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1.哥哥(1)-妹妹死了

暮羽 | 2021-05-21 20:00:15 | 巴幣 12 | 人氣 110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今日一次更新四個篇章~之後預計是在每周二、五更新一篇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近日震驚社會的殺人案件,警方已在昨日傍晚於oo山後山深處尋獲廖女遺體,經鑑定後,發現被害者頭部有遭到重擊的痕跡,脖子上也有明顯勒痕,初步判斷被害者先是遭到楊嫌性侵後,楊嫌再以鈍物重擊被害者頭部,最後才以繩索勒死被害者。殺死廖女的楊嫌先是將遺體分屍成七塊,伴屍兩日後才將屍體運至oo山深山棄屍,直到昨日警方搜索發現遺體,廖女已經死亡七日……」



  妹妹死了。

  更準確地說,妹妹是被殺死的。

  那日,廖俊哲一如往常開啟臉書滑動版面上的每則訊息,霎時一條聳動的新聞標題跳入眼裡,素來不愛點開社會新聞的他那日不知是怎麼一回事,隱隱覺得若是不點開這則新聞,自己之後一定會後悔莫及,於是他用大拇指輕輕按下新聞連結,『恐怖情人謀殺!疑似分手不成慘遭分屍!』的斗大標題硬是撞進他的雙眼,接著第一行出現的文字便是家喻戶曉的食品企業-格裕集團,對於這間前一陣子才爆出黑心食品的公司會出現在新聞上,他一點兒也不感到奇怪,但最讓他訝異的是在第二行的文字敘述裡,有一個他覺得不應該出現在這種社會新聞版面上的人。

  死者廖筠萱

  起先他是輕笑一聲,想說可能是跟自己妹妹同名同姓的女生受害,但隨著自己逐漸將新聞往下滑,拿著手機的手開始顫抖起來,抖大的汗珠滴落在衣領上,微微張開的下巴想吐出什麼話語最終卻都哽在咽喉中。

  怎……怎麼可能?

  他不可置信地又反覆重新瀏覽一遍內文,接著又離開頁面一連點進好幾條不同家媒體報導的相關新聞,但任他如何點閱,那五個清晰的字詞都血淋淋地烙印在白色的無機質螢幕上,而妹妹相關的生活照片也被赤裸地張貼在新聞內頁裡。

  死者廖筠萱

  他有些發狂似地在偌大的家中獨自大笑,笑了好一陣子後發現心中滿溢的複雜情緒堵得心頭難受,這時他茫然站起身,跌跌撞撞跑到浴室裡打溼臉想藉此讓自己清醒。

  「是夢吧?或者是假消息……對、對……一定是假消息,台灣記者最喜歡不求證就開始胡亂放消息,這一定是假的。」

  恍然大悟的他忽然鬆一口氣,開始一派輕鬆地將牙膏擠在牙刷上慢條斯理地潔牙,但在自己漱完口後,那股原本堵著自己心裡難受的感覺又再次湧上來。

  「但再怎樣,這麼多家媒體報導總有些是真的消息吧……」

  不安感開始在內心逐漸擴大,更一度讓自己失神將手拿的馬克杯摔落到地面,碎了滿地的瓷器和裡頭還未喝完的豆漿將潑灑在整潔的地面,他低頭暗罵自己一聲後,匆匆去廚房拿了報紙將碎了一地的馬克杯撿起包好,再去儲藏間拿出好神拖將地上的狼狽給收拾乾淨。

  「我到底在幹嘛,怎麼會慌亂成這樣。」但相信不論是何人在面對自己的親人躍上社會頭版,而且還是如此被殘忍殺害的消息,定會陷入一陣神智混亂跟無法接受的情緒。

  「我……我可以打電話回家確認啊……對啊!為何我不打回家確認呢?」發現可以追探真相方法的他不禁啞然失笑,快速將碗槽裡的碗盤杯子清洗乾淨後,急忙回到客廳拿起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但在拿起手機打開通訊錄時,他忽然停止動作,看著螢幕上的文字竟發起愣來。

  「……我究竟有多久沒有打回家了呢?」

  五個月?八個月?還是有一年了?自己已經有好一段時間都埋首於工作之中,就連簡單用個通訊軟體傳訊息回家都未曾做過。

  突然升起的愧疚之情讓他不禁放下手機,猶豫許久後還是決定重新拿起,用力按下家中電話的撥打鍵。

  『您播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奇怪了……怎麼都沒人接呢?今天不是假日嗎?」不知為何,一股不安跟焦急湧上心頭,他迅速跳回通訊錄接連個別按下父母雙親的手機號碼,但都跟家中的電話一樣,完全無人接聽。

  心中的陰霾無法抑制地持續擴大,情急之下,他竟然不慎按到妹妹的手機號碼,本欲掛斷電話的他未料在這電話剛撥出不久,馬上就被人接通了。

  「喂?喂?有聽見嗎?妳是筠萱吧?妳沒事吧?所以報導上的那些新聞是假消息吧?我就想說妳怎麼可能會……」未來得及等到對方應答,他一開口便是一連串的發問。

  『……大哥?』這時電話另一頭傳來的低沉嗓音打斷自己劈哩啪啦的問話。

  「咦?」

  『你是大哥嗎?你怎麼會撥到姊姊的電話?』

  「你是……辰安?」

  接通妹妹電話的是他的小弟-廖辰安。





  他告知主管要先請一個禮拜的假後,便快速收拾好行李,招來一輛計程車準備搭高鐵北上返家。

  因為正值公司繁忙的旺季,主管本來不允許他請一個禮拜的假,但當他用著哀痛的神色看著主管,且粗略解釋自己是因為親人過世而不得不請喪假,同時在委婉地說自己每個月的加班時數已經超過勞基法的規定後,主管便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准假。

  『你這次要回去多久?』

  計程車司機將他的行李從後車廂取下,將車錢遞給司機後便趕緊走進高鐵站的大門,這時手上的手機因訊息跳出而螢幕亮起,他一邊快速用手打字回覆,一邊翻找自己皮包裡的高鐵車票。

  『我先請一個禮拜的假。』

  好不容易翻找到車票的他扛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匆匆刷過車票門閘,接著又突然想到什麼,趕緊在對方還未回話前接著剛才打出的語句做回覆。

  『但有可能還會再繼續請下去,畢竟家裡出了這種事。』

  『那你現在還好嗎?』

  『不知道,不算好也不算太差……總之……很複雜,我現在也覺得一頭混亂。』

  『這段期間你一定會很難熬……不論怎樣,有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喔。』

  『一定會的,時間不早了,寶貝快睡吧。』

  搭乘的列車緩緩駛進站,依著車窗上的號碼很快就找到自己的座位,他先將手機收到口袋裡,再把行李放到上方行李架上後便撲通坐進舒適柔軟的座位上。

  『恩恩好,你也別累著了,在車上瞇一下休息吧。』

  拿起手機看著對方傳來的訊息和貼圖,自己也迅速傳了幾個愛心貼圖,看到訊息後方都未讀後便知道對方已經睡下,他不禁抿嘴露出一抹微笑,拿起耳機戴上並按下音樂的播放鍵,輕快悅耳的樂聲立刻溜進自己耳裡。

  坐在位子上的他不禁長吁一口氣,平時連續一個禮拜加班都不輕易覺得疲累,此時卻沒來由的感到全身癱軟、疲憊不已。

  是對於妹妹猝不及防的死去而讓這陣子自己累積的所有疲勞一擁而上,抑或是對於回家這件事情感到疲憊呢?

  想到此,廖俊哲不禁憶起前幾日與小弟通話的情況。



創作回應

宇宙吃貨胖宅貓
一次四篇也,辛苦喵
2021-05-21 20:22:41
暮羽
直接放上庫存量哈哈
2021-05-22 18:20: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