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0.記者(2)-謀殺

暮羽 | 2021-05-21 20:00:06 | 巴幣 10 | 人氣 113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今日一次更新四個篇章~之後預計是在每周二、五更新一篇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謝雯琳的雙手止不住頻冒出的手汗,戰戰兢兢站立在漆黑的辦公桌前,將頭壓到最低,且眼神直視地板鋪上的淺灰色絨毯,瑟瑟發抖。

  跟外頭明亮潔白的辦公室迥異,這裡清一色都是些暗色系的擺設,在由沉重色調布置下的小辦公室裡,偶然出現角落一隅的豔紅鮮花更添得這處的詭譎,也讓凡是進來過這間辦公室的職員心裡都承受著一股宛若被千斤頂重壓的壓力。

  就連現在被叫來的新人也不例外。

  「我有這麼可怕嗎?怎麼抖成這樣?」

  「不、不是的,只、只是……只是對您肅然起敬而已……畢竟您一直是、是我心中很尊敬的人。」面對女子如此壓迫的氣場,謝雯琳在一陣混亂之下趕緊擠出話回覆。

  「喔?我是這麼值得崇敬的人嗎?」被新人這樣一說,女子倒覺得有趣。

  「是、是啊!您、您在我們新人裡頭可是猶如偶像明星般一樣的耀眼存在啊!在這裡根本沒有人不尊敬您,甚至把您當神一般的存在啊!」

  也難怪謝雯琳這樣的新人會如此崇敬宋雅涵,畢竟這名濃妝豔抹且身材曼妙的女子本身散發出的氣質就獨特非凡,外加當她以前還是記者時,追過的新聞每一條無不是重大刑事案件,且在她鍥而不捨和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的精神之下,跑過的新聞每條都能有重大的突破發現,可謂他們社會新聞部至高無上的存在。

  重點是她即便後來職位升遷,出外跑新聞的機會也逐漸減少,但她仍然在非常偶爾有重大新聞事件發生時會下海親跑。外傳其實公司有意要再讓她的職位升上去,但她卻回說若再升官以後想跑新聞就不這麼方便,所以堅持守著現在的職位,只是要求公司也能給予她一間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如此特別的待遇任誰想不認識她、想不尊崇她也難!

  「是嗎?我覺得應該是過譽了,我不過也是這家公司的小螺絲而已。」面對謝雯琳如此灼熱的目光及激昂的語氣,讓向來冷淡待人的宋雅涵也不禁笑了出聲。

  「不不不!您才不是小螺絲,而是超大螺絲啊……不對……應該說是,超級關鍵的螺絲,少了您這關鍵的零件,我們整個公司就會垮了。」

  「好了,妳有點誇張了。」宋雅涵按壓下得意的心情,刻意板起臉孔小聲斥責了一下:「嘴巴這麼甜,也難怪他會這麼偏愛妳。」

  「嗯?您是說誰?」

  「沒事,當我剛剛都沒說任何話。」她輕輕從椅子上站起,緩緩走到謝雯琳的面前問:「妳知道我這次要帶妳追什麼樣的新聞嗎?」

  「我知道,是格裕集團的事情吧!」

  「不錯,算妳靈敏。」宋雅涵滿意地點點頭:「追這種新聞很累人的,有時很多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又會在一夕之間被人刻意銷毀。」

  面對她的警語,謝雯琳僅是露出有些疑惑的眼神。

  「好了,妳在辦公室裡同事都怎麼稱呼妳?直接叫妳名字嗎?」宋雅涵未替她解答迷惑,而是又拋出另一個新問題。

  「啊……啊!熟一點的人會叫我小雯!」

  「很好,那我以後就叫妳小雯了,以後妳也可以直接叫我小涵姊。」她走回位子上將輕薄的外套披上後,似乎是想到什麼又看向謝雯琳補了一句話:「對了,以後對我不必用您這個敬詞,像朋友一樣對我就好。」

  「好、好的!」面對這樣的待遇謝雯琳有些受寵若驚。

  「妳去位子上收拾好東西後我們就出發吧,先跟妳提醒,我可是很嚴厲的,跟著我跑新聞很累喔!」宋雅涵關掉桌上的電腦,在踏出辦公室的門前轉頭對謝雯琳說著。

  「沒、沒問題的,我會努力學習,不會成為小涵姊的拖油瓶的!」謝雯琳自然知道她的帶人方式,在來到這個辦公室前所有同事都對自己耳提面命,要她小心宋雅涵這個人,雖然這人很厲害,但她的脾氣也是以古怪出名,稍有些觸碰到她的逆鱗的話,聽說下場都不是很好。

  輕輕吞嚥一口唾液,原本還有些擔心害怕的謝雯琳不禁被燃起鬥志,雙手握拳準備全力以赴。

  「對了,妳是新聞媒體相關系所畢業的嗎?」離開前,宋雅涵不禁好奇地問。

  「咦?是、是的,我是相關系所畢業的,怎麼了嗎?」

  這時她的眼角剛好瞥到在宋雅涵的桌上擺放一個相框,相框裡是看起來胭脂未施的宋雅涵和一名似乎還是國中年紀的男孩合照。

  是和兒子的合照嗎?可是在辦公室裡只聽過她跟主任的緋聞,倒也沒聽說過她已經結婚生子,而且看這個男孩的年紀也不像是她的兒子才對。

  「沒事……也是啦,應該也只有我這種瘋子根本不是相關系所畢業的,還膽敢跑來這種黑心的新聞界工作呢……」宋雅涵站在門前苦笑一聲,這讓謝雯琳不禁心虛抖了一下,立刻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過來。
  「十分鐘後我要在停車場看到妳。」

  「是、是的!」未來得及揣測出她語句中的意涵,謝雯琳在接獲指令後趕緊衝出去奔往自己的位子收拾物品。

  而宋雅涵則是一派優閒從容,走在寬敞的廊道,邁向自己從事新聞記者生涯的新篇章。


  2018-11-23 17:36[記者 宋雅涵報導]
恐怖情人謀殺!疑似分手不成慘遭分屍!
  格裕集團董事長-楊士賢的獨子楊方杰於近日犯下一起震驚社會的殺人案。死者廖筠萱為xx大學大二學生,去年6月在網路上認識楊方杰,長期以網路通訊軟體聯絡的兩人,在幾個月後約出來見面認識後便開始交往。今年11月17日兩人到市區餐廳吃飯,從監視畫面以及餐廳員工表示,兩人在吃飯時有過激烈的爭執衝突,用餐完畢後兩人便一同回到楊嫌的住處,直到19日晚上,楊嫌才獨自開車從住處離去,當時已不見廖女蹤影。
  因向來在學校出席狀況良好的廖女已經無故缺課兩日,讓學校同學及師長們都察覺有異,但不論是手機或是任何通訊軟體都遲遲聯絡不上廖女,因此校方便向家屬通報,家屬再進而向警方報案請求協尋廖女。
  經過警方的搜索查證,從廖女的電腦裡發現廖女常與楊嫌聯絡,因此警方開始追找楊嫌的下落,但楊嫌的電話遲遲都打不通,最後才於兩日前在楊嫌住處找到他並帶回偵訊,才知道廖女早已被楊嫌所殺害,分屍成七袋後棄屍於深山。
  而警方已在今日中午於桃園oo山上尋獲埋在土中所有的屍塊。經檢方鑑定後,判定廖女先遭到楊嫌性侵後,再以鈍物重擊廖女頭部,最後以繩索勒斃。廖女死後,楊嫌先是將她的遺體分屍成七塊,並裝進大型塑膠袋裡,再塞進大行李箱,伴屍兩日後才趁晚上時將屍體運至oo山上棄屍。
  楊嫌疑似與廖女在17日於餐廳用餐時起了衝突,離開餐廳後,兩人一同返回楊嫌住處時又開始激烈爭吵,楊嫌在一怒之下先是脅迫廖女與其發生性行為,爾後再用鈍物重擊廖女的頭部,未料發現廖女未死,兇嫌便以繩索將之勒斃。
  而格裕集團的董事長楊士賢至案發後都還未現身說明,僅由公司公關出面說明。



  傍晚,一則震驚全台的新聞在社會上宛若炸彈一樣被轟炸開來,其熊熊烈火蔓燒至全台各處,各家新聞台無不爭相做成頭條消息,在晚間新聞時伴著人們的吃飯聲大肆鋪張地報導。
  那晚,在多少人的飯桌上一同將這新聞和飯菜咀嚼下肚,也成為眾人飯後的閒聊話題。
  而也有等不到伊人歸來的家庭,在放映鮮明色彩畫面的電視機前,獨留一桌冷掉的飯菜和一組未被人動過的碗筷……。




封面圖其實有另一張是有血跡版的,但有血的好像不符合全年齡觀看~請至下方粉專或IG觀看XD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