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一章.各自的準備 - 玖

雲水靜 | 2021-03-21 08:00:06 | 巴幣 2 | 人氣 26


-另一方面.野森林某處-

  自從兩人做完基礎訓練後,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因為前者所敘,兩人現在陷入了完全沒事做的困境。

  基礎訓練是奎要她們在早上、晚上各做一次,但兩人太早將基礎訓練完成,導致現在完全沒事可做。

  雖然她們試著找東西消遣,但最後卻沒有找到任何方法可以度過這段幽靜的時光。

  原本打算和巡討論接下來可以做什麼,但兩人卻完全找不到她的蹤影。

  「我說啊,我們要不要一起在這個也森林探險看看?」

  「嗯……身體好像已經習慣了。」

  聽見律的提議,音立刻感興趣的做了一套伸展。

  前不久還倒在地上的她,此刻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不過巡好像有說過,這裡以前很可怕吧?」

  「聽說是有什麼叫做魔物的東西?但好像全都被清除了。應該沒問題吧?」

  以前的野森林,顧名思義就是一個什麼也沒有的地方。

  充滿了危險,時刻充斥著危機。

  根據巡所說的內容,當時這裡是一個相當危險的地方。

  這裡出現過不少邪靈妖體,也出現過許多被巡稱之為魔物的一種會攻擊人的怪物。

  前者在不久之前還聽人口耳相傳過,但後者她們兩人就從來也沒聽說。

  在追問之下才知道,那是在天災過後,從赤嘯那個地方被分離到這裡的怪物。

  雖然聽起來很可怕,但巡也明確地跟她們說了,這裡已經沒有任何危險存在。

  當一個地區的安全得到保障時,知道地區過去的歷史時會想去探險也是很正常的吧?

  秉持著這樣的想法,兩人就這麼不怕死的進到了森林裡。

  根據巡所說的話,營區的位置是在野森林的外圍。

  也就是說,如果越往中央靠近,說不定就有可能發現一些她們所不知道的事物。



-另一方面.聖域本院──廣場外圍-



  「這個身分證居然是真的呢……」

  「妳還在懷疑我會給妳弄假的啊?」

  身穿著黑色斗篷的少女──漾之清.水,此刻一直盯著幾手中的身分證不斷正反查看。

  因為她這樣的裝扮非常可疑,所以整個廣場外圍的人幾乎都把目光聚在她身上。

  只不過少女並沒有在意,因為她手中的身分證遠比任何事情都來的重要。

  赤嘯並沒有身分證這種東西,也因為長期處於交鋒時刻,更不可能放任任何赤嘯國家的重要人員來到白昇內部。

  所以逃到白昇來的她,只想安穩的在白昇過日子。

  原本她是這麼想的。

  只要拿到類似身分證的東西,只要不被發現,只要能夠躲過追殺就好。

  但現在的她卻直接進到了白昇總部直屬的聖域本院,如果她還是一個間諜,而且是幫助國家的間諜,那她一定會是最成功的那一個。

  只不過現在的她已經拋下這些身份,也沒有繼續做這種事情的道理。

  「就像剛才說的,赤嘯的魔法在白昇是很罕見的,所以妳可能會被放大檢視哦。」

  「沒關係,這個可以掩蓋我的身份。」

  只見水將手上的東西亮給奎看,那像是炫耀般的模樣讓奎看得相當無語。

  「妳要是到處把身分證亮出來反倒會被人懷疑吧……」

  「說、說的也是。」

  少女趕緊將手上的身分證收進口袋裡,然而這卻被一直跟著的某個人認為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東西。

  雖然兩人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也知道她一直在遠處觀察自己的事情。

  但因為兩人都知道這個人的身份,因此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放任對方恣意的猜測。

  那個人就是前不久在會議室裡同意讓漾之清.水進到聖域本院的人事審核主管──十字.莕。

  雖然總部相當同意赦班人員從外部帶進有實力的人進到赦班,但由於對方是月譜圓.奎帶進來的,因此她不管怎樣都放不下心。

  雖然在對方的魔力檢測中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也有身分證可以佐證她是白昇國家的人民,只不過她使用的招式卻是赤嘯國家的魔法。

  凡是月譜圓.奎身旁的人絕不正常,這是十字.莕打從心底相信的事。

  但今天她又一次跨越擺在奎眼前的高牆。

  她帶了一個出生於白昇國家,卻用著赤嘯魔法的少女進到學院。

  飽讀學識的她知道,使用魔法的條件就是要和精靈簽訂契約。

  而精靈這種東西是只會出現在赤嘯的神祕生物,目前還沒有在白昇發現過任何精靈的蹤跡。

  而她能夠確認這一點,全都多虧她當時對精靈的憧憬。

  在發現精靈的魔法之力時,她卯足了所有幹勁,發誓要在白昇中找出精靈的存在。

  只不過現實是殘酷的,無論她怎麼尋找,卻總是沒辦法找到精靈的存在。

  當她還沉溺在詠唱招式的幻想,寫了無數篇的論文試圖解出白昇沒有精靈的原因。

  但最後仍然以失敗告終,這另她毫無頭緒的研究也在幾年前放棄了。

  只不過現在出現在她眼前的少女,那個由月譜圓.奎帶來的少女卻在白昇中找到了精靈,而且還會使用魔法之力。

  她打從心底相信,只要仔細觀察少女的一舉一動,說不定就能找出精靈的存在,完成自己當時的論文。

  就這樣自顧自鼓舞起自己的十字.莕,想必接下來會是一場絕望的期待。

  而她當然不可能會知道。





  當奎和水來到赦五班宿舍時,剛好碰見了從赦七班下樓的官狹姊妹和明荷.苕。

  雖然奎沒有過多在意,但對方卻用著相當好奇的眼神看著他。

  「月、月譜圓同學?您怎麼會在這裡?」

  「就是說咧!妳不是在幫矢可兒同學和沉據玄音做特訓嗎?」

  「才剛開始第二天而已,不讓她們放鬆一下說不定很快就掛了。」

  「掛、掛了……?」

  「吾、吾等絕無懼意!通通給偶放馬過來!」

  一聽見奎說出關鍵字,檬狹.潔立刻重複了一次。

  雖然她很想吐槽自己的姊姊,但此刻已經沒有心情。

  與官狹姊妹不同,她們的班長明荷.苕最先注意到的是奎身旁的那個人。

  當奎注意到她的視線時,立刻向她介紹了自己的新成員。

  「她叫漾之清.水,是我的朋友。」

  「朋友?是來參觀的嗎?」

  「她從今天開始會進到赦五班。」

  「……………」

  關於赦五班的事,總是能在不知不覺間跳出明荷.苕的掌握之中。

  雖然她已經決定要把赦五班拋諸腦後不去多想,但在聽到她沒有預料到的事情時,她的思緒還是忍不住飄移了。

  「那、那個……能成為即戰力嗎?畢竟就快到對抗戰了,我們沒辦法分神去照應新入成員。」

  「放心吧,雖然還追不上巡,但她也是很厲害的。」

  「是、是嗎!那、那就沒問題了呢……」

  從嘴角露出艱澀微笑的苕,此刻正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意外。

  比較的對象居然是月中田同學嗎……

  在感到難以置信的同時,苕確信著赦五班又多了一個像是謎一般的存在。

  尤其是少女身披著斗篷不肯露面這一點。

  「對了,機器部分也已經準備好了。妳們等等就把東西收好準備外出了。」

  聽見奎那像是死亡宣告般的話時,她們不經想起不久前律所傳來的訊息。

  當她們每個人都面露絕望的時候,她們的班長也催促著她們趕緊回到班級收拾行李。

  畢竟要是奎忽然反悔了,對她們來說可是一大損失。

  當赦七班的人員全都離開這裡之後,一直在奎後方的水才開口說出她最在意的話。

  「這裡真的是總部直屬的聖域本院嗎?水準和公國的三流騎士團差距也太大了……」

  「這裡是專門培養新生的地方,國家邊境的護衛可就不是這樣了。」

  「培養新生?那你們來這裡幹嘛?」

  「巡在失控的部分來說也算是新生呢……」

  「原來是她嗎……說的也是呢……」

  奎的話立刻就讓她想起名為月中田.巡的少女。

  每當巡參與戰鬥時幾乎每次都會失控,下手完全不知輕重。

  曾經在某次補獵野生動物的時候,明明對手只是隻小兔子,結果卻不小心用力到連一點能吃的部分都沒留下。

  這就是她印象中的月中田.巡,是一個不可理喻的危險存在。

  要不有當時有奎和襄雀存在,失控到會攻擊自己人的巡根本沒人攔的下來。

  「沒想到已經那麼久了,她還是需要你在旁邊阻止她。」

  「雖然給她聖印之力就能放著她一段時間不管,但要是她完全失控了,聖印之力也沒辦法壓抑她體內的暗黑存在。」

  所謂的聖印之力,就是當時的巡在班級模擬戰時失控,奎所附加於她的力量。

  「雖然那時候我沒有追問,但巡身上的那股暗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水想起以前巡失控的時候,她身上所散發出的那令人恐懼與絕望黑色魂體。

  「櫻山麒麟宮。巡是那裡的下一任宿主。」

  「你說的該不會是……」

  「域界的神使,五聖當中最強的麒麟。」

  五聖,是域界一直以來的守護神。

  是人們尊敬且供奉著的,名為朱雀、青龍、白虎、玄武以及麒麟的聖獸。

  而奎所給予的聖印之力,也是從白虎那裡取得而來的。

  祂可以壓抑住最為兇惡的麒麟之力,讓巡可以毫無顧忌的戰鬥,不被麒麟主趁虛而入。

  只不過這樣的力量並不能持續太久,根據巡所消耗掉的體力,還是有很大的機會被反噬。

  但奎找出了可以阻止反噬發生的方法。

  那就是讓巡不斷從戰鬥中習慣麒麟之力,讓她能夠自由操控這股力量。

  雖然巡在最一開始和縉戰鬥的時候,不到幾招就讓麒麟趁虛而入,但現在已經不太會這樣了。

  以前的生活方式過於險峻,所以只能讓巡利用麒麟之力安全的度過難關。

  但現在已經不同於往,已經不再是需要依靠暴力來解決所有事情的時候。

  能構成人類威脅的邪靈妖體基本上已經被奎和巡消滅的差不多了,再加上赤嘯內的魔物目前也碰不上面。

  因此可以篤定的認為現在並不需要麒麟之力。

  話雖如此,如果不讓巡習慣如何駕馭麒麟之力,將來也只會過的更加艱困。

  「所以是為了讓她習慣那股力量才帶她進到聖域本院?你不能慢慢將她訓練到能夠控制的程度嗎?」

  聽完奎的話,水也提出自己最在意的部分。

  為什麼一定要來聖域本院,以及奎為什麼不自己訓練對方?

  「只要我一和她對戰,她的麒麟之力就會馬上湧現,根本沒辦法慢慢習慣。」

  奎的實力沒辦法讓巡從最低限度的方式打上一兩招,所以會直接爆發麒麟之力也是能夠理解的事。

  既然如此,就只能帶她到像是聖域本院這樣,對手雖然不夠強,但是能讓巡緩慢成長的地方。

  這也是兩人來到聖域本院裡最根本的目的。

  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學習,而是為了訓練巡才來到這裡的。

  而來到這裡之後,奎也打算找出其他能夠信賴的同伴。

  雖然實力不夠,但只要接受了奎的訓練那一切就沒有問題了。

  猶如地獄般的教育,讓水的背脊不經涼了起來。

  想起過去為了成長而接受訓練的自己,她想起了剛才那四個姊妹的模樣。

  肯定是相當的慘不忍睹吧。

  「反正來到這裡一舉兩得,還能找到能夠信賴的人一起把那渾蛋的目的破壞殆盡。這樣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是呢。雖然她們現在弱不經風的,但她們確實相當的信任你──」

  ──這次,你絕對不會再被人背叛了。

  水將這些話吞進嘴裡,因為她知道,不應該繼續提起襄雀已經死去的這件事情。

  一直以來捨身為人的你,一定不會再遭遇到這種事情。

  我打從心底相信著你,這次輪到我站在一旁輔助你了。

  水在內心下定決心,即使奎沒打算將自己視為侍者,自己也會把奎放在第一位置。

  想當然這些決定,奎不可能會知道。

  「總之我先簡單的跟妳說明一下這裡的情況好了。」

  做出打算的奎,一邊等著官狹姊妹準備,一邊和水說明起了聖域本院裡的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