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一章.各自的準備 - 完

雲水靜 | 2021-03-24 22:00:01 | 巴幣 2 | 人氣 40


-另一方面.聖域本院-

  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赦一班和赦三班此刻都聚到了赦五班的門口。

  原本已經準備好要離開聖域本院的官狹姊妹和月譜圓.奎、漾之清.水卻被莫名出現的赦一班和赦三班攔著。

  「怎麼了嗎?」

  「還敢問怎麼了……」

  當奎詢問聖的時候,在她一旁的縉立刻露出一副相當不耐的表情。

  只不過奎還是想不起到底有什麼事。

  「有說過今天下午要召開臨時會議吧?」

  「啊──!」

  聽見椹的話,明荷.苕立刻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大叫了出來。

  她剛才和官狹姊妹下樓,就是為了告訴赦五班要召開臨時會議的事。

  因為她已經做好他們全員都不在的打算,因此一見到奎便將所有事給忘了。

  果然會讓脫離她掌握的,永遠就只有赦五班。

  「抱歉,剛才原本是要和他們說的。」

  「沒關係,是我自己太臨時了。」

  「我之後還有事,有什麼議題就在這邊說吧?」

  聽完了聖和苕的對話,奎也直接將自己的立場攤在面前。

  但這個舉動無疑惹到了縉,只見她毫不猶豫的將手伸向月譜圓.奎。

  「大赤焰灼花!」

  隨著縉的言語,手掌立刻出現一顆比人還大的火球向著月譜圓.奎直撲而去。

  正當聖想要親手阻止這顆火球的時候,一直待在奎身旁的斗篷少女早已經將手舉了起來。

  只見一道藍色的魔法陣擋在了火球前方,火球便立刻乾枯灰化。

  在對方伸出另一隻手從空中畫出三道魔法陣時,奎立刻將手擋在了她的面前。

  「她不過是小打小鬧,妳這是要讓她死嗎……」

  「她的敵意可不是小打小鬧的程度。」

  正如水所說,這次縉對奎發起的攻擊,完全是要置他於死地。

  只可惜雖然殺氣和敵意夠了,但實力的部分還是遠遠不夠。

  對於奎來說,這樣就只是小打小鬧的程度。然而水並不這麼想。

  只要對方充滿了敵意和殺氣,就應該將其視為敵人。

  「好了好了……剛讓妳入學第一天就鬧事,那個總召集人會很難做事的。」

  原本打算開始詠唱的水,在看見奎那毫不在意的態度之後便不情不願的將準備施法的手收回。

  「妳應該是姬宮.縉對吧?再有下次,我會讓妳用等價的方式償還。」

  原本就被對方那摸不著頭緒的招式威懾,此刻縉又從對方那裡收到了明顯充滿敵意和殺氣的眼神,讓她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劍拔弩張的氣氛讓待在一旁的聖也不由得跳出來打圓場。

  「我們並沒有要和月譜圓同學敵對的意思,我們是同一個班級內的夥伴,我會再和縉好好溝通的。」

  一直以來都會跳出來說幾句的姬宮.縉,現在也只能乖乖的站在後方動也不敢亂動。

  倚強凌弱的她,此刻感受到的是一股無法比擬的可怕。那是遠比當時巡給予自己的殺氣還要更加沉重的東西。

  「雖然現在才說好像有點晚了,她叫漾之清.水,是我的朋友。今後也會在赦五班裡生活。」

  聽見奎介紹起自己,少女雖然身披著斗篷,卻還是禮貌性的點頭致意。

  當所有人介紹完一輪之後,事情才漸漸平息下來。

  雖然縉相當的不情願,但她還是乖乖地自報家門。

  「說起來,赦五班是不是專門在收女生啊?」

  「椹同學,你的羨慕都寫在臉上了滴說。」

  「相舍同學,我們赦七班也全都是女生呢。」

  「是咧是咧,再說了,自從天災過後男性的比例就被大幅削減了不是嗎?」

  天災當時還沒有所謂的魔能,因此出去戰爭的都是男性居多。

  所以在天災發生時,男性的存在反而被大幅的削減。

  現在幾乎是男女比例一比三十的慘狀,也因此被禁止的一夫多妻制又在此刻重新恢復。

  所以無論再怎麼找,女性會多於男性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比起性別,信任要來的重要多了……不過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就先丟一邊吧。」

  「────!」

  聽見奎說的話,在聖後方的姬宮.縉明顯地顫抖了一下。

  只不過所有人的視線都在水身上,因此沒有人發現到她的動搖。

  「所以說,議題的內容是什麼,能現在討論清楚嗎?」

  「議題是……嘛,算了。能明確地告訴我們,對抗戰你會認真地參加嗎?」

  「我可不適合認真啊……」

  當奎說出這句話時,落恩.聖明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嘛,赦五班有律和沉據玄音兩人就夠了,我們那天中途就會離場。」

  「是嗎……我明白了。那我們就只把矢可兒同學和沉據玄音的行動納入作戰計畫裡頭。」

  「我離開之後會給她們指令,作戰計畫就將她們排除吧。」

  「你在開什麼玩笑?對抗戰可不是遊戲,就算你能掌握對方所有的情報,也不可能把握所有現狀。」

  看見對方又一次不把聖放在眼裡,姬宮.縉即使在害怕,她也還是忍不住跳了出來。

  只不過水這次完全沒有將她放在眼裡,那像是不想理會自己的模樣,反倒讓縉感到相當不滿。

  「隨妳怎麼想吧,反正我話已經說完了。」

  「你這傢伙!」

  此刻姬宮.縉的怒火,完全燃燒到了極限。

  一觸即發的情況,讓在場的人都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

  而奎此時露出了輕蔑的微笑,一副要將事情了結的模樣。

  「有不滿的話,用妳的實力來說話吧。」

  「正合我意!」

  雙方站到了赦單班宿舍的外面,雖然聖域本院有明文規定學生儘量不要在鬥技場外的地方私鬥,但因為沒有嚴格的禁止,所以有時候還是會有這種狀況發生。

  「還有誰要來的,一起上吧。」

  奎環視了周圍一圈之後,只有赦三班的霂雪.莞提著魔鐵虎徹站到了自己的背後。

  而在此時,奎的身上逐漸散發出了紫色的魂塊,而他自身的魔能值也逐漸顯現在眾人的面前。

  被訝異所壓垮的姬宮.縉,手中呼喚出的聖器也以經難以把持。

  不斷晃動的雙手不是出自於自己的本意,而是月譜圓.奎那異常的魔能影響到了她的神經。

  和她出現相同反應的還有奎身後的霂雪.莞。

  『紫之氣集初之大物。頃刻述約,契者月譜圓.奎,是汝所宿、所歸。此刻,願信之約,解汝之妖氣。』

  隨著奎那奇怪的詠唱,被他從空氣中抽出的純白劍身上立刻散發出一道道紫色的魂體。

  「這個是──!姬宮同學、霂雪同學!快點退下──!」

  雖然落恩.聖在一旁大喊,但兩人早已經動彈不得。

  ──居然能以天語詠唱!你究竟……

  由不得落恩.聖半刻猶豫,只見他將右手伸向天際,立刻進行聖器的詠唱。

  「身處森羅萬象之界,規定看不見的法理與規矩。為了創造正義之理,吾以聖天職之稱謂,使天命贈予之槍,改變世之亂象──!」

  隨著落恩.聖的詠唱,天空一道閃雷瞬間劈向他高舉的右手,一桿槍頭成三角柱狀的純白短柄長槍立刻出現在他的手上。

  深知情況相當危險的椹和陽,此刻也將自己的武器幻化而出。

  當奎的魔能值逐漸趨於穩定時,那把散發著紫色魂體的刀也發出了令人寒顫的氣息。

  局勢從原本的一對二變成了一對五,然而奎的臉上並沒有任何懼意,反倒是一副相當雀躍的模樣。

  而面對他的五人完全沒辦法露出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樣,早已經被月譜圓.奎手上的紫色妖刀嚇得一身冷汗。

  「魔能值……629!」

  「那傢伙……」

  「霂雪同學!小心!」

  「嗚……!」  

  奎毫無警示的攻向霂雪.莞,下一瞬間便出現在準備前來支援的相舍.椹面前。

  在一個照面之後,芎夏.陽已經拋出四片葉子,開始施展葉術法。  

  「四葉開.四方夾擊!」

  朝著奎射來的四片葉子在對方灌注進魔能的瞬間化為殘影,只是那些葉子都在下一瞬間化為無數碎片被斬落下來。

  與此同時舉起魔鐵虎徹攻來的霂雪.莞以超高速的斬擊從奎的後方進行偷襲。

  就在她覺得偷襲已然得手的同時,手上的魔鐵虎徹便傳出相當刺耳的尖銳聲響,同時還將霂雪.莞的手臂震的發麻。

  只見奎將劍背於後方接下了自己的偷襲,而他的視線依然面對著正在施放無數火球姬宮.縉。

  清楚知道彼此差距的莞暫時拉開了距離,打算配合著縉的火球進攻。

  而在同時,相舍.椹的魔能子彈也配合著芎夏.陽的葉術法進行交叉攻擊。

  「雷鳴──!」

  為了防止奎從空中逃開,落恩.聖不知何時展開了純白的翅膀,舉著他的聖器.聖靈槍朝著奎施放充滿兩百點魔能值的雷覺。

  毫無死角的多方攻擊,看上去配合的相當精密,只可惜在奎的面前,還是出現了各種缺陷。

  就在雷電一閃從奎的頭頂上擊落時,奎早已經離開了原地。

  衝向姬宮.縉的他,將飛來的火球一一消滅。趕來支援的霂雪.莞和落恩.聖立刻對奎展開夾擊攻勢,卻都被奎以手上的靈器輕巧的化解。

  兩人最終都將差點攻擊到彼此的武器拉回,卻同時被椹和陽的攻擊妨礙到腳步。

  然而姬宮.縉在直面月譜圓.奎的攻勢下,迫不得已只能耗盡此刻的魔能,使出她竭盡所能的招式。

  「紅蓮鳳波──!」

  從縉手中出現的火球不斷從核心部分進行包裹,在火球逐漸變大的同時,型體也逐漸化為如同鳳凰一般的模樣,朝著奎高速飛去。

  然而奎並沒有任何停留或是趨緩腳步,只見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硬生生接住了縉的大招。

  當縉自認為擊中的同時,她招式便瞬間化為虛無,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存在過一般。

  看見奎的攻擊即將打中自己,耗盡魔能值而跪倒在地縉已然無力反擊。

  就在奎準備揮刀的瞬間,他的身影立刻消失在縉的面前。

  不知何時,奎已經來到了才剛重振腳步的霂雪.莞和落恩.聖身旁。

  「──!」

  「糟了!」

  緊急時刻,落恩.聖和霂雪.莞立刻相互推了對方一把,兩人就這麼驚險的閃過那道在地上刻劃出深刻痕跡的劍氣。

  「來真的啊!」

  在一旁看著的相舍.椹深知剛才那一劍的威力足以殺死兩人。

  只不過落恩.聖和霂雪.莞都已經察覺到了事實,兩人也在落地的瞬間將武器收起。

  「閃的不錯呢,真是沒看錯人。」

  看見兩人已經發現自己的目的,奎也沒有繼續攻擊的打算。

  而站在奎面前的落恩.聖,已經驚訝的不禁從內心深處發出了感嘆。

  一直希望月譜圓.奎參加對抗戰以增加己方實力的自己,此時已經覺得不讓對方參加對抗戰反而才是最好的。

  要是到時候沒有人的表現突出到能夠超過月譜圓.奎,這場對抗戰就會變得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對抗戰的真正目的並不是勝利。

  雖然說勝利的班級會得到分數,但真正重要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學員在比賽過程中的表現。

  他相信奎的實力能夠讓所有人沒有表現的機會,也因此他認為奎是故意不參加對抗戰的。

  而現在奎所展現的實力,也證明了他的猜想是對的。

  對方也是打算這樣告訴眾人,才特意將自己的實力透露出來。

  雖然不知道他身旁那位少女的實力,但從奎不讓她參加對抗戰,就能知道她的實力不是在場其他人能夠匹敵的。

  「對於赦五班的安排,我以赦一班班長保證絕不插手。」

  「那就麻煩你了。」

  看見兩人自顧自地說著,還弄不清楚狀況的椹立刻跳了出來。

  然而奎並沒有注意到他,只是轉頭看向官狹姊妹。

  「別看了,早在十分鐘前我們就該出發了。得趕在日落之前去到岩扇林呢。」

  聽見奎的話,四人立刻面露難色。

  不僅是因為剛從比試中的氣氛裡出來,更多的原因還是在於奎的強人所難。

  「咦~日落前不可能趕的到咧。」

  「哼,吾等眼前絕無阻礙!岩扇林何處也!」

  「瑩姊,岩扇林位於駐馬城,搭乘交通工具能抵達的正常時間為六個小時。」

  「噗耶──!這趕的到才怪啊!」

  「距離日落還有三個小時,拚盡全力趕上吧。日落前沒到的就當是放棄訓練了。」

  「等、等等!月譜圓同學,你要在那裡等我們嗎?」

  「西邊的入口處集合。」

  回答完碧的話之後,奎立刻就從他們面前消失了,速度快到沒有人看見他離去的瞬間。

  而被奎留在原地的水,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跪倒在地上的縉面前。

  「妳想幹什麼……」

  「唉……」

  只見水毫無由來的搖起了頭,像是在說著自己不應該多管閒事。

  但是奎將她留在這裡的原因只有兩個。

  一是為了讓她帶著官狹姊妹趕在時間前到達地點,而第二個原因則是……

  「漾之清同學,對吧?還請妳不要和她計較。」

  雖然聖感受不到對方的殺氣,但從對方手中出現的小型魔法陣正對準著姬宮.縉。

  而在下一秒,魔法陣發出了一道淺淺的藍光,而縉的身體也逐漸感到輕盈。

  魔能值消耗過度的她,原本會處在極度疲乏的階段一陣子,然而現在她卻覺得身體已經沒有那麼沉重。

  「妳做了什麼……」

  「勸妳最好別亂動,我只負責減輕妳的負擔。而我做的這些原本也都是沒必要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妳身上浪費那麼多力氣。」

  水所說的他,指的無疑是月譜圓.奎。

  對水來說,像姬宮.縉這樣的人並不需要耗費太多時間,花太多的精神在她身上。

  而奎卻一反常態的要自己幫她恢復,甚至對在場的人展現出他們所無法理解的力量。

  就算是想培育或是訓練他們,讓他們能夠踏進更新一階的門檻,這也未免太浪費時間了。

  以水的視角來看,在場唯一有資格接受奎訓練的,就只有落恩.聖和霂雪.莞兩人。

  只不過奎卻不是優先選擇他們,而是選擇了官狹姊妹。

  「從以前就這麼隨興呢……」

  自顧自的下了結論,水已經不打算糾結在這個問題上面,只不過她面前的縉就不是這麼想了。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幹嘛,但他的存在毫無疑問拖累了整個赦單班……」

  「……妳是認真的?妳看不出剛才那些事是為了什麼?」

  對於姬宮.縉的思考能力,水已經從由心深處開始感到訝異。

  那些明顯的行為還有那些言語,在她的眼裡竟然只是在拖累?

  對於她的理解方式,水忍不住又搖起了頭。

  水那無言以對的模樣,讓旁邊的聖不經感到抱歉。

  「我會再和她說明的……」

  「唉……」

  既然是奎做出的決定,自己只需要提供協助就好。

  明明只要這樣說服自己就好,但還是沒辦法呢。  

  對於奎那些常常讓自己無法理解的舉動,還是沒辦法不多想。

  有好幾次她都希望自己像巡一樣,對奎所做的事全都不過問。

  但她果然還是沒辦法做到。

  不再理會那些讓她感到無語的人,水立刻回頭朝著官狹姊妹們走近。

  「跟著他訓練是很辛苦的,妳們如果沒有把握能夠撐得過去,最好還是趁現在退出比較好。」

  聽見水的話,她們四個人雖然都面有難色,但還是沒有人打算退縮。

  「我會降低速度的,跟上我就能在日落前抵達岩扇林。」

  不等她們反應過來,水已經從原地消失。

  只不過和奎不一樣,對方明顯用著她們都能看見的速度離開了這裡。

  這也讓她們連告別的時間機會沒有,立刻向著水離開的地方緊跟而上。

  「明荷同學,妳知道她們要跟月譜圓同學去訓練的事嗎?」

  「我是在早上才聽她們說的。」

  「霂雪同學,妳有幾分的把握能夠贏過剛才那位漾之清.水?」

  一直站在旁邊沒有說話的霂雪.莞此刻只能搖了搖頭。

  她從剛才就不斷在觀察少女的一舉一動,只可惜不管是招式還是技巧,莞都沒能看出一點端倪。

  作為赦單班近身戰最強的她都這麼說了,聖也確定了自己一直以來的猜想。

  「月譜圓.奎、月中田.巡、漾之清.水。之後遇到這三個人,千萬不要再用衝動行事了。」

  「妾身明白了……」

  雖然沒有指明是在對誰說話,但縉還是回應了落恩.聖。

  此刻她老實的模樣,不禁令人感到相當意外。

  「先這樣吧,對抗戰也剩不到幾個禮拜了,訓練記得要多加把勁。」

  聽完聖的話之後,所有人便原地解散,頭也不回的各自離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