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默之語:上篇

TonyKuna | 2021-02-12 00:12:12

沉默之語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沉默之語:下篇

        涼風拂過,早晨的霧氣還瀰漫在車站月臺。

        我漫步進車站大廳,這裡除了售票員以外,沒有其他的人了。

        我喜歡這樣提早個三十分鐘先上月臺坐著看書,聽著麻雀細碎的歌聲。

        不久後,一陣清脆的腳步聲慢慢靠近......。

        「是她......」我的眼神飄向了月臺旁的階梯,一位也身穿高中制服的女孩走上了月臺。

        白色的短袖制服,搭配上折短的黑色百褶裙,肩上揹著個中等大小的單肩背包,胸前的校徽,沒有見過,卻引起了我一絲的好奇心。

        她是誰?她的名字?我一無所知。

        她每天都固定站在月臺外側沒有遮陽的位置,距離我習慣的站點只差一個灌木叢裝飾的寬度。

        每一天,我們兩都會一起站在月臺外側——距離一個灌木叢,直到列車即將進站時,月臺才會湧入其他的學生和上班族。

        已經過了快要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沒有交談過。她總是掛著一條白色的有線耳機,邊聽音樂邊讀著手裡的單字本,而我的目光,不知何時起已無法聚焦在我手中的書本......。

        怎麼回事?她的一舉一動都如此地引人注目,明明我和她不過就是在月臺上隔了個灌木叢的陌生人。

        這天。

        蔚藍漸橙的天空,一層接著一層地被陰霾取代,然後,雨水細絲開始飄落下來。

        放學的月臺,總是擠滿了趕著回家休息的學生還有上班族,尤其是在週五,更甚擁擠。

        但是,茫茫人群中去尋不著她的身影。

        「徐靖!」我回頭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咦?好久不見!」眼前走來的是國中時的好朋友——小嵐。

        「真的是好久不見欸!自從國中畢業後就沒再看過你了......」她提了提肩上的背包邊說著。

        「暑假過得還好嗎?」我彎下腰來問道,小嵐至少矮了我一顆頭的高度,站直直的很難對到眼神。

        「看你這麼問......你還是不會尬聊?」

        「痾......」

        「等等!你是晨星的喔!」小嵐貼向前,兩手捉起了我制服胸前的校徽大喊。

        「噓!幹嘛那麼大聲!怕沒人聽見喔?」我示意要她小聲點,但周圍的人都轉過來望向我們這邊了。

        「哈哈,抱歉抱歉!」她吐了吐舌頭小聲說道。

        「怎麼?晨星怎麼了嗎?」

        「你之前國中不是超爛的嗎?怎麼有辦法考到第一志願?」

        我翻了個白眼,將她輕推開來。

        「好啦!開玩笑的......」她揮了揮手要向我道歉。

        我本要撇開頭去,卻瞥見了她胸前的校徽,伸手正要抓起她的制服。

        「你幹嘛!」小嵐退了好大一步,雙手抱胸,紅了臉地低下頭。

        「我......」我這才發覺情況不對,趕緊收起了雙手,輕咳了幾聲。

        「你......」小嵐瞇起了雙眼,又退了一小步。

        「沒、沒事!」我趕緊接著道歉,才繼續問道:「你是什麼學校的?」我指了指她胸前的校徽,造型跟早上的那個女孩是一模一樣的。

        「我嗎?喔......敏華高中啊!」小嵐鬆開了手,把自己側背包上的校徽跟校名指給我看。

        「敏......敏華高中?」我搔了搔頭。

        「奇怪?你不知道嗎?跟你們學校距離不到幾個路口而已欸?」她這麼一說,腦中反倒更疑惑了,但心裡卻是有些滿足——至少,對她感覺那麼靠近了些。

        某日早晨。

        下起了小雨,月臺上一早就站滿學生和上班族。

        每人都在爭著月臺上可以躲雨的位置,我繞過了一群群的人,直到走近了月臺屋簷的邊界。

        只有她,獨自一人,撐著傘、聽著耳機,站在那灌木叢旁看著手中的單字本。

        唰!我撐開了雨傘,緩步走了過去,在距離一個灌木叢的位置停下了腳步,傾聽著雨水敲打著月臺與傘面,邊翻閱著今日小考的筆記。

        這場雨,讓我們有了在雨下獨處的機會。

        接下來的幾日,我們依然這麼樣地站在灌木叢的兩側,一句對話也沒有,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書本。

        這天。

        她沒有出現,或許是她身體不舒服請假了,或許是她有其他的要事,又或許她睡過頭了......好多好多的或許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看手中的書本。

        等到了火車進站,灌木叢的一旁仍然沒有人影出現......。

        明明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但我就是不明白,心裡怎麼會覺得有些不安,甚至有些空虛呢?

        整整一個禮拜過去了,我似乎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站在這個位置看書。一樣的早晨霧氣,一樣的蟲鳴鳥叫,伴隨著我一頁一頁地翻閱著。

        今天的霧氣沒過多久就散去了,換來的是刺眼的烈日,紙張的反光有點令人不適,我再也看不下去了,闔上書本收進側背包中。

        當我正掏出手機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我眼前掠過......。

        是她,熟悉的白色制服搭配黑色百褶裙。

        她回來了,站到了那個專屬於她的位置,在拿起單字本前向著我瞥了一眼,我趕緊將目光移向我的手機,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心跳異常地開始加速跳了起來,怎麼會那麼緊張,又感到那麼快樂......。

        我不懂自己心裡真正的感受是什麼意思。

        那天放學,又遇上了小嵐。

        與她聊得正起勁時,她恰好提到了她們校徽的設計,在圖案的一側,有橫槓可以數,不同年級的數目是不一樣的,舉例來說她是一年級生,所以只有一條橫槓,但如果是三年級的話,就會有三條。

        聽到這裡,我的心中又起了些好奇,但是我不清楚,我到底在期待些什麼......。

        學期接近期末考試了,我和她依然沒有說上半句話,但是每日的早晨我們都還是照常地在月臺上相遇,各自讀著自己的書本,保持著一個灌木叢的距離。

        寒假到來,生活就像是斷了訊一樣,我根本見不著半點她的身影。

        天氣也越來越冷,是不是她也這麼認為呢?

        我的腦中,似乎除了她的模樣,已經無法儲存其他的片段了。

        某個週末,小嵐突然約我出去走走,說想帶我認識她們的校園,我沒有想太多,便答應了。

        那天早上,剛走進了車站,一看見月臺,突然有種就要與她見面的感覺,我刷卡進站後,開始加快自己的腳步......。

        每一步踏向前都讓我感覺生活開始被一絲絲希望逐漸填滿,直到上了月臺。

        心情不知為何降到了谷底。月臺上沒有半個人,只有被風吹起的滾滾沙塵。

        寒假的月臺,更加地冷清了。

        那天小嵐說得愉快,帶我走遍了敏華高中的每個角落,但我的腦海中全部都是她的臉龐......。

        「這就是她的學校嗎?那......她又是誰?」

        「誰?你在說什麼?」小嵐突然停了下來,繞到我的面前踮起腳尖說道:「剛剛就看你一直在碎碎唸?怎麼了嗎?」

        「喔喔,沒事......我只是在想昨天沒解開的題目......哈哈......哈。」我苦笑著,心中的疑惑我自己也無法解釋,說了小嵐也不會懂吧?

        「徐靖,我找你出來就是不要讓你成天埋在書堆裡,結果你還是在想這些?真的不懂你們這些書呆子在想什麼欸?」

        小嵐嘟起了嘴,轉過頭去不說話了。我趕緊靠了過去,試著與她接續剛剛的話題。

        或許,我該忘了吧!
169 巴幣: 101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