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神父」

發牌 | 2021-02-28 10:41:29 | 巴幣 2 | 人氣 64




「你來啦?」
那聲聽似親切的問候中,帶著讓人難以反抗的力量,就像是惡魔的低語。
偌大的教堂內,一頭金色長髮及腰的女子正以一副十分高傲的姿態坐在禮拜台上。她的手中輕捏著一朵玫瑰的莖,百無聊賴的觀察著手中的花朵。
「嗯,來了。」
我抓了抓剛睡醒的頭髮,將原本就很亂的頭髮弄得更亂。
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朝她的方向走去。
她見我走來,便扔下了手中的花朵,踩著地上那些早已被她弄萎的花朵朝我走來。
「那麼……你什麼時候才會投降呢?」
她親暱的將雙手搭上我的肩頸,那雙似是鮮紅色玻璃珠的眼神像是要刺穿我一般,緊緊的盯著我那雙無神的雙眼。
「我早就說過了,我才不信神、也不信什麼鬼怪,我只相信我自己。」
我仍是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微微聳了聳肩。
「哼!不信神還來當神父?」
她輕輕推開了我,我朝後微微退了一小步。
「我只不過是勉為其難的接下前人的工作,說實話我也很想放棄。」
我繞過了站在我眼前的她,朝著禮拜台走去。
「那你早早放棄,來當我的「情人」如何呢?」
她妖豔的舔舌,如果是任何一個男人聽到這句話,肯定都會馬上義不容辭地答應吧?
但很可惜,我不算男人。
「抱歉,我沒興趣。」
我瞬間斷然拒絕她的邀請,逕自走到了禮拜台後頭。
「你真是我見過最奇怪的人類了,我越來越想把你變成我的同類了呢!」
她大笑,露出了嘴裡的兩顆尖牙說道。
「說起來,原來吸血鬼真的存在呢?」
我一邊擺弄著禮拜台上的擺設,一邊假裝驚訝地說道。
「明明神不存在,為什麼妳會存在呢?」
我一臉愜意的問道。
「可能……我就是神?」
她瞬間坐到了禮拜台上,將我好不容易弄好的擺設都給灑到了地上。
同一時間,她將我的下巴抬高,強迫我與她四目相接。
她像是在施展什麼法術一般,雙眼不斷輕閃著鮮紅色的微弱紅光。
「妳幹嘛啦!這樣我不就又要重擺一次了!」
我推開她,把她從禮拜台上推下去,生氣的撿起掉落地板的擺設。
「到底為什麼……法術對你總是沒有效果啊?」
她像是在沉思一般,跌坐在地板上,喃喃自語。
「我才想問,妳每天都來我這搗亂,都不會膩喔?」
我一邊將掉落地上的擺設重新擺回桌上,一邊埋怨的說道。
「不會啊!你是我活過的歲月裏頭,最有趣的人類了!」
她再度湊了上來,干擾我撿東西的動作。
「不信神,卻做著神父。」
「不畏懼鬼神、也不畏懼死亡、甚至法術也對你無效,你真的是人類嗎?」
她用著一臉意味深長的表情打量著我,逼我不得不做出回應。
「妳現在可以先滾到旁邊嗎?我要準備禱告了。」
我露出了勉強算是和善的笑容,對著差點再次打亂擺設的她說道。
「嘖!無趣的男人!」
她砸了聲舌,識趣的退到了一旁。

在我進行了約一個小時的禱告後,我重新的睜開了雙眼。
「結束了啦!現在妳愛怎麼亂都隨便妳!」
我對著坐在一旁用銳利眼神盯著我看的她說道。
「怎麼亂都可以,這可是你說的喔!」
她露出一臉像是找到新玩具般孩子的眼神,我則微微打了個冷顫。
「呀吼!神父列車出發!」
不久之後,她坐在我的肩膀上,鬼吼鬼叫著。
「真是夠了……」
我一臉無語,只是靜靜地朝著目的地走著。
「你自己說什麼都可以了啊!嘻嘻!」
「隨便妳吧!我也懶得吐槽妳什麼了!」
我揹著她,走在鄉間田野間的小徑上,朝著不遠處的山頭走去。
四周一片死寂,就連田地裏頭都毫無「生氣」,就像是荒廢許久一般。
而我的目的地,也正是「墳墓」。
不是一個人的,而是這整座村莊所有人的「墳墓」。
我是這座村莊的唯一「倖存者」,而此時正坐在我頭上的吸血鬼則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凶」。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唯獨只留下我不殺,反而整天老是在我身旁吵著要我成為和她一樣的「吸血鬼」。
並且就這樣和她渡過了三個年頭,雖然對她來說也不過是短暫的片刻吧?
或許是我天生少了些相信事物的「心」,所以才能被她青睞。
我既沒有任何復仇的想法、也沒有任何害怕死的恐懼,就只是不斷地、不斷地做著我原本應該做的事情。
就像這片村莊仍然還有許多人活著的時候,我每天所做的事情一樣。
只不過是多了個「拜訪墓地」的行程罷了。
或許,像我這麼冷血的「人類」,變成「吸血鬼」也是遲早的事情吧?
.
.
.
(底下是圖片作者)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神父列車www
神父與吸血鬼的組合感覺挺特別的
2021-04-11 08:09:05

更多創作