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一章.各自的準備 - 肆

雲水靜 | 2021-03-14 09:02:02 | 巴幣 2 | 人氣 56


-另一方面.赦三班內-


  「哈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

  早起的相舍.椹和芎夏.陽正發出類似哈欠般的聲響。

  娓娓拉長的語調中還透漏出一絲無奈。

  而原因就出在他們班級的主力──霂雪.莞。

  「莞她又出去了嗎?」

  「好像是呢……」

  「我們明明一天比一天還早起了……她到底都是幾點起床的啊?」

  兩人看著剛好來到五點的時鐘,以前的他們肯定還躺在床上熟睡的。

  他們會越來越早起,只是希望能跟霂雪.莞講上兩句,只可惜總是事與願違。

  「莞姊姊是不是故意在躲我們啊?」

  「嗯……之後再想想辦法吧,肚子都有點餓了。」

  決定放棄思考的椹,站起身來去到廚房準備早餐。

  雖說是準備早餐,但其實也只是把微波食品拿出來加熱而已。

  在他們吃飽喝足之後,還是等不到莞的歸來,於是他們決定躺回床上繼續補眠。

  同時也在心中打定主意。



  ──明天一定要更加早起!



-另一方面.赦七班內-



  五點半,是赦七班所有成員集體會議的時間。

  而此刻明顯沒有睡飽的潔和碧被自己的班長叫去洗了把臉。

  原本的會議時間不知為何從七點越變越早,使得兩人到現在都還沒能習慣。

  在她們洗臉的時間,瑩已經從自己的櫃子裡拿出一堆零食放在會議桌上,豪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瑩姊,等等吃不下早餐的話下禮拜的零食會全部被潔沒收哦。」

  「哼~吾可不怕這樣的威脅呢!」

  在回答透的同時,她兩手的巧克力早已塞了滿嘴。

  「瑩,不要邊吃邊說話,屑屑都掉地上囉。」

  「沒事咧,反正她等等就會被叫去掃地咧。」

  會這麼肯定的告訴苕,是因為她看見了從後方悄無聲息靠近的潔。

  「哼哼~吾說過了,這等程度的威脅自是狐假虎威也!」

  「哦?瑩姊,這裡哪有狐狸了?」

  從瑩後方傳來的話,彷彿一股寒氣席捲了她的全身,凍的她立刻僵在原地。

  像是機械發出喀嘎回頭聲似的,當她看見後方的潔時,嘴巴便像是齒輪開始運轉一樣不斷地咀嚼。

  「吐、出、來──!」

  「咕嗚──!吃、吃下去了!」

  那像是早已預知似的,嘴裡的零食在受到對方阻止時就已經被她快速的吞食。

  那絲毫不浪費任何一點零食的作為,看的潔身後的碧不由得心生佩服。

  明明知道在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等、等等!不能浪費食物不是妳說的嗎!」

  「那是在指正餐不是零食!」

  潔那壓縮過風覺的拳頭從她不斷揮舞的雙手中穿過,狠狠地從她頭頂上揮下。

  被打中的瑩完全沒有能夠緩衝的機會,她那做為姊姊的尊嚴,此刻就像她用手摀著頭一樣,被她壓進了腦袋裡的最深處。

  潔姊姊生氣可是很可怕的呢……

  在旁邊看著的碧,完全沒有勇氣給對方遞出藥膏。

  而會讓潔那麼生氣的原因,毫無疑問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

  「妳昨天就是吃了一堆零食才把那些晚餐都浪費掉了!之後要吃零食都得先經過我們的同意,知道嗎!」

  「知、知道了──!」

  彷彿放棄般的吶喊,那是瑩被處以死刑而無法反抗的證明。

  「看妳們都清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抱歉咧,都怪瑩姊硬要做這麼蠢的事咧。」

  「潔姊姊可沒有錯哦!零食是飯後點心。」

  「下次再這樣就讓妳一輩子都吃點心當正餐。」

  「我、我知道錯了啦!」

  深知自己不應該這樣挑釁的瑩,此刻已經反省了一番。

  對於食物有異常堅持的潔,無法原諒那些浪費食物的人。

  原因是她以前有一次差點餓死的經驗,自那次以後她就非常珍惜所有食物。

  然而這些都已經是過去式,當所有人將心情重新整理了一次之後,她們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就在確認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的時候,苕也在此刻開始了今天會議的內容。

  「三個禮拜後的對抗戰,妳們有什麼想法嗎?」

  「班長,有件事一定要先跟妳說。我們有請赦五班的月譜圓同學為我們四人做特訓。」

  聽見潔突如其來的內容,苕已經不自覺的將頭偏向一邊。

  「咦──?那他?」

  「他很輕鬆地就答應了咧。」

  「咦?」

  ──月譜圓同學?特訓?輕鬆答應?

  此刻的她想起了奎那副慵懶的模樣,完全沒有辦法聯想到他訓練別人的景象。

  在被潔的話打亂步調時,苕才想起自己有時候也會發生這種情況。

  那些對事情的掌握程度總是會莫名其妙地從她的手掌心脫離。

  譬如剛開學,赦五班就全員缺席。

  例如首次會議,赦五班就打亂秩序。

  還有上課的時候,赦五班就隨興惹事。

  該怎麼說呢……

  幾乎所有脫離她手掌心的事情都跟赦五班脫不了關係。

  而那最主要的原因,總的來說還是因為月譜圓.奎這個人。

  那毫無邏輯的行動方式,總是讓人捉摸不透。

  「那個……班長?」

  「不,那個……我沒事,不用擔心。」

  滿臉困惑的苕說出這句話,相當的沒有說服力。

  她的心裡雖然清楚奎的強大,但她完全沒辦法相信對方會好好的為他們做訓練。

  「他會好好為妳們做特訓的對吧?」

  苕的話一問出口,眼前的四名少女便出現了相當奇妙的反應。

  「班長妳不用擔心!吾等必將使命歸來!」

  「那、那個……瑩姊姊,我們並沒有要去赴死……」

  「矢可兒同學不是說她們訓練第一天就快死掉了咧?」

  「事先和矢可兒同學交換錶碼真是換對了……聽說他已經去找要讓我們訓練的機器了。」

  「啊……那不是很糟糕咧?」

  四個人的對話,讓明荷.苕完全無法消化。

  她完全不知道她們四個什麼時候和赦五班的人員那麼熟識。

  但撇開這些事不談,既然確定對方會好好訓練,自己就沒有什麼好阻止的。

  雖然她還是很不信任月譜圓.奎這個人。

  「我明白了。既然這樣妳們就好好特訓吧。落恩同學那邊我會在另外通知他們。」

  「麻煩班長了。」

  隨著潔的回應,這個額外出現的議題便已宣告完結。

  接下來進到正題的對抗戰環節,五人也已經討論出了結果。

  她們決定等到特訓回來後再制訂作戰方針,期間討論的內容全是地圖上能埋伏和設陷阱的地方。

  一方面是想把所有資訊掌握,盡可能降低所有變數。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在有可能接觸敵人的地方先行標註,防止到時候將人員派出時被人伏擊而陷入混亂。

  但在怎麼說,她們能做到的也只有降低變數和掌握優勢。

  深知這一點的苕在討論完之後便快速的將話題結束。

  她知道自己能做到的並不多,只能先讓官狹姊妹休息,讓她們能夠好好應對月譜圓.奎的特訓。

  在苕宣布會議結束之後,瑩和透立刻跑去將電玩打開,而潔則是在後方不斷吐槽。

  留在原位的苕和碧兩人則是看著她們三人的模樣開心的露出了微笑。

  赦七班的人員就在這麼歡樂的氣氛下開始了一天的日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