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118 章 戰略情勢

空澗飛湍 | 2022-04-17 16:44:47 | 巴幣 1122 | 人氣 110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二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山坡上,樹林間,一身狼狽的風霆剛用止血術替自己止了血,嘆氣道:「林烈,你還行嗎?可以的話,也給我個回復術。」
風霆旁邊另一個帶著新傷的人轉過身來,是之前在飛船上見過的另一個見習者林烈。
林烈默唸咒語,青色微光籠罩在風霆身上。

這魔法,燿凌認得,是木系回復術的進階版,是個中級法術,雖然自己還使用不了。另外,他隱約感覺到圍繞著風霆、林烈周遭,半徑大約三公尺處,有個色澤淺淡的圈子。
風霆:「謝了!」
林烈:「只能先這樣了。炎圭的狀況還不穩定,能用來醫療的魔力,得替他預留著。」

燿凌記得,這是自己與風霆通話時,出現在旁邊的聲音。另外,“能用來醫療的魔力”相信指的是扣掉預備對敵、防禦等所需後,其餘的魔力。

只聽風霆答:「懂的。我一個回復術也就夠了,現在好多了。唉,我們三個中,醫術是炎圭更好些,結果他傷得最重。」
林烈正要再對風霆說什麼,忽然眼睛一瞇,跳起來,擺出戰鬥姿勢,厲聲道:「那棵樹後有人?別動!說,你是誰?」
風霆也跳了起來,做好攻擊準備:「樹後的是友軍嗎?若無敵意,請露面。」

燿凌開了口:「我是燿凌。」
風霆驚喜:「燿凌?」他認得出燿凌的聲音。
林烈也對燿凌的聲音有印象,但不夠放心,補充:「慢慢走出來,別靠近。近前就攻擊!」
燿凌從藏身的樹後走出,月光灑在他的臉上。

風霆鬆了口氣,笑道:「真的是燿凌!」
他為燿凌的順利抵達感到安心與歡喜,但又隱隱有些失望和擔憂。
失望是因為,來的確實是友軍,不過這個友軍有些弱小。擔憂的則是,燿凌是個還未長成的天才苗子,現在來這危險的地方,面對比他高階的敵人,千萬別出事啊!

他記得,當自己向導師何舟報告燿凌要來時,何舟沉默了會,答:「……既然已經說定,那麼保護好燿凌。」又沉默了會,續道:「我們紫星現在派不出增援,你們撐著,……我向友軍娜雅請求支援。」
“唉,援軍什麼時候才會到?要怎麼撐到援軍到呢?”想到這裡,風霆不由嘆了口氣。

旁邊林烈則道:「來得還挺快。」重新坐下來,解除了戰鬥警戒。
風霆唸動咒語。
那個半徑三公尺的淺淡圈子明顯了些,並且出現波紋。
風霆道:「這是防禦圈,快進來吧。」引燿凌順著波紋走入,
隨即波紋散去,防禦再度密合。

進了圈子,燿凌看見樹叢間隱蔽處還臥著一個昏睡中的人。嗯,是……之前見過的另一個魔法見習者,炎圭。
風霆招呼:「燿凌,你趕路過來,也累了吧?坐下休息休息。一路上沒遇到敵人吧?」
燿凌依言坐了,答:「還好,我盡量避開了人。大約四個小時前,看見山下打了一場,我繞路過來。」
林烈眼睛一亮:「避開人?」
風霆跟著醒悟:「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提前發現敵人,並且避開嗎?是怎麼做的?」

雖然他們不認為一個才入學第二年的魔法學徒能有多好的辦法,但是此時別無良策,只能病急亂投醫,有方法就拿來試試。畢竟,燿凌剛入學時遇到偷襲,在敵強我弱的情況,成功活了下來!
面對四道炯炯的目光,燿凌答:「未必能提早發現所有敵人。是根據線索,推測敵人可能的所在,以及行進的方向、速度等,做些預測,降低遇敵的機率。」

林烈身體前傾:「具體來說怎麼做?我們希望能避開敵人。」
燿凌:「能告訴我現在的情況,以及敵我的目標嗎?這樣比較好判斷。」
風霆、林烈互望一眼。
林烈:「你來說吧。」

風霆:「好。」轉向燿凌,道:「之前有公告,潼川告急,徵見習者,你知道吧?」
燿凌:「知道。」
風霆:「這次戰役由幾位魔法師主持,主要是見習者之間的搏殺。我們紫星加上友軍娜雅,對敵暗黑組織的鐵煞與血河。敵攻我守,要守住邊界。我方的見習者實力不輸鐵煞、血河,但是由於敵人奸詐狠毒,因此戰況不利。」

燿凌頷首,心中翻譯為:“由幾位魔法師坐鎮,指揮見習者們戰鬥。我方見習者魔法能力不差,但是戰鬥經驗不足。守不住,只好加人,用人數填。”
“魔法師們也許是不輕出,也許是互相對峙著,保持危險的平衡。”
又想:“敵攻我守。所以,之前讓我們攻佔碉堡,其實是奪回碉堡嗎?難怪他們有詳細的地圖。不過,……也有可能是邊界處,你來我往,所以熟悉。碉堡原本確實是屬於敵人。為了戰略,從敵人手上搶來。”
至於敵友兩方為誰,則是已知的訊息。

風霆續道:「敵人用魔法學徒偷襲。雖然魔法學徒戰力低,但是見習者們已經分身乏術,怕這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更何況蟻多還咬死象呢。再加上我方也想藉機從魔法學徒開始訓練大家的戰力,因此徵召了你們。」
燿凌心道:“所以,校方是汲取了教訓,打算學暗黑組織,讓大家從實力低微時,就多上戰場實戰?嗯,不過,還是有限度,徵人時做了篩選,且執行任務時,獲知主要目的之一是練兵。”

風霆:「你們拿下的那座碉堡在邊界。雖然不是最主要的戰場,但是為了防止他們以那為據點,集結來攻,所以讓你們去打。」
燿凌點頭。
風霆又道:「也因此,告訴你的任務目的是──除了練兵以外,控制指定區域。最好能拿下碉堡,但是,牽制住該處敵人就算達成。很高興,你做得非常完美!」
燿凌:「謝謝,過獎。」

風霆:「我們六個和魔法學徒們一起出來的見習者,除了掌控各組的情況以外,同時三人一組,遊走支援對敵中的見習者們。」
燿凌心想:“遊走支援?但是他們現在不像。……莫非,他們遞補了要支援的對象?”
果然,風霆道:「本來是遊走支援。但是原本守在此處的三個見習者同學傷重,還好我們及時趕到遞補,將他們送回後方醫治,所以現在林烈、炎圭和我三人守在這裡。而雷濤、坡晶、坡沁也去遞補、把守了另一個地方。」
燿凌心中再次出現疑問:“如果任務是守在這裡。為什麼他們問我要怎樣避開敵人?……也許,‘這裡’的定義較寬?”

只聽風霆道:「說守在這裡,基本上是在這游鬥,牽制敵人。我們雖然戰力不夠,但是對敵人仍有威脅性。而他們想攻入的那條路險峻異常,通過時,若被攻擊,非常危險。沒有確定除掉了我們,他們不敢通過。」
燿凌暗想:“這樣可以說得通了。所以,他們想在這附近和敵人玩捉迷藏。而限制條件是──若敵人試圖通過那條險峻的路,他們需要能夠及時趕到,或者讓敵人認為,他們能夠及時趕到。”

風霆:「但是,你也看見了,我們狀況不太好。炎圭傷重,林烈和我也都帶傷。雖說會有援軍來,不過我們得想辦法撐到那時候。」
燿凌頷首,心內劃下重點:“雖然‘說’有援軍,但是不知何時。”
風霆長嘆:「若真被敵人從這攻入,其他見習者們腹背受敵,難保不會全線崩潰,那就大勢去矣。」
燿凌沉吟:「懂了。謝謝告訴我這許多。」
風霆的這些話很重要,將敵我情況、任務目標、面對難點,以及背後影響等戰略面訊息全說明了。

林烈接過話頭:「雖然學校裡未必沒有暗黑組織的奸細,但是你被他們追殺過,自然不是。現在,你有沒有什麼點子,怎麼樣避免與敵人正面作戰,但是將敵人牽制在這裡?」
至於,如果燿凌被俘,有洩密的可能?按照何舟教授的意思,若損失燿凌,從二十年後看來,只怕比這仗大敗還嚴重的多。那麼,這個問題可以先忽略不計。

燿凌:「請問敵人一共有幾人,分成幾夥?目前為止與他們接過幾戰,分別在什麼時間、地點,是怎麼遇到的,作戰情況如何?」
要具體地擬定戰術、方法,這些資訊細節也很重要。
林烈正要回答,風霆忽道:「等等!看下炎圭!」
燿凌、林烈一起轉頭看去。只見炎圭留著冷汗、牙關緊咬,像是忍耐著什麼痛楚。

林烈近前仔細查看,再次施予木系治癒術。眾所周知,最適合醫療魔法的是木系與土系、水系與光明系。風霆、燿凌不擅長醫療,所以隔了一些距離旁觀,不擠上前,免得添亂。
三小時後,炎圭面色好轉。

林烈抹了把汗,虛脫般坐下來:「炎圭狀況大致穩定了。」
風霆:「太好了!」他是雷、風兩系,幫不上忙,只有乾著急的份。
燿凌微一猶豫,問:「林烈學長,你需要個土系回復術嗎?」
林烈驚訝:「你會?」他記得燿凌是雷系、火系的。

燿凌拿出雁寒送的土系回復小魔器:「我不會,但是有彌補方法。」
林烈疑惑:「不會有副作用的話,你試試吧。」
燿凌將回復術輸出口對準林烈,然後如同之前自己嘗試那樣,將火系魔力輸入回復器。
下一刻,渾厚的土系光芒包裹林烈,回復術施放成功。

林烈舒服地吁口氣:「舒服多了,謝了。是中級土系回復術。」
風霆讚嘆:「這個方法好,聰明!是在哪買的?等回學校我也去找一個。」
雖然自己掌握的元素較不適合醫術,但是用這個方法,還是可以做一些特定的、緊急的處理。這樣可以減輕隊友的壓力,甚至必要時,可以由自己替隊友“補血。”

燿凌微笑:「是我兄弟送的。」
風霆:「你兄弟?是那個……在白翼的雁寒嗎?」
燿凌笑答:「是。」
風霆讚:「好兄弟!」又問:「對了,原先你問我們遇敵幾次……什麼來著?」
燿凌:「與敵人接過幾戰,分別的時間、地點、如何遇到、做戰情況?敵人一共有幾個,分成幾夥?」

林烈答:「一共見到過四個敵人。似乎分成兩組,但是彼此間有配合聯繫。我們遇到其中一組後,另外一組也會很快出現。」
風霆則回想著答道:「我們和敵人接過四戰。第一戰……在五月二日,第二戰、第三戰分別在五月四日、五月五日,最後一戰是七個小時以前。」
林烈:「地點,兩次在山坡,兩次在山下。作戰情況,我們都輸了,只有大敗、小敗的差別。炎圭是最早受傷的,更在前一戰重傷。不知是否敵人特別挑醫術強的先打。」

風霆:「至於確切地點,以及如何遇到的……。」
就在這時,遠處忽有響動。
林烈:「小心,敵襲!」
風霆瞬間一個雷系盔甲……疊加在燿凌自己召喚出的盔甲上。
燿凌一怔:“這是,......被保護了?”

於此同時,林烈也幫炎圭再加了一道防護。
下一秒,一道黑矢射來,打在防禦圈上。
圈子劇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