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三章.赦班對抗戰前的會議

雲水靜 | 2021-04-07 21:00:01 | 巴幣 2 | 人氣 18


  經歷了三個禮拜的特訓之後,官狹姊妹和赦五班一同回到了聖域本院。

  早已經在赦單班宿舍外等待的明荷.苕一看見她們班級的成員時立刻高興的衝上前關懷。

  「妳們沒事吧!聽說妳們剛到的第一天就被襲擊了,還好嗎?」

  「沒事咧,他們一瞬間就被解決咧。」

  「哼哼,吾之怒雷絕非玩笑也。」

  「瑩姊,我們什麼事也沒做。」

  「瑩、瑩姊姊,不可以這樣把功勞堆在自己身上哦!」

  「咕……知、知道了啦。」

  被兩個妹妹教訓的瑩立刻低下頭來玩起頭髮。

  「妳該擔心的應該是她們的訓練狀況才對吧?」

  「說、說的也是……那她們訓練的怎麼樣了?」

  「就那麼超出我預想的一點程度而已。」

  「那究竟是好還是……」

  「就交由妳自己判定了,我只負責訓練,可不負責驗收。」

  「我明白了。」

  苕在聽完奎的話之後立刻就理解到他的意思,她們極力想隱藏自己現在的實力不讓其他人知道。

  要是周圍有誰經過或是剛好開門,那她們的訓練成果就會立刻曝光,也就沒辦法當殺手鐧使用了。

  「那個……漾之清同學呢?」

  「她不會參加對抗戰,我讓她先去做其他事了。」

  「其他事?」

  「不是妳們該在乎的事。總之對抗戰我和巡會參加一下子。」

  奎一副毫無所謂的模樣,絲毫沒發覺自己已經打亂了他們在對抗戰所做出的部屬。

  對抗戰裡一共有五個領域,只要同時佔領五個或是計分條跑到一千分就算獲勝。

  為了進攻和防守,他們已經研擬了許多戰略,以最佳的方式做出了部屬。

  現在忽然宣布加入這兩個不聽指令的人,想也知道結果會是什麼。

  「妳這個眼神有點傷人哦。我們可是為了炒熱氣氛才加入的。」

  「對於你的話我就抱持著一半相信的態度吧……」

  「嘛,我這邊可是把對方的資訊全部都收集完了,就當是突然參加的補償吧。」

  「全部?」

  「等他們出現了再說吧。妳們晚點不是還要開會嗎?」

  「嗯。九點的時候,在赦單班的會議室裡。」

  「瞭解啦,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奎揮了揮手,徑直的回到赦五班內。

  而在他後面跟上的矢可兒.律和沉據玄音,明顯給苕帶來了一些壓力。

  被好奇心所吸引的她,目光一直跟到她們進入赦五班宿舍內才回過神來。

  「明明才三個禮拜……」

  「她們可是從地獄裡活著回來的人啊……」

  「聽說她們這三個禮拜可是不分晝夜不管睡眠的在訓練咧。」

  「還、還有野獸追著跑呢……」

  「瑩姊,我覺得妳需要被這樣磨練一下。」

  「妳們這些傢伙是不是瞧不起我的訓練啊!蛤?」

  說到她們的訓練,只有透、潔、碧三個人在體力的方面有被磨練過,也就是近似於律和沉據玄音的訓練方式。雖然好上一點。

  而瑩自始至終都只有在一旁練習怎麼操控魔能,也因此被三個妹妹拿來說嘴。

  互相拉扯的幾個姊妹,此刻正笑著要瑩原諒她們。

  「好了好了,妳們幾個。先回班級裡整理一下吧。」

  「好咧~」

  「好的!」

  「瑩姊妳快鬆手!」

  「才不要咧~我們就這樣相親相愛的回去吧!」

  當所有人都成功脫離瑩的掌控時,唯有潔一個人被扣得緊緊的,一路掙脫到班級門口才被放開。

  在苕將赦七班的門打開的同時,她立刻回過頭去看著官狹姊妹。

  「歡迎回來!」

  一個擁抱緊緊地將四個人擠在一起,面露羞澀的官狹姊妹此刻便顯得扭扭捏捏。

  回以一句「我們回來了!」之後,她們便開心的回到屬於她們的班級裡。







  鐵銹味佈滿了周圍的空氣,在光線照耀下的五面旗幟使的現場變得更加莊嚴。

  「那麼,會議開始。明荷同學,紀錄就麻煩妳了。」

  「好的。」

  抄起筆來的苕,此刻幹勁十足的期待著這場會議能夠帶來的效益。

  以往的會議內容總是缺乏了幾個令人好奇的部分,畢竟赦九班班長──凝桉.莧的情報能力有限,不可能連別人刻意隱藏的情資都能獲得。

  原以為會和之前一樣沒有進展的會議,現在卻多了能夠帶來資訊的人。

  「明荷同學,我們上次說到哪個部份了?」

  「對方最少有三名特階魔能使的部分。除了赦二班的班長宵澤.桔,赦四班和赦六班的班長也有可能是剩下的那兩名。」

  「姬宮同學,凝桉同學在這一次的報告中說了什麼?」

  「這次凝桉同學的調查沒有任何進展,只能以上次的結果繼續深入研討。」

  「嘛,赦五班這次也在,剛好可以再重說一次。」

  「相舍同學,妾身可不想因為他們耽誤之後的進程。」

  一如以往充滿敵意的姬宮.縉,此刻卻沒有繼續針對特定人物的行為。

  同時感受到這一點的並不只有奎,相信整個赦單班都能察覺。

  當所有人都將功勞歸功於落恩.聖的同時,也有不少人在心裡替奎感到了一絲欣慰。

  「我們就接著繼續下去,沒問題吧?」

  「嗯。」

  簡短的回答落恩.聖的提問,巡還是用著一臉怎樣都好的表情催促著他們繼續。

  「恕我直言……以赦雙班當初招募學生的條件來看,我不認為他們的特階魔能使只有三名。」

  「妳是在懷疑莧的能力嗎?」

  聽見苕的話,縉立刻投以斥責的目光。

  只不過赦班會分成兩個班級,就是因為兩邊的基礎要求都有所不同。

  赦單班是以實力和名氣,赦雙班則是以魔能值作為基準。

  如果整個白昇裡符合年紀的特階魔能使只有這些人,那麼國家的未來真的很需要擔心了。

  以此為觀點提出問題的苕,其實並沒有錯。

  打從最一開始收到莧的報告時,苕就打算提出這個疑問。

  只是她知道,莧是姬宮.縉非常信任的人,如果沒有任何證據一定會被反駁回來。

  但現在和當時並不一樣,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她將視線拋向了月譜圓.奎。

  只不過率先站出來贊同她意見的人並不是月譜圓.奎。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落恩同學!?」

  「凝桉同學的情報能力雖然厲害,但赦雙班確實就和明荷同學所說的一樣,只有三名特階魔能使的機率實在是太低了。」

  也許是和明荷.苕有一樣的想法,聽完聖說出的話之後,姬宮.縉立刻沉默了下來。

  「說到頭來還是沒有結論嘛。」

  「在討論這件事之前,我想知道你所謂的結論是什麼?」

  聽見自己那像是抱怨般的話得到奎的回應時,相舍.椹立刻支支吾吾了起來。

  其他聽見的人也開始思考起會議該有的結論究竟是什麼。

  「赦五班確實就像那個大小姐說的一樣,對我們重新說明只是在耽誤進程。」

  奎口中所說的大小姐,此刻正直視著奎的雙眼。

  她的眼中已經沒有以往的憤怒,只剩下滿滿的困惑和警戒。

  所有人都認為奎會在此刻打擊對方,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我很同意妳的觀點,我們赦五班確實不需要知道太多資訊。而就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你們還是拖慢了自己的進程。」

  奎所說的不需要知道太多資訊,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他已經將資訊全都蒐集完畢。而這一點除了赦七班和赦五班的人之外,當然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在所有人都開始反省和思考為什麼總是沒有結論的時候,現場就只剩明荷.苕仍在書寫記錄的聲音。

  「赦二班班長──宵澤.桔。」

  當奎開口說出身分名稱之後,其他人也在此刻抬起頭來。

  一直在書寫記錄的苕立刻從其他地方抽出紙張。

  她知道奎此刻說出口的資訊就是他們想要的──所謂結論。

  「赦四班副班長──狐羽.昶。」

  「赦六班班長──伺忐.錵。」

  「赦八班班長──四夜.霑。」

  「赦八班成員──平實.聿。」

  「赦十班成員──山河.馥。」

  「赦十班成員──迎芳.璞。」

  一字一句,奎緩緩地將她們想知道資訊說出口。

  「以上,是赦雙班的所有特階魔能使。」

  聽完奎的話,無法壓抑住的表情已經滿載到了每個人的臉上。

  「無法掌握對方的資訊,就代表你們已經在前哨戰打輸了。」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又應該怎麼應對?

  這麼簡單的問題想必不用奎特別說出口,坐在赦一班旗幟下方的落恩.聖早已經開始思考對策。

  「在資訊能夠輕易被對方掌握這件事上,我們也是沒辦法啊。」

  「椹同學說得沒錯滴說,我們被邀請進來的理由早就已經被記錄下來了滴說!」

  「哼,連我封印在右手的黑龍魂都……」

  「──!瑩姊,現在這麼嚴肅的話題你可以少說兩句沒關係。」

  被潔一巴掌從頭上毫不留情地拍下,傻愣在原地的瑩只能嘟起嘴來摸著自己的頭。

  不斷碎念的她在收到潔的瞪眼之後立刻弄出像是在吹口哨的表情裝作沒事。

  「早在一開始,我們的資訊就全都暴露了。」

  「霂雪同學說的沒錯,這一點我也有著相同的看法。」

  情有可原?或許對他們來說是這樣沒錯。

  從一開始就被公佈資訊的赦單班成員,除了赦五班免於一難之外,其他人能夠隱藏的資訊基本上也已經不多了。

  「妾身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情況,別把你們拿來和我們比較。」

  「姬宮同學,妳先好好想想再說出這種話吧。」

  落恩.聖的話立刻就讓縉安靜了下來。

  從最一開始的班級模擬戰,縉就打算搬出所有隱藏的招式打倒月譜圓.奎。

  雖然縉在心裡想起了這些事,也認為自己的班長是這個意思,但事實卻是完全相反。

  「我們都有過好一陣子能讓自己的實力精進,而結果卻是如此。」

  在進到聖域本院的那一刻,他們早已經將修練拋諸腦後。

  更確切地說,他們是在獲得白昇總部承認的那一刻起開始停滯不前。

  早已經失去那個以進入赦班為目的的標竿,自然也就沒有任何繼續成長的想法。

  因為在同期生、同一個年齡層當中,他們已經站在了金字塔的最頂端。

  才剛到聖域本院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就已經習慣那種受人尊敬的待遇,在不知不覺間變的高傲。

  即使不像姬宮.縉一樣表現的那麼明顯,潛藏在心中的優越感卻還是無法壓抑下去。

  當有了這樣的感覺,成長的速度就會變得緩慢,更有可能導致自己止步不前而向後退步。

  「才一個月的時間怎麼夠用。」

  「椹同學說對了滴說。」

  聽見兩人說出口的話,聖立刻搖起了頭。

  打從剛進到聖域本院開始確實是這樣沒錯,就連他自己也是這麼想的。

  而偏偏就有人辦到了,而且還是六個人。

  他看向官狹姊妹、騫弓碎雲、沉據玄音,而其他人也在此刻瞭解了他的意思。

  她們六個人身上很明顯發出了和三個禮拜前相差甚遠的感覺。即使他們已經刻意進行了隱藏。

  互相瞭解而不打算開口的眾人,此刻也只能悶在心裡反省自己。

  從月譜圓.奎出現的那一刻起,他們的新目標也早已跟著出現。

  如果不是太過享受站在頂點的優越感,他們肯定會更早認同月譜圓.奎的存在。

  那個同年齡層,實力遠超於自己之上的人。

  「我再問最後一次。你們想要的結論是什麼?」

  是特階魔能使的數量?還是比試的輸贏?

  如今這些議題都變得像是毫無意義一樣。

  魔能使的數量真的重要嗎?就算弄清楚了又應該怎麼防範?

  就算防範了,以我們目前的實力能夠取勝嗎?

  總部想要的是一場表演,而不是結果論。

  在月譜圓.奎的眼裡看來,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呢?

  心中忽然冒出這個問題的不只有落恩.聖,其他赦單班成員也在心裡思考著同樣的問題。

  而他們也在此刻得出了唯一一個結論。

  「希望不要輸得太難看……」

  「同意。」

  「反正輸是輸定了,就專心在總部想看的表演上吧。」

  赦一班、赦三班、赦七班三個班長同時說出了自己想法,那彷彿放棄掙扎一般的模樣,讓奎不禁感到一絲欣慰。

  能夠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放下自身給予的枷鎖,這代表他們已經向著成長的第一步邁進。

  一直自詡為聖域本院最強學生的他們,此刻終於能夠坦承的面對彼此。

  「我會盡全力讓你們的表演變得更加精采。」

  奎露出了不算明顯的笑容,卻讓所有人深深記在了心裡。

  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奎發自內心的笑容,足以讓人遺忘他那一別以往不懼一切的惡笑。

  所謂友好的開始,或許就是現在這個模樣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