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以季木之名2 - 第五章.赦班對抗戰 - 前哨戰

雲水靜 | 2021-04-21 21:00:01 | 巴幣 2 | 人氣 39


  赦班對抗戰,是由赦單班和赦雙班所舉辦的例行比試。

  只要讓其中一方全員投降,就是另一方的勝利。

  雖然還有其他取勝的方式,但大多都被認為只是為了增加彼此交鋒的機會,以此獲得前面所說的勝利方式。

  這場比賽給予獎勵,就是會依照班級的表現增加配給的班級額度。

  雖然是這樣對外說明,但是身在赦班裡的人都知道,這是之後能不能在白昇防衛部隊內得到一個好職位的關鍵。

  不過這對某部分的人來說,已經完全不重要了。

  把這些對抗戰的目的拋諸腦後,眼前浩大的聲勢才是這場對抗戰的重點。

  那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嘈雜聲響說明了現場的人山人海,也間接體現出了聖域本院對於戰爭的重視。

  而現場不只有聖域本院內的學生,連白昇高層也來了不少人。

  雖然對抗戰已經舉辦許多次,不過這一屆的赦班學生特別容易引人注目。

  單論赦單班的話,本屆不只有赦一班的落恩.聖和姬宮.縉這兩位聖天職,還有成功發射綿彈的相舍.椹、可以使用魔鐵虎徹的霂雪.莞。

  在一、三班之後還有在短時間內收編騫弓碎雲和沉據玄音的赦五班。

  也有可靠消息傳出其班長月中田.巡的實力足以同時擊敗兩名特階魔能使。

  再來就是赦七班的官狹家族,身為名門望族的表現也讓人充滿期待。

  而其班長明荷.苕,是整個白昇裡唯一一個創造出類似於靈器的武器。

  只不過,雖然他們都知道赦單班成員的身分,但其擁有多少實力的部分還是只能依靠現場觀看來確認。

  當螢幕上的赦班成員分別來到自己的領域就位時,數十名特階魔能使立刻就在戰場四周開啟魔能護罩,將整個戰區團團圍住。

  在確認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總召集人立刻透過影像宣布對抗戰正式開始。





  ──赦雙班領域內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不優先把聖天職那兩個傢伙幹掉,之後一定會很難處理!」

  披散著褐黃色長髮的少女提議優先將聖和縉兩人擊倒,只不過在對面的褐髮少女卻不是這麼想的。

  「這個問題不是說過好多次了,如果不優先把其他人處理掉,要怎麼專心對付那兩個傢伙?」

  確實如果只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兩個人身上,很有可能會被人從後方突襲。而如果真的打贏了,戰力肯定也會損失一大半。

  然而……

  「赦單班可不只有那兩個聖天職。要不是赦五班收編騫弓碎雲和沉據玄音,這場對抗戰還是能輕鬆獲勝的。」

  看見兩人都將首要敵人設定為赦一班,坐在石頭上的銀髮少女終於忍不住開口提醒她們還有兩個人需要注意。

  「在討論階段就先內亂還怎麼辦?總之先把領域擴大再說吧。」

  感受班級內逐漸不協調的宵澤.桔,提出了最該執行的首要目標。

  畢竟對抗戰不只是人對人,也存在著領域和班級領域旗的問題。

  只要失去班級領域旗超過一個小時,或是一方的領域分數達到一千,這場對抗戰就算是另一方失敗。

  首先是擴張領域的方式,就是要在雙方中央的領域區域使用魔能將領域板充能十分鐘。

  在成功佔據領域板之後,每經過一小時就會依照數量個別增加一百分。而如果想要搶奪領域板,就得再花上十五分鐘的充能時間才能奪走。

  而要是在充能期間離開領域,中途沒有任何人接手或是搶奪,領域進度條就會維持在相同時間。

  如果有其他人在那段期間進行充能,即使只有一秒的時間,領域板就會重新計算,並且增加五分鐘需要充能的時間。

  而班級領域旗就是很簡單的紅藍旗幟,單班為紅,雙班為藍。

  只要班級領域旗離開領域內超過一小時,那麼就算該班級失敗。

  這就是赦班對抗戰的勝敗條件,時間是一個下午,直到日落結束。

  而當他們還在確認規則的時候,班級領域內的領域板充能進度條卻忽然間動了起來。

  「為什麼領域板在充能了?而且還有四處?」

  宵澤.桔看了一眼進度條,發出了極其訝異的語調。

  原本想故作鎮定的他,卻反被進度條嚇的無法動彈。

  領域板僅僅只有五塊,如果被對方搶走四塊,就等同於是在加速比賽結束的速度,也會讓他們難以翻盤。

  「赦單班的討論怎麼可能那麼快?」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還不趕緊去阻止!現在過去還來得及!」

  原本還在樹蔭下休息的銀髮少女,此刻嚇得從石頭上跳了起來。

  感到無法置信的眾人立刻按照之前的分配前往各自負責的領域。





  ──赦單班領域內

  「赦五班怎麼全消失了?」

  「那個……我剛才看見他們往森林的三個方向前進。」

  對於椹的提問,碧則是開口回答她在三分鐘前看到的情況。

  「總覺得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滴說……」

  「莧怎麼也不見了?」

  相比起赦五班的動向,姬宮.縉顯得更加關心赦九班的狀況。

  然而這些都不是現在能夠得出結論的事情,尤其是和赦五班扯上關係的時候。

  深知這一點的明荷.苕,用著像是放棄了的眼神看向落恩.聖。

  「可以再和你確認一次作戰計畫嗎?」

  「沒問題。」

  看了一眼周圍,確認現場只有五班和九班的人員不在時,他便開口說明整個作戰計畫。

  「首先是赦七班的官狹姊妹,希望妳們可以幫忙守住第二戰區。」

  「沒問題,只是我們會依照自己的意思行動,不會聽從指揮。」

  「妳們──!」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妳們。」

  原本想開口喝斥的姬宮.縉,在一瞬間就被聖的話給壓過。

  接受了奎三個禮拜訓練的她們,早已經不是一開始的官狹姊妹。

  光是從她們的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來看,就知道她們已經能在對抗戰裡拿出相當亮眼的成績。

  對於擁有一定實力的人,他已經沒有要求對方遵從的必要。

  對抗戰考驗的不只是一個團隊的配合,也包含著團隊內每個人的個人能力。此刻落恩.聖予以她們信任,就是作為隊長的他所能做到的最為正確的選擇。

  如果無法互相信任,那團隊中的其他事情也就不必多談了。

  「第二戰區是指哪裡咧?」

  「透姊……會議的時候不是有說過了嗎……」

  所謂的戰區,是落恩.聖在領域板和領域板之間規劃的位置。

  第一戰區是位在戰場中央,最容易發生衝突的第一領域板和第二領域板之間。

  第二戰區則是位在左側的第二領域板至第四領域板之間。

  第三戰區則是位在右側角落的第五領域板附近。

  而聖的意思,就是要她們同時守住這三塊領域板。

  即使無法佔領領域,只要不讓對方把領域奪走的話,她們就算是達成了任務。

  聽完說明的透像是恍然大悟一樣點了點頭,發出了「哦~」的聲音。

  「接下來……明荷同學,可以請妳和守旗的陽交換位置嗎?」

  「沒問題,只不過要請你解釋一下。」

  「分組行動還是得讓足夠了解對方的人互相搭配才行,所以不好意思了。」

  「我明白了。」

  聽見苕那同意的詞句之後,芎夏.陽立刻開心地跳了起來。

  「終於終於嗎~終於可以讓人家出場了嗎~」

  「真是太好了呢。」

  摸了摸從開戰前就有些悶悶不樂的陽,椹現在就像是對著一個小朋友一樣鼓舞著她。

  打從第一次討論開始,陽就一直被放在守旗的位置上。畢竟會變化之術的人最適合做偽裝。

  雖然一開始有想過要讓陽先使用變化之術將旗子改變模樣,只可惜她現在還沒辦法離開變化的物品太遠,所以才會一直在守旗的位置上沒有更動過。

  而現在讓她改變位置,毫無疑問是因為赦五班全員加入的關係。

  也可能只是出自於對奎的那句:「我會盡全力讓你們的表演變得更加精采。」的原因。

  互相信任,是一個團隊中最基本應該要有的連結。

  如果所有人都沒辦法相信對方,一個支離破碎的團隊註定只能以失敗收場。

  而落恩.聖犯下的錯誤,就是沒能從一開始讓團隊產生連結,讓彼此能夠互相信任。

  真正讓團隊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月譜圓.奎。

  也是月譜圓.奎改變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也才能認知到這個團隊缺少的是什麼事物。

  既然自己從一開始就把方向搞反了,那麼現在就得不顧一切地回到正軌。

  就算真的要把失去的旗子重新奪回,也不能去破壞能夠發揮出最大效益的組合。

  「再來是霂雪同學。妳的實力無庸置疑,我想請你遊走在三個戰區裡打游擊戰,可以嗎?」

  「只要是敵人,我就會迎戰。」

  「遇見特階魔能使的時候不要勉強,拉開信號彈之後立刻撤退。」

  原本莞用著十分強勢的語氣,卻在聽見聖的建議之後輕輕點頭以示理解。

  對於莞來說,對手如果使用武器進行近身作戰,那她就能輕鬆的將對方解決。但對方要是使用魔能招式的特階魔能使可就不一樣了。他們所使用的全都是傷害力極高、範圍極廣的招式。

  雖然奎沒有告訴他們招式的大概內容,但已經讓他們知道特階魔能使的外貌和髮色,足以讓他們自己決定要進還是要退。

  只不過這些事情就算再怎麼討論,也沒辦法在實戰上起到任何作用,也因此聖只能將特階魔能使的問題交給運氣來處理。

  「縉同學,第一戰區就麻煩妳和我一起防守了。」

  「我明白了。」

  在所有人都開始整頓準備行動的時候,坐在石椅上的苕發現了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領域板的進度條為什麼會移動?」

  「該不會──!」

  看見進度條已經來到百分之七十的位置,眾人不禁感到難以置信。

  「有四塊領域板都在運行?」

  「怎麼回事?」

  雖然在聖的心裡已經有譜,但他還是立刻下達了指令。

  「各位按原定計畫執行,立刻散開!」

  聽見聖的指令,所有人立刻朝著分配的位置奔去。

  現場只留下守旗的苕和游擊的莞兩人。







  ──第三戰區.第五領域板



  一名白髮少女站在領域板前方不斷為其注入魔能。

  她悠悠哉哉的看著領域板的進度條,無視掉草叢裡不斷傳來的沙沙聲響。

  一架水綠色魂體的鋼琴擺在她的身旁,自動彈奏著輕盈的曲調。

  隨著她嘴裡哼著一句一句的旋律,頭部也跟著擺出節奏。

  「上!」

  彷彿是抓準她此刻鬆懈的模樣,躲在草叢裡的四個人立刻跳了出來向少女發起攻擊。

  就在她們以為得手之際,眼前的少女和領域板瞬間化為幻影。

  「怎、怎麼回事?」

  率先提出疑問的是發出指令的紅髮少女,而在她之後的其他人也跟著陷入慌亂。

  就在她們查看眼前的景象時,後方卻忽然傳出鋼琴彈奏的聲響。

  當她們回過頭去,原本該是草叢的部分卻變成了剛才所看見的景象。

  少女仍舊對著領域板灌注魔能,而她們則是從草叢裡探出頭來的模樣。

  「不愧是沉據玄音……」

  意識到對方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對象時,四個人立刻繃緊了神經。

  原本該是立於主動位置的她們,此刻完全陷入了被動。

  看見她們全都像是在戒備自己一樣,音立刻對著她們露出一個滿分的笑容。

  然而這個笑容滿分的模樣,卻有種像是奎露出惡笑一般戲謔的表情。

  





  ──第二戰區.第三領域板



  「就這樣把比賽結束不就沒意義了嗎……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

  在第三領域板前注入魔能的少女,在頭髮尾端紮上圓珠造型的髮帶。

  確實就如同少女所說的一樣,赦班對抗戰的最主要目的正是展現實力,讓總部高層可以看見,進而在未來得到更高的地位。

  要是直接將對抗戰結束,這場對抗戰就等同於失去了意義。

  「還要我在敵人來到這裡的時候隨便打發走人……究竟在想什麼……」

  一個人對著領域板不斷抱怨,周圍樹林也在此刻傳來的動靜。

  被奎魔鬼訓練了三個禮拜,此時的律已經不像之前一樣有警戒的打算。

  快速將木弓搭上靈弦的她,用著和以往不同的方式,一次將四隻魔能箭矢射向動靜的來源。

  挺過地獄訓練般的律在拉動弓弦的時候,遠比以往輕鬆了許多,而那些射出的箭矢速度也比平時快出了無數倍。

  這種超越破雲弓的速度,是律一直以來所渴望的。

  根據奎的說法,是因為律一直使用破雲弓這種不需要用到力量的靈器,所以才無法繼續提升。

  因此在訓練一剛開始的時候,奎便讓律使用那天和樂鄉六音對戰時一樣的戰鬥方式……在木弓上搭靈弦。

  只不過奎沒有讓律射箭,而是一直讓她拉滿弓空放。

  一開始因為有破雲弓在體內支撐的關係,律動拉的相當輕鬆,只不過越到後面,律的手臂就變得越來越難出力。

  要不是有破雲弓的關係,這把磅數將近四百的木弓在沒經過鍛鍊的情況下就連要張開都很困難,更別提破雲弓所供給的靈力已經逐漸減少。

  一直以為自己拉了滿弓的律,直到訓練結束的前一天才知道自己錯了。

  真正拉滿弓空放,並不只有暴風這麼一回事。

  眼前那一陣陣像是刀刃的風從她的弓前周圍四散開來,無數鐮鼬肆無忌憚奔向前方。

  那些被鐮鼬橫掃過的森林連同根部一起被拔起,一瞬間就將眼前的樹木夷為平地。

  「嘛,差不多就這樣吧。」

  看著眼前的景象的矢可兒.律,毫無滿足感可言。







  ──第一戰區.第二領域板



  「人還沒來呢……」

  雙手放在領域板上充能的月中田.巡,看向了躺在地上無所事事的月譜圓.奎。

  「也差不多該出現了。」

  奎的話才剛說完,樹林深處立刻傳來沙沙聲響。

  過不了多久,對方立刻從空中急速降落,在地面上砸出了許多裂痕。

  一般來講,這樣的出場氣勢和散發出的魔能值已經足以讓比較低下的高階魔能使感到壓力。

  不過在她眼前的奎和巡卻絲毫不是這麼一回事。

  「真不愧是笨奎。」

  「過獎了。」

  兩人宛如稀鬆平常一樣互相寒暄,完全無視了對方那帥氣的出場。

  那個留著紅色長髮的少女,此刻正用著橙色瞳孔死死的盯著奎和巡這兩個人。

  「別那麼兇狠嘛,我們可是等妳很久了……泉躂.翸。」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的可不單單只有妳。」

  會知道對方的存在,是因為泉躂這個家族的關係……那曾經是天災之前站在武術最高位置的流派。

  當初泉踏.紡報上姓名的時候,這個消失已久的姓氏立刻就讓奎有了聯想。

  泉躂流派的創始者,融合了硬拳和柔拳的特有方式,連同步伐都做出了有效的多段變化。

  也因此在天災之前,泉躂家族世世代代都受到了相當的尊敬,只可惜在天災之後,泉躂流派的招式因為無法和魔能相容而逐漸沒落。

  直至今日,已經沒有幾個人記得泉躂這個家族和流派。

  然而奎說出的這些資訊,都和他此刻的目的毫無關係。

  「和我們來場交易吧。」

  「……………」

  「別緊張,交易的內容是要妳用盡全力陪巡練練手。當然我們不會刻意重傷妳。之後給妳的報酬,就是我們手邊的這塊領域板。」

  看見對方十分謹慎,奎也沒打算隱藏交易內容。

  不如說正是為了這一點,奎和巡才會特地來到這個地方。

  「……如果我拒絕呢?」

  「這塊領域板就歸我們了。」

  聽完奎的話還有他的條件內容,泉躂.翸立刻就將注滿火覺的拳頭擊向奎的的鼻樑。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姊妹倆真是一個樣,那麼衝動可是會害死自己哦。」

  「──!」

  看著對方紋絲不動的接下自己的拳頭,翸也理解了對方為什麼敢這樣大放厥詞。

  僅僅只靠這麼一擊,她就已經清楚自己不可能勝過對方。

  「你就是月譜圓.奎嗎……」

  「看來妳有聽說過了。」

  「我可是被紡特別警告了呢……」

  看著失去戰意的翸,奎也抓準了這個瞬間,再一次詢問了對方的意願。

  「我個人是覺得這場交易還不錯,妳不這麼想嗎?」

  「我可以答應你的交易內容……希望你會遵守承諾。」

  翸將手收回之後立刻向後跳開,見狀的巡立刻停止了手邊注入魔能的動作,將整個身體轉向月譜圓.奎。

  只見奎將右手伸向巡的頭頂,開始以使用四界古語進行某種不知名的詠唱。

  『啟,聖靈聞從寄生者月譜圓.奎之令,輔助置信之人所無力掌控之事。』

  第一句詠唱,讓巡的腳底出現以白色強烈光芒所刻畫出的複雜魔法陣。

  『以聖氣輔佐我置信者月中田.巡之心,加強其人所無力控管之惡。』

  第二句詠唱使魔法陣擴大,而巡的小腿、大腿、腰、胸、眼、頭頂,都各自出現大小不一的魔法陣。

  『將聖體轉借寄生者之置信者──月中田.巡之身,助其壓制難以抗衡之邪靈妖體。』

  最後一句詠唱,所有魔法陣瞬間收進巡的體內。

  而此刻在巡頭頂上出現了一道老虎圖案的純白光輝。

  當她握了握拳頭,確認自已的身上沒有任何異常之後便朝著奎點了點頭。

  「建議妳不要有所隱藏,不然是會要命的。」

  聽見了奎的話,泉躂.翸的心中忽然感受到一股陰涼。

  雙方以奎的話語結尾作為開戰信號,立刻衝向彼此以拳相對。

  當她們的彼此的攻擊相互碰撞,一道強大的餘勁夾雜在空氣當中散播而出。

  在雙方更進一步出力的同時,那股餘勁散發出的波動立刻擴散到整個樹林的周圍。

  也就在此時,第二領域板的戰鬥掀開了序幕。







  ──第一戰區.第一領域板



  「沒想到會被抓住把柄……實在是很對不起姬宮大小姐……」

  站在第一領域板前的少女,全身穿著黑色緊身衣。

  即使她將那烏黑的長髮紮成高馬尾,她的頭髮還是和地面十分接近。

  這名少女就是赦九班的凝桉.莧。而她會出現在這裡,就是她有參加卻沒有現身的原因。

  以她的立場來說,不管怎樣都應該先把赦一班放在首要位置。

  她會顛倒順序,選擇先聽從赦五班的指令是因為那時候在廣場襲擊奎和巡的人,正是她自己。

  在識別證被對方奪走的那一刻起,自己只能選擇聽從對方的指令。

  畢竟自己手中如果沒有識別證,就沒有辦法回到班級。

  而且識別證被奪走的她,總部還能以實力不足,無法顧好識別證等理由將她強制驅逐。

  這也違背了當初姬宮.縉強保她進入赦單班的條件。

  在她從恐懼當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奎便用著一副充滿威脅的表情逼迫她,直到在答應會在赦班對抗戰上替自己出一份力才肯將識別證歸還。

  而這一份力,就是在開戰時直接搶奪第一領域板……

  「唉……」

  莧嘆了口氣,這並不是她自願的。

  在她傾注魔能的時刻,遠方的樹林中也傳出了樹枝和雜草碰撞的聲響。

  那明顯不是出於自然擺動的聲音,讓她清楚知道敵人已經朝向這裡靠近。

  也就在此時,她回想起了月譜圓.奎所說的話。

  「『只要敵人靠近就立刻撤退,如果是自己人來了也不要聯合支援的人一同作戰。』嗎……」

  雖然你的話是這麼說的,但我沒辦法就這樣將領域板拱手讓人呢……

  打定主意的莧立刻在手中比了幾個手勢。而在她的手勢結束之後,周圍便竄起一道薄膜將她圍在裡頭。

  這種使用手勢來輔助的方式就是所謂的九字護身法……又名為六甲祕咒。

  透過魔能與自己的手印搭配,從自我印象中施放出自己想要的招式。

  相當類似於四界古語一般的招式記憶。九字護身法在莧使用起來也是一樣的道理。

  只不過這樣的防護薄膜在碰到更強的魔能時就會立刻被消耗掉。

  原本還自信滿滿的莧,一看見赦雙班的隊伍出現之後立刻後悔自己沒有聽從奎的話。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赦二班的所有成員。

  在莧感到十分不妙的時候,一顆大火球便朝著她顏面直撲而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