攻擊後,這場雙人對戰的友誼賽便分出了勝負。
 
  顏英暄/米莉 生命值7200分 手牌0/0蓋牌0/0 ‖ 梅婷/姚雪 生命值0分 手牌0/1蓋牌0/0
 
  花壇社與天使團的決鬥者彼此握手展現友誼後,那名黑髮少女快步的往我們的方向跑了過來,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朝著江玟霖跑去。

  兩人彼此相擁的瞬間,若在之前我一定會別開視線,然後在心中直說好閃的一對情侶,但是現在我只是默默地望著她們。

  「好久不見了丹楓,聽說妳……加入了學生會?」前半段還很高興的米莉,話說到一半像是突然有東西卡到喉嚨一樣,停頓了片刻,最後才把話說完。

  「我……」

  想起之前曾是北部學生會一員的米莉,也許對學生會還很排斥,這讓我不知道要從何開口才好。

  「對呀!丹楓姐姐最近都被學生會長的手工餅乾給引誘,都沒有時間陪人家玩了!」不知何時出現在身旁的雲霞,抱著手中的娃娃,用著可愛的聲音抱怨著。

  米莉困惑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打算開口說:「這裡怎麼會有蘿……」

  「剛才的雙人決鬥還真是有意思,我們幾位也想試試,不知道有沒有人敢和我們決鬥?」

  突如其來的話語從活動中心的側門傳了出來,所有人同時望了過去並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八名戴著圖樣不同的白色面具且穿著漆黑色連身斗篷的人,緩緩地走到了舞台的正前方。

  帶頭也是一開始說話的那人,將面具取下後,笑笑地說:「我名為『傲慢』,這群人都是我的僕人,好了、話就不用多說,看誰要先和我的僕人決鬥,不決鬥的話,這間學院就讓我接收了。」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學院不能被他接收哇QQ
一定要派人去決鬥戰勝他!!!!
2021-05-22 10:52:21
丹雀
喜歡學院的學生很多,不會讓對方平白無故就接收的。
2021-05-22 11:23: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