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五章.赦班對抗戰 - 第三領域板

雲水靜 | 2021-04-28 00:00:16 | 巴幣 2 | 人氣 46


  ──第二戰區.第三領域板


  在律的鐮鼬下被夷為平地的森林,出現了兩個能被律辨認出的人。

  一個是褐色短髮的少女──四夜.霑,赦八班的班長,特階魔能使之一。

  另一個則是褐黃色短髮的少女──稻盛.韢,赦八班的副班長。

  雖然她能知道對方的身分,卻沒辦法知道對方的實力究竟在哪。

  畢竟奎給予的情報只有外觀,而她也還沒到可以用一眼就確認對方實力的程度。

  為了解決自己的麻煩,律最後還是選擇離開這個區域。

  就在她準備開始撤退的時候,後方忽然傳來撥動草叢的沙沙聲響。

  隨著叢林間出現的鬧騰聲,她立刻就知道是誰來到了這個地方。

  「啊!居然是矢可兒同學……」

  「姊、姊姊們……這裡有一名特階魔能使和一名超階魔能使……」

  「現在應該在意的應該是眼前的狀況咧……這是怎麼回事咧?」

  看著眼前呈扇形擴散開來的平地,官狹姊妹立刻呆愣在原地。

  雖然從某一方面來說也算是一起受過同一個人的訓練,但她們之間的差距卻還是相當的明顯。

  「真是從地獄過來的人啊……」

  「彼此彼此……話說回來,妳們應該認的出那兩個人吧?」

  「嗯?」

  「哪裡有人?」

  不斷探頭的瑩和透,完全沒有看見矢可兒.律口中的那兩個人。

  「不就躲在那棵樹的後面嗎?」

  「嗯……我瞧瞧……」

  順著律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四個人凝視了許久的才看見她所指的對象。

  「那麼遠連特徵都看不見咧!」

  「矢可兒同學,妳看見誰了?」

  「赦八班的班長和副班長。」

  聽見律的話,探頭出去瞇起雙眼的瑩和透還是沒有辦法看出任何特徵。

  只不過律所說的對象都和碧感應到的人數和魔能使階級一致。

  「冒昧問一句……他該不會連妳的眼睛都鍛鍊過了吧?」

  「沒有。倒是有被訓練過感官……把眼睛蒙著被野獸追著跑之類的。」

  一聽見律的話,她們立刻就進到那個相當恐怖的想像裡,不由得打起冷顫。

  如果這句話是被其他人聽見,很有可能被當成是精神病患。

  但出自於對月譜圓.奎的瞭解,做出這種程度的訓練對他來說也可能只是初階的入門款而已。

  想起她們第一天訓練狂奔到岩扇林的模樣,四個人有感而發的點了點頭,用著相當同情的眼神憐憫著被奎親自訓練的律。

  「辛苦妳了……」

  「每一天都有好幾次快死掉的經驗呢……」

  彷彿放棄了自我一樣,律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任何生氣。

  話雖如此,她還是在一瞬間回想起自己現在應該幹嘛。

  「這裡就交給妳們了,我還有其他地方要去。」

  「咦?」

  「不、不是應該一起打退敵方嗎?」

  「祝妳們好運。」

  丟下這句話之後,律便快速地離開現場。

  被遺留在即將成為戰場的第三領域板前,官狹姊妹看向了那一塊還沒完全佔領的領域板。

  「何如?」

  「只能先丟著咧~」

  「總覺得我們又踏進圈套裡了……」

  以領域板這一誘因強迫雙方分頭行動,這是潔唯一可以想到的目的。

  只不過月譜圓.奎會這麼做的理由,她根本不可能會有任何頭緒。

  就在律撤退之後,她們眼前的人影也逐漸朝著領域板靠近。

  當她們已經到了可以完全辨識的距離時,透立刻就確認了她們就是律所說的那兩個人。

  「她的眼睛是怎麼長的咧……」

  「小心攻擊!」

  一道道隱約可見的火光在前方的空地上交匯融合,聚集到了特階魔能使──四夜.霑高舉的雙手上漸漸膨脹。

  而在那下一秒,一顆巨大的火球立刻出現在她們前方。

  「魔、魔能值預估有四百點!」

  「嘖……一上來就這麼過分的嗎?」

  「瑩姊別犯中二了!用破法陣型!」

  聽見潔的話,她們四個人立刻站到各自的位置。

  以碧這名土覺魔能使作為前排,而其他人在後方準備反擊的陣型就稱為破法陣型。

  這種陣型原本是戰爭專用的防禦陣型。

  由好幾名魔能使共同創造出一道擁有相當厚度的土牆,在抵擋住攻擊之後,立刻就讓後方的魔能使使出更強力的招式回擊。

  然而在她們這三個禮拜的訓練當中,除了月譜圓.奎一開始要她們掌握的招式,漾之清.水也透過機器人教會她們許多陣型編排和對戰的應變方式。

  相比起奎那地獄般的基本訓練和練習到死的精神,漾之清.水的方式便顯得更加的人性。

  雖然古板的方式令她們感到相當無趣,但學會的全是她們能夠運用的技巧。

  『──地盤沉下!』

  看著眼前飛來的火球,碧立刻在右腳上注滿土覺。

  隨著火球越發靠近,她輕輕地將右腳朝向地面一踩,周圍的地面立刻向下凹陷了兩公尺深,讓四個人在裡面躲過火球的攻擊。

  在看見火球從她們頭頂上飛過之後,碧又立刻接下一招。

  『──捲土重來!』

  她在左腳上注滿土覺之後用力一蹬,地面立刻隨著她的跳躍再一次被抬起。

  而在她後面的三姊妹也早已經準備好進行反擊。

  只見瑩將風覺和水覺以魔能釋放的方式壓縮而出,兩塊不同的魂體在被推出去的瞬間又被她拉回手中。

  那兩塊魂體在她的雙手當中不停旋轉,兩股不同的魔能便在旋轉的過程逐漸融合。

  在看見瑩準備好的時候,後方的潔和透也將風覺和火覺放出。

  『──秋霜三尺!』

  隨著三道四界古語的語調,同時釋放出去的風覺和火覺化為一陣暴風,將瑩手中的那顆冰藍色魂體推了出去。

  一層一層的冰柱從那塊魂體飛越的軌跡後方岔出。隨著魂體高速推進,對方也在一瞬間築起魔能護盾。

  然而在看見她們這一舉動的官狹姊妹卻完全不擔心攻擊會被擋下,反倒是露出一副相當高興的表情。

  「中計咧~」

  在魂體撞上對方的魔能護盾時,周圍瞬間凍起一層層圓形的冰牢,將她們兩人困在裡頭。

  這是瑩在訓練過程當中掌握到的技巧,利用精細的魔能操控完成五覺融合的招式變化。

  雖然對方是特階魔能使,但是以她們目前的程度,根本就沒辦法破解這種令她們難以理解的招式。

  一般來說,魔能操控最多只能依靠左右兩手個別施放,來達成像透和潔剛才的招式融合。

  雖然也可以透過多個魔能使同時使用不同五覺進行招式融合,但就算是風覺和水覺相輔相成,最多也只會噴出壓縮過的水柱。

  完全沒有見過『冰』這種概念的兩人,只能在裡頭乾著急。

  「大焰花!」

  一顆注滿三百點魔能值,直徑莫約一公尺的火球直擊了她們眼前那道比人還高上數倍的冰牆。

  赦八班的班長──四夜.霑判斷,只要以火焰燒灼冰牆就能成功突破。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那如同劍刃一般凍起的冰注,瞬間就將她的火焰彈開。

  看著眼前那間隔在一、二、三公分這種等加距離的冰柱,她們兩人已經開始感到無所適從。

  一股莫名的壓迫感逐漸湧上她們的思緒。而就在這一刻,霑看見前方明顯出現了一道身影飛躍而下。

  『──土崩瓦解!』

  隨著人影消失在冰牆的另一端,地面也隨著四界古語的音律頃刻坍塌。

  及時伸手拉住自己副班長的霑,此刻正忙著在空中閃躲那些失去支撐而崩塌落下的冰刃。

  發現自己似乎成為絆腳石的副班長──稻盛.韢,此刻快速的凝聚起自己的土覺。

  「土臺!」

  「等、這樣就沒地方跑了啊!」

  「抱、抱歉──!」

  在空中四處逃竄的四夜.霑被稻盛.韢的土臺強制停下,無數冰刃也在此刻朝著她們落下。

  「颶風!」

  危急時刻……霑立刻將魔能凝聚成風覺,一道強力的旋風也在此刻狂襲整個坑洞。

  周圍的冰刃混雜著塵土碎石被颶風帶向洞口,而洞內也形成了一個像是沙塵暴一般的景象。

  無數碎冰碎石敲打著四夜.霑築起的魔能護盾,一時間的沙塵讓躲在裡頭的兩人看不清洞內的情況。

  由於注入的魔能值過多,颶風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才消失。

  「踩……居然能踩的這麼深!?」

  「先別管她們能踩多深了,在土裡面妳總有辦法了吧?」

  「班長……我是可以做個階梯上去沒錯,但是……」

  順著韢的目光看向洞口,她彷彿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只是對抗戰的話……應該是不會這麼過分吧?」

  「總……總之我先偷偷的……」

  躡手躡腳地靠近土牆,韢將手搭在一塊凸起的石壁上。

  她朝著土牆內緩慢的注入魔能,牆上也逐漸出現一階階的土梯。

  為了不讓她們預想的『那個』東西掉下來,她們盡可能不做出任何會讓洞口晃動的行為。

  「班長請……」

  「不要只在這個時候才尊敬我啊!」

  「太、太大聲了啦!」

  「真是的……」

  不情不願的霑率先踏上了土梯,而韢則是在她之後跟上。

  毫不覺得奇怪的兩人,在快要走出洞口時才發現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冰牆已經消失了。

  這也就意味著她們現在只要一露出頭,立刻就會遭到猛烈的攻擊。

  而且洞口旁邊還真的出現了她們預想的『那個』東西……

  依照她們兩人的推斷來看,對方是想等她們出現之後立刻集火攻擊,讓她們再一次摔回洞口。

  而她們還要利用攻擊產生的震動將旁邊那顆斜角上的巨大岩石震落,以確保攻擊萬無一失。

  「這都什麼魔鬼計畫……簡直不是人想得出來的!」

  「這可是對抗戰耶!對、抗、戰!弄得像是在戰場上廝殺一樣也太過份了吧!這可是會死人的哦!?」

  兩人在即將走出洞口前的那一步駐足,大聲嚷嚷的在洞口抱怨著對方。

  然而還沒等到對方回應,她們頭上的那顆巨石就已經因為她們的聲波開始搖搖欲墜。

  「怎、怎麼辦!」

  「只能放棄先這塊領域板了……快拉著我!」

  在巨石即將掉落之際,韢立刻將手搭上霑的肩膀。

  「氣爆噴進!」

  火覺和風覺分別從霑的雙手中出現,灌輸了所有魔能值的她,下定決心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當巨石掉落下的瞬間,兩人也從石頭的邊緣擦過。

  朝著赦雙班領域的方向飛去的兩人,回頭看了一眼第三領域板……才怪。

  她們用著相當憤恨的眼神盯著那四個姊妹,直到她們飛到看不見對方為止。

  「飛好遠呢。」

  「遠遠的咧。」

  「妳們兩個還來啊!是不是瞧不起我,是不是在瞧不起我!嗄?」

  看見石頭和高空這樣的組合,潔和透立刻想起訓練第一天的事。

  要不是瑩在為領域板充能,現在肯定會好好的教訓兩人一頓。

  「汝們靜待!待吾之領域確保定要妳們好看!」

  「瑩姊生氣了。」

  「生氣咧~」

  「生氣……是不好的哦!」

  被碧那像是指責一般看著的瑩,明明心裡有苦卻說不出口。

  見狀的透和潔立刻笑了出來,緊接著便是四個人的笑聲環繞在第三領域板前。

  隨後天空出現了第三領域板被赦單班佔領的消息,一把被瑩抓住的兩人此刻只能不斷掙扎。

  四個人就這麼玩著,立刻就將第四領域板的事情給忘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