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116章 任務達成

空澗飛湍 | 2022-03-20 21:23:02 | 巴幣 1036 | 人氣 192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二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燿凌大人,我們投降了!」那人忐忑道。
另一個頭探了出來,急促問:「燿凌大人,你會保我們活命吧?」
燿凌平靜答:「投降,有最大的活命機會。」

場中,一些暗黑組織的人喝罵起來。
「貪生怕死的叛徒!」
「讓你們留守在碉堡內,你們竟然鎖門,出賣我們!」
「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出戰,你們躲在安全的地方,竟然斷我們的後路!」

碉堡內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反駁:「就算我們沒鎖門,鍾莊衝進來,他也會鎖的。」
碉堡內第二個開口說話的人也道:「是鍾莊放棄了你們。而我們做的事,最多只是害了他!」
「好像是這樣……。」
「別被他們哄了!難道如果是我們整隊人回來,他們就會開門?」

眼看兩邊要吵下去,燿凌冷冷道:「碉堡內、外暗黑組織的人,我數三聲,投降者,雙手抱頭蹲在我面前。餘者,死。」
場面靜了下來,碉堡外的暗黑組織眾人你看我、我看你。
紫星的,還不熟悉燿凌的組長、組員們眨著眼,嘗試理解情況。
連恩等四個組員則已有默契,此時蓄勢待發,注意著四周有無暴起襲擊,或者趁亂逃跑的敵人,準備依照燿凌的習慣──殺。

原有俘虜中的鄭祿再次偷偷摸摸地靠近,給燿凌送上一把椅子,然後不待燿凌警告,迅速退後。
連恩、普勤等自責失職。怎麼總是讓鄭祿搶先一步?
看到兩人的表情,燿凌淺淺笑了下,一樣用一個探測魔法檢查後,坐了下來,緩緩道:「三。」
碉堡大門開了,跑出了兩個頭上綁著黑巾的人。
燿凌:「二。」
碉堡內跑出的兩人各自雙手抱頭,奔到燿凌面前蹲下。

燿凌目光再次掃向眾人:「一。」
「降!我投降。」
「蠢貨,大家跑啊!」
「隊長死了,碉堡丟了,逃命呀!」
場面亂了起來,共有六人束手請降,更多的人則是奪路欲逃。

燿凌:「頑抗、逃跑者,殺無赦。人頭,可記戰功。」
連恩、普勤率先向逃跑者追殺過去。
古騏、牧茫正要跟上,忽猶豫起來:自己該要追擊,還是該看著全場,紀錄眾人功勞?
這時,鐵石、辛晴下意識地出手攔截原本自己的敵手。
鐵石、辛晴的組員們見自己的組長開打,又見組長的戰鬥自己參與不了,便學著連恩、普勤追擊暗黑組織的部眾們。

洛協本還在為了先前沒攔住鍾莊而憂鬱,此時回過神來,忙忙招呼第四組的組員們:「快來快來!正面對敵的機會唷,過了這村,就不知何時才有這店了!」
「哇!我還沒正面對敵過耶!」
「我來了!我來了!」
「等等我!」

牧茫小聲向古騏道:「所有沒投降的敵人都有同學追殺了。」
古騏點頭,小聲:「而且追的人比跑的人多。」
牧茫:「我想,我們做紀錄吧?沒辦法大家都拿到人頭,更需要我們記下每個人的功勞。」
古騏點頭:「我也這麼覺得。而且“做紀錄”這個命令是針對我們兩人的。“追殺”是對大家說的,而大家已經做了。」
牧茫:「我們看著場內,如果有需要,我們再幫忙。」
古騏訥訥:「好。」

他們一路隨著燿凌,前幾日接了幾戰,各殺了幾個人,雖然能承受,但是畢竟有不小壓力,如果可以的話,確實需要緩緩,適應一下。
現在,他們看著場內亂戰,一邊紀錄,一邊感到某種……似曾相似。
牧茫小聲笑道:「哈哈,這同學應該也是新手。你看,他傻裡傻氣的樣子,和你前兩天好像!」
古騏點頭:「是耶,真的傻傻的。我前兩天也這樣嗎?……哎呀!不對,明明他像的是你!」
牧茫嘻嘻而笑:「我比你好一點。你看,那邊又一個一臉茫然的!」
古騏咕噥:「你哪有比我好,半斤八兩吧?」順著牧茫指的方向看去,急道:「哎,他在戰場上怎麼能恍神呢!危險啊!我們快……呀,連恩學長過去了,還好。」

牧茫笑道:「連恩學長比我們強,我們認真看、繼續記。……咦,那邊有個搶人頭的!這個……林墨同學好不容易重傷了敵人,那個……曾尉霖從後面補了刀,殺了人,然後把人頭搶走了!」
古騏皺起眉頭:「呃,林墨學長本來已經贏了。……雖然人是曾尉霖殺的,但是功勞不該算給他。」
牧茫不悅:「那曾律霖還那麼得意。太過份了!我去制止!」

他剛奔出兩步,就見一道雷電閃過,擊在曾尉霖身上。
曾尉霖三分之一的身子焦黑,倒地哀嚎,手中人頭滾落。
數人的目光向雷電來處望去。

「是燿凌!」
「燿凌伸張正義!」
「燿凌好美!……啊,對不起!我說錯了,是燿凌好帥!」
「曾尉霖被劈得好慘。」
「你同情他?」
「不同情。……只是有點害怕。」
「怕燿凌?……呃,這個……看連恩、牧茫都還活著!……我們乖點,應該也能長命百歲。」

被搶人頭的林墨撿回了人頭,向燿凌投去感激的一瞥。
牧茫搔搔頭,上前將倒地的曾尉霖拖出戰場。
看著哀號的曾尉霖,牧茫不知道能否施予治療術。
“呃,人是燿凌懲治的,燿凌沒有說可以醫。……嗯,還死不了,先放著吧。”
牧茫丟下曾尉霖,回到古騏旁邊,兩人繼續記錄。

古騏喃喃:「鐵石學長的敵人,那個血河的領頭,好像蠻兇悍!」
牧茫笑道:「為了逃命,不拚不行。……」忽然臉色一變:「啊呀,竟然真被他跑了!」
古騏急道:「我們快去!……咦,被攔住了。是洛協學長幫的忙。」
牧茫歡喜:「太好了!還好有洛協學長。他們的戰鬥,我們去也沒什麼用。」
古騏疑惑:「咦,洛協學長把敵人擋下後,就停手了。」

牧茫解釋:「這應該是為了避免和鐵石學長搶功勞。其實,原本敵人逃脫了,違反了燿凌格殺毋論的指令,洛協學長幫助攔下人後,繼續插手是可以的。」
古騏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嗯,這和剛才曾尉霖的情況不同。洛協學長的功勞該要記上。」
牧茫小聲笑道:「沒錯!嘻嘻,之前洛協學長攔阻鍾莊沒有成功,現在終於扳回一點面子了。不過,之前那鍾莊看起來一瞬間老了幾十歲,應該是某種燃燒壽元拼命的祕法。擋不住,怪不得洛協學長。」
古騏點頭:「原來如此,說的是。」

兩人繼續四處張望、觀察。
古騏望向戰場另一處,摀嘴笑了起來:「咦,……王郁學姊、衛虎學長看起來傻……呃,那個……很像你!」
牧茫跟著看了過去,也笑道:「哈哈哈哈!他們兩個人一看就是兩隻菜鳥。想說他們傻西西,就直說吧!不過,我可沒有那麼呆!」
古騏:「他們合力,佔了上風。……其實,那個,……看著他們,真的會聯想到我自己。……哎呀,他們失手了!敵人跑了!」

牧茫:「敵人往我們這邊跑過來了。……喔,他們追上了!加油加油,個人經驗,“首殺”是難得的經歷!」
古騏:「你覺得,他們下的了手嗎?他們前一次失手,似乎就是該出殺招時,猶豫了。要不,我們靠過去些?」
他記得,自己殺第一個敵人時,連恩幫著,燿凌、普勤也都在一邊看著。
牧茫:「好!我們過去。」

作為過來人,兩人均知,第一次殺敵,殺前殺後,都容易心情震盪、露出破綻。
古騏、牧茫向王郁、衛虎靠近。
牧茫讚道:「咦,他們發揮地不錯,又快拿下敵人了。」
古騏認同:「學長、學姊實力比我強。」
牧茫想了想:「他們底子比你強,但是臨敵應變不如你。」
古騏幾分雀躍,幾分不好意思:「臨敵應變是燿凌教的。」
牧茫深有所感,長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古騏忽然一驚,向前衝去:「啊!衛虎學長!……」長吁一口氣:「……還好。」
牧茫也在緊張後,鬆一口氣:「果然,要殺人時就手抖,還好王郁替他擋下了攻擊。」
古騏歡然:「咦,王郁學姊成功了!」
牧茫讚道:「王郁,平常就是有主見的一個女生,在戰場上也挺堅強!」
古騏驀地臉色一變,一道魔法打出,土系盾牌擋在王郁面前:「學姊小心!」
土系盾牌擋住了敵人的瀕死一擊。
下一瞬,王郁、衛虎、牧茫三人三道魔法打在敵人身上,敵人徹底斃命。

王郁臉色有點白:「古騏,謝謝你!牧茫,也謝謝你囉。」
古騏紅了臉:「不客氣。」
牧茫笑道:「謝我的話,下回魔法理論,能不能讓我一次?」
王郁白著臉,勉強笑答:「沒門,當仁不讓。」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便道:「……抱歉,我先失陪。」
衛虎:「我也……去緩緩。」
牧茫笑道:「懂得,懂得。快去吧」
古騏則向他們揮了揮手。
王郁、衛虎各自迅速跑開。

牧茫、古騏偷笑著,回頭看向戰場,戰鬥已近尾聲。
他們繼續觀察戰況,一邊認真紀錄,一邊小聲討論。
古騏:「鐵石學長成功解決了對手。洛協學長逮住了另外一個漏網之魚。」
牧茫:「那個敵人奸詐得緊,常奎學長中計受傷,他們幾人沒攔住敵人,還得洛協學長出手。」
古騏:「咦,這敵人被擒後,想投降。……燿凌不會同意的。」
牧茫:「果然!投降只有之前那次機會。」

古騏:「辛晴學姊也解決了敵人!」
牧茫:「厲害!別看辛晴學姊溫溫柔柔,她可是很強的。」
古騏:「連恩學長和普勤應該也快贏了。」
牧茫:「嘿,普勤將最後一刀的機會讓了出來。普勤人很好耶!嗯,獲益者是……吳昭同學。」
隨著幸運的吳昭斬殺最後一名未降的敵人,蹲一邊吐去,戰鬥完全結束。

眾人回到燿凌面前集合,有些人帶著輕傷,運氣不錯,無人死亡。
牧茫想了想,將仍呻吟著的曾尉霖也拖了過來。曾尉霖是在場傷勢最重的。
除了曾尉霖斷斷續續的呻吟聲,現場安靜了下來。
眾人在戰鬥勝利的興奮中,摻夾了緊張。

燿凌令牧茫說明曾尉霖犯了何事,並讓林墨、古騏作證。
眾人輕聲驚呼。
在這裡的,多還是熱血青少年。誰也不想自己的戰功被搶。況且此風若長,誰還認真對敵?這曾尉霖確實該罰,雖然現在的樣子委實悽慘了些。

燿凌問:「以曾尉霖的傷勢,最晚何時需得醫治?」
眾人中醫術不錯的辛晴上前檢查了曾尉霖傷勢,道:「以我的醫術,最晚六小時內得醫,否則會留後患。」
牧茫悄悄點頭。
燿凌:「好,那麼,三小時之後,麻煩辛晴組長。」
辛晴:「是。」
大夥懂了,曾尉霖得再受刑三小時。
其中膽子較小或者同情心較旺盛的同學,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在曾尉霖的呻吟聲中,燿凌照例讓俘虜們發下誓言,然後加以審問。
燿凌詢問了他們與黑暗組織其他人的聯繫,特別是,是否會有敵人來增援等。另外,又詢問了碉堡的內部設計、機關裝置與物資儲存,當然同樣詢問了戰死之人身上有無陷阱等也詢問過之前俘虜的訊息。

問到一個約莫十八九歲,叫馮三的血河俘虜時,馮三很配合地立下毒誓、說出所知情報。
說完後,馮三緊張地開口:「燿凌大人,……我知道,我們這些投降的人沒資格要求什麼。……但是,我有個相依為命的弟弟小六,他因為早上受了傷,留守在碉堡內。……能不能……能不能問問這兩人,他們把小六怎麼了?」說著,他伸手指向從碉堡中跑出的兩人。
燿凌看向兩人。

其中一人飛快道:「那個馮六還在碉堡內,他被我們打昏了。」
另一人補充:「不知道他降不降,所以我們先打暈了他,把他綁起來。」
燿凌:「你們一個人進去,把人帶出來。」
兩人:「是!」
很快地一人回進碉堡,拖出了仍昏迷的馮六。
牧茫變出水,潑在馮六臉上,弄醒了他。

馮六:「……這是怎麼回事?」轉頭看到拖自己出來的人,醒悟過來:「啊!你們偷襲我!」
燿凌:「馮六,你降嗎?」
馮六循聲看向燿凌,驚訝萬分:「仙……?」萬幸,被馮三的聲音蓋過。
只聽馮三忙忙喊道:「小六快降!鐵煞和我們血河的隊長都死了。投降只有一次機會。快!你快說投降!」
馮六:「哥?」

馮三:「哥降了。你快投降!不投降的都死了,只有一次機會!」
馮六:「啊……好,聽哥的,我……我也投降。」
馮三期盼地看向燿凌。
燿凌點頭,算是接受。
馮三大吁一口氣,一顆心終於落地。

審問繼續。
碉堡內的訊息清楚了,並得知其他敵人也忙著,有增援的機率不大。其它,則沒有太重要的資訊。
最終,燿凌令馮三、馮六兄弟以及在碉堡內鎖門的兩人,分別一人帶路,一人走在自己旁邊,帶同鐵石與普勤、古騏一起進碉堡走了一圈。辛晴、洛協則先在外留守,以備應變。

確認一切正常後,燿凌在碉堡內召集眾人,宣布:
1.     死去的敵人身上的物資,誰殺誰得。合力殺的,依產生作用的佔比分配。不能決斷者,請各組組長參看牧茫、古騏的紀錄定奪。若仍無法決斷,可找燿凌。
2.     擾敵等等難直接造成敵人死傷的功勞,由燿凌以碉堡內的物資獎勵,找連恩、普勤領取。另外,也會將紀錄整理給學校。
3.     若有搶奪他人功勞、戰利品者,以曾尉霖為例,必定嚴懲,並告知校方。

眾人心服,或者即使有異議也無法說,各自歡喜地去收取戰利品。
燿凌向牧茫、古騏招手。
兩人靠了過去。
燿凌頷首,讚道:「你們做得不錯。」親手將他們的“紀錄功勞”寫在紀錄上。

牧茫、古騏的臉都紅了。
古騏:「謝……謝謝。」
牧茫:「那個,……感覺……感覺紀錄讓我更適應戰場了。」
看著“曾經的自己”一步步走來,還以現在的能力幫了一把“曾經的自己”,兩人心裡的壓力莫名減輕了不少。
燿凌笑了笑,讓兩人自去休息。

他又叫來連恩、普勤,告知他們“什麼功勞可以領取什麼獎勵”後,設置隔音,再度聯絡風霆。
無人應答。
燿凌略一沉吟,留下訊息:“任務達成,已拿下碉堡。一人重傷,無人死亡。不降的敵人盡數伏誅。”
三個多小時後,護腕發熱,出現聯絡提示。
燿凌重設隔音,點下通訊後,聽到風霆疲憊的聲音。

風霆:「燿凌,你拿下碉堡啦,做得很好。一群新手無人身亡,很不容易。你們是第一個完成任務的,接下來,守好碉堡,記得保持緊戒,留意外界。」
燿凌:「謝謝,會的。你還好嗎?」
風霆:「我們這……狀況不太好。敵人比我們強,炎圭受傷了。我們正請求增援,可能作戰計畫得改變。……唉,我再通知你。」

燿凌:「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風霆考慮了會,嘆氣:「雖然你在魔法學徒中幾近無敵,但是見習者的戰鬥你還起不了太大作用。……」
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讓他來吧!雖然他戰力不行,但是多一分力總是好的。而且他還會陣法啊。只要我們能多撐一天,就有機會等到援軍。」

風霆:「太危險了!燿凌是個天才,他的安危很重要!而且他不只是魔法天才,他剛帶著二十人,拿下碉堡,二十人中大約有一半之前沒見過戰場,這困難的一關,他們都活了下來。你可知道,他只用了短短時間……。」
另一個聲音:「如果我們這裡潰敗了,敵人襲捲過去,難道燿凌躲在他們拿下的碉堡中,就能安全?喔,對了,他不是剛入學時,遇到偷襲,都能活下來嗎?讓他來提幾個點子也好啊!」

風霆長嘆:「燿凌,你都聽到了吧?這裡很危險,當然戰功也豐碩。若你留在碉堡,而這裡出事,雖然碉堡那邊也會跟著危險,但是你還有時間逃。你自己,想來嗎?」
燿凌沉吟片刻:「好,我去。」


創作回應

省世三爺

飛湍大大的文和三爺的圖...
搭著實在精采有FU啊~哈哈哈
您辛苦了,真的是嘔心瀝血的一章啊~

喘口氣的飛湍現在有沒有興趣知道...
接下來仙氣飄飄的下一位角色...
在三爺腦海裡是何畫面呢?呵呵...
2022-03-21 10:20:34
空澗飛湍

是的,文與三爺大大的美圖超搭!XD
感謝三爺大大精心繪畫 ~ [e34]

也謝謝三爺大大 (良心發現?) 的同情 [e38]
我寫完,感覺就趴下了!XDD

仙氣飄飄的下一位角色是雁寒嗎?

冰天雪地中,寒風霧氣裡,
森林裡或曠野上的雁寒 ...... 正搔著小灰的狼耳朵
[e35]
2022-03-21 22:17:58
省世三爺

哈哈~心有靈犀一點通,
就是雁寒!而且有狼!
三爺是根據飛湍大大對角色的描述,
加上配合您的勇者造型下去發想的,
所以...這個角色一定得仙氣靈氣爆表才行啦!
哈哈哈
2022-03-22 09:38:45
空澗飛湍

哈哈!好高興 ~
希望隨著故事展開,我對小說人物的描寫塑造能成功符合角色設計。努力 ~
「配合我的勇者造型發想」~ 非常期待,......只是真是不好意思呢![e35] [e38] [e35]
2022-03-23 07:20:30
省世三爺

呵呵,飛湍大大不用不好意思,
反正寫不出作業的三爺無聊的很,
只是還望原著者能多寫多闡述一下,
好讓六根不清、悟性不佳的三爺,
能更精準掌握您的角色內涵,
三爺覺得如果再多拜讀個三、五章,
描繪出來的角色一定會更出采!
呵呵...

神之音:『請不要理這個自己作業寫不出來,還有臉催人家寫的傢伙...』

[e38] [e43] [e35]
2022-03-23 09:51:15
空澗飛湍

三、五章![e40]

三爺大大,那個......
良心是個好東西,值得擁有![e35][e38][e35]

開玩笑的 ~
只是,雁寒在三五章內應該不會出現。XD
三五篇別的文章算嗎?XDD
2022-03-24 00:55:33
省世三爺

『良心是個好東西,值得擁有!』
說的太好了,所以請問要去哪裡尋找?
[e35] [e38] [e35]

請教原著者可以稍微劇透一下下嗎?
那雁寒同學大約何時會出現?
2022-03-24 10:35:32
空澗飛湍

良心去哪裡尋找?
據說,良心有價可買 XD
但是......巴哈不商廣,[e35]
那麼,看看失物招領區?

所謂,“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
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
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
但是,我們的良心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XDD

預計是在燿凌接下來這大段結束後才會出現。
我想想有沒有哪裡適合切換鏡頭,讓雁寒穿插著露臉。^^
或者,三爺大大將前面雁寒的段落再看兩遍?[e34] [e38] [e35]
2022-03-24 22:47:03
省世三爺
感謝原著者指點明路,
三爺將遵從您的指點,
預計在春假連假時...
好好潛心思索以及好好發想一下,
三爺打算用另一種技法呈現仙氣、靈氣的感覺...
呵呵
2022-03-25 10:22:25
空澗飛湍

感謝三爺大大!
拭目以待 ~ [e34][e35]
2022-03-26 09:27: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