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五章.赦班對抗戰 - 第五領域板

雲水靜 | 2021-05-05 21:00:01 | 巴幣 0 | 人氣 38


  ──第三戰區.第五領域板



  白髮少女──沉據玄音仍在為領域板充注魔能,在她一旁的四名少女則是在混亂當中不停打轉。

  明明沉據玄音就在她們面前,她們卻一直在發起攻擊的時候撲了空。

  眼看魔能板即將充能完成,四名少女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明明就在眼前,為什麼會出不去!」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領域板就……」

  褐髮少女和紫髮少女已經開始感到慌張,而她們的班長卻沒有辦法阻止她們所說的情況發生。

  眼看領域板的進度條不斷前進,班級內唯一擁有長髮的少女開口了。

  「班長,我想請求攻擊許可。」

  「狐羽同學……妳是赦四班的主力,確定要現在動手嗎?」

  看著眼前的銀髮少女──狐羽.昶,紅髮少女仍在猶豫該不該讓她出手。

  以狐羽.昶的實力來說,有很大的機會能夠解開現在的僵局。

  只不過做為主力的她要是一開始就出手,其他人就會失去表現自己的機會。

  當紅髮少女再一次確認她的意願時,對方很明確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怎麼突破這個幻覺,請相信我。」

  「我明白了……」

  當紅髮少女帶著另外兩人向後躲開,狐羽.昶立刻將三省中最為神秘的無省透過魔能向四周釋放而出。

  隨著充滿魔能的無省四處飄散,周圍的景象也逐漸變得模糊。

  看見從她們面前淡去的沉據玄音,四個人就像在睡夢當中清醒回來。

  「這是怎麼回事?」

  「對方利用汕琴創造了音律幻覺,我用無省將她破解了。」

  「該說不愧是狐羽同學嗎……」

  「班長,這時候誇獎對方保證沒錯!」

  「不……我並不需要……」

  看見紅髮少女對著自己比讚,狐羽.昶立刻大幅度的搖起了頭。

  就在她們片刻打鬧的時候,天空中出現了第五領域板被赦單班佔領的消息。

  「為什麼!?進度條明明還有一小段的!」

  「我猜應該是音律幻覺的關係,把我們看見的真相變成了謊言。」

  「不愧是狐羽同學,被妳說對了。」

  悄無聲息地從她們後方出現,沉據玄音用著一副相當意外的表情看著狐羽.昶。

  「請小心,她的後方還有兩個人。」

  「希望妳們不要對我有那麼明顯的警戒心……」

  「有誰會理妳啊!這裡可是戰場耶!」

  「冷靜點……常洋同學……」

  看見身旁的褐髮少女──常洋.玵激動的模樣,狐羽.昶立刻將她安撫下來。

  只不過她們班級的紫髮少女──野名.錐早已經發起了攻擊。

  「雷引!」

  隨著她的呼喊,一道纖細如絲的雷光直衝著沉據玄音而去。

  在那絲雷閃即將觸碰到她的時候,雷光卻忽然消失在對方的眼前。

  正當沉據玄音準備要開口,一道雷閃瞬間從她的頭下落下。

  看著眼前發出的亮光,野名.錐確信著對方已經中招。

  只可惜經歷過奎那地獄般的訓練,這種程度的雷擊並沒辦法動到音的任何一根汗毛。

  「怎麼可能……」

  「就說冷靜一點了……對方只要用汕琴護罩,我們就沒辦法動到她。」

  聽見狐羽.昶解說,音也在一旁吐出了舌頭。

  抓準時機發動汕琴護罩的她就是要讓人認為攻擊對她無效。

  只不過狐羽.昶並沒有被誤導,反倒還提醒了所有人要注意自己的靈器.汕琴。

  ……真不愧是副班長特別提醒的對象。

  在內心讚嘆著對方的能力,她也不忘注意周圍的情況。

  依照會議的說法,接下來相舍.椹和明荷.苕就會來到第五領域板。

  得在那之前送她退場才行……

  她在腦中思考著的同時看向了狐羽.昶,而對方卻像是意會到她的意思一樣對著她點了點頭。

  「班長,第五領域板已經失守,請妳們先離開這裡吧。」

  「狐羽同學?」

  「唉……我知道了。」

  即使常洋.玵和野名.錐讀不出狐羽.昶的眼神,但作為她的班長和一名友人,她能清楚的知道狐羽.昶的意思。

  「除了狐羽同學,全員立刻跟著我撤回領域內等待指令!」

  「可是……收、收到!」

  想要開口的野名.錐立刻被她的班長一瞪眼而退縮,連同一旁的常洋.玵也同樣遭到威攝。

  她們兩人就這麼不甘願的從第五領域板撤回赦雙班領域,而在確認她們離開之後,狐羽.昶的班長也準備從第五領域板離開。

  「沒想到從一開始就要讓妳上場了……」

  「抱歉……如果我不先消耗她的體力,之後再對上她的話很可能會一起被淘汰。」

  「意思是妳贏不了嗎……?」

  收到了來自友人的關心,狐羽.昶面露難色的點了點頭。

  「十有八九會敗下陣……但不是因為汕琴的關係。」

  「單純以魔能較量也只能吃下敗仗嗎……」

  「妳應該有感受到吧?如果不仔細去看她的話……」

  聽著狐羽.昶的話,逐漸將注意力分散的她忽然又被沉據玄音所散發出的氣息拉回注意力。

  「這是怎麼回事?」

  「明明沒有將汕琴靈器化,她卻能夠使用汕琴的音律擾亂我們的知覺……」

  「結果還是回到汕琴了啊……」

  「我想說的才不是這個……能在不將靈器實體化的情況下使用靈器的人……」

  「啊──!」

  經過狐羽.昶的提醒,她此刻聯想到一個名詞──【操靈器】

  操靈器通常是和靈器達到某種程度的共鳴,進而能在不實體化的情況下進行某種程度的操控。

  但她知道狐羽.昶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我從一開始就一直被音律錯覺擾亂了觀察力……但就在剛才我發現了,她的魔能值不是之前呈報的375,而是489……」

  「這不就接近特階魔能使了嗎!」

  「嗯……再加上她如果真的和傳聞中所說的一樣能夠使用所有五覺……那我的勝算幾乎等同於零。」

  聽見狐羽.昶的分析,她也幾乎看清了這場戰鬥的全貌。

  「妳先走吧。這裡是我能夠放心展現實力的地方。」

  「我知道了,自己注意安全吧。」

  看著班級內唯一清楚自己想法的人朝著赦雙班領域撤回,狐羽.昶只能看著她離去的模樣苦笑。

  輸掉就只能出場了,我還怎麼小心……

  她將這句想傳達給自己班長的眼神轉送到了沉據玄音的眼裡。

  彷彿是看出她的無奈一樣,沉據玄音也回以相同的神情。

  「希望可以輕鬆結束呢……」

  說出這句連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話,狐羽.昶立刻將風覺和土覺從左右手凝聚而成。

  「土獄嵐!」

  隨著她的呼喊,右手前方漂浮著的褐色魂塊立刻變成一顆顆如同磚塊般大小的岩石。

  她將左手前方的綠色魂體靠到岩石的後方,一陣狂風立刻將眼前數不盡的岩石朝四面八方扔向沉據玄音。

  然而沉據玄音只是站在原地面露微笑,輕鬆地發動汕琴護罩便將所有巨石碎成粉末。

  與此同時,狐羽.昶的雙手前方已經放出了雷覺和水覺。

  快速拉近和沉據玄音的距離,狐羽.昶近距離地將雷覺和水覺打到他的汕琴護罩上。

  然而雷電只是隨著水流被護罩彈開的方向導去,沒辦法穿越護罩直達沉據玄音。

  看著一步未動的她,狐羽.昶不禁將心中所想的話脫口而出。

  「真棘手啊……」

  重新拉開距離的她,不斷觀察著沉據玄音的破綻。

  只是不管她再怎麼看,用盡無數個導演方式都只能將結論導向汕琴護罩。

  像是看透對方的思考一樣,面帶微笑的音在這個時刻將汕琴護罩解除。

  眼看對方失去庇護的狐羽.昶,立刻將雙手纏上風覺向前放出。

  如同子彈的風球被後方的暴風推進,速度快到讓人根本無法用肉眼捕捉。

  確信著對方沒辦法立刻發動汕琴護罩隔擋,狐羽.昶自覺自己的攻擊絕對不會輕鬆地被對方躲過。

  而在她自己都沒能看清的過程裡,沉據玄音早已經將她的風覺子彈扼殺在空氣當中。

  看著眼前毫髮無傷、寸步未動的沉據玄音,狐羽.昶只能站在原地呆著楞神。

  「這是……怎麼回事?」

  「我把它抵銷了。」

  「妳說什麼……?」

  「後手的風覺都快把風球吹散了,臨時發動的攻擊如果沒辦法掌握攻擊配給的比例,很容易就會被破解哦。」

  像是在指教對方一樣,音那振振有詞的話像極了當初在訓練她們的奎一樣。

  然而在氣勢上比較起來差上了千百萬倍就是了。

  經歷過奎的訓練,它的風覺子彈在音的眼裡彷彿就像是慢動作重播一樣定格在了空中。

  對比起奎那充滿殺意的攻擊,這點程度她就算當場接下也不會受到太嚴重的傷害。

  然而這也是在她熬過三個禮拜的地獄式特訓才得來的成果,否則以原本的她來說,狐羽.昶是一個可以稱得上勁敵的人物。前提是在不使用汕琴護罩的情況下。

  「風雷掣擊!」

  在她左手噴出的狂風當中,右手的雷擊也從中貫入。

  一直線奔向沉據玄音的攻擊,挾帶著顯而易見的殺氣。

  在感受到對方開始認真攻擊的時候,她也毫不示弱的展開了反擊。

  「水土同生!」

  音將手伸向前方的地面,一道看起來相當堅硬的土牆立刻聳立而起。

  當土牆擋住了沉據玄音的時候,對方的風雷掣擊也在此刻打上了土牆的正中央。

  如同鑽頭般不停旋轉與破壞的風雷掣擊,最終依舊穿不透由沉據玄音築起的土牆。

  在狐羽.昶為自己耗費過多魔能而感到疲乏的同時,沉據玄音所築起的土牆已經開始下沉。

  當土牆下陷到能夠完全看見沉據玄音的時候,狐羽.昶也立刻架起了防禦姿勢。

  只見音將她的魔能朝著天空釋放,那些逐漸化為黃色魂體的魔能魂塊也漸漸填滿了整片天空。

  就在自己的魔能完全覆蓋住整片天空的時候,音便將自己的雷覺透過魔能魂體的連結釋放而出。

  「天叢雷擊!」

  刺耳的雷鳴隨著她的話語響徹雲霄,相互連接著雷覺而上的黃色魂塊立刻在她的呼喊下形成一道落雷。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撕裂聲響,那道落雷毫不留情的打在狐羽.昶的身上。

  滿地噴飛的塵土掩蓋住了狐羽.昶的身軀,天空中的煙硝也在此刻逐漸散去。

  當陽光打破煙硝的霧霾照亮在戰場上時,襲來的大風也將地上的塵土吹往遠方。

  看著搖搖欲墜卻還不肯倒下的狐羽.昶,塚幻.音也在心中升起了對她的敬畏。  

  伴隨著天空中出現的退場訊息,白昇總部的醫護團隊也立刻將狐羽.昶帶了出去。

  而在第五領域板後方森林躲著的相舍.椹和芎夏.陽,此時已經失去了出場的機會。

  他們深刻的認知到,剛才那場戰鬥並不是兩人可以插手進去幫忙的比試。

  先不論沉據玄音展現出的實力,光是狐羽.昶使用的招式他們就沒辦法完全閃躲,更不可能找得出機會進行反擊。

  如果在這裡的不是沉據玄音,那麼第五領域板毫無疑問會成為赦雙班的囊中之物。

  「嗚哇──!」

  「什、什麼時候滴說!」

  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邊的沉據玄音,椹和陽立刻嚇得從地上彈了起來。

  「你們要好好加油哦!」

  留下這句話之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第五領域板。

  彷彿像是看見怪人一樣,面面相覷的兩人直到最後還是不知道對方想說的究竟是什麼。

  「好麻煩啊……」

  「我好像也開始有這種感覺了滴說……」

  在一次倚回樹幹的兩人,望著從葉縫中透露出的陽光,無所事事的休息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