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122章 追擊之戰

空澗飛湍 | 2022-07-03 22:35:02 | 巴幣 1024 | 人氣 119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二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一定是紫星的縮頭烏龜!」
「別再讓他們跑了!」
一個暗黑組織的人唸咒、揚手。倏地,黑色箭矢飛出。
被發現的是風霆,他閃過、還擊,然後果斷逃跑。

「可惡,沒中!」
「哈,他還敢還手?」
「有種還手,就有種別逃啊!」
「他的同伴應該也在附近。聯絡我們的另外兩人,一起追!」

幾分鐘後,一如眾人所預期,你逃我追的人數產生變化。暗黑組織的另外兩人前來匯合、包抄,而紫星的林烈也出現在某個拐角,接應風霆。

「哈哈!果然發現了另一隻老鼠!」
「我們的人也到了,四打二,這次一定要他們留下命來。」
「但是,他們可能還有人接應。我們也要請組織支援嗎?」
「你傻了嗎?他們就算有人接應,還不是在逃命。我們宰了他們是早晚的事,幹嘛找人來搶功?」

「是啊!何況我們之前就廢了他們三個人了,他們現在的三人就已經是來遞補的,我們還又重傷了一個。他們就算再來人支援,又能怎樣?」
「我……我是在顧全大局!如果我們再多兩個人,馬上拿下敵人,攻破這裡,長驅直入,才是對組織好啊!」
「哼!你明明就是自己膽小,扯什麼顧全大局?雖然,現在的戰況我們暗黑組織占上風,但是,人手上也沒有太多餘裕。不然,直接派來十個見習者,還用打什麼?」

「不錯!如果我們請求支援,一定會被罵辦事不力,說不定還要被咎責。想想那些刑罰,難道你不怕?」
「我也贊成由我們自己來。我們幾次追丟他們,很大的原因是地形不熟。這個弱點,我們正在彌補中,總能除掉敵人的。……其實,我還聽說,和娜雅對戰的戰區情況……有變,大人們的火氣正大呢。這時候,絕不能去請求支援!」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就只能小心提防他們的接應人手了。」
「呸,實在沒點膽子!」
「留意他們的逃跑手段倒是真的。昨天,一眨眼就不見了。」

追擊戰持續著。
暗黑組織的四人攻擊凶狠、戰法刁鑽。
風霆、林烈邊打邊逃,他們本身的應變不及對手,加上以二敵四,更是狼狽非常。幸好,他們仗著對地形的了解,東竄西藏。一時半會地,敵人倒是拿他們沒轍。

不過,拿他們沒輒,可能也就只是……一時半會的時間。
漸漸地,風霆、林烈的劣勢越發明顯。
但是,兩人表情雖然嚴肅,倒是不顯慌亂。
突然間,一陣飛砂走石,彷若昨天。

「又是這招?」一個暗黑組織的人罵道。
另一人唸起咒語,霎那間一陣大風颳起,清空砂石。
視野瞬間清晰。
風霆、林烈正準備躲進樹叢的身影顯露出來。

「哈哈哈哈!你們這回逃不掉了吧?」
「昨天讓你們溜了,今天我們可早有準備!」
暗黑四人大笑。
風霆、林烈的表情緊張起來。

他們的緊張,暗黑四人心領神會:嗯,不僅逃脫未成,被發現了,而且此時“正躲到一半”的身形與位置都不利於戰鬥。
「死到臨頭了吧!你們有什麼遺言嗎?」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
忽然,一陣火光,再次隔斷眾人視線。

「還來?換湯不換藥,沒用的。」
先前颳起大風那人,又一次唸動咒語,吹散火燄。
火燄方散,卻見一道劍光赤紅如血,迅速分襲暗黑組織四人。
好快的劍!
暗黑四人戰鬥經驗豐富,一驚之下,立刻去擋,同時加厚全身的魔法鎧甲。

「噹!」
「喳!」
「喳!」
「喳!」
一人擋下了,另外三人沒能擋住,分別被刺在小腹、胸前與臂上的鎧甲。
隨著劍光,眾人面前多出了一個漂亮少年,是燿凌。

擋下突襲的那人急切問他的同伴們:「你們沒事吧?」
他聲音微微顫抖,腳下準備開溜──如果同伴們都倒了,他可不要在這裡以一敵三,更不願繼續面對這神出鬼沒的索命快劍。
「我要死了嗎?……呃,好像還活著?」
「咦,……被鎧甲一擋,我只破了皮。」
「我也是,沒大礙。劍只剛穿過盔甲。」

擋下突襲那人大大鬆了口氣:「你們沒事就好。他們的新幫手想必就是這漂亮……女娃,我們要四對三了。」
一人心有餘悸,微微顫抖:「女娃嗎?這人好快的劍!」
另一人臉色不好地點頭,疑惑:「為什麼他們還躲躲藏藏、一直逃命?」
雖然剛才那劍佔了偷襲之利,但是以那快劍,即使面對面開戰,自己四人也會手忙腳亂。加上對方還有兩個實力不差的幫手,拼鬥起來,己方只怕會險象環生。那麼對方三人何不全力反擊,反而不是逃,就是躲,極力避免正面作戰呢?

剩下那人沉吟:「嗯,……剛才那劍雖快,……但是,力道有些弱。」
暗黑組織四人起了疑竇。
「莫非,……因為他的魔力不足,只能對我們造成皮外傷?」
「怪了,這程度的魔力似乎不是見習者?」
「但是比魔法學徒高多了。」
「她是誰?」

另一邊,在燿凌襲擊敵人的片刻,風霆、林烈把握時機,已然迅速轉身換步,擺脫劣勢,並且蓄勢待發。
聽見燿凌被喊做女娃,風霆、林烈瞄了眼黑著臉的燿凌,忍不住想笑。但是,思及“何舟教授認為,在數十年後,燿凌可能會是第二個洐大人”,出於對偶像洐大人的尊敬,兩人努力地把笑憋了回去。

此時,不待暗黑組織四人解開疑惑,燿凌三人……拔腿就跑。
風霆邊飛奔,邊埋怨:「哎,燿……你怎麼出來了?」聲音稍微有些呆版。
燿凌沒有答話。
風霆:「唉,你是……你可知道……。」這次聲音正常了。
林烈:「別囉嗦了,若我們死了,難道他一個人在這很安全?」

暗黑四人反應過來:似乎我們還是佔著上風?
「快追!」
追擊戰繼續,但是,由四追二,變成了四追三。
暗黑四人對剛露面的神祕“少女”心存疑慮,多有試探。
對於敵人的攻擊,燿凌三人時而閃避,時而還手。

十幾分鐘後,一個暗黑組織的人再次挨了一劍,這回是被燿凌挑中手腕。
「啊!……咦,還是沒事!哈哈,這漂亮女娃的劍真的刺不透我們的鎧甲!」
「難怪,她會著這樣的劍法,卻不敢和我們硬拚。莫非,是個魔法學徒?」
「不會是魔法學徒吧!他這劍是火凝成的,是中級法術,所以才能刺得入我們的盔甲。」
「但是,刺穿時,一擊的魔力也耗盡了。這不像是見習者呀。」
「不管是什麼情況,沒有威脅就行。」
去除了懼意,暗黑四人攻勢更勝。

風霆、林烈除了努力自保之外,不時擋在燿凌身前,有相護之意。
「他們護著這漂亮女娃?」
「切,死到臨頭了,還想當護花使者?」
「不對,看他們的態度,更像是這人身份特殊。」
「身份特殊?難不成,世家小姐溜出門,誤闖戰場險地?」
「就你會扯,哪個溜出門的世家小姐劍法像她那麼狠?」

「啊!我想到一個人!莫非……」
「誰?莫非什麼?」
「……哈哈,沒什麼,別理我。先宰了那兩個見習者,才是大事。」
暗黑四人沒有再多說,而是致力追殺,並且其中兩人的攻擊慢慢偏向了燿凌。

對此,風霆、林烈有所不安,待見燿凌幾不可見地微微頷首,兩人心中方才安定了些,繼續照著計畫的路線逃跑。
兩人努力替燿凌擋去部分攻擊,但卻替自己增加了凶險。
燿凌本身身手靈活,閃避騰挪,不與見習者敵人硬碰。但是,對於大面積的攻擊,有時較難不被掃到。幸好,這種攻擊的威力分散,再被防禦一擋,中在身上倒也沒有大礙。
陸續地,燿凌三人都帶了些輕傷。隨著時間過去,三人的狼狽漸增。不過,距離被擒、被殺,或者重傷、倒地,總還是差了一些。

暗黑組織四人並未氣餒,相反地鬥志相當高昂:
“敵人的逃脫手段都被破解了!”
“他們的援軍現身了,而且威脅性不強。”
“敵人傷了。加上那兩人護著這女娃……或男娃……更易露出破綻。”
“一切都在掌握中,這次就是將敵人一舉除掉的好機會!”
“何況,……。”
“上天……喔,不,是暗系元素保佑,不要再追丟!讓我們宰了這幾個白魔法使用者!”
彷彿暗系元素真的聽到了祈禱,他們這回沒有追丟。

一個多小時後,七人追逃著奔上了一山坡。
約莫又一個小時後,於燿凌三人經過一陡坡時,有兩道魔法打向燿凌。
戰鬥經驗豐富的暗黑四人皆知,人在此處騰挪較不易,是攻擊的好時機。
燿凌側身閃避,一旁剛巧有餘裕的風霆也幫他擋了一個攻擊。
攻擊的兩人:「唉!」、「可惜!」

便在此時,一道暗黑箭矢忽然射出,直中風霆前胸。
卻原來,風霆護著燿凌,自身的防禦有失。暗黑組織的另外兩人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除去正與林烈相鬥之人,另一人當即偷襲。
偷襲之人大笑:「哈哈哈哈!終於叫你死在我的手上!」

風霆手捂傷處,彷彿痛苦無比,然後……轉頭向燿凌眨了下眼,這是約好的暗示:“如你所料,防禦陣卸除了這一擊的七成力道,傷不重。”
他張開口,準備要說什麼,卻猶豫了,身子一晃,便要往陡坡滾下。
燿凌眉一凝,飛速給出一個凌厲堅定的眼神,示意:“快,唸台詞!”
風霆見此,一咬牙,在滾落時,大喊:「燿凌,快跑!」

暗黑組織四人一呆。
剛擊中風霆的那人,原本正準備追上補個兩擊、確保風霆斃命,聞言立刻停步。他望了下風霆那已被樹叢遮住、不知滾落何處的身影,轉身飛步向燿凌追去。
暗黑組織另外三人自也不會落後,迅速跟上。

「燿凌!原來,他是那個高額懸賞的燿凌!」
「殺他一個能拿的賞金,勝過殺三十個見習者!哈哈,天上掉餡餅了!」
「魔力還不到見習者,但是遠勝於一般魔法學徒,那不就是他們新一屆的幾個妖孽嗎?」
「傳聞,燿凌看起來像個美少女。原來是真的!」
「不對,你們兩個一路追來,多半攻擊燿凌。是早就猜到了?」
「好哇!瞞著我們,想獨吞賞金?」
「哈……那啥,若你先猜到了,難道又會說出來?」
「哼!」
追擊戰的人數由四追三,再度變回四追二。

林烈、燿凌左支右絀,勉力支撐,盡力奔逃。
約莫三小時後,在一個狹窄的路口,他們被追到了。
林烈面色嚴肅地看向燿凌,忽然奮力一推,朝著去路,將燿凌遠遠送出。
「逃!你不能出事!走險徑,和其他同伴匯合。」林烈大聲喊道。

隨即,他擋在路口,阻住敵人。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此處地形,暗黑組織四人難以圍攻。因此,雖然以一敵四,但是林烈僅有兩面受敵。他在此支撐了二十幾分鐘。
“到極限了,再下去,只怕就難掌握摔的位置。若摔偏了誤事,可不得了。希望燿凌已經跑得夠遠。”
林烈暗自衡量、準備著。
三分鐘後,他中了一招,悶哼一聲,跌入山谷。

暗黑四人放聲大笑,今天終於解決了這兩個見習者!
不過,他們隨即又惱怒起來。
「可惡,被這人耽擱了這麼久!燿凌不知跑去哪了?」
「若賞金丟了,真該把他挫骨揚灰!」

「嗯,先前這人告訴燿凌走險境,去找他們的其他同伴。」
「走險境,他敢走?」
「走投無路了吧?難道他一個魔法學徒留在這對敵我們四個?」
「嘿!有足跡,追!」
「我們三個先追吧!剛才那個見習者是你打下山谷的,不找找?說不定只重傷呢,就算是屍首,再砍兩刀也好?」
「想支開我,少一人分賞錢?等解決了燿凌,我再回來找!」

兩個多小時後,暗黑組織四人跟隨足跡,追到了險徑前。
眼見足跡上了險徑,暗黑組織四人停在徑口。
此條小徑,異常險峻,若走在其上時,被同階者偷襲,九死一生。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風霆等人被他們追得到處跑,他們在尚未確定解決了所有敵人前,從不敢越雷池一步。

「看足跡,燿凌是走這沒錯。」
「跑得真快!可惜沒能在半路抓到他。」
「他比我們早二十幾分鐘出發,現在還在險徑上,尚未通過。」
「追上去?」
「這個……。」
「那兩個見習者都倒了,不死也重傷。之前就重傷的那個,直到現在也沒出現,應該也是倒在哪裡了。」

「嗯,不然剛才那人不會叫燿凌冒險往這逃。」
「在險徑上,被同階者偷襲危險。但若敵人只是一個魔法學徒……。」
「他的攻擊穿透不了我們的鎧甲。」
「但是,……。」
「害怕的留在這裡,我自去追!」
暗黑組織中一人的身影隱沒在徑口。

「哈,我也去。再猶豫,燿凌就逃遠了。」
第二人跟了上去。
「你在這留守吧,我也去看看。」
五分鐘後,第三個身影消失。
「嗯,好吧。」

餘下一人,守在當地,帶著幾分忐忑地環視周遭。
只見怪樹參天,草木橫生。
望向險徑,唯有白霧茫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