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未見之地」

發牌 | 2021-10-27 01:16:43 | 巴幣 0 | 人氣 25

小故事
資料夾簡介



  「叮鈴……鈴鈴……叮鈴鈴!叮鈴……」

  破舊的老式音樂撥放機不斷地循環放著一首從未被人聽過的歌曲,歌調優美且充滿傷感。有如同身處葬禮般的沉重感,同時又滿載離別的感傷氛圍。
  水面之上是天空,水面之下是一個從未被人發現過的空間。一層薄薄的水面切割開了兩個世界,那是被某個存在創造出來的空間,卻不知為何而存在。
  空間內充滿無數巨大的遺跡,這裡並不存在時間的概念……不,應該說這裡的時間概念與常人的認知略有不同。
  所有的一切都是同一時間存在此處的不同存在,所有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混在了一起。沒有人可以精細的分出所有,因為它們同時也在不斷地變化著。
  看似老舊的石柱上長滿了苔癬、不知名的花。但仔細近看,石柱反射的光澤都十分鮮明,一點裂痕都看不見。石柱上的花紋清晰可見,就像是剛打磨好一般,可當一想伸手觸碰時,它看起來又像是久未打磨的石柱般,害怕一碰就碎。
  那台舊式的音樂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撥放音樂,還是早就壞掉永遠放不出音樂了呢?
  只是在這個空間中,它好像正放著音樂嗎?還是說這個空間讓它的音樂能放出來,所以才能聽見它的音色?
  如此推測,這個空間或許曾經有人的存在也說不定。畢竟沒有人欣賞的音樂,也沒有創造出來的必要吧?
  不對,現在或許也有人存在於這個空間,同時有著「生」與「死」的狀態,卻永遠無法只成為其中之一。
  就像是此時也正在這個空間內不斷漂浮著的那頭生物般,明明不斷流著早已超過致死量的鮮血,卻仍然像沒事般的不斷漂浮著。
  並非「生」卻也不會「死」,夾在兩者之間,同時存在的存在。
那還能算做是生物嗎?或許對於生物和死物的定義也該在此處重新整理了呢!

  「算了。」

  我彈掉手中的鋼筆和筆記本,讓它們漂浮在空中,決定放空思緒,不再思考。
  現在的我,是好幾個自己的存在,同時存在這個空間,卻一點也不突兀。

  任何事情,總會有開頭、過程、結尾,才會成為一件事情。
當所有的一切都同時存在的時候,我同時擁有了所有、也同時失去所有,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我實在無法分清楚所有了。
  人生存,總會希望去多擁有些什麼,同時也會害怕失去些什麼。
現在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會獲得或失去,就連生與死都同時存在,變成了不再有是非論的世界。
  這樣的空間,到底該算是天堂還是地獄呢?
也可能兩者皆是,因為已經不再需要選擇了呢!

  如果世界的終點,有這麼一個場所,你會選擇去那裏嗎?

  最後一次的選擇是永遠不需要再選擇,或許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吧?

  「吶,你說是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