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一章.各自的準備 - 拾

雲水靜 | 2021-03-21 08:02:00 | 巴幣 2 | 人氣 62


-另一方面.野森林某處-

  從兩人進到野森林內,已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時間。

  野森林內部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只有叢高的樹和滿地的雜草。

  雖然她們在途中有看見一些像是食物一般的奇怪香菇,但她們完全沒有想吃的慾望。

  那些香菇的外表有著五顏六色的奇怪圖樣,色澤鮮艷到令人感到相當害怕。

  當她們在這座陰鬱的森林裡頭走了一段時間之後,前方出現了像是救贖一般的亮光。

  那裡是森林的出口處,雖然不明顯,但卻有動物出入過這裡的痕跡。

  只是兩人並沒有發覺,畢竟她們對於野外的知識還沒到那麼熟悉。

  「出、出來了!」

  「終於……」

  她們兩人在森林裡迷路了好一段時間,差點以為再也見不到陽光。

  好不容易從膽戰心驚的森林走出來了,她們的內心是真的鬆了口氣。

  當她們在這一大片草原上亂晃時,她們看見了不遠處立著的一塊石碑。

  「這語言該不會是……」

  「天、天語石碑?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天語石碑,是在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書記方式。

  會被稱之為天語的原因是因為其語句書寫的方式會讓看的人作出不同的解讀。

  好比說眼前這塊石碑的內容,她們雖然看不懂,卻能理解上面有著什麼意思。

  「越想知道真相,遠去的人就會來到面前?」

  「越想了解內容,只會深感遺憾而後悔?」

  當兩人面面相覷讀出天語石碑上的第一串文字時,才驚覺兩人對於內容的理解完全是兩個方向。

  但毫無疑問的是,她們兩人都自認無法解開這塊石碑上的內容。

  一直被天語石碑所吸引的她們,過了一陣子才看見石碑後方的墓碑。

  「那個是……」

  「不、不會吧!」

  當兩人看見墓碑上的面具時,立刻聯想到了同一個人。

  那以紅千層為基礎繪製的面具,無疑是季木團隊中的襄雀。

  雖然她們沒有見過本人,但和季木團隊有關的所有面具圖案早已經在白昇裡被傳了個遍。

  像是季木是以四季為基底繪製的面具,這是所有人都能記住的,也是最為人廣傳的。

  尤其是那些季木團隊的主要人物。

  撇除季木這個光輝不談,主力的石勁、襄雀、龍丹、塗者、踟躕、相義、蝶香、詭平、婉姬、歌琉等人都相當知名。

  知名到他們的面具圖案更是在各個商店內都能買到。雖然全都是以印象製造而出的量產品。

  不過她們相當確定,這張面具一定就是襄雀本人的面具。  

  這張面具上頭有著使用很久的痕跡,上頭還有著像是龍爪般的印記。

  也就說這塊墓碑所埋葬的人……

  只見兩人面面相覷,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真相。

  雖然季木團隊沒有對外宣告襄雀死亡的消息,但眼前的事實卻是無可忽視的擺在眼前。

  「從季木團隊報出名號興起至今,有沒有襄雀實際出面活動過的情報?」

  「我的印象中是沒有……只有單方面的描述襄雀的行動和招式,獲得那些受過她幫助的人認同而已……」

  也就是說,季木團隊中確實有襄雀這個人,只是她沒有出現在別人的面前。

  類似的人還有季木、石勁、蝶香。

  對於他們四個人的招式描述確實都有被證實過,也有許多人肯定的說出他們出現過的位置。

  只不過自從用了季木團隊這個名稱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看見他們出現了。

  就在她們左思右想還是想不透的時候,她們的後方傳來了明顯是有人在靠近她們的聲響。

  當她們即刻將武器幻化進入戒備時,才發覺後方的人並沒有任何敵意。

  「原來妳們跑到這裡來了。」

  「原、原來是妳……別嚇我們啊……」

  「名副其實的鬆了口氣呢……」

  後方的人是月中田.巡,也是她們在前段時間找尋的人。

  「鬆了口氣?這裡應該沒有魔物了吧?」

  「不、不是啦……」

  「我們是在說這塊墓碑的事。」

  巡看了一眼她們所說的那塊墓碑,不懷好意的笑了出來。

  「妳們該不會看到對方從墓碑裡爬出來要妳們訓練了吧。」

  「才不是呢!」

  「比起這種不可能的事,妳知道這個墓碑是立給誰的嗎?」

  「不是寫在妳們面前嗎?」

  「我們面前?」

  當兩人再一次回頭看向墓碑的時,眼前忽然出現一句天語。

  她們兩人凝視了一段時間,最終還是放棄了解讀。

  「我們看不懂天語啊……」

  「是這樣啊。她叫熠萱.桾。」

  「她是襄雀嗎?」

  「襄雀?」

  律的疑問讓巡歪起頭來摸不著頭續,而身旁的音立刻換了個問法。

  「這頂面具是她的嗎?」

  「是哦,她很愛惜這個面具呢。那是她用紅千層為基底畫出來的呢。」

  「妳認識她嗎!?」

  看見兩人都露出十分好奇的模樣,巡也嘆了口氣,打算告訴她們關於過去的一些事情。  

  「桾姊姊她,死了。」

  聽巡的描述,事情是發生在三年前的白昇戰區遺址。

  因為不明原因,那個地方出現了三頭具有威脅性的長老龍。

  當時她們有組成一個團隊,因為奎和巡有其他事情要做,因此並沒有和她一起行動。

  而擔任先行部隊的桾,等了三天還是等不到其他該來支援的團隊。

  而長老龍已經準備越過戰區遺址,桾迫不得已只能先行阻止。

  「在我和奎趕回去得知沒有出動支援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了,雖然我們用盡最快的速度趕去……」

  巡臉上的陰鬱,像是替她述說了接下來的結果。

  在她們趕到的時候,桾早已下令要所有團員撤退,留下自己力戰三頭長老龍。

  「最後她成功了,卻也在和我們說完話之後力竭而亡。」

  聽完巡說完這段過往之後,兩人毫無疑問地將矛頭指向同一方。

  「知道對手是三頭長老龍還讓一個部隊處理嗎?」

  「沒有派出支援也太奇怪了吧?」

  她們深知長老龍的可怕,曾經有在白昇內出現過一頭長老龍,那可是用了相當浩大的部隊不論死傷才將其討伐的對象。

  然而面對兩人的提問,巡並沒有予以回覆。

  「那些沒有支援的人全都是奎從戰爭當中救出來的。有些人是孤兒,有些則是被滅族的人……」

  那些失去生活意義的人全都是奎一手拯救,一路相互扶持而走來的。

  為何沒有在需要支援的時候派出支援,這種事就算問巡她也不會清楚。

  唯一能知道的,只有她們兩個被自己所救、所信任的人給背叛了。

  「奎他說了,等所有事情結束之後,會親手了結這段惡果。」

  聽見巡說出她們還沒有辦法理解的黑暗面時,她們也只能安靜地在一旁消化剛才的內容。

  只是她們唯一不能理解的,是奎。

  明明經歷了這樣的事,為什麼還能像現在一樣擺出慵懶的模樣。

  明明自己最重要的人被自己所信任的人害死了,他為什麼還可以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在奎隨興的背後,究竟都藏著多少故事?

  「好了,該回去了。」

  不管那兩人有沒有消化完所有內容,巡立刻背向她們逕自朝著森林走進。

  深怕被丟在森林裡不知所蹤的兩人只好立刻跟上巡的腳步。

  「對了,現在時間是三點半。回去之後就要準備食物,然後做晚上的基礎訓練囉。」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怎麼這樣啊……」

  無視了兩人的慘叫,巡從嘴角露出了相當明顯微笑。

  見狀的兩人也立刻笑了出來,三個人就這麼回到營地內準備晚上的課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