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三十八章 名為怠惰的男子

丹雀 | 2021-05-08 08:54:08 | 巴幣 14 | 人氣 43






  名為「怠惰」的男子站在某學院的校門口前,他舉著漆黑色的決鬥盤,直視著斜前方的建築物,就這樣一動也不動的從清晨站到了早上。

  「那個、我說……你再怎麼往那邊瞧,那裡都不會有人出來和你決鬥的。」負責校園安全的警衛好心的提醒對方,但是心裡卻是想著,要不是學生會長有特別交代,他早就通知班導師把他給消滅掉了。

  「……那裡有一股很強大的氣息。」男子喃喃地說,那種想要一窺究竟卻又懶得走動的他,最後還是站在原地。

  「你就是『怠惰』的狩獵者吧?我是學生會的副會長東萓,也是你這次也是最後的對手。」青綠色捲髮的女學生走到他的面前說道。

  不過狩獵者宛如沒有聽到對方說的那些話,只是見到有決鬥者來了,便隨口說了句「決鬥」,從牌組裡抽了五張牌出來。

  「這傢伙比起『怠惰』更像是『傲慢』。」東萓對於他充耳不聞的態度感到氣憤。

  「我從手中發動『無形病毒 憤怒 (刻度3)』與『無形病毒 貪食 (刻度5)』設置於後台的左右,接著進行靈擺召喚,從手中特殊召喚『無形病毒憂鬱 (DEF/2050)』,之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竟然是這副牌組,而且還刻意依照之前狩獵者出場的順序出牌。」一旁的北策立刻發現對方的詭異行為,不過對於狩獵者這麼做的用意卻無法得知。

  「比起對方的暗示,狩獵者的這副牌對東萓來說非常不利。」會長望著自家的副會長頗為擔心的說。

  「憤怒」在靈擺區時,雙方不能使用「無形病毒」以外的怪獸進行解放;「貪食」在靈擺區時,雙方不能發動「無形病毒」以外的怪獸效果;靈擺召喚的「無形病毒」在場上時,雙方不能將「無形病毒」以外的怪獸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

  「輪到我了,抽牌。」東萓看著對方場上的靈擺怪獸,又望向後台區處於刻度狀態的靈擺怪獸後,像是下定決心地說:「我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雙龍捲』,捨棄手中的『螺絲刺蝟』,選擇對方場上的兩張靈擺怪獸破壞。」

  「連鎖發動永續陷阱卡『擺動切換』,選擇我方靈擺區域的『無形病毒 貪食 (DEF/1850)』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發動魔法卡『調律』將牌堆的協調怪獸『垃圾同步者 (ATK/DEF1300/500)』加入手中,然後牌堆最上方的牌送入墓地。」東萓將「黃道同步者」送入墓地後,繼續說道:「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特殊召喚『垃圾前鋒 (DEF/1500)』,接著召喚『垃圾同步者 (ATK/13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2星的『螺絲刺蝟 (DEF/800)』。」

  「沒用的,只要我方場上有『無形病毒 憂鬱 (DEF/2050)』妳就不能進行同步召喚等特殊召喚,而且協調怪獸的缺點就是攻擊力偏低,所以妳是不可能打贏我的。」狩獵者搧了搧手,示意對方直接投降比較快,但這舉動反而惹怒了對方。

  「戰鬥階段,我用『垃圾同步者 (ATK/1300)』攻擊『無形病毒 憂鬱 (DEF/2050)』,這時候發動速攻魔法卡『簡易協調』,將墓地的『黃道同步者 (ATK/DEF1600/800)』除外,其攻擊力的數值加到『垃圾同步者』身上。」

  原本完美的布局,瞬間被東萓給破解了,不過這只是剛開始而已,不知道對方接下來又會展開何種戰術。

  「主階二,我將場上3星的協調怪獸與2星的『螺絲刺蝟』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垃圾增速者 (ATK/1800)』,接著發動效果從牌堆特殊召喚協調怪獸『噴射同步者 (DEF/0))』、『衛星同步者 (DEF/100)』和『垃圾同步者 (DEF/500)』。」

  在額外牌組的特殊召喚解除封印的情況下,東萓立刻進行大量的同步召喚,先將3星的「垃圾前鋒」和2星協調怪獸同步召喚5星的協調同步怪獸「加速同步者 (DEF/2100)」;接著從手中特殊召喚4星「垃圾仕從」與1星協調怪獸「噴射同步者」同步召喚「噴射戰士 (ATK/2100)」。

  「『噴射同步者』作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時,可以將一張『垃圾』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東萓將「垃圾防禦者 (ATK/DEF 500/1800)」加入手中後,接著說:「『噴射戰士』同步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一張卡片返回手中。」

  東萓選擇對方的永續陷阱卡返回手中,接著又將場上的同步怪獸「噴射戰士」與「垃圾同步者」調星同步召喚8星的「垃圾破壞者 (ATK/2600)」。

  「『垃圾破壞者』同步召喚成功時,依照協調怪獸外所使用的素材數量,破壞對方場上的卡片,我將『無形病毒 貪食』破壞,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0‖東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呵呵……一口氣就將我的場上清空了,真不愧是讓『他』感到棘手的學院。」狩獵者笑笑地從牌組抽了一張牌。

  雖然這麼說,靈擺怪獸被破壞不是送入墓地,而是在額外牌組上方表側放置,只要輪到自己的回合,可以有一次將等級介於靈擺區的刻度範圍內的怪獸,從手牌或表側放置於額外牌組的怪獸,特殊召喚到額外怪獸區或Link怪獸的連結端。

  「我將『無形病毒 色慾 (刻度5)』與『無形病毒 嫉妒(刻度3)』設置於後台的左右。」狩獵者再度從手中發動了卡片效果,打算使用靈擺召喚時,東萓突然開口說道:「我可不會讓你得逞,發動『加速同步者』的效果,將此卡與5星的『垃圾增速者』進行加速同步!」

  「加速同步?」我困惑的望向會長,因為戰況分析師蓓雅不在,所以只好仰賴另一位專家。

  「加速同步就是在對方的回合進行同步召喚的意思。」會長言簡意賅的說明後,嘴角微微的上揚,看來東萓已經掌握了局勢。

  「同步召喚『衛星戰士 (ATK/3000)』並發動效果,依照我方墓地的同步怪獸的數量,破壞對方場上的卡片,每破壞一張此卡的攻擊力就提高1000分。」東萓的墓地共有三體同步怪獸,不過對方只有剛才放置於刻度的兩張靈擺怪獸,所以「衛星戰士」的攻擊力變成5000分。

  狩獵者的手中只剩下上一回合被「噴射戰士」效果彈回手中的永續陷阱卡「擺動切換」,他將那張牌放置於場上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東萓的場上除了攻擊力極高的「衛星戰士」外,還有一體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垃圾破壞者」,只要她再召喚一體攻擊力大於400分的怪獸就分出勝負了。

  「我將手中的『垃圾防禦者』送入墓地,從墓地特殊召喚『噴射同步者(ATK/500)』,以此方法特殊召喚後,這張卡從場上離開時會直接除外。」東萓說完後,打算進行下一步時,狩獵者突然緩緩地開口說:「呵呵……妳確定要『現在』分出勝負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妳應該明白才對,不然依照妳的個性,對於我說的話應該充耳不聞才對。」

  「『怠惰』、『傲慢』和『虛榮』,接下來順序應該是這樣吧?」我不解地看向決鬥中的兩人,自顧自地說道。

  但是這句話,卻引來所有人的關注,在意識到好像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我緊張的左顧右盼就是沒有人開口說半句話。

  「『憤怒』、『貪食』、『憂鬱』、『色慾』與『嫉妒』……」總是保持著冷靜的北策,在我的耳邊喃喃地說著。

  此時我才察覺到不對勁,轉頭看向了學生會長,而對方則是點頭回應了我的想法。

  「呵呵……看來你們已經發現了。」狩獵者笑笑地將雙手往左右的方向高舉了起來,彷彿在說他已經不想繼續決鬥下去。

  「戰鬥階段,我用『衛星戰士 (ATK/5000)』、『垃圾破壞者 (ATK/2600)』和『噴射同步者 (ATK/500)』直接攻擊玩家。」東萓也順著對方的意,直接給予了最後一擊。
 
  狩獵者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1‖東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眾人看著消散的狩獵者,卻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反而臉色凝重的說不出任何話。
 


  擺放著夜明珠的木製桌,如今只剩下最後的兩顆還照亮著四周。

  曾經感到「憤怒」的美男子,已經不知道要用何種情緒,面對前方另一名狩獵者。

  直到那名狩獵者恭敬的說:「這次就輪到我們上場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