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五章.赦班對抗戰 - 第一領域板

雲水靜 | 2021-05-12 21:30:00 | 巴幣 2 | 人氣 25


  ──第一戰區.第一領域板



  奔逃在樹林當中的凝桉.莧,不斷閃避著後方飛來的火球、岩石和水彈。

  慌忙閃躲的她也在後悔著自己剛才做出的決定。

  明明只要幫他做做樣子就好,為什麼自己會想要把領域板拿下?

  現在想來早已不及的問題,讓她深深的感到懊悔。

  「早知道就不貪心了……」

  在她責備著自己的同時,來自後方的攻擊也逐漸變得更加猛烈。

  那一副就是要讓莧直接退場的行為,此刻也引起了她的不滿。

  只可惜就算她現在非常不悅,還是沒辦法改變自己盡落下風的局勢。

  「氣死人了……」

  保持著不斷向後撤退的態勢,凝桉.莧開始在手中演示九字護身法。

  只見她將十指相互緊扣,做出了‘皆’的手勢,緊接著又將兩手的拇指、無名指相互交纏,將食指伸直後以中指前指端覆蓋在食指第一節的位置,做出了‘兵’的手勢。

  在她將這兩個手勢完成之後,身後立刻出現六支雷水交纏的箭矢。

  那六支箭矢的大小就和其他箭矢沒有兩樣,唯一有所不同的,只在於它是以魔能產生的導電性物質。

  當那六支魔能箭矢向後發射出去之後,凝桉.莧也趁對方閃避的期間離開了領域板的範圍。

  正當她完全脫離追擊範圍之後,迎面便碰上了前來支援的對象。

  「落恩大人!?」

  「凝桉同學?怎麼會是妳?」

  「真、真的非常抱歉!」

  看見落恩.聖之後,她立刻將頭低到對方完全看不見的程度。

  「妳先把頭抬起來吧。還有,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那是因為……」

  抬起頭來的她原本想將視線投向姬宮.縉,以此請求她出面協助。

  只不過一直以來都跟在落恩.聖旁邊的她,此刻卻不在這裡。

  「請問……姬宮大小姐呢?」

  「妳會這麼問就代表事情和她有關係了吧……」

  聽見落恩.聖的話之後,凝桉.莧立刻就將頭再次低下。

  「唉……我不會責怪妳們的,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那個……我是聽姬宮大小姐說的……」

  在落恩.聖的引導下,凝桉.莧便將所有事情告知了她。

  從姬宮.縉一開始要求自己搜集月譜圓.奎的情資,一直到她發起攻擊失敗而被脅迫的事,毫無隱瞞的全都告訴了落恩.聖。

  「搜集月譜圓同學的情資?」

  「是的……我從姬宮大小姐所說的話中,感覺到了她想傳達出一種對方相當危險的訊息……」

  也就是因為姬宮.縉的這些話,她才會私自決定要將對方秘密處理。

  只是她沒料想到,自己隱藏許久的暗省秘招會輕易的被對方破解。

  毫無頭緒的她在逃走的時候,忽然就被出現在眼前的月中田.巡擊暈。

  一直到她被總部人員送回班級時,還是處在昏迷不醒的階段。

  當時的她在看見月中田.巡的瞬間,彷彿出現了死亡的錯覺。

  帶著這種錯覺昏死過去的她,在醒來的瞬間卻又立刻看見了月譜圓.奎的臉。

  那彷彿抓住了自己的軟肋一樣,直到現在回想時,她仍然會感到顫慄。

  「姬宮同學是這麼想的啊……」

  「是的……雖然我也覺得難以相信,但我已經有所體悟了……」

  「不……我說的並不是這個……」

  「那……」

  看著凝桉.莧那試探性的眼神,落恩.聖只是搖了搖頭。

  毀掉身為聖天職的尊嚴……不將自己放在眼裡?

  也許只有姬宮同學打從一開始就看見了,月譜圓.奎能夠撼動到的……所謂聖天職的尊嚴。

  如果我從姬宮同學一開始跟著的時候就不曾出現任何優越的感覺,她一定不會變得像現在一樣那麼在乎尊嚴這種東西吧?

  「繞了一大圈,結果竟然是因為我的疏失鑄成這場錯誤……我也真是太可笑了……」

  看著摀住額頭的落恩.聖,凝桉.莧此刻連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她不知道落恩.聖想到了什麼,但是她知道落恩.聖此刻的舉動和往常的模樣相差甚遠。

  一直以來,他都是以冷靜和寬容的態度在對待其他人。

  但以這種態度從容應對的他,又何嘗不是一種瞧不起人的態度?

  自認為眾生平等,卻常常用著一副自己是在傾聽的模樣面對他人。

  傾聽了別人的意見,傾聽了別人的想法,傾聽了別人的經歷,傾聽了別人的一切。



  ──然而最後呢?



  自己所做的也不過是傾聽罷了。何時認為別人的意見重要了?何時認為別人的想法重要了?何時又在意別人經歷了什麼?

  自己只不過是認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能夠解決所有困難。

  這種傲慢的心態,直到月譜圓.奎出現時才逐漸讓他了解到自己的變化。

  「落恩大人,您沒事吧?」

  「我沒事……妳有看清楚對方負責第一領域板的成員是誰嗎?」

  「我只認的出赦二班的班長和副班長,還有一個我認不清楚是誰。」

  「我知道了。我想那個人應該也是赦二班的成員。」

  回想起月譜圓.奎所說的話,這一次的班級對抗戰,赦雙班的編排組合是以班級為一組,各自負責一塊領域板。

  如果他說的沒有錯,那麼第三個人肯定就是赦二班的鋼矽.佃。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應不應該回頭阻止他們?」

  「確實,如果對方只有一個特階魔能使的話,說不定我們兩個還能擾亂對方。只是……」

  ──千萬要記住,赦二班的鋼矽.佃雖然只是一般的魔能使,但她的體能絕對不弱。

  同樣來自於月譜圓.奎的警惕,讓他不得不冷靜下來好好思考。

  如果他所謂的體能不弱一樣是以月中田.巡來做為參考值的話,那麼這場對抗戰說不定直接放棄會比較快一點。

  「落恩大人,您真的沒事嗎?」

  「我想問你,月譜圓同學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

  「嗯……只說如果對方出現就讓我直接離開,遇到支援的人也不要共同作戰。應該是要我們直接撤退的意思吧?」

  「特地將人引到戰場上卻又要妳直接離開……」

  真的是一個搞不懂的人呢……

  在心中為自己留下疑問的落恩.聖,毫不猶豫的奔向第一領域板的區域。

  緊隨其後的凝桉.莧立刻詢問起了落恩.聖的作戰計畫。

  「重新搶奪領域板需要花費十五分鐘的時間。現在我們只能先將對方留守的其中一人送出場外,讓之後的攻防可以減少一點負擔。」

  「我知道了!」

  只見凝桉.莧將右手四指併攏平放,左手輕握放於右手中心結出‘前’印,接著將左手握拳,再以右手握拳的姿勢將左手大拇指包裹其中結出‘陣’ 印。

  在這兩個印完成之後,落恩.聖感受到了自己的後方像是一道助力一樣在幫助自己前進一樣。

  在他們趕忙地回到領域周圍之後,一名藍髮少女就這樣大剌剌地站在眼前。

  「落恩大人,這個人就是赦二班的鋼矽.佃。」

  「嗯,我知道。」

  聖向著凝桉.莧點了點頭,只不過這似乎被鋼矽.佃認為是要動手的意思。

  「好快!」

  看見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鋼矽.佃,莧立刻向後跳開將距離拉遠。

  而她這一跳,卻正中了對方的下懷。

  「水弧刀!」

  隨著鋼矽.佃的手一揮,從她指尖散發出來的水流立刻化為一道利刃砍向無法移動的凝桉.莧。

  只不過在莧旁邊的聖,不可能就這樣放任對方攻擊自己人。

  「雷號!」

  隨著聖的呼喊,他的手掌前方立刻噴出一道雷光直奔鋼矽.佃。

  為了防止自己中招的佃立刻運起土覺,從聖的雷光前方築起土牆作為隔擋。

  然而聖所施放的雷號卻繞過了她的魔能土牆,一時間還無法應對的鋼矽.佃立刻從原地逃開。

  看著對方移動的速度,落恩.聖也開始明白奎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落恩大人,先手已經失利了。」

  「嗯。我們都是魔能使,記得別跟她靠太近。」

  「我明白了。」

  聽完聖的話之後,莧立刻從他的旁邊離開,三個人就這麼形成三角之勢。

  這是為了讓鋼矽.佃沒辦法放心抽出手來對付其中一個人。畢竟她要是這麼做了,後方的人就一定會對她採取攻擊。

  彷彿看出了聖和莧在做什麼打算,身上飄散出一道道綠色魂體的鋼矽.佃就這麼忽然地消失在他們眼前。

  隨著樹葉傳出不斷被騷擾的聲響,聖立刻就知道對方並沒有撤退,反倒是在抓準位置和時機出手攻擊。

  而攻擊的對象當然就是……

  「凝桉同學快趴下!」

  「嗚!」

  聽見聖的話之後,莧毫無猶豫地趴到地上。

  與此同時,從她上方衝出的鋼矽.佃也帶著一陣狂風落地。

  面對這種速度快到難以捕捉的對手,落恩.聖的心中已經出現了一個撤退的想法。

  體能的訓練再加上魔能的輔助,簡直就和泉躂同學一樣……

  看來那時候沒有再起衝突真的是一件相當幸運的事……

  「凝桉同學,準備撤退。」

  「明白了!」

  才剛從地上站起來的凝桉.莧立刻配合落恩.聖使用煙霧彈離開了領域內。

  也就在他們成功離開的瞬間,天空中出現了第一領域板被赦雙班佔據的訊息。

  要不是聖的果斷,鋼矽.佃肯定會在訊息出現的瞬間拚盡全力將兩人留下直到後援前來吧。

  「先撤回赦單班領域內整理一下情況吧,至少現在可以減少一個領域板的戰力了。」

  「我會親自向大家賠罪的……」

  「這不是妳的錯,放心吧。」

  聽見落恩.聖的話,莧才開始對自己沒有事先告知而行動這件事感到釋懷。

  成功撤回赦單班領域的他們,打算等待其他領域板告一段落後再開始決定下一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