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一章.各自的準備 - 捌

雲水靜 | 2021-03-17 20:02:00 | 巴幣 2 | 人氣 29


-另一方面.水園──聖水湖內-

  「他們知道我在這裡嗎?」

  帶著奎去拿東西的路上時,少女開口詢問了自己最在乎的事。

  「我哪知道,我已經離開那裡好一陣子了。」

  「你離開了?」

  「嘛……發生了很多事呢。總之,他們把襄雀害死了。」

  聽見奎的話,少女立刻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相當震驚的她看著奎一臉輕描淡寫的樣子似乎還是無法置信。

  不只是因為襄雀曾經幫助過少女。

  她很清楚奎和襄雀之間的關係究竟有多要好。

  那個相當盛大的團隊,就是襄雀、奎和巡所創立的。

  而奎毫無情緒的將這件事說出口,彷彿像是一個謊言一樣。

  「你說的……是真的嗎?」

  「等到事情都結束了,我會讓他們用命來賠償的。」

  看見對方懷疑的樣子,奎立刻用一個充滿殺意的眼神讓她明白了一切。

  而在那一瞬間過後,奎又回到平常那副慵懶的模樣。

  「現在,就只能這樣了。」

  「我明白了。」

  看見少女能夠了解自己的意思,奎立刻伸了個懶腰。

  就在她們即將來到目的地時,奎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嗎?」

  「一直被人跟著覺得很煩而已。」

  聽見奎的話,後方的草叢傳來明顯是人在逃竄的聲響。

  三個人群體撤退,兩個暗器使,一個中高階魔能使,毫無威脅,活捉。  

  奎將自己掌握的訊息告知了少女之後,少女立刻開始了詠唱。

  「充斥於大氣之中源流不絕的聖水啊!水流源──波逐流!」

  魔法陣出現在遠方的地面上,隨著魔法陣不斷擴大,一道逆流的波浪立刻將所有逃竄的人拍往奎和少女所在的地方。

  「怪、怪物啊───!」

  「我可沒聽說過這件事!怎、怎麼辦才好!」

  「至、至少得讓一個人回去回報才行!」

  當三個人在波浪中掙扎的時候,奎已經逆行在水流之上來到他們面前。

  「我只問你們兩件事。是誰讓你們來這裡的,又是來幹什麼的?」

  「咕嗚!快逃!」

  感受到奎給予的壓力,魔能使立刻用風覺將一名暗器使以最快的速度投出了這個地方。

  飛向空中的暗器使捲曲著身體,盡可能讓自己不受到風壓造成的傷害。

  然而這卻使得他對眼前的一切毫無防備。

  當他感覺到自己是在向下掉落時,一切都已經晚了。

  「怎、怎麼回事!」

  只見對方不斷在空中慘叫,其他的同夥早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嚇到只能傻愣著隨波逐流。

  一道水牆從地面延伸至十公尺高的天空,也就是這道向上激流的水牆將那名暗器使擋下,才使得他垂直下降。

  「不用太擔心,這情況應該只會摔斷一隻手和腳。畢竟還有水當緩衝呢。」

  在奎看著那名暗器使穩穩地摔在水上時,在魔能使旁邊的暗器使也在此時朝著奎射出無數暗器。

  而那些暗器在接近奎的身前時立刻就被一道水牆阻擋下來。

  「作為跟蹤和暗殺者會做出這種事我是很清楚啦……」

  慢悠悠地從水面上靠近兩人的奎看著他們的臉說道:

  「但在遇見贏不了的對象就應該要投降保命不是嗎?」

  只見兩人臉色慘白,再也沒有了反抗的意思。

  「我只在問你們最後一次。是誰讓你們來這裡的,又是來幹什麼的?」

  水中的兩人在這一句話裡清楚地察覺到了,自己要是沒有回答這個,奎便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放棄抵抗的兩人最終還是將所有事情告訴了奎和少女。

  早在少女從赤嘯逃亡到白昇的那段期間,就有人花大錢僱用整個暗殺組織在追尋少女的位置。

  他們一直奉命在白昇的幾個固定區域不斷輪流監督,透過他們所知道的所有資訊在追尋少女。

  他們不斷將認為是對的暗殺對象交給組織,只不過僱主卻說這並不是他們要的那名少女。

  在一年前,那名僱主鬆口給予組織更多的資訊以及少女有可能會出現的地方。

  在那些訊息裡也包含了聖水湖這個地方,因此他們擴大人力常駐在這些地方等待少女的出現。

  而他們認為少女之所以會是他們認為的對象,則是因為資訊中提到的魔法陣。

  那是只有在赤嘯裡較為普遍的招式,白昇並沒有幾個會使用這種能力。

  畢竟在白昇內,沒有所謂「精靈」的存在。

  也因此他們斷定,少女就是他們要暗殺的對象。

  「他們是這麼說的哦。」

  「沒想到從那個時候就一直在追查我了……」

  少女那憎恨的模樣從斗篷下流露了出來,那是一種無力卻又想改變的模樣。

  而奎看著她這副模樣,也打算將自己一直替她保管著的東西還給她。

  以免她最後失去了所有目標,就像當時在她主人身邊的那些侍者一樣全員自盡。

  「雖然晚了,但我認為這些東西應該歸還給妳。」

  奎從空氣中取出一顆透著光芒的純白水晶體。

  那映在陽光下的餘暉反射到少女的臉龐上,只見她的臉頰上出現了兩行淚水。

  「這是妳的主人臨死前交給我的東西。很抱歉,我來不及救她。」

  奎的話讓少女抱著水晶體蹲在地上痛哭流涕,那聲嘶力竭的模樣反倒讓奎拿不出第二樣東西。

  為了讓現場變的比較容易談話,奎將那三人綁好之後挖了個坑丟進裏頭。

  坑裡的三人以為自己要被活埋,嚇得不斷道歉,還發誓絕對不會把事情傳出去。

  只是奎完全沒有這個意思。

  就在周圍的閒雜人等都處理好了之後,奎便回到少女的身旁。

  「哭夠了就站起來吧,這裡還有一封信呢。」

  「請給我……」

  奎嘆了一口氣,將口袋內的信紙遞給了少女。

  當少女打開看了筆跡,確認是她服侍的主人所寫的字時又流下了淚水。

  信裡的內容很簡單,只是囑咐了少女一定要保管好她給予的那個東西,還有奎給予的靈器.聖水冰晶。

  而信裡提到的那個東西,就是少女會被追殺的原因。

  那是一個足以顛覆赤嘯的東西,足以毀滅赤嘯的東西。

  「為什麼要這樣幫我……?」

  「妳的主人預知到了危險,將所有東西託付給擁有最強侍者稱號的妳。」

  「你想要我做什麼?」

  「我會讓那三個暗殺者回去告訴他們的組織,我會讓妳還活著的消息傳遍整個世界。」

  話剛說完,奎便將手伸向了少女。

  「我很信任妳,成為我的助力吧,讓那些渾蛋知道妳已經不是一個人活著。」

  奎仰起了嘴角,露出了像是要一起復仇的微笑。

  曾因為同一個渾蛋而失去重心,所以奎很清楚眼前的少女現在是什麼心情。

  撇除這點不談,打從很久之前,從少女剛進到團隊時奎就知道她是來臥底的。

  只不過奎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少女並不構成任何威脅,而是一個強大的助力。

  所以從很久之前,奎就一直在告訴她,其實自己知道她的目的。

  也因此在團隊裡臥底時,奎是她除了主人之外,唯一一個最信任的人。

  「請務必讓我協助您……我以這顆聖水冰晶向您發誓,絕對不會背叛您。」

  「我可沒有要成為你主人的打算,你的主人只能有一個。我們還是像朋友一樣會比較愜意,對吧?」

  眼看少女已經準備好契約儀式的動作,奎立刻笑了出來。

  而少女也露出微笑地站起身來。  

  「說的是呢,有這麼一個懶散的主人肯定會很麻煩。」

  「還真是不留情呢,我可是有想好接下來該怎麼辦的。」

  「說的也是……我這樣可沒辦法幫上你什麼忙。」

  少女指的是自己的身分,在白昇並沒有拿到任何證明。

  也就是說,她的身分只有在赤嘯時才能被證明。

  如今在白昇的她就是所謂的流亡者、漂流者。

  這遠比在山上當山賊,在海上當海賊還來的慘。

  雖然她知道這件事,但要她在白昇拿到一張證明可是相當困難的。

  光是沒有人保證她的身分和來歷就已經沒辦法繼續了。

  所以比起拿到白昇的身分證明,她更傾向於流浪商人的販售和通行證明。

  畢竟拿到的可能性比較大,也有相對的合理性可以說明自己來到白昇的目的。

  「妳原本是想拿流浪商人的證明對吧?」

  「你怎麼知道?」

  只見奎摸了摸口袋像是在找什麼,少女也好奇著等待奎拿出的東西。

  「流浪商人的證明取的相對比較容易吧……只不過我不是要給妳那個。」

  奎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片,少女伸手接過之後便瞪大了雙眼。

  「我是覺得這個名字跟妳很搭啦。如果要讓妳進到聖域本院,流浪商人的證明可是沒辦法的呢。」

  「你……怎麼會有這個?」

  「剛好有熟人在負責製造,我只是請他幫忙協助了一下而已。」

  「這在白昇是違法的吧……」

  「沒被發現的都不算,況且這可是總部發下來的。」

  「……你是說,這張身分證明是真的?」

  「我怎麼可能給妳弄假的?」

  「我……」

  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到底都在幹嘛……

  受到了打擊的少女,此刻正埋怨著奎為什麼不早點出現。

  「別自顧自的受創了,難得給妳弄了證明還給妳取名字了,不跟我說點感想嗎?」

  「我知道了啦。名字是……漾之清.水──」

  除了名字之外,出生日期和其他相關資料全都是正確的。  

  明明自己一次也沒……該不會!

  「妳猜對了,是那個女孩告訴我的。」

  「那個笨蛋……」

  名為漾之清.水的少女眼角又一次泛出了淚水。

  奎所說的那個女孩,是和她在同一個時期進到宅邸的少女。

  也是她在宅邸中最要好的朋友,是除了主人之外第二個知道少女身世的人。

  然而她也在最後隨著主人離去,選擇將少女託付給了月譜圓.奎。

  直到這個時候,少女才知道奎會這樣幫助自己的原因。

  受到了跨越生死的託付,就算是自己也無法拒絕吧。

  「妳這笨蛋……自顧自的……」

  奎無視了她對那名少女的抱怨,轉過頭去準備將那三個人放走。

  當一切都解決了之後,奎便帶著漾之清.水去到聖域本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