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艦これ】歡迎來到若狹灣!時雨的煩惱篇 (1) 事態嚴峻!時雨的憂慮!

河合艾梅莉 | 2021-03-29 08:44:01 | 巴幣 1350 | 人氣 558


◆封面圖 佐世保商店街的時雨 (2019.10 自行拍攝)


費盡了千辛萬苦,重巡級改米涅在大家的協力之下最終遭到時雨擊沉,剩下的深海棲艦眼見苗頭不對,紛紛做鳥獸散,撤離了九十九島海域。
至此,佐世保鎮守府的危機也正式解除。
惡戰後,佐世保的艦娘們無不累癱回營舍倒頭就睡。
但是躺在被窩裡的時雨,此時卻完全沒有睡意。
-為什麼我活下來,最上姊卻死了……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人可以活著……明明同樣用了回天魚雷改……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
現在在時雨的腦中,完全被這種倖存者內疚的負面想法所佔據。
不知不覺,也許連自己都沒意識到吧……
她從上層的床舖爬下階梯。
下鋪的白露因為疲勞的緣故,睡得相當沉,床板嘎嘎的聲音也沒能吵醒她。
時雨默默地走出門外,離開了白露型的寢室。
她就像是一俱空殼,襯著月色在走廊上搖搖晃晃地前進。
下了樓梯,穿過中庭,此時對面營舍的二樓還有點著燈光,估計是夕張還在為戰後的處理徹夜努力。
她最終的目標是食堂的廚房,將門輕輕地推開,來到後方的廚房,開起一盞方便洗碗的小日光燈。
然後緩緩地打開洗碗槽底下的櫃子,那裡放著菜刀、水果刀之類的刀具。
時雨拿起一把大小順手的水果刀,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它鋒利的刀身透出的冷峻寒光。
接著她將自己那用來投擲魚雷而有了些許鍛鍊過的肌肉的白皙左手伸了出來,將手心朝上後,可以明確的感受到手腕的踝關節上有一鼓一鼓的血液在流動。
時雨雙眼無神的拿起水果刀,將刀鋒抵在手腕上,倏即劃了一刀。
頓時鮮血像噴泉般的急湧而出……這樣的事並沒有發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力道太輕,還是劃開的位置不對,遭劃開的傷口雖然有三公分長,卻僅留出少量的血液,一滴兩滴的落到流理臺上。
「……不行……這樣不行……這樣死不了……」
時雨喃喃地再次提起刀,按著左手。
就在這時候,有個急促的腳步聲快步而來。
「時雨!妳在幹什麼!」
神州丸突然從廚房門口衝入,將時雨右手的水果刀給搶了過來。
「我……」
聽到了神州丸的聲音,時雨無神的眼眸中似乎稍微取回了一些色彩。
「時雨妳……在、自殘嗎?妳想割腕?」
神州丸怔怔的看著流理臺上的血跡,以及時雨想藏住的左腕卻還是不停低落鮮血。
啊哈哈,怎麼會呢,我怎麼會在割腕嘛,我只是半夜突然嘴饞想吃點消夜而已。
時雨故作開朗的解釋著。
可是妳……
神州丸看了一下流理臺附近,哪都沒看見任何食材的影子,但她也不好當面點破時雨,要是她有更激烈的舉動可就不妙了。
那我先回去了,晚安。
見時雨要走,神州丸連忙拉住她的左手。
痛……
左手腕的傷口讓時雨輕呼一聲。
抱歉,不過妳還是先跟我去醫護室吧!
那、等……
說完,神州丸強硬的拉著時雨前往醫護室。
醫護室在後棟營舍的一樓。
呼哈……怎麼了嗎POI?
如果要使用醫護室就必須開燈,然後必然會吵醒躺在裡面療傷的夕立,但當下神州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抱歉夕立打擾妳睡覺,不過我很快就好了。
呼嚕嚕……POI……
夕立搖搖晃晃的點著頭,睡意依舊很濃厚。
而神州丸連忙開始準備幫時雨進行包紮。
……
時雨呆呆地看著到櫃子後面找消毒水的神州丸,這時夕立靠了過來。
時雨妳怎麼受傷了POI……
啊,沒事,我切水果切到的。
時雨將視線看向夕立,勉強露出笑容。
要小心點的說,要是留下傷痕就不好了POI。
說著夕立將時雨的左腕舉起來,靠到了自己臉邊。
夕立?嗚咿……
時雨突然發出細微的呻吟,原來是夕立舔上了左腕的傷口。
舔舔,舔舔-
時雨,的血,甜甜的POI。
夕立的舌頭很有層次的輕舔著時雨的傷處。
由上到下、由左而右、由淺入深……
讓時雨覺得癢癢刺痛的同時,又感受到夕立的唾液所帶來的溫暖,莫名開始有種舒服的感覺從手腕襲向全身。
夕、夕立……再怎麼樣血也是苦的、不可能是甜的吧……
時雨的血是甜的POI。
是、是嗎……
時雨不自覺地耳根都發紅了。
嗯!好了!這樣肯定就不會留下傷痕了POI。
夕立說完將嘴離開時雨的左手,離開時還牽著一絲唾液。
這時神州丸總算是找到一罐新的消毒水走回來,她看了看一臉滿足的夕立,再看了看不知到在害羞什麼的時雨。
妳們兩個,趁我剛剛不在的時候,做了什麼嗎?
沒、沒有……
沒有哦POI!
聽到兩人異口同聲的否認了,神州丸心想一定發生了什麼,不過只要時雨打起精神就好了。
是嗎?
她將自己的連衣帽的帽延拉開,先姑且不論她在睡衣外頭套上連衣帽這樣神奇的穿搭,神州丸盡心的著手幫時雨的傷口消毒包紮了。
時雨忽然睜開眼睛,瞧見夕立流著些許口水的睡臉在自己眼前,正發出安穩的鼻息聲。
-我怎麼夢到那時候的事了呢……
時雨緩緩地坐起身,她在舞鶴也和佐世保的營舍一樣是睡在上鋪,夕立的床位則是在她的正下方,不過夕立卻老是喜歡爬上來和她一起睡。
新舞鶴鎮守府的營舍是採取兩房一廳的形式,兩間雙人的房間搭配一個公共空間,這樣不僅能在保有隱私的同時還能促進大家的感情,概念上就是這樣設計的。
這寢原本是只有她們三位驅逐艦,時雨和夕立睡一間,朝潮自己睡一間,不過新加入的龍鳳因為是時雨和夕立在佐世保的舊識,就直接安排她住來這邊了,目前龍鳳和朝潮同睡。
呼嚕嚕……時雨……妳怎麼了嗎POI?
夕立揉著眼睛看著的時雨。
稍微……夢到以前的事了呢……
沒事吧POI?
嗯……
時雨低頭看了看左腕,當然那上面早已沒了傷痕,正如夕立說的一樣,舔舔很有效。
時雨就是容易多愁善感呢,明明都已經沒事了的說POI。
唔……
時雨輕哼了一聲,原來是夕立突然吻上了她的唇,口腔馬上就被入侵了進來,不停地被挑逗和翻攪。
時雨也不甘示弱,將右手伸進了夕立的睡褲裡,頗為愛憐地搓揉她那小小的凸起。
嗯……嗯……
兩人吻的很深,夕立熟練地吸吮著時雨的舌頭,因為她知道,只要這樣做,時雨就會很有感覺。
嗚、呼……嗯嗯……
另一方面,時雨為了回敬對手,用食指和中指伸入她那已經略帶濕氣的私密處,手指感受著夕立溫熱的包覆,濕濕滑滑的就像是在歡迎時雨的手指似的。
噗哈……
夕立終於肯放過時雨的舌頭,唾液順著兩人的唇瓣分開而垂絲了下來,她像是覺得可惜似的舔了舔時雨的嘴唇,露出小虎牙。
時雨的舌頭好好吃,多謝款待POI。
嗚、夕立也太喜歡我的舌頭了,接招接招!
時雨懷著報復的心態,加速了右手的動作。
噗滋噗滋-
夕立的私密處發出了令人害羞的水聲。
啊啊、時雨……喜歡……喜歡妳、最喜歡妳了POI……啊啊啊……
我也是,夕立,我好喜歡妳,要去了嗎?
POI~
時雨就這樣用手指愛撫著夕立。
然而五分鐘過去了,夕立還是沒達到高潮。
時雨的手實在是有點太酸了,只好中止抽送收回右手,她靠著床緣累的喘氣。
呼、呼呼……我的手,不舒服嗎?
這兩三天,夕立一次也沒有高潮過,時雨擔心自己的技巧是不是變差了,連忙問向夕立。
時雨的手是很舒服啦……不過……
不過?
總覺得,那個什麼……像每次這樣子舔舔,還有手指弄、甚至是自慰棒和跳蛋……好像有點不喜歡了……有點少了些什麼的感覺……
沒錯,自從上次去佐世保替最上掃完墓回來後,時雨和夕立兩人每天晚上開始會有一些不同的身體接觸。
一開始是親吻、搭配舔舔和撫摸胸部,接著變成舌吻、吸吮私密處和手指愛撫,最近甚至買了自O棒和跳O互相塞著玩。
少了什麼……嗎?
時雨歪著頭,不太明白夕立的意思。
就是、我也不是很好表達出來,當然能和時雨做這些親密的舉動一定是喜歡的啦,不過也有點小倦怠了POI……
咦?倦怠……
-難、難道這就是傳聞中情侶的倦怠期嗎!夕立她厭倦我了嗎!
時雨馬上聯想到這件事,只要是情侶都有可能會發生的問題。
夕、夕立……如果哪邊不滿意,告訴我,我、我可以改的!
這讓時雨急了,她拉起夕立的手希望她能告訴自己。
我不是對時雨不滿意啦,我只是好像開始能理解提督被嫁艦們所需要的心情POI……
欸?
夕立這話真的讓時雨不懂了,怎麼會和宇佐司扯上關係?
我也想讓時雨把什麼東西放進來……不是玩具的那種,想要好好感受到時雨的體溫POI……
嗯……
-夕立這話的意思是……她想要O棒嗎?不會吧?
並不是說不滿足於現狀啦!每天跟時雨親密很幸福的,不要誤會哦!好了好了,我們還是早點睡吧,小心明天遲到被教官處罰POI。
說完,夕立蓋上被子背對著時雨躺下,不一會就又傳出安穩的鼻息聲。
……
時雨也跟著躺下,只是她現在完全沒了睡意,而是陷入了沉思。
-果然只是買自O棒插夕立是不夠的嗎?手指和舔舔也差不多膩了,從她這兩三天沒辦法達到高潮就看的出來,夕立好像也開始渴望起O棒了……不行不行!在這樣下去夕立會被提督給搶走的,我和提督有個決定性的差異存在……
就是我沒有O棒啊!
翌日,中午午餐時間。
因為訓練時精神不濟而被神通留了下來,時雨趕在最後才上天城餐廳吃飯。
沒想到卻在食堂裡看見宇佐司還在吃。
咦?提督,你怎麼這時間還在吃午餐呢?而且身邊居然沒其他艦娘?
時雨狐疑的看了看周邊空空的座位。
其實我今早因為把裝備的改修圖不小心畫在公文上了,加賀她很生氣就叫我去罰站,直到剛剛才肯放我過來吃飯呢。
宇佐司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回想當時加賀拿著公文,對他破口大罵的樣子。
『你是小孩子嗎!蓋印章蓋到拿著筆在公文上面亂畫啊!!給我去走廊上罰站!』
這樣啊,很有提督的風格呢……那我可以坐提督對面嗎?
那有什麼問題,請坐請坐。
謝謝。
時雨將餐點端過來坐下,然後用著奇怪的表情看著他。
那是糾結、羨慕、苦惱綜合在一起的複雜表情。
怎麼了嗎?我臉上沾到飯粒了嗎?
不,沒有。
時雨搖了搖頭。
喔。
繼續吃。
那個,提督……
嗯?
果然有O棒就可以讓嫁艦很滿足吧?
啥?
宇佐司筷子上夾的水煮蛋就這樣滾到了桌面上。
不,沒什麼,當我沒說,我吃飽了。
時雨搖了搖頭,幫忙把滾出來的水煮蛋夾回宇佐司的碗裡後,向宇佐司點了個頭就拿著空碗盤起身離去。
留下一臉茫然的宇佐司。
由於下午神通有其他事,水雷小隊獲得了難得的空閒。
中午和提督談過話後的時雨,決定和其他嫁艦問問看對O棒的看法。
可是我跟嫁艦們除了教官以外沒有半個熟的吶,教官又是那副德性估計問了也沒用吧……怎麼辦呢……
時雨最後只好選擇找了龍鳳。
-反正龍鳳應該也算是『準』嫁艦了,想法應該差不多才對!
於是便和龍鳳到堤岸邊的涼亭吃點心,喝杯下午茶。
龍鳳我問妳,如果丹後提督只願意舔舔妳和用手指插弄妳,而不用O棒的話,妳可以接受嗎?
咦咦咦咦!?時雨妳在說什麼!我、我又不是嫁艦,怎麼可能會被丹後提督那樣子寵幸……那是不可能的……
龍鳳一聽到這個問題,先是吃驚,後又接著落寞。
我是說假如,龍鳳想像一下嘛,我這是在幫妳做心理建設。
原來是這樣啊,時雨謝謝妳一直聲援我,妳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這沒什麼啦,啊哈哈……
-其實是為了我自己啦。
該怎麼說呢,比起舔舔和手指,我果然還是想要那個、和提督連結在一起,所以,我一定會想要提督的O棒!讓他在我的裡面射出來!讓他愛我!我想讓丹後提督很用力的愛我!所以一定是需要O棒的!
龍鳳握著拳激昂的訴說著,看來她也是壓抑的很久了。
這時宇佐司湊巧路過,將頭探了過來。
這不是龍鳳和時雨嗎,我剛剛好像有聽到這邊提到我的名字……怎麼了嗎?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龍鳳淒厲的叫了一聲,摀著臉飛奔逃離。
啊,跑走了……我怎麼好像聽到龍鳳說想要在裡面射出來……射什麼出來……?
宇佐司歪著頭望著龍鳳逃離的背影。
提督你,一定是聽錯了,龍鳳說的是燃料和油箱的部分啦
「喔、內燃機嗎?」
「估計是吧。」
咀嚼─
時雨吃著龍鳳留下來的烤餅乾,便隨便找了個藉口。
噢、噢……
宇佐司也不疑有他,雖然不太懂……
提督吃嗎?
時雨遞了一片給宇佐司。
龍鳳烤的嗎?
對喔。
謝謝。
宇佐司接過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此時的時雨則在心裡想著。
-雖然我也想幫龍鳳助功,可是這種助功也太丟臉了。
龍鳳,這次就抱歉了!

後記A:
日安,我是河合艾梅莉。若狹灣系列雖然我常常大修特修甚至是加筆著墨,但是從無到有寫一篇還真的是頭一遭,當然部大分劇情的點子還是由金永浩老師所提供的啦,我亦是參考著他想法來寫。
好的,這邊就是在連載"九十九島的時雨"的時候,說好的雙犬小故事,預計是三回結束的篇章,其實三回原本都該歸類在.5,不過還是希望能更多人看到,就像這樣遊走在尺度邊,應該不會出事,吧?
那麼我們【歡迎來到若狹灣!時雨的煩惱篇】下周一再見囉!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沒想到車神河合居然問我怎麼寫雙犬.5
屬實意外,只好提供一點思路給他了
到底時雨的煩惱要怎麼解決呢,還請靜待下回

創作回應

比乃江璃
我猜艦娘割腕就是因為不會怎樣,所以才出那點血而已,不然正常人在手腕開個3公分口子早就掛啦!
沒想到故事回從這裡切入,讓人挺驚喜的
是不是意味著之後也會有神州丸呢?百合3P之類的XDDD開玩笑的XD

我認識的時雨是有著大ㄐㄐ的女孩子,
這家的時雨居然沒ㄐㄐ,這一定有誤會
該去裝一根幹爆夕立了吧

感覺龍鳳要前進,要先打倒浦風
你們約去後山定估枝如何?
2021-03-29 11:41:30
河合艾梅莉
觀念很正確哦確實不會怎麼樣
畢竟當初是99島的時候要百合嘛,所以從這裡切入

咦,比乃你是不會太會猜了,那個神州丸當然也...咳咳,不破梗

完全同意沒有大ㄐㄐ的時雨不是時雨啦!
夕立現在就是欠幹,快幹翻她啊!

好,浦風和龍鳳單挑,我堵10元浦風贏(喂
2021-03-29 12:23:09
KKTV
嘿嘿嘿≥3≤
2021-03-29 16:22:33
河合艾梅莉
呼呼呼呼~
2021-03-29 16:33:5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險在滿腦子都好糟糕,讀完後滿腦子都是O棒,以及龍鳳激昂的台詞wwwww(掩面
2021-03-29 20:23:23
河合艾梅莉
龍鳳渴望被O棒好好的疼愛一番呢///
不過被聽到就實在太羞恥了
2021-03-29 20:25:56
小柊(由良控)
方舟:白露型真的是太讚了!^q^
2021-03-29 22:32:04
河合艾梅莉
對,白露型真棒> <
2021-03-29 22:47:13
吼呱
宇佐
安息吧
2021-03-30 07:10:38
河合艾梅莉
去罰站!
2021-03-30 07:55: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