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人生盡頭」

發牌 | 2021-03-12 12:59:24 | 巴幣 0 | 人氣 26




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
你會希望渡過一個任何事情都能夠做到的一天後死去。
還是希望成為行屍走肉永遠失去任何感受,並且無法死去?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後者吧?
因為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未知的死亡總是令人感到恐懼。
我們總在成長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揹負上了許許多多的負擔與責任。
庸庸碌碌過了一生,回頭卻總會希望還能擁有更多時間。
但事實卻是,即使擁有了更多的時間,也只會漸漸地變成像是行屍走肉一般。
人生究竟是活的精彩後死去,還是永遠無法感受任何一切,但能夠永生會更為幸福呢?
這是我永遠也想不明白的答案,畢竟這是個沒有正解的問題。
有一百個人,就會有一百種人生。
每個人的人生都不盡相同;縱使相似卻也總會有不同之處。
即使有些十分相似,卻仍然無法完整複製。
這便是人生之為人的可貴之處,卻也是最容易被人所遺忘的事情。
大部分人,只會在死亡前想起。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這句話表面聽起來是十分漂亮的場面話,背後實則是在暗指人在還活著的時候總會為了生存下去不擇手段。
善惡的界線其實總是十分的模糊不清,如同倒映在水面上的星月一般。
人們總是想廣泛的將其定義,但一切努力也都只是水中撈月。
無論拿來多大的網子,都無法將倒映在水面的月亮撈上來。
但總是有無數人不厭其煩的做著這件事,他們是吃飽太閒嗎?
答案是否定的,他們只不過是嚮往罷了。
人總是會嚮往美好的事物,而「善惡分明的世界」這本身就是聽起來十分美好的東西吧?
自然而然,世界成為了如今的模樣。
無數的混亂、對立,讓它永遠無法像是理想中「善惡分明的世界」那般美好。
人約束人,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完美的事情。
個體之間的微小差異,是可貴之處、也是殘忍之處。
我們無法像機器複製他人的經歷、過往,自然也無法真正「設身處地」的去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一切。
一切都只不過是「我以為」的情況,所以才會這麼糟糕對吧?
就像我腳邊正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而我手中拿著一把沾滿我指紋的槍械。
但我卻能坐在一旁冷靜的思考著這一切,以用來解釋我並非為「惡」的這件事。
被我殺害的人是一名教師,他為了保護他吸毒作惡的學生逃跑,而吃下了我手中的子彈。
我是一名便衣警察,他的學生是我追查已久的校園毒梟。
那麼這一切,又是從哪裡開始出錯的嗎?
是在他找上我,並且像我提供情報,希望我抓住他的學生改邪歸正的時候嗎?
還是在我與他談話時,得知他曾經混過黑幫,並在其中曾經有過不錯的地位,所以才能知道一切事情的時候呢?
我明明已經認同你是「善」了啊!
為什麼,你卻還是堅持要為「惡」而犧牲呢?
「如果可以,還請您活捉我的學生。我已經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人,死在我面前了。」
他說這話時的神情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不斷無限重播。
明明那時的他是背對著我的,卻能在我拔槍對準他學生的那一瞬間轉頭撲向我。
「謝謝……」
他臉上最後的微笑就像是心願完成一般淡然且釋懷,只留下一臉茫然無措的我。
聽著遠方逐漸朝這開來的無數警笛聲,我閉上了眼,靜靜地流淚。
關於開頭的問題,我想我哪一個都不會選吧?
不是為了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只不過是因為我並沒有選擇其中一個的想法罷了。
在親眼見證過無數人最後的人生盡頭後,我反而已經不再害怕死亡了。
我只希望在死亡之前,在這混沌的世界之中,種植下一顆能清除我所有罪孽的種子在某個人的心中。
就像他一樣……
.
.
.
(關於圖片:由於找不到合適的圖,所以圖我是隨意找的。)
(六星的話:這則故事是從某個突發奇想的問題衍伸出來的,我自己都有些沉浸在這則故事中了,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則故事也是我一直以來希望的投影,我希望我能在某個人的心中留下我創造的故事。即使平時都被遺忘也好,只要那個人能在回想一生過往的時候,突然想起我的故事,我認為那便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了。)
(倒數9篇休更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